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蜘蛛怪服下丹药,然后把它收到灵葫空间,让它慢慢进化吧。希望进化完以后,催眠控制先天高手,不再会被反噬。

    把小瓶子塞好,huī fù 原样,放回床头。第二天张健起的很早,跟郑蕾一起吃完早餐。郑蕾要去学校批卷子的时候,张健喊她等一下,今天没事儿,起得早,送她去学校。

    “biǎo xiàn 这么好啊,是不是有什么坏心思。你向来是喜欢睡懒觉的,今天怎么起的这么早?”郑蕾笑嘻嘻的问。

    “啊呀,居然怀疑我,我还非要证明一下,从今天开始,到你放假,我天天车接车送,也让你那帮同事羡慕羡慕。嗯,就这么定了,等我拿包。”张健顺势就定下这件事,郑蕾还以为他开玩笑呢。

    “晚上我来接你,有事儿给我打电话。”将郑蕾送到学校门口,学校的班车正好也刚刚到达,郑蕾冲着张健挥挥手,和几个女老师说说笑笑的一起进入学校。

    张健到护路公司去转转,公司一切正常。自从公司步入正轨以后,虽然任务完成率不再是夸张的百分之九十九,但是依然保持在百分之八十五以上,依然是四家大公司第一的,他们也就刚过百分之八十。

    虽然zhè gè 公司中,张健赚的少了,但是张健现在不差这点钱,需要调查一些竞争对手资料的时候,他们都能顺利完成,这就让张健很满意了。

    “喂,蕾蕾,有啥吩咐?”中午刚跟郑凯他们几个一起吃过饭。就接到郑蕾的电话。这时候吃午饭也不对啊。可是下班还早呢。

    “明天有朴先民他们那个组合的演唱会,我们几个老师想看,可是买不到票了,你能解决的是吧?”

    “老婆大人吩咐了,不能也能。我现在就让人抓黄牛去,必须要前排vip座位。”张健拍着胸口承诺。

    “那谢谢啦,亲爱的,我jì xù 批卷。等你的好消息。”

    嘁,不jiù shì 高价买几张黄牛票吗,这点小事儿还有个办不到的?张健打电话给孙康,他在会展那边人头熟,找几个黄牛应该也容易吧。

    孙康一听,这种小要求,别说是明天的票,就算是今天晚上的票,他想要,一会儿也能买得到。没说的。你要几张?

    呃~~~zhè gè 张健还真忘了问。算了,只要是前排vip。有多少要多少,三张五张不算少,一二十张不算多。

    当天晚上接郑蕾回家,孙康就打电话过来汇报,前排vip十张,够不够,不够明天再找他们买。

    张健侧头问郑蕾,十张票够不够分,郑蕾用力点点头。够了够了,他们学校喜欢zhè gè 棒子组合的就只有五个女老师,剩下的正好可以让她们再邀请朋友来看。

    第二天早上,张健又起了个早,送郑蕾上班,郑蕾才觉出来,昨天张健说这一周都送她上下班,可能是真的。

    张健上午去御药房在江北的店转转,生意竟然比在江南的时候还好一些。这地段明明更偏僻,周围也有西药房,难道这边人更认中药?

    进入药房的时候,还有两个人在看病抓药,这么早就有生意。

    “两位老先生辛苦了,比以前忙得多吧。”张健笑着问道。

    “不辛苦,不辛苦,比以前在医院的时候,轻松多了。再说了,我们也不能总呆着干拿钱啊。慢慢的,咱们药房生意就要红火了。”

    “怎么回事儿,这地方挺偏的,按说不应该啊。”张健有些yí wèn 。

    “hā hā哈,老板,zhè gè 我知道。上个月有药监?局的人过来检查,听说是全市中药房抽检。我们被抽检的十三种中药,等级全部优良,是最好的一家。zhè gè 结果上了咱们市台的晚间新闻,这不,一些人就找过来了,咱们药材好啊。”抓药的小李说道。

    fèi huà ,这药材能不挑好的进吗。很多都是被蛤蟆精用来当做辅材炼丹,张健给自己家人都吃,能用那些不好的?

    该要陈年的,咱要市面上能买到最陈年的;该用新鲜的,能买到当月的,不要上月的;该要大个的,咱就挑最大的买,小一点都不要。

    如此一来,所有药材都是优等品。要不是不能细分,这些药材等级肯定都是各药房的第一。就说人参片吧,十年以上的野山参,好多药房都只有几片而已,张健这边可以按根卖,切片的那个是三十年往上的。

    你们买不到,不代表张健买不到。白山宗,整个国家人参资源最丰富的地区,就在他们手里。有着一大片的山地药园,主要生长的,jiù shì 人参。

    他们居然能直接在那片土地上种植人参,然后长出小苗就不管了,到年份就来收割。有些长得太密的地方,他们会定时处理掉一些,张健这三十年到十年的野山参,jiù shì 这么来的。真正他们白山宗拿给张健炼丹的,都是百年以上的。

    就这不到一个小时,张健就看到几十个人过来抓药。照这么下去,现在已经开始盈利了,这还包括这里的房租呢。

    没想到,上电视还有这种好处。要说张健嘴上说着不在乎药房盈利还是亏损,一个月几万块亏着,他亏得起。但是现在一看要盈利了,心里zhè gè gāo xìng啊。不是赚了几万块的gāo xìng,而是那种扬眉吐气的gāo xìng。

    现在那些特种药丸已经停售,当然,不是完全停掉。反正不是熟人,你是不知道有这种药丸的。想买,订购才行。

    张健手里有存货吗?有,但是不多。蛤蟆精都不乐意炼制这玩意,让蛇精炼制,张健不知道她会不会在药丸里面添加什么他不知道的东西。

    为了保险起见,张健才把以前出售那种药丸的专柜给取消,也不再进行推销。这种药丸的销售利润,本来就不计在药房shōu rù 里面,而张健自己也不差那点钱。

    原先御药房的那块地方,上个月底就已经拆完了,城投集团作为业主开发,jiù shì 省心。拆迁条款全部是按照规定最高的给,没有的调,但是哪家都不亏。张健就希望他们能快点干,年底能够交工,自己好把御药房搬huí qù 。

    现在zhè gè 地方,人太少了,就算是靠着新闻的传播,也可能热乎不了几天。(未完待续……)

    ps:  新书已经上传,还在审核中,明天发个链接在作品相关,大家帮忙看看,指正一下,当然,推荐收藏什么的就更好了。

章节目录

灵葫空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四奶sina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奶sinai并收藏灵葫空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