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事长,出事儿了,出大事儿了!”冰信地产的经理给张健打电话过来,开口就吓了张健一跳。

    “等等,你慢点说,怎么回事儿?”张健正在武馆练习腿法呢,猛然听到zhè gè 消息,第一fǎn yīng 是工地有人死了。

    干工程的最怕什么,最怕的jiù shì 有人死了。安全事故,比质量事故更加可怕,当然,质量事故也很可怕。

    听完韩经理的话,张健真想抽自己一个嘴巴子,让你嘴贱,还真tm是质量事故。zhè gè 问题还不小,属于大事故。

    他们那块市区的小地皮,正在盖商厦的那个,出大事儿了。项目经理被人坑了,合同上面有明显漏洞,被人用劣质建材当好的坑了。

    如果只是损失这笔钱,张健不dān xīn ,但是盖了一层之后,才发现这批水泥有问题,强度不够。

    现在冰信地产只有一个选择,扒了重盖。

    这里外里工期就耽误一个星期以上,人员和设备的闲置,都是钱啊。每天虽少损失十几万,再算上完工后耽误卖楼回款,损失就更大了。

    也幸好这块地皮jiù shì 冰信地产的,要不耽误工期,业主索赔会更惨。

    张健挂断电话,就开车去工地。他平时比较重视西城的那两栋双子写字楼,孙大富连招租广告都打出去了,好多都签订了意向,一旦水暖电施工完毕,别人就zhǔn bèi 装修入驻了。

    而且西城的面积比较大,楼层还高,临近还有杜光辉在旁边的施工项目部。张健自然要多去看看。这边的工地。张健就来过三次。

    “老韩,老刘,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你们都不是第一天干zhè gè ,居然能被人坑成这样。这一层楼啊,都要扒掉,让别人会怎么想,这栋楼还卖得出去吗?”张健怒道。

    韩志超也觉得很郁闷。你说刚当上冰系地产总经理没多久,这先是有跳楼的,这又来了质量事故,他当副经理的时候,没这么多破事儿啊。

    项目经理刘忠言,低着头一个劲儿的抽烟。他没脸开口,自己干了二十多年施工,十年前jiù shì 项目经理,没想到临老临老,居然要栽了。

    原来他们的水泥用的都是商品混凝土。别人用罐车直接送到工地。主要是他zhè gè 工地地方太小,院子里没地方自建拌合站。并且这就一栋楼,费时费力,也不划算。

    他就通过招标,找了家专门做混凝土的公司,供应商品混凝土。本来一切进展的都很顺利,每次他们都能按时将混凝土送到,质量也从未出现过问题。

    哪知道这次,混凝土愣是直接给降低了十个标号。一个是能做主体梁板柱用,降低的那个只能用来做地面或者非承重墙使用,如果强行用在梁板柱上面,那就等着你的楼出事故吧,用不了几年,或许连今年都撑不过去,就会出现明显的开裂。

    都怪当初他合同没看仔细,上面说混凝土如果送错,照赔同样方量的混凝土就行。这别人就用几百方混凝土,几万块钱,把他们轻松坑了。

    而项目部还只能哑巴吃黄连,混凝土供应商说,送错了,我们重新送jiù shì ,那几万块钱的混凝土损失,我们认了。

    这tm是几万块钱的事儿吗?你这几万块的材料钱,我们就要花费几百万去补救,甚至间接损失,还不止几百万!

    “他们为什么要gù yì 坑项目部,这都第十层了,以前hé zuò 出现过问题吗?”张健抬头看了眼问道。

    刘忠言叹了口气,说道:“以前他们倒是有过混凝土供应时间晚了,或者路上堵车,混凝土因为搅拌时间过长,他们又加水了,发生离析,我就让他们退huí qù 。或许jiù shì 这样吧,慢慢的,我们就算是结怨了。”

    “不要紧,先找负责拆迁的工程队,一层拆不够,那就拆两层。跟监理沟通好,我们的质量绝对不能出现问题。工期耽误就耽误了,但是这件事不能穿的太开。”张健拍拍刘忠言的肩膀说。

    现在当务之急,不是处罚这些人,而是将损失降到最小。还有公司的信誉和口碑,一定不能坏了。

    “已经安排人联系专业的拆楼队,监理也沟通好了,我们质量出现问题,对他们来说也是一种恶评,毕竟以后如果真的出问题,这栋楼是他们监理公司监理的,那他们公司也要完蛋。”刘忠言回答道。

    “嗯,处理的很及时。那zhè gè 消息是否已经散播出去了,还有那个混凝土供应商的老板,来了没有!”张健表情阴沉,这混凝土公司不见规矩,那这损失必然要他承担。

    “联系上了,但是他们不来。说承认这次是他们的错,一切都认。按照合同,马上zhǔn bèi 新的混凝土给我们,随叫随到。但是他们老板人没露面,可能是不敢出现,怕被我们抓住。”韩志超说道。

    张健忽然眉毛暴跳,因为他看到了最不想看到的那群人。

    “请问你们哪位是负责人,对于你们用低号混凝土,冒充高标号混凝土使用,有什么要解释的吗?”

    “请问你们是第一次这么做吗?”

    “请问这件事是你们谁的主意,项目经理,还是冰信地产的经理,或者是冰信地产的董事长?你们一直以来,是否都是这么做的?”

    “请问你们业主和施工单位是一家,这本来就不符合规定。你们又收购了一家小的建筑公司,承担施工,这样监理怎么管理?”

    “请问监理是否也是你们的人,你们是否不怕工程出现事故?”

    ……

    一堆长枪短炮,伸在刘忠言的面前,好几次都已经杵到刘忠言的脸上,他还不敢发怒,只能不断的往后躲避。

    幸好刚才张健眼神好,远远的就看出来这些人的记着,提前躲开了。要是冰信地产的总经理和董事长全部被堵在这,那乐子可就大了。

    张健现在绝对不想上电视,尤其是以这种方式上电视,脸都丢尽了。

    孙大富听说了这件事,马上打电话过来,问问张健,需要他帮忙吗。张健想了想说,先不用,他自己试试,要是搞不定,再找孙大富帮忙。

    龙城水泥,赵德柱,你等着!(未完待续……)

    ps:  汗,错了个字,是老四~~已~~哭瞎!!

章节目录

灵葫空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四奶sina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奶sinai并收藏灵葫空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