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石磊快抽成一只虾了,半天都没缓过来。等到方芳说完这句话,黄石磊才强忍着疼痛,惊讶的看着方芳。

    “你到底是谁?”

    “这是我们葫芦门门主,你在冰城散货,都不知道我们葫芦门吗?”一个跟班说道。

    “葫芦门门主?方老大?”

    黄石磊顿时就斯巴达了,md我就卖点大烟,又不是粉儿,也能惹到你们?方老大不是从来都不关心我们这种小钱吗?

    “方老大,我知道,冰城不让卖药丸,不让卖粉儿。可是我这只是大烟啊,赚不了多少的,方老大要是让我交份儿钱,您说个数。”黄石磊现在还以为,方芳是怪他在自己地盘卖大烟,而没有交给他们份儿钱。

    “你小子还知道我们冰城不让卖毒?品啊,大烟不是毒?品吗?钻空子是吧,要是你弄个大?麻来,是不是也认为没人管啊?给你最后一个机会,说出你上家是谁,老大念在你只是初犯,还能放了你。”跟班代替方芳说道。

    黄石磊眼珠子乱转,在kǎo lǜ 说还是不说。说,得罪上家,不说,得罪方老大。如果方老大能把他上家灭了,他不过jiù shì 损失一些财路而已,如果方老大同样只是撵走他上家,那么黄石磊就要kǎo lǜ 自己的后半生该怎么躲着了,背叛在他们行当里面,可是要执行家法的。

    “三,二,一。”

    “我说,我说。”在如此明显的威胁之下。黄石磊还是选择眼前暂时保命。如果眼下这关都不过去。还谈什么以后。

    “我的大烟都是金增学卖给我的。他是我的上家。每周我都能从他手里买到几条烟,然后拆散成一包一包的,卖给其他人。”

    “把金增学喊过来,该怎么说,你自己清楚吧?”

    “清楚,清楚。”

    黄石磊当着他们的面,电话开免提,给金增学拨打电话。

    “喂。金老大,我这儿有个大老板,要十条烟,这周能多给我一些吗?”

    “十条烟,十条烟也是你能接触的?他在哪儿,我亲自跟他谈。”

    “金老大,这是我找来的路子,您不能这样啊。”黄石磊假意哀求。

    “如果这单生意成了,少不了你的好处。利润分你一成,还不把地址告诉我。以后你还想不想拿烟了?”

    地址说完以后,黄石磊就眼巴巴的看着方芳。方芳很满意他的态度。然后冲着墙角一挑下巴。黄石磊如蒙大赦,连滚带爬的蹲墙角去了,似乎靠着什么东西,才能给他一些安全感。而那三个烟鬼,此时已经被打昏带走了。

    不到半个小时,一个手上带着好几个金戒指,脖子上一条手指头粗细金项链的小矮子进来了。

    我擦,也jiù shì 一米六出头吧,就这样的也能当老大?md身上的金饰品还真多,灯光下面还有点晃眼呢。

    “方老大?”金增学显然认出了方芳,大吃一惊。

    他跟黄石磊一样,挨了一脚。不过他是被人踹在后腰,趴在方芳的脚下。至于他带过来的那个两个小弟,现在已经被方芳另外一个跟班放倒了。

    “你认识我?”方芳低下头问道。

    “方老大整个冰城谁不认识。小弟也是有幸远远的见过一面,见过一面。”

    “哦,见过一面,就能记住我,你记性不错嘛。”

    “还行,还行。”

    “那既然记性不错,我不准冰城贩?毒,你没记住吗?”方芳的语气忽然严厉,还带有一丝丝的杀气。

    “方老大,我错了,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挣的钱我都捐出去,一分不留。方老大,你放过我吧~~~”

    我擦,方芳现在这么恐怖吗,怎么就说了一句话,zhè gè 金增学就拼命的磕头求饶啊。

    “货,你是从哪拿的?还是你自己生产的?”

    “不是我自己产的,我也是从别人手里拿的,事实上我不想干zhè gè ,但是他逼我啊,我没bàn fǎ 。他叫郭云闯,以前我在冰城散药丸,jiù shì 他供货。”

    郭云闯,有点耳熟。张健以前也都没接触过药丸,这些供货商,自然也不会关心。方芳看着旁边那个跟班,这些事,本来是交给他处理的。

    “你què dìng 你是从郭云闯本人手里拿到的货?”

    “是啊,他亲自带人交易给我的,我们hé zuò 和好几年了,怎么可能认错人。”

    “老大,郭云闯,是郭图家的老二。”

    “什么?郭图的儿子?郭图回来了吗?”方芳惊讶的问。

    而坐在一旁的张健,也是吃惊不小。自从郭图被撵到国外,他就没在关注过zhè gè 人。现在看来,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

    晚上huí qù 就用魔镜看看,zhè gè 郭图在哪儿,如果不在国内,那就在青衣楼上发布一个悬赏,买他的人头。如果在国内,那就派两个人亲自去把他弄个半死,然后还能让黄志航顺便立个功什么的。

    “郭图回没回来我没见过,但是郭云闯确确实实是回来了。每次都是他亲自带货给我送到冰城的,我们都是现金结算,已经有两个月了。”

    “下次接货是什么时候?”

    “就后天,每个月的一号。”

    “好,那你配合一下,我可以放过你。”方芳说道。

    “多谢方老大,多谢方老大。”

    而当方芳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躲在墙角的黄石磊面若死灰。金增学不用死,那么自己zhè gè 出卖了他的人,必然会上他的追杀名单。他怎么就不用死呢,你方老大一句话,让他死了不就结了。

    金增学被人带下去,这两天他是别想自由了。方芳冲着黄石磊招招手,黄石磊赶紧爬过来。

    “滚出龙江,我不想再看到你。”

    “谢谢方老大,谢谢方老大。”黄石磊马上爬起来,往门外跑。

    张健皱了皱眉头,这种人渣,还放过他吗?交给警察,也够他蹲十年八年的。嗯?方芳给谁打电话呢。

    “照片我让人给你传过去,我答应了不杀他,但是他该死,好,多谢了。”

    方芳将手机屏幕给张健看,上面联系人是白山宗蓝护法。张健明白了,方芳不杀他,但是以黄石磊的本事,只能往南边跑。到了白山宗的地盘,自然会有人忙帮料理了他,方芳即没有践诺,还除掉了zhè gè 人渣。(未完待续……)

    ps:  要把以前的小坑都填上喽~~

章节目录

灵葫空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四奶sina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奶sinai并收藏灵葫空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