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到武馆里面,张健看到郑蕾正在看着方芳。方芳好像没事儿人一样,jì xù jiāo xùn 几个小孩子,那小竹条就一直没离开过手,尤其是张源,被打的最惨。

    郑蕾有些不忍心,几次想要劝阻,但是张健不在,她就没吭声。现在张健终于进来了,她跑到张健身边,询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学武啊,还能是怎么回事儿?你看看跃鹏,跟张源差不多大,看看人家,一个动作能保持半个小时不晃悠。再看看张源,一分钟就晃悠。还有小宝,你看看他那眼神,一会儿看看这边,一会儿看看那边,这样怎么得了,精神都不够集中,不打行吗?”张健解释道。

    “可他们还是孩子啊。”

    “孩子?喏,你看那个女的没有,我师妹。别人比小宝岁数还小的时候就学武,我就这么说吧,现在冰城单挑,我是第一,她jiù shì 第二,就算是一个手里有枪的警察跟她面对面,必然也是她最后站着。”

    “这jiù shì 你那个师妹?”郑蕾关心的显然不是最后一句话,什么单挑不怕手枪,而是方芳的身份。

    “是啊,大师兄代师收徒,我是老二。大师兄每日云游,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一次,要不有大师兄教导,他们成材说不定更快。跃鹏,过来一下。”

    张健赶紧岔开话题,言多必失,转移郑蕾的注意力,才是首要任务。

    “师父,师娘。”

    “那边那个沙袋看到吗。去。踢爆了它。给你师娘看看你的本事。”张健随意的指着墙角吊着的一个沙袋说道。

    “是,师父。”

    李跃鹏走到墙角的沙袋面前,忽然踢出一脚。

    嘭的一声,沙袋爆了。沙子哗哗的落了一地。

    不止是郑蕾看呆了,就连张源他们几个也都看傻眼了。

    这么厉害,我要是有这么厉害,还怕谁啊?张源正是处于青春期,而且中学生跟小学生不同的地方jiù shì 。中学生打架不再是推来推去,而是真的上拳头了。张源这小身板,在小学就经常受欺负,这也是他要跟二哥练武的原因之一。

    李跃鹏跑回来,站到张健他们面前,等着张健吩咐。

    “先练腿法基本功,然后你自己进房间去练飞刀暗器,记得插门啊。”

    打发徒弟自己练功,张健带着郑蕾进入一个房间,里面有一个木人桩。

    “看好了。给你表演一下,让你看看你家爷们儿的本事。喝!”

    张健跳起来。一个回旋踢,直接把木人桩踢断了。这可是大腿粗的实木桩子,居然没挡住张健的一脚。

    张健这一脚用上了全力,配合他的铁腿功,不怕疼,踢不坏,才能造成如此大的破坏力。换做方芳就不行,即使她已经是先天高手。

    张健昂着头,等着郑蕾称赞呢。等了半天,也没听到。再一看郑蕾,嘴巴还没合上呢。

    “喂喂喂,我这么厉害,你不夸我几句吗?”张健有些不满的说道。从来都没在郑蕾面前暴露过他的功夫,这次展示一下,怎么没有效果呢?

    “你以后可千万不要跟别人打架,你这肯定要打死人的啊。”郑蕾忽然说道。

    张健本来上升起来的气势,瞬间就散了。哪有你这么说的,不夸我就算了,怎么还咒我呢。

    “放心放心,你看到我跟谁打架了?这是用来健体防身的,你有没有兴趣,学两手女子防身术什么的。”张健笑着问道。

    “我是学校的老师,学校都是学生,需要练zhè gè 吗?”郑蕾白了他一眼。

    “学校是不需要,但是你总不能不跟同事出去玩吧?你唱歌吃饭什么的,遇上喝多的怎么办?”

    “不是还有你给的zhè gè ?”郑蕾晃了晃张健给他的幸运香薰瓶,目光透漏着一丝狡黠。

    呃~~张健很想跟她说实话,现在那个香薰瓶,毛用都没有,蜘蛛怪还在进化呢,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你手里的zhè gè ,现在真的就只是装饰品了。

    “学两手嘛,特别有意思。万一有不开眼的欺负别人,被你撞上了怎么办?”张健jì xù 劝说道。

    “我包里随时zhǔn bèi 这防狼喷雾,别说是一般人,就你被喷上也得跪。”

    张健“……”

    “姑姑,姑姑,她打我。”郑强在外面扯着脖子喊道。

    郑蕾马上推开门跑出去,郑强这小家伙一下子就抱住郑蕾的大腿,然后开始跟郑蕾投诉。他总算是有一种找到靠山的感觉,这几天姑父根本就不管他哭闹。

    “郑强,过来,告诉姑父,你为什么挨打?”张健一把将郑强拽过来,又玩这手。刚开始的时候,方芳打他,他都会找张健告状,但是张健一次都没理他,后来不就乖乖的学武了?现在看到郑蕾出现,这是又开始耍小心思啊。

    “她让我扎马步,我不喜欢嘛~~”

    “她是谁?”张健皱着眉头问道。

    “是芳芳姑姑。”

    “那你不喜欢扎马步,你喜欢干什么,玩?”张健语气已经有些不善。

    “是啊,姑姑,你带我出去玩好不好,我们去游乐场好不好?你每年都带我出去的,今年还没带我去过呢。”郑强看着郑蕾,露出祈求的神色。

    “不行。今天这两招简单的拳法,你要是学不会,午饭就甭吃了。”张健说完,一把甩开郑强,然后把郑蕾拉走。

    刚才想跟二嫂求情的张源看到这种情况,很理智的选择jì xù 练习马步。二哥可是说了,下盘不稳,很容易被人一下子就放倒。

    “看到了,我这么教育他,至少能让他集中精神,就算是上学的时候,对他认真听课,认真写作业,也是有好处的。凯哥和嫂子太惯着他了,不教育不行。”张健说道。

    郑蕾这次难得的没有反驳,而是点点头说:“反正zhè gè 我也不懂,你说的也有些道理。你不是要教我一些女子防身术吗,那这样,我就跟你学两天,看看这练武,到底有多苦。”

    “哈,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别反悔啊。来来来,我先扮演色?狼,你来duì fù 我。啊hā hā哈,色?狼来了~~”(未完待续……)

    ps:  今天看了下稿酬,老四以哭瞎~~~

章节目录

灵葫空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四奶sina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奶sinai并收藏灵葫空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