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张健起的很早,郑蕾还还在做早餐呢。现在小区可没有早餐店,只能自己动手。张健快速洗漱完毕,正好赶上郑蕾做好早餐。

    “怎么没多睡一会儿,你昨天回来的有些晚。”郑蕾一边吃,一边问道。

    “没事儿,心情好。那个凶手已经挂了,尸体都被带走了。明天开始,晚上你想跟同事们出去玩就去吧,安全了已经。”张健一口吞掉一个煎蛋,然后边嚼边说。

    “真的啊,那是你杀掉的吗?你受伤没有,听说猫脸老太太可厉害了。”郑蕾惊讶的问道。

    “拉到吧,就没有什么猫脸老太太,jiù shì 一个人,装神弄鬼的,死了活该。可不是我杀的,我jiù shì 提供线索,咱找人比较擅长嘛。干掉他的是警察,咱也没权利施展暴力啊。”张健摊开两只手说,但是那表情怎么都是在告诉郑蕾,那个凶手jiù shì 我干掉的,可是不能说。

    吃晚饭,郑蕾去上班,张健也开车离开。他可不是去公司转转,而是去找方芳和田伟文。

    这俩人比自己还懒,都还在房间睡觉呢,张健开门进来,他们才起床。

    “就知道你们早上什么都没吃,这是早餐,一人吃点吧。”张健把手里的方便袋放在桌子上。

    “老板,昨天那个到底是什么,我远远的用望远镜看到,他好像是一只猫科动物啊,是咱们这儿跑出去的?”田伟文试探的问道。

    “屁,我师兄跟我控制的妖兽,没一个能跑得掉或者反叛的。那是一个变异人。不是猫科动物。”

    “变异人?!”田伟文脸上表情十分夸张。好像他听说过什么。

    “你见过还是听过?”张健问道。

    “我没见过。但是听说过。老美那边,一直都在进行这种研究,这已经是半公开的秘密了。咱们北边的老毛子,从前苏的时候就在研究,现在也绝对没有放弃。东面的岛国,西欧的那几个国家,都有类似的研究。”田伟文说道。

    “那你知道,哪个国家已经出成果了吗?”张健追问道。

    田伟文摇摇头。就算是出成果,也肯定是实验室的产品,并且有种种的缺陷。再说了,这玩意谁会傻×到高调宣传呢,什么时候真正的成功了,才会向整个世界宣布。

    “这件事就不说了,你们以后在自己的地盘,也要多注意类似的案子。这是断我们的财路,绝对不能姑息。还有,我们的地盘。不要出现毒?品和抢劫杀人的案子,一旦有。如果你们知道是谁,抓了送给警察……”

    张健给两人再次说了一些规矩,主要是说给田伟文听。方芳就在他眼皮子底下,有什么问题,他也能随时知道。再说了,方芳是自己人,田伟文还是外人。

    田伟文从方芳家离开,身后跟着美女妖。他一脸的苦涩,美女妖怎么又回来了。

    还有老板的发展计划,这是什么啊。不让杀人,那家法怎么办?还每年必须捐款做慈善,咱们是干什么的,玩儿什么慈善啊。

    就算是要捐款,意思一下不就行了,为什么每个地市都不能少于一个亿?这样每年的利润还能剩下多少,那些他请来的异能高手,都是要给钱的啊。

    张健才不管那么多呢,钱赚那么多干什么?你们还不是用来享受。再说了,老子给你的丹药,放在外面卖,一个亿美元都买不到。就说那颗真火丹,让田伟文提升多少?正式从火系异能顶级高手,变成火系异能第一高手了吧。

    还有张健每个月给他的其他丹药,还有给梅淑萍的丹药,这些都不要钱的吗?虽然对张健来说,这些都很便宜,但是拿出去卖,哪个不是天价?

    再说了,没有张健的放手,田伟文能建立家族吗?现在怎么说名义上也是龙江第一势力,超过葫芦门的。

    张健找方芳,主要是跟方芳说一下,他要收徒的事情。让方芳到时候帮忙教导一下内功和轻功。自己可以教腿法和暗器。至于拳法,随便弄几本秘籍,让他们自己挑去吧。

    现在葫芦门jiù shì 不缺少秘籍,白水门加上三河门,大半的秘籍都落在他们手里。还有龙江这些小的古武者家族,他们手中的拿手功夫,也都上交了一份副本给方芳。当然,方芳也是用同等级的武技跟他们交换的。不愿意?那就滚出龙江!

    没错,现在虽然方芳只是冰城的龙头,但是龙江其它城市,不让有古武者存在。你要么去冰城,要么离开龙江,自己选择吧。

    很多人都不喜欢离开龙江,最后留在冰城。再说了,他们最强的不过是暗劲高手,手中的秘籍,也不算什么太过高深的东西。方芳一个先天高手,本来就给他们很大的压力。再说了,是换,又不是强抢。

    这些秘籍,都被方芳分别保存在几个保险箱中,地点只有她跟张健两个人知道,钥匙跟密码也是如此。

    张健当初都不想管这件事,反正他又学不了内功,那些秘籍都要内功配合,他也只能看看而已,完全不如灵葫空间出品的好。

    但是方芳说备用,张健就答应了。现在徒弟要过来,张健这边可得zhǔn bèi 好。几个妹妹不愿意学,那就算了,但是堂弟还是要忽悠过来,正好适龄,还能练练内功,也算填补了自己不能修炼内功的遗憾。

    晚上的晚间新闻,省台和市台都报道了连环凶杀案的凶手伏诛的消息。一张模糊的凶手死亡后的照片,被大家纷纷转载。

    黄志航又露了一次脸,作为破获此次案件的主要负责人,发表了慷慨激昂的讲话。

    而zhè gè 新闻播出以后,那些夜店、洗浴中心、ktv等晚上比较火爆的地方,终于又迎来春天。

    可能是好多人被憋了太久,今天晚上出来玩的人特别多,就连江边挑广场舞的大爷大妈,都比以前人多了。

    葫芦门的shōu rù 终于又huī fù 到正常水平,地下赌场什么的人也多了起来。让张健有些无语的是,郑蕾今晚还真出去跟同事玩了,同事打电话一约她,她就兴奋的去唱歌了。(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灵葫空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四奶sina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奶sinai并收藏灵葫空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