蝙蝠精很;的被张健派出去,还要变成一只普通小蝙蝠的样子,个头太大,他们肯定不敢靠近。

    按照蝙蝠精的估计,它现在zhè gè 个头,应该是吸血鬼中的子爵,算不上太强,但是也不算弱,相当于武者中的先天黄级高手。

    张健这边也在冰城四个调查公司的网页上全部下了单子,蝙蝠精一个家伙未必找得到,这么多人集体撒网,概率总会大一些吧。

    在一号的早晨,四大调查公司的主页上都发现一个令人惊讶的单子,注明是下个该公司所有人的单子。

    不管是哪一个调查员,都可以重复接取,一旦完成委托,找到那个凶手,那么将会有一百万的酬金。就算是公司有提点,他们只能拿到两成到三成的钱,那也有二三十万呢。

    没有哪个调查员会放过这种钱,上面标明,如果没能完成,不要紧,找到部分线索,也有钱拿。如果连一点线索都没有,那真jiù shì 什么都没有了。

    这种要求低,酬金高的任务,刚一挂出来,所有查看单子的专职调查员和兼职调查员就毫不犹豫的接下来,手上不管有没有其他单子,zhè gè 单子都被排在第一位。

    调查公司也鼓励这种行为,因为挂单子委托的人说了,如果完成,他还会很高调的赠送一面锦旗,上面你想让我写什么,我就给你写什么,只要不犯法,不背德。

    这件本应该警察秘密调查的案子,最后被张健给搞的满城风雨。黄志航大为光火。第一时间打电话给张健。问他怎么把消息给泄露出去了?

    张健此时正和郑蕾带着小宝一家在江上玩游艇呢。今年游艇下水以后,这还是第一次有除了张健以外的人上来。

    “黄哥,你别着急。首先这件事不是我传出去的,是网上一个帖子。虽然帖子后来被删了,但是很多人已经转载,还有的截图保留,这件事控制不住了。我知道你压力很大,但是我向你保证。zhè gè 月一定抓住凶手。功劳肯定是黄哥的,但是我怎么找到的,找到之后是活的还是死的,希望黄哥不要多问,为难老弟。”

    黄志航一听就急了,什么叫不问活的死的,我们抓人,当然要活的,还要审问之后,联合证据。才能提起公诉,然后定罪。你直接给弄个尸体。说是凶手jiù shì 了?

    “不行,必须要活的。”

    “我说黄哥,我这还没找到呢,咱俩就吵起来了?还是等我找到再说吧,万一我找到的jiù shì 尸体呢?行了行了,黄哥你赶快多多安排警察巡逻,尤其是夜晚,最好还带着枪。不行吗?那你自己看着办好了,我可没把握三两天就抓住凶手。”张健说道。

    挂断电话,黄志航也皱起眉头。上面责问,下面追问。他夹在中间,很不好办。怪就怪自己,当初局长说调整分工,常务副事情较多,还兼着副书?记,就不要管刑侦了,他不听,非要管zhè gè ,说其他副局长不熟悉。

    现在好了,虽然破案之后经常会受到局长和上面厅里的嘉奖,但是如果破不了案,黑锅还不是扣在他zhè gè 副局长头上。

    这次可就不同了,属于恶xing案件,死了五个人,现在居然一点头绪都没有。五个人相互之间都不认识,甚至没有一点关联,第五个干尸跟前面四个胸腹被抓开的之所以并案侦查,还是那个想起猫脸老太太的老警察tí yì 的,当时他也找不到反对意见,主要是局里人手不够。

    现在不同了,这舆论压力一上来,局里人手不够,马上厅里抽调,各分局抽调,前面四个死者可能是一个凶手,允许并案侦查,但是最后一个干尸就分开吧,明显不是一个凶手所为嘛。

    黄志航的压力,张健没法管,也管不了,那都是体制内的事情,他搞不懂。虽然张健也挂了一个政?协委员的头衔,说白了还真jiù shì 个头衔,他连一次正式的会议都没参加过呢。或许等孙大富帮他把省政?协委员活动下来以后,别人才会多少注意他一下。

    今年大家钓鱼,可算是到了张健的表演时刻。虽然他钓鱼的水平已经有所进步,但是像什么分析水质,测算鱼群这种比较专业钓鱼高手才能掌握的技巧,张健是一点都不懂。

    不懂没guān xì 啊,咱来钓鱼,图的jiù shì 一个爽快。提前让蛤蟆精下水候着,张健第一个把钓竿甩下去,蛤蟆精总不能给挂错钩吧?

    第一条jiù shì 十多斤的鲢鱼,然后就慢慢钓。郑凯郑蕾他们也都有所收获,难得是今天把郑父郑母也请来了,可惜他们还是晕船,玩了一会儿,就不得不靠岸。

    正好在岸边做饭,大家一起动手,一顿全鱼宴就上桌了。张健难得掌勺一次,用的是袋装调料,做了一次水煮鱼,嗯,wèi dào 还真不错。

    晚上大家直接就去了张健新搬过去的别墅,大家这么多人,正好可以打打麻将。张健自然是多点炮,除了自摸,就不胡牌。打了三个多小时,输了不少钱。

    郑父郑母笑的合不拢嘴,今天运气zhè gè 好啊,上听好像就能胡牌。只有郑凯一脸的;,好几次要自摸杀三家了,都被张健zhè gè 炮手点炮让父母先胡牌了,弄得最后他也输了一点。

    晚上大家就睡在这里,郑父郑母没吃东西,洗漱一下就睡了。张健他们还吃了一个宵夜,打麻将也是很耗费体力的,尤其要一直记牌,心里推算他们大概胡什么,然后不停的放炮。

    吃东西的时候,郑凯还跟张健聊了一下护路公司的事儿。最近有个土豪,也可能是某个受害者的家属,居然悬赏一百万,在四个调查公司都下了单子。

    没错,基本四个调查公司,都有对方公司派来的卧底,拿至少两家的钱,然后经常透漏一些所在公司的消息给对方。这种事儿大家都清楚,心照不宣。

    郑凯还跟张健说,他都想亲自出去调查,他的提成可比较高,有一半呢。如果能找到人,五十万就到手了。而且李承龙还说了,如果公司的哪个调查员先找到,压了其他公司一头,zhè gè 单子的提成翻倍。

    张健笑着劝他,别为了赚钱拼命,你可是有老婆孩子的人,家里的主心骨。安安稳稳的上班,再说你也不缺钱,哪有老板跟下属抢单子的,你怎么说也是公司的股东啊。

    他没想到zhè gè 单子还弄得挺火的,算不算是全员辑凶。(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灵葫空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四奶sina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奶sinai并收藏灵葫空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