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老康跟他们说了些什么,后来两人都灰溜溜的走了。不用说,以后两人是别想再从冰信地产干活了。

    张健也没多说什么,让他们处理好后面的事儿,不要引来麻烦,不要让其他工人认为他们是周扒皮。

    张健跟在那两个工人后面离开,韩经理和康经理脸色都不太好,而那个木工一队的队长则是讪讪的跟在他么后面解释。

    张健倒不是真生气他们对这件事的处理,而是要紧盯着这两个人,看看他们的大烟到底是从哪来的,还有jiù shì ,工地上还有没有其他工人,也在抽大烟。

    要不是张健购买的药材中,就有大烟这种东西,他还真不知道这两个人抽大烟。

    韩经理在张健离开一分钟以后,拉着康经理就进入项目经理办公室,商量事情去了。这种事出一次就够了,再来一次,他真要高血压住院去了。

    哟,两人这才结了工资,银行卡里也有钱,身上也有刚才康经理私人给的现金,居然打车走的,这是一般工人都不舍得的。

    虽然木工一天的工资能有二百zuǒ yòu ,好的木工一天甚至能在五百块,但是在工地干活,每天都要十个小时,甚至有时候还要加班,挣钱是十分辛苦的。尤其是在东北,一年也就五六个月的活,他们都比较节俭的,这两人还真大方。

    张健跟在出租车后面,看到两人到了一家小旅馆住下,不到十分钟。两人就换了身干净衣服出来。其中一个人手里拿着电话。正在说着什么。

    张健无风耳发动,听见他在约人买烟。不用想,买的肯定是大烟,普通的香烟,几乎每条街上都有的卖,还用专门找别人买?

    “喂,方芳,咱们冰城现在有人在卖大烟。你知道吗?”

    “什么?这点我倒是疏忽了,药丸和粉什么的我派人查的比较仔细,这种比较原始的大烟,我还真没注意。我这就让人去查。”方芳也没想到,现在还有人抽这种初级的毒?品。

    “先不用,我跟着一个烟鬼呢,查出上线,我来解决。如果人较多,再通知你,只是让你注意一下。咱们冰城,不能有毒?品买卖。”

    黄赌这两件事。警察都是知道的。要说那些所谓的地下窝点,警察就一定查不到吗?当然不可能,要查,总会有迹可循。

    但是黄赌这两件事,相对与毒?品来说,比较容易控制。就说赌,四个人,一千以上,就算赌。平时朋友在一起玩,很多人都打的不太大,但是几百块输赢的,每个人总要带几百块吧,那四个人加一起,就超过一千了。但是你说别人赌博,有点牵强吧。

    还有黄,也jiù shì 找小姐。这些小姐大部分都是惯犯,甚至在警局都备案的。不得不说,有她们在,可以降低辖区内的强?奸、猥?亵等案发率,甚至沿海某城,当年还靠着zhè gè 进行大量的招商引资,成效还不错。

    葫芦门在冰城的主要bsp;yè ,也jiù shì 夜场。夜场除了酒,最挣钱jiù shì 这两样了。国家的打击力度一直不大,也跟他们这些大门派的抵抗有关。只要不闹的太过分,对一般人没什么损害的事儿,也就这样了。

    但是毒?品不一样啊,这玩意要上瘾了,戒不掉怎么办?而且对身体损伤太大了,万一那些武者吸食怎么办,他们手里可都有钱,而且很多人都喜欢享受。

    正想着呢,张健跟着那两位来到了一家棋牌室,这两位还有兴趣打会儿麻将吗?张健下车的瞬间,就变成另外一张脸,也跟着进入棋牌室。

    “诶,哥们,打麻将吗,三缺一,十块的搂宝。”

    “你们三缺一,那你们是不是认识啊。”张健gù yì 迟疑道。

    “擦,还能骗你钱不成。十块的打一下午,也就几百块输赢,你要是输了超过一千,你掀桌子,我们把钱退给你。”一个人拍着桌子说道。

    张健看着另外两人,也jiù shì 那两个抽大烟的木工。他们两个相互看了看,点点头同意。

    一边打麻将,张健一边跟他们聊天。坐下的时候,张健就掏出烟盒,散了一圈烟。这是刚从门口买的玉溪,不算太好,也不差。

    这几个人烟瘾都不小,几乎是十几分钟,就要抽一根烟。要不是窗户上有排风机,现在zhè gè 小包间早已经烟雾缭绕了。

    “这烟抽着真没劲。”张健gù yì 说道。

    那三个人相互看了看,然后说道:“咋地,你还想抽有劲的烟啊。”

    “是啊,以前有个哥们在医药局,能弄来大?麻,那个可老过瘾了。现在冰城弄得什么啊,花钱都买不到,还要去邻省才行。”张健gù yì 抱怨道。

    正说着呢,一个人推门进来,那三位都站起来,喊了一声三哥。

    张健坐在椅子上回头,嗤笑了以下,这不是黄石磊吗,绰号三炮(详见39章)。记得当初他被自己打了一顿,后来被白家撵出冰城,勒令不准回来。怎么现在看白志刚不在了,就敢跑回来了?

    “哟,是三炮哥啊,您什么时候回的冰城啊,怎么也没找老xiōng dì 们聚一聚。”

    “嗯,你是?”黄石磊看着这人眼生啊,怎么跟自己好像很熟悉的样子。再说现在他还什么三炮哥啊,都沦落到给别人带货的地步了。

    “炮哥等一下,我打电话给我老大,他说正想找老朋友聚聚呢,昨天还说起您。您看是约在这里,还是我出去给您定个饭店,咱们边吃边聊?”

    黄石磊好久都没感觉到如此被人捧着的感觉了,他内心得到极大的满足。当然是选择吃饭,从吃饭档次,就能看出对方的身份实力。再说他也想看看对方到底是说,以前的老朋友,好久都没联系过了。

    孙康买下来的那家三星级酒店,二楼的包厢,这三个瘾君子,也跟着来了。不一会儿,方芳带着两个手下,推门进来。

    黄石磊愣了以下,女的?自己好像不认识这种大美女吧,难道是以前自己照顾过她生意?这肯定是鸡头,没错,一定是头牌变成的鸡头。

    “这位姐姐,啊~~~”

    方芳身边一个武者一脚将黄石磊踹飞,他捂着肚子低头在干呕。

    方芳坐在张健身边,从眼神就能看出来,这张脸虽然不是张健的,但是她记得张健会易容术来着。

    方芳看着黄石磊,微微一笑,说道:“jiù shì 你在我们葫芦门地盘散货?给你个机会,说出你上家是谁,然后滚出冰城!”(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灵葫空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四奶sina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奶sinai并收藏灵葫空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