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张健回到江海家园的房子,这次蛤蟆精这货倒是老老实实的在给寒潭丹炉看火,轮到蛇精躺在沙发上,蝙蝠精还在慢慢的给她捶背。

    擦,比老子都会享受,一副地主婆的形象,这也叫妖精?嗯,也对,人家本来jiù shì 妖精中的大姐大。

    “主人,您来了。”看到张健进屋,蝙蝠精赶紧打招呼。而蛇精似乎早就知道进来的是张健一样,依然懒洋洋的靠在沙发上,压根儿就没抬头。

    张健心里不断的在自我催眠,我不跟她一般见识,不跟她一般见识。

    “蛇精,就像我这间屋子,你要是不破坏旁边的屋子和楼下,能单独拆掉吗?”张健指着自己的房子问道。

    蛇精做起来,一脸看白痴的样子看着张健。

    “这屋子你不要了?不要给我啊,拆了干什么?”

    张健深吸了一口气,咬着牙说道:“我只是打个比方,谁说我要拆掉自己的房子?”

    “哦,这样啊,那简单的很,蛤蟆精的口水就有腐蚀性,让它出点力,腐蚀掉就行了。还有蜈蚣精,它那口钳和足趾,能将你这房子变成渣土,不费力。怎么,你要拆房子?”

    蛇精它们天天看电视,这许多新事物接受起来十分容易。jiù shì 她感觉这些新东西,都没什么威力,只能是玩物丧志,她追求的是长生。

    “那好,蛤蟆精我带走,你自己炼丹吧。”张健说完。招呼一声。将蛤蟆精直接收到灵葫空间。根本不给它开口的机会。

    万一这货要是不想去,蛇精再弄出来一个蛤蟆精需要帮忙看火,自己多尴尬。

    蛇精从耳朵上把金耳环摘下来,丢给张健,告诉他zhè gè 或许也能用得上。张健翻手一捞,收到灵葫空间里面,然后冲着蛇精说道:“紫金葫芦也给我,用来运渣子。”

    蛇精有些不情愿的把怀里抱着的资金葫芦也递给张健。这次都没舍得扔。

    张健才不管那么多呢,都是老子的东西,我愿意给你用,你才能用,不愿意,你也只能看着眼馋。

    张健开车到工地,嗯,居然里面有动静。

    “二哥,没人,他们今天放假。赶紧进来,挑值钱的往外搬。”

    我擦。居然闹贼了。md这是市区啊,现在才晚上九点钟,周围还灯火通明呢,你们就敢来偷东西?居然还打听到我们今天放假。

    “滚出去!”

    张健三两步出现在zhè gè 小偷身边,一把将他扔上墙头。

    小偷吓傻了,刚才他飞了好几米高啊,这人什么lì qì 。不是说人都走了吗,怎么还有打更的。

    “也不看看这是哪个公司的工程,你们就敢来偷东西,信不信我一个电话叫警察来,你们谁都跑不掉?”张健站在里面威胁道。

    骑墙这位二话没说,跳下墙就跑了,张健冷哼一声,胆子还不小。

    “蜈蚣精,蛤蟆精,看到这份图纸没有。啥,看不懂?擦,那我给你俩夯货解释一下。这根柱子,从这把混凝土扒下去,钢筋不能动啊。这根柱子从这儿,算了,我给你们画个线好了,幸好我带了记号笔。”

    张健拿出记号笔,挨个在九层的柱子上画上标记。也幸好这一层的脚手架已经拆掉,否则这一会儿弄塌之后,脚手架肯定都被砸坏了。

    “蛤蟆精,金耳环给你用。蜈蚣精,你就靠自己的口钳和手脚了,记得,混凝土的渣子,都给我堆在中间,我用紫金葫芦运下去。钢筋一根根给我挑出来,堆在另外一边。还有,每次走楼梯,不准顺着墙往下爬,你把墙给我刨的全是窟窿,我收拾你。”

    说完这些以后,张健左手一晃,一个大锤出现在手中。翠绿玉簪幻化的大锤,抡起来特别的爽。

    “开始!”张健一声令下,蜈蚣精它俩就开始拆楼,张健自己也拎着大锤,开始一个柱子,一个柱子的砸。

    还别说,蜈蚣精这货拆楼还真专业。那些混凝土都变成渣子,钢筋还保持原样。虽然这些钢筋不能jì xù 用在这栋楼的施工上,但是可以卖去给那些低矮厂房使用,绝对是物美价廉。

    蛤蟆精四处吐口水,呸呸呸的,张健躲得远远的,生怕它没注意,吐自己一身。万一把自己也给腐蚀了,多倒霉啊。

    不到半个小时,最上面一层的楼板就已经拆光,比张健预计的还要快速。张健用紫金葫芦将混凝土渣子收起来,然后钢筋让蜈蚣精和蛤蟆精运到楼下去,放在白天刘经理规划出来的那个地方。

    金耳环箍住一个柱子,轻轻一勒,柱子上面的混凝土就出现开裂,然后蛤蟆精的两只爪子扒拉几下,混凝土就全部掉下来。

    这货吐口水也扛不住了,口干舌燥的,还是用爪子快些。

    不到一个小时,全部拆除完成。所有的柱子gāo dù 不能相同,钢筋露在外面,笔直的竖起来。

    张健再一次把混凝土渣子都收起来,然后也扛着几根钢筋,跟蛤蟆精一起下楼。运送其他钢筋的活,还是蜈蚣精比较快,那几条腿倒腾的速度,升降机都没这么快。

    拆下来的钢筋码放好以后,张健很满意的点点头。两层这么快就拆完了,一点事儿都不耽误。钢筋码放整齐,混凝土渣子他直接弄走,到时候找个地方扔掉就行,实在不行,还能倒江里嘛。

    张健十点多回家的时候,灰头土脸的,郑蕾笑着问他:“咋地,你这建筑公司老板,还亲自扛砖头啦?”

    “没有,在工地看着他们拆楼呢,灰尘大。我先去洗个澡,明天你送他们去武馆,我还要去工地待一天。”

    第二天刘忠言早早的就回到工地,看到大楼整整矮了两层以后,不等升降机开动,直接顺着楼梯跑上去。

    拆掉了,两层楼,一晚上就拆掉了。一点混凝土渣子都没有,拆掉的钢筋整整齐齐的码放在下面。老板这是找的什么人啊,这么厉害。昨天晚上也没听见放炮啊,这是用的什么拆的。

    张健来到工地,看到刘忠言已经在组织民工洒水除尘,然后带着监理验收,下午他就zhǔn bèi jì xù 搭设脚手架,开始huī fù 工程施工。

    “咳咳,老刘啊,找几个人记者来拍个照,然后再施工。还有跟监理打好招呼,让他们也从专业上发发言,一定要重点突出,我们也是受害者,但是我们我们是做良心工程,让他们相信我们冰信地产,质量第一。”(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灵葫空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四奶sina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奶sinai并收藏灵葫空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