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郑蕾他们不明白,为什么张健要他们单独给表演,他们就真的必须给表演。但是这样近距离观看,果然还是最爽啊。

    七个小伙子,连唱带跳,一连来了六首,最后一首歌都喊破音了,郑蕾才表示可以拿签名照什么的了。

    不知道为什么,她们忽然都失去了合照的欲望。倒是签名海报和签名照,每人还是领了一份。他们还想签在郑蕾他们的t恤上面,但是被郑蕾他们jù jué 了,一身臭汗味儿,还想往她们身上蹭?

    “张先生,我找人送你们回家。”

    “不用了。”张健jù jué 朴培贤的好意。他们都开车来的,总要开huí qù 。

    “喂,看不出来嘛,在那些棒子面前,你的话也这么好使,说说,怎么弄的?”李菲菲一脸的好奇。

    “以前做过生意罢了,他只是一个高管,而我,是老板,就这么简单。”张健回答道。

    大家分别乘坐各自的车回家,没开车来的那两人,搭别人的车走了。张健开车带着郑蕾回家,结果发现李菲菲的车就跟在他们后面。

    我擦,你要干什么啊,老子没把你怎么样过,你这么缠着我算怎么回事儿?你老爹可已经不在这儿工作了,别太嚣张!

    快到家的时候,他们才在一个岔路分开。张健他们回到别墅,而李菲菲则到她朋友借给她的房子住一个月,她家里装修呢,警察宿舍可是四人间。不能天天在那住吧。

    “今天是不是没看爽?”张健问郑蕾。

    “还行。jiù shì 近距离看他们唱跳。好像没有舞台上那么好看。尤其是后来一个个动作都不整齐,唱歌还跑调,以后可能我也不会看他们的演唱会了。”郑蕾郁闷的说。

    “嗨,我跟你说,他们棒子出来的歌手组合,都是一个样。歌曲唱的不怎么地,嗓子也一般,主要挑的jiù shì 长相跟身材。昙花一现的组合多了去了。你看不过来的。”

    “今天那几个棒子说什么了,你要这么整他们?”郑蕾笑着问。

    “他们居然要我们滚蛋,要不是最后那个朴培贤来了,我非锤死他们不可。一个个嚣张的样,别说是在冰城,jiù shì 在他们国家,我也有bàn fǎ 让他们永远被封杀!”张健脸上的捩气一闪而过。

    第二天是周末,但是郑蕾还是要上班。批卷子,早完事儿,早放假。送完郑蕾上班。张健正想去工地看看呢,忽然接到一个陌生电话。

    “喂?”

    “您好。是张先生吗,我是朴培贤,我有些事儿想要请张先生帮忙。”

    “哦,是你啊。什么事儿,说吧。”张健把车停在路边。

    “我们能jiàn miàn 说吗,张先生喜欢喝茶还是咖啡?”

    “那就咖啡吧,我在春风?路的上岛等你。”张健挂断电话,开车到上岛咖啡等他。

    不到十分钟,朴培贤就到了,他要是从会展开车过来,肯定闯红灯了!当然也有可能,他刚才打电话的时候,不在会展。

    “让张先生久等了,真是不好意思。”张健看着朴培贤的态度,就猜到他可能知道了自己的身份,否则一个护路公司的老总,完全没必要让他这么客气。

    “你有什么事儿说吧。服务员,两杯拿铁,一盘蛋卷。”

    “张先生快人快语,那我也就不藏着掖着了。张先生好像很需要药材,中药药材?”

    “嗯,怎么了,你有好货?”张健搅拌着咖啡问道。

    “是,肯定是我们国家最好的,还有一些岛国那边进口的,我们想从张先生这里买一批成品药huí qù 。”朴培贤小心的说道。

    “你要买丹药?谁派你来的,四水公司吗?”张健抬起头,看着朴培贤。

    朴培贤脸上的慌乱一闪而过,故作镇定的说:“当然,要不还能是哪个公司。”

    “哦,是吗?那我们怎么交易,签合同?”张健挑了挑眉毛,也没有戳破对方的谎言。

    “不用不用,久闻张先生一诺千金,跟张先生做生意,口头承诺就足够了。”朴培贤脸上露出喜色,张健这是答应了?他马上伸出双手,要跟张健握手。只要握手,就算què dìng 了。

    “等等,先说说你能提供给我什么品质的药材,又想买什么丹药。都说清楚了,咱们才好交易。”张健摇摇头,先不跟对方握手。

    朴培贤说了数十种药材,张健都摇摇头。没什么特殊的,也没有他紧缺的。朴培贤能提供的药材,白山宗都有,而且年份更久,药效更好。

    张健摇摇头,说道:“你说的这些药材,我都不需要,我就有比你这药效更好的进货渠道。”

    “海洋中药呢,海洋中药我们也能提供,鱼脑石,海狗肾……”朴培贤一连又说了数十种药材。

    有的比较珍贵,有的很普通,但是张健手里还真没有这么好的进货渠道。以前御药房也能进到这些药材,但是价格都比较高,几乎没什么利润在,主要jiù shì 用来丰富药房药材种类,万一有要买这些药材的,他们不会没有。

    现在好多药房都是主营西药,重要有那么一个柜台,都是常见常用的药材,稍微偏门一点的,他们都没有。

    “嗯,这些药材倒是还有点用,可惜价值不太高。这样吧,你说说你想要什么药,我看看能不能卖给你。”张健摸着下巴说道。

    “锻骨丹、帝皇丸、帝妃丸、明目丸……”

    我擦,这家伙对御药房推出的药丸都很清楚啊,有些就卖过一次,他都知道,看来是早就留心了。

    “停,其中一些,我们已经不产了,现在还有帝皇丸、锻骨丹、帝妃丸和跌打丸四种,你要就要,不要就算了。”张健把自己存货最多的四样说出来,其他的都没剩多点,主要是好长时间都没炼制了。

    “要,我要。我相信张先生也不会占我便宜,这样,我先把药材给您弄来一些,您看着给我一些丹药就行,如果用得好,以后我们长期hé zuò 。”

    “好吧,那就这样。”张健站起来跟朴培贤握手。

    “张先生先走,我结账。”

    擦,张健还dǎ suàn 把那蛋卷吃完呢,现在还哪好意思坐下。嗯,这么没眼力价,回头扣你一颗丹药。(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灵葫空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四奶sina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奶sinai并收藏灵葫空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