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忠言找来的拆楼队,张健居然还认识。这不是拆迁御药房地皮的那位老板么,据说在冰城拆迁这块,算是大拿。不管哪块地皮要做拆迁工作,都绕不开他们,包括政?府开发的地皮。

    那人显然也认出了张健,当初两人在签合同的时候,都是靠到最后,大眼瞪小眼半个多小时呢。

    “魏老板,你好你好,报个价吧。”张健起身跟他握握手,本来这种事儿他是不用来的,但是张健dān xīn 再出什么yì ;,所以才决定亲自坐镇。

    “我没记错,张总是吧。张总可是大老板,我们这种小打小闹的比不了。拆这两层楼,我看完全没必要。一层出问题,我就给你拆一层。我不动用大型设备,就用人工加电镐,三天,三天拆掉一层,绝对不会破坏下面这层。”

    “魏先生,我公司既然做出承诺,说拆两层jiù shì 两层。”张健摇摇头。

    “拆一层,我也能给别人做出你拆了两层的假象,而我只赚一层的钱,你省了一层的钱,何乐而不为呢?”魏先生很自信的说。

    “我愿意付两层的钱,为了公司的名声。魏总还是报个价好了。”

    “一把电镐一天三百块,三十个人,再算上柴油发电机,我算你三十万。其中拆下来的钢筋、套筒什么的归我,柴油你出,混凝土渣子你的人清理,如果让我清理,那还要单独算钱,如果不需要我清理。我保证七天。要我清理。十天之内。”

    魏总想了想,报出了这么一个价格。

    电镐一天三百块?我擦,工地又不是没有这方面的工人,别人一天才两百,还包括清理废渣。拆下来的钢筋几十吨,这jiù shì 十几万,柴油还要自己出,混凝土渣子还要我们清理。还真tm敢开口。

    没等张健开口,刘忠言就先不干了,这不是漫天要价吗。就算你是专业的拆楼队,但是你又不动用大型设备,凭什么你就用加起来这么点钱的设备和几十个人,就想一星期赚几十万?

    “不可能,三十万倒是可以,柴油你们自己出,混凝土渣子你们也要清理到我们指定的地点装袋,我们用升降机运送下来。拆卸下来的钢筋你们可以拿走。但是要给钱,就算是按照废铁算。也要给钱!”

    魏总看了看张健,又看了眼刘忠言。这jiù shì 你们的意见?哼,要是平时,你这价格到也合理,我们也有利润。可是你也不看看现在什么时候,你这工程每耽误一天,损失可不是十万八万,我等的起,你等的起吗?

    “既然刘经理这么说,那就没得谈喽。你们自己干好了,说不定十几万就能干下来。但是我想问问,你们能保证七天完工吗?能保证不影响下面主体吗?我既然敢要这份钱,自然就有我的理由。”魏总说完,直接站起来,貌似是谈不拢就zhǔn bèi 走人。

    “诶~~魏总,你也应该知道,我们冰信地产不是一家小公司,在咱们冰城,目前已经能排到第四,除了省建和市建,就冰红集团比我们强一点。而且我们也有信心,在明年超过市建,三年内,追上冰红集团。以后我们还有许多地方可以hé zuò ,没必要一次就把门关死吧?”张健站起来,掏出烟盒,给魏总点了一根烟。

    “张总这话中听,我也知道,你们冰信地产这两年肯定有不少大动作。据我所知,西城你那块地皮的一期工程就做的不错,以后我们肯定有不少hé zuò 的机会。这样吧,柴油还是你们出,三十万,钢筋什么的还是归我,我保证把混凝土渣子给你清理到位,六天,昼夜施工,扰民的事儿我处理。”魏总吐出一个烟圈,想了想说道。

    提前一天,还包括清理渣子,魏总已经退了一步。但是他的利润,依然在十万块以上。张健扭头看了眼刘忠言,刘忠言什么都没说。

    这么看来,应该jiù shì 最快的速度了。不能用爆破,不能上大型设备,这打电镐的人,一时之间也找不到,还真是不得不用魏总的人。可是这家伙报的价也太高了,摆明jiù shì 趁火打劫。

    “魏总,我kǎo lǜ 一下吧,你六天时间太长了,我再想想。我们散买卖,不散交情,中午我做东,咱们喝一点。今年我拿的地皮,都是政府拆?迁完毕的,明年就没这么好的机会了,拆迁的活,还是要魏总鼎力相助啊。”

    中午吃完饭,刘忠言还是没忍住,这饭桌上直接jù jué 了魏总最后的报价,别人已经说了,柴油也是他们自己出,这也不答应,那拆楼的事儿,怎么办?

    “张总,那我组织工人,买一些电镐拆楼?”

    “不用,晚上你把人都带走,我找人来拆楼。下午你把规划做好,混凝土渣子,堆放在哪儿。”

    “您找人拆楼,冰城还有比魏总更加专业的队伍吗?老板,这可是市区,而且咱们zhè gè 不能用爆破的。”

    “我知道,你就不用管了,下午给所有人放假,明天上午带人回来,楼层保证降低两层,我说的。”

    刘忠言愣住了,一个晚上,拆两层,还不能影响下面的主体结构,这不是开玩笑吧?但是老板既然这么说,应该是有把握。

    下午,刘忠言就跟总工和几个技术员商量,做出了一份拆楼方案,监理这边早就打好招呼,有些记者问的也没错,业主和施工是一家,监理的作用真的是可有可无。

    工地大门都关上了,下午三点多,包括看守材料的民工都离开工地,刘忠言以项目部的名义,给他们安排到周围的小旅馆住下,公司的员工自然回家或者到公司宿舍住一晚。

    他们都不清楚,这拆楼需要把他们都清出来吗,难道是用爆破,这《爆破证》是怎么弄来的?

    当然不是爆破,而是张健想到了那些妖精。蜈蚣精连全部是岩石的山体都能打洞,这点还没到最高强度的混凝土,没问题吧。

    再说还有蛇精呢,她这么全才,让一些混凝土和钢筋凭空消失,也该有bàn fǎ 吧。现在jiù shì 没有bàn fǎ ,也必须让她想出bàn fǎ 来!(未完待续……)

    ps:  感谢 也想支持正版 的打赏,谢谢

章节目录

灵葫空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四奶sina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奶sinai并收藏灵葫空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