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德柱一看,既然自己这是要被撵出冰城,他也不能让这几个人好过。要死大家一起死,怎么也要拽着几个垫背的。

    于是他把这三个朋友干的坏事儿也都说了出来,都是坑同行的事儿,让张健非常反感。说他们损人利己吧,就这次,赵德柱分明也占不到便宜。说他们损人不利己,但是别人休想跟他们竞争,以后你还是要用我们,属于半垄断。

    挺好的行业,jiù shì 让这种人,把风气给带坏了。张健个人认为,衣食住行等行业,都是自古至今就有的行业,大家都遵守一些不用说出来的规矩。

    像他们建筑行业,就有隐性条款,许多在合同内不用明说,但是也必须遵守的。就比如这次,水泥提供错了,他认为只需要按照合同,赔偿水泥就行了,但是如果张健他们真的要告他,很大概率能赢。

    不过那样拖拖拉拉,初审、复审、终审一系列下来,没个三五个月,绝对完事不了。张健才没那个耐心呢,既然你不守规矩,那我也给你玩硬的。

    赵德柱还不知道,张家不只是要把他撵出冰城,龙江都不让他待了。你不是有渠道吗,到别的省去拓展吧,以后龙江绝对没有你立足之地。

    回头会有人让赵德柱签字,把公司卖了。还jiù shì 这三家联手,吞下了赵德柱的公司。本来赵德柱算是他们四个人做的最大的,其他三位平时都唯他马首是瞻。

    现在能有这么一个好机会,分掉他的公司和销售渠道。还说什么。当然要做。如果他们三个不做。张健大可以自己吃下来这块蛋糕,还算丰富他们冰信地产的bsp;yè 链呢。

    张健离开水疗会所,然后打电话给韩志超。明天召开一个记者招待会,现场把事情讲清楚,被赵德柱坑了,就直说好了。自己这边失察,导致混凝土用错了,也该承担相应的责任。这一点,冰信地产和项目部,都不会逃避。

    晚上张健回家的时候,脸上就差写着不gāo xìng了,张源泡完药浴,都没敢说玩一会儿游戏机,乖乖的回房间打坐修炼内功去了。

    “怎么了你今天,是不是什么事儿不太顺心,说给我听听,我帮你分担。”郑蕾抱着张健说道。

    “地产公司的事儿。被人坑了一次。明天要是能过去,那就没事儿。要是过不去,就只能开了项目经理平息风波了。”

    说实话,刘经理zhè gè 人工作还是不错的,有能力,有担当,经验和人脉一样都不缺,公司对他还是非常看好的,否则这次也不会把这么好的一个项目分给他,光是百分之八的管理股,他就能轻松赚上百万,还不算工资奖金福利什么的。

    结果呢,一个工作失误,给公司造成多大的影响啊。公司手里还有几块地皮呢,明年还要jì xù 开发,这口碑要是差了,明年开发出房子,也没人敢买,怕不安全啊。

    “报警了吗?”

    “没用,警察来了,这事儿反而更复杂。明天只要快刀斩乱麻,zhè gè 坎儿就能度过去,睡吧,明天看看再说。”

    第二天上午十点,在工地的活动板房搭建的会议室里,本来只能坐四十多人的会议室,这次愣是站满了六十多个人,还有许多扛着摄像机的人进不来,直接在门口拍摄。

    韩志超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咳嗽一声,开始讲话:“今天召开zhè gè 记者会,大家也都知道是为了什么。我公司革新项目部的工程,出现了一些质量问题。有人提供给我们低号水泥,冒充高标号水泥,被我们用来浇筑结构柱。我们及时发现,并且停工,zhǔn bèi 处理zhè gè 问题。”

    “请问韩经理,这件事你们公司dǎ suàn 怎么处理,据我们所知,你公司还有两位大股东,为什么一位都没有到场?”一个记者站起来问道。

    “这位记者先生,还没到提问的时间,一会儿你的问题,我会回答,不会逃避。我jì xù 说,zhè gè 提供低号水泥的公司名称和法人,都展示在zhè gè 幻灯片上。据我所知,此人现在正在联系卖公司,zhǔn bèi 离开冰城……”

    韩志超说完以后,示意记者们可以开始提问。还是刚才那个记者,还是那个问题。

    “我公司有两位大股东,但是不是每件事,都需要他们出面。我是公司的总经理,并且享受干股分红,我现在就这件事,就能全权代表公司,我说的每一句话,都会负责。”

    “那么请问你们dǎ suàn 怎么处理这件事,更改结构,还是拆掉重盖?”一个张健找人安排好的记着站起来,抢着问道。

    “这位记着朋友问得好,处理这件事的方法,无非就两种。第一,更改建筑结构。增加承重的载体,提前封顶等等,还有另外一种,那jiù shì 拆掉重盖!为了保证施工质量,我们决定不但拆掉第十层,并且将第九层,一并拆除。”韩经理大声说道。

    什么?拆两层?不过是一些结构柱出现问题,跟下一层没guān xì 啊,拆掉一层就足够了,他们居然要拆两层,这损失可就大躲多了。

    “那么请问,zhè gè 水泥供应商,你们真的不dǎ suàn 追究他们的责任吗?”有个记者问道。

    “我刚才说的很清楚,按照合同表面上,我们只能从后续工程款扣回来这几百方水泥的钱。但是如果真的要打官司,他输定了。但是我们本着人道主义精神,不dǎ suàn jì xù 追究,但是以后绝对不会跟这样的公司进行hé zuò 。”

    “那么是否jiù shì 你们联合了多家建筑公司,才让这家水泥供应公司不得不被卖掉。他们又为什么要提供给你们低号水泥,其中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zhè gè 记者的意思,jiù shì 项目经理gù yì 勾结混凝土供应商,以次充好。结果被发现以后,才反咬一口。

    “请不要主观臆测。他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也想知道。至于说抵制他们公司,我想现场每一位有良知的记者都清楚,这样的人如果充斥到建筑行业,会给建筑行业带来多大的隐患!”

    接下来又是几个收了红包的记者在提问,言语之间,都很照顾冰信地产。张健终于松了口气,这件事,应该是过去了吧。(未完待续……)

    ps:  恳请各位书友去《大武珠》那边看看,给个收藏推荐。

章节目录

灵葫空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四奶sina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奶sinai并收藏灵葫空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