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健让韩志超把赵德柱的照片发他手机上,他想bàn fǎ ,把zhè gè 赵德柱先揪出来。还有公司马上开展合同自查,千万不要再发生这种情况,一次就够了。

    张健到静海家园的房子,蛇精还在jì xù 炼丹,而克里斯和他那个手下,还在血茧中进化呢,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出来。

    照片传过来了,张健坐在客厅,拿出魔镜。

    “魔镜魔镜,让我看看赵德柱在干什么。”

    画面闪出yī zhèn 波纹,然后变得清晰。一个秃顶中年男人,正在跟别人推杯换盏,喝的不亦乐乎。

    nnd,刚坑了我们,现在就在庆祝吗?

    “赵哥,你厉害。给那个刘经理一个shēn kè 的jiāo xùn ,看看他们以后还敢嚣张么!现在干工程,这钢筋不出问题不就行了,水泥还卡的那么死,让我们吃什么?他不让我们吃饱,我们就让他滚蛋,换一个懂事的来。”

    “诶~~不要这么说,我这一次也损失了十几万嘛。我特意在他们柱子浇筑的时候,提供的低号水泥,板梁浇筑的时候完全没问题,他们该给钱,还必须给。就算他们这次想把我撵走,还是要给我一笔违约金才行,我大不了zhè gè 工程不赚钱,也要让他们清楚,谁能惹,谁不能惹!”赵德柱满面红光,似乎对自己这次办的事儿感觉十分良好。

    “jiù shì jiù shì ,只要赵哥把持住咱们冰城的水泥供应,他最后还不是要求到赵哥头上。换供应商,换谁。你。你。还是你,咱们不都是跟赵哥穿一条裤子!hā hāhā hā。”

    张健越听就越愤怒,这些人太嚣张了,还真以为没人治得了他们。不jiù shì 水泥供应吗,冰红集团,也有自己的水泥厂,大不了从他们那里买,距离远。运费高咱也认了,但是这损失,你想不赔都不行!

    张健刚想站起来倒杯水喝,一起身差点撞在蛤蟆精身上。这货正从张健身后伸着nǎo dài ,跟张健一起看魔镜呢。

    “搞什么,吓我一跳。”张健训斥道。

    “嘿嘿,主人,这是谁又招惹您了,交给我,我保证打的他满地找牙。”蛤蟆精拍拍它那雪白的肚皮说道。

    “拉到吧。你倒是好好跟蛇精学学炼丹吧,以后万一她炼器。炼丹的活,还得你来。”张健说道。

    蛤蟆精没精打采的走上阁楼,看来这次想出去玩的事情又泡汤了。天天看火看火,有什么意思啊,也不让它炼丹,吃点边角料都没机会。

    “蛇精啊,这月初了,你这炉丹药炼完,把我紧缺的那几种赶紧炼制出来,我能从白山宗换回来不少上好的药材。”张健临走前,jiāo dài 蛇精。

    蛇精什么话都没说一直坐在丹炉前,但是张健可以肯定,她听到了,应该会听话的吧。md自己手下妖精居然对自己爱理不理的,这算什么事儿!

    刚才透过魔镜,张健已经找到赵德柱的落脚点。这家伙还没离开冰城,刚才刚好吃过午饭,去通达水疗养生会所打麻将了。

    张健狞笑了一下,看来这货不知道这养生会所,也是葫芦门的秘密bsp;yè 之一。既然你撞上枪口,那就给你来下狠的。

    张健这边打了几个电话,让人去养生会所,把那个赵德柱给控制住。合同陷阱,以为法律会保护你。但是你干了这么缺德的事儿,就想轻松脱身吗?

    张健开车到养生会所,一个方芳的小弟快步跑过来,引领着张健上楼,204,他们几个人都在那里关着呢。

    张健推开门,这四个人都只穿着短裤,屋里的空调打到最低温度,这几个人都冻的瑟瑟发抖。

    “这不是赵德柱赵总吗,怎么这么狼狈?还有这几位,不都是冰城的水泥供应一行的大老板吗,今天是那阵风,把你们吹来了?”张健坐在椅子上,戏谑的看着四个半luo的家伙。

    “这位大哥,我们不知道怎么得罪了你,还请明说,我们该道歉道歉,该赔偿赔偿。”赵德柱十分光棍的说道。

    “哼,道歉,赔偿?那就我提醒你一下,你看看我该怎么处理你。我是冰信地产的老板,现在你还有什么说的?”张健掏出一根烟,身后的小弟马上打着火。

    现在这些武者都知道,门主的二师兄,喜欢抽烟,所以虽然他们都不抽烟,但是知道要见张健的时候,都会随身带着打火机。门主是女的,不好拍马屁,但是这位可是纯爷们儿,拍好马屁,效果一样的好。

    “冰,冰信地产?好哇,你们冰信地产居然敢玩绑架,你赶紧放了我们,否则警察来了,你们一个都跑不了!”

    一听张健是冰信地产的老板,赵德柱反而变得硬气了。

    “警察?警察为什么要来?有人报警了吗?”张健回头问那个小弟。

    “绝对没有。”

    “那既然没人报警,我们在自己的店里面待着,有什么问题呢?你们还不知道吧,这家水疗会所,也有我的股份。赵德柱,好名字,jiù shì 不知道,你罩得住自己吗?”张健说道最后,声音越来越大。

    赵德柱吓傻了,怎么这家会所,也是他的。md,完蛋了,指望老板报警是没戏了。

    “你想怎样?”赵德柱站了起来,往张健跟前走了几步。

    嘭的一下,他就被张健身后的那个看似人畜无害的小伙子一脚给踹出去,要不是砸在那三个倒霉的朋友身上,恐怕现在他已经摔吐血了。

    “谁让你站起来的,蹲下!”

    被小伙子踹了一脚,又被恐吓一句,赵德柱乖乖的蹲在地上。

    “给我的公司项目gù yì 供应低号水泥,挺有想法啊,连咱们行业多年的行规都不顾了。行,你是说只要赔偿等量的水泥就行吗,好,那我就那些水泥,把你给埋了!”张健吓唬他说。

    “啊,大哥,我错了,我真的错了,该赔多少,我都赔,一百万够不够?”

    “滚蛋,稀罕你那一百万啊。你人品不行,那个破公司,卖了滚蛋吧。你们三个,谁愿意接手啊?”张健直接宣判,赵德柱以后别想在龙江做生意。

    这三个人相互看看,然后几乎是同时大声喊道:“我愿意接手!”

    赵德柱颤抖的手指着三个哥们,居然落井下石,没一个肯伸手拉他一把。好,那你们也别想脱身!(未完待续……)

    ps:  三更完毕,谢谢观看

章节目录

灵葫空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四奶sina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奶sinai并收藏灵葫空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