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天的时候,江琪和郑强两个小孩子,啥都没练出来。江琪净睡觉来着,盘腿坐着也能睡着。郑强总是挨竹条抽,哭了两次发现完全没有效果,对他非常好的姑父居然看着他哭,也不说买点好吃的哄哄他。

    小孩子一旦发现哭闹没用,怕挨打的时候,学东西还是非常快的。至少方芳教的扎马步,他现在已经知道怎么做了,jiù shì 总摔倒,蹲不下去。

    小孩子哪有那么好的平衡,腰部和腿部也没有lì qì ,每次不到三秒钟,就会摔倒在地上。然后方芳抽一下,他就马上爬起来,jì xù 蹲,然后jì xù 摔倒,再爬起来。

    第一天江琪就学会了一个坐姿,然后睡了一上午,下午睡不着了,就在那边干坐着,那个很凶的姑姑不让她起来,看看郑强被她打的惨样,她就觉得还是老实听话比较好,比幼儿园的老师凶多了。

    张源其实才是被打最多的人,不jiù shì 扎马步吗,多简单啊。结果他虽然不是每次蹲下就倒,但是也坚持不了半分钟。

    每当他站直的时候,那个姐姐就会用竹条抽他的屁股。我是来学武功的,你不教我内功,也该教我轻功吧,要不暗器也行,让我总扎马步算怎么回事儿,这有什么用?

    但是二哥完全不管他,就在那边玩游戏。自己跑过去想看看的时候,又被zhè gè 姐姐逮回来,还被抽了三下,比老师下手都狠。

    张健玩了一会儿游戏,看到该吃饭了。再去看看李跃鹏。这小子现在也站不稳了。脑门上有汗水渗出来,身体开始晃悠。

    “怎么样,还能坚持吗?”张健走到李跃鹏身边,笑hē hē 的问道。

    “师父,弟子还能坚持。”李跃鹏这一说话,嘴里憋的一口气散了,结果一下子就歪倒了。

    张健伸手拽住李跃鹏,然后很满意的点点头。这孩子的心性。可比自己强多了。而且眼神清澈,看得出,没什么其他想法。

    练武的时候就该这样,摈除一切杂念,这样才能取得最快的进步。

    比如张健练连环腿的时候,jiù shì 关在一个屋子里面,什么都不想,一遍一遍的练习。练的时间长了,自然就会熟能生巧。

    下午的时候,张健教了李跃鹏第二个动作。让他记住,身体每个部位的感觉。哪里最累。哪里最轻松。

    现在zhè gè 站姿,腿和腰肯定是最累的,但是双手端着,也不会很轻松。张健这jiù shì 从自由搏击训练中演变而来的方法,肌肉控制。

    自由搏击对于每一招,需要哪块肌肉运动,都有详细的研究。张健自然不会把自己的招式研究的那么透彻,但是也要让李跃鹏心里有底。

    越能快速了解这些,练功的时候,才会越容易,还不易受伤。

    “张源,你看看跃鹏,你还是师叔呢,看看你自己在干什么?想不想学武,想不想飞檐走壁?一个动作坚持不到一分钟,那就jì xù 练习,想学内功,先站稳一分钟再说。”

    张健jiù shì 给张源定下一个目标,让他觉得自己好像能坚持住。他现在怎么努力,半分钟必然倒地。而且随着练功的时间变长,他坚持的时间越来越短,似乎双腿已经没有知觉了。

    第一天过去,晚上的时候张健让他们全部泡药浴。郑蕾在家里,闻到那刺鼻的中药味,皱起了眉头。

    “你给他们泡的什么啊,这么大味儿?”

    “huī fù 体力和瘀伤的药浴,这样晚上才能睡得着,肌肉不会僵硬,明天还能jì xù 操练。”张健回答。

    “你大早上六点多就带他们出去,晚上六点才回来,一天要练这么长时间吗?还有瘀伤是怎么回事儿?”

    “练这么长时间?小孩子哪有那么好管,反正我保证,zhè gè 暑假过后,你就能看到小宝的转变,叔叔阿姨肯定gāo xìng。瘀伤嘛,摔倒磕的,竹条抽的。”

    “啊?你用竹条抽他们?”

    “fèi huà ,要不怎么管?我弟弟至少被抽了几十下,小宝才十几下而已。这点苦都不能吃,以后能干什么?别跟我说小孩子,跃鹏这孩子你看到了吧,比我弟弟还小一个月,现在就他,开碑裂石,不在话下。”张健替徒弟开始吹嘘。

    “什么?他能开碑裂石?”郑蕾显然不相信。

    “一会儿让他给你演示一下,你也没看看他手脚上面厚厚的茧子。告诉你,人家也是富裕之家,家里资产至少上亿,他还是独苗。你说别人都能吃zhè gè 苦,他们几个怎么就不行?你再看看,跃鹏比我堂弟高半头,小宝就不想让他长高点?现在打好基础,将来才不会后悔。”

    “演示什么的就算了,家里就窗台是大理石板的,你还让他把窗台给砸了?嗯,半个小时了,我去把江琪和小宝捞出来,你去看看张源和跃鹏。”

    进到卫生间,张源正非常有精力的跟跃鹏聊天呢。两人都在木桶里面,上面有个盖子,jiù shì 坐着睡觉,也不用dān xīn nǎo dài 会扎水里。

    不知道是昨天打怕了,还是说扎马步一分钟,就传给他内功,或者是昨天跟李跃鹏聊了什么,让张源今天非常兴奋。

    不过尝试了三次,张源就成功扎马步一分钟。还不错,比张健想象的进步快得多,也多亏了昨晚那份药浴。话说这份药浴,还是从那岛国忍者手里偷来的呢。

    那忍者拿了他的钱,训练手下的时候十分凶狠,但是只要泡过他这份药浴,第二天依然会生龙活虎,而且更有精神。难怪他有信心让手下快速成材,这么操练,一天顶别人两天还多。

    张健通过魔镜,让蛤蟆精一种一种的辨认药材,最近又交给蛇精改良了一下,添加了两味药材,效果更好,还会让人的lì qì 慢慢变大。

    张源被方芳带走,传授内功。跟她现在练的一样,原本白水门掌门修炼的内功,虽然偏阴寒,但是适合张源的体质。

    看不到方芳在旁边监督,郑强这小家伙也没有偷懒。他看张源叔叔都被那个阿姨带走了,肯定是带他去休息。她说过,练的好,就能提前休息,自己也要好好练,然后早点休息。(未完待续……)

    ps:  新书《大武珠》大家去支持一下收藏推荐点击什么啊~~

章节目录

灵葫空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四奶sina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奶sinai并收藏灵葫空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