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人的事情暂时告一段落,至少这冰城的狼人跟吸血鬼,全部被自己控制,白志刚就算再牛b,没有狼人他们帮忙,看他在冰城还怎么折腾。

    不知不觉,已经八月中旬,但是那个龙江慈善协会,还是没有一点消息。这些冰城的大富豪都没有打听出来结果,那些调查公司,也没有任何消息。

    张健亲自到护路公司,跟李承龙jiāo dài 一番,zhè gè 龙江慈善协会,让他发动一切资源,必须找到,有大用。

    李承龙本来没太在意那个单子,数额也不是很大,随便挂在公司的内网上,以为很容易就能完成呢。哪知道zhè gè 竟然是董事长挂的单子,他们花了这么长时间,居然一点线索都没有,岂不是让董事长看轻他的能力。

    李承龙当天就召开员工大会,点出zhè gè 单子是公司对员工的考核。谁能完成zhè gè 单子,基本工资上调一级。

    这下子公司那帮调查员就有动力了,上调一级工资,可比一万块奖金更能激励他们。一些老员工也隐隐约约打听清楚,zhè gè 单子居然是董事长亲自jiāo dài 的,要是完成了,不是能进入董事长的法眼,到时候还不止上调一级工资的好处呢。

    “黄哥,有事儿没,出来坐坐,好久咱们没一起喝两杯了。”张健把黄志航约出来,zhǔn bèi 请他帮忙查一查,这警察的路子,或许更宽。

    “什么协会?龙江慈善协会。我从来没听说过,上次你不是打电话问过吗,怎么。找他们干什么。又是钱花不完。dǎ suàn 捐款啊。”黄志航打趣说。

    “咦?黄哥,这你都知道。没错,我jiù shì 想捐款。”张健煞有介事的点点头。

    黄志航因为着急说话,嘴里的啤酒差点喷出来。锤了两下胸,才松了口气说道:“你小子真是赚钱不忘家乡,但是捐款为甚么一定要找zhè gè 协会啊,随便以个人,以公司名义都行。那什么协会,有什么好的?”

    张健也不知道怎么解释,总不能跟黄志航说,这是我的任务,黄志航还不跟看傻×似的看他。

    “嗨,我还不是不想太出风头,捐款到慈善协会,让他们看着打理。实话实说,咱们这捐款到下面,真正能落实到具体某件事儿上的。有三成没有?”

    “你这话就唯心了,你以前也捐过不少。难道真的只有三成?”黄志航笑着说。

    “那不一样,那是赈灾捐款,谁敢动,谁动砍谁手。可是普通的捐款呢,实物都能被挪用,更不要说现金了。”张健夹了块黄瓜扔嘴里慢慢嚼。

    “行吧,那我帮你在政?府里面打听一下。你自己也有guān xì ,算是政?协的人,他们不帮忙吗?”黄志航好奇的问。

    “拉倒吧,那样人表面上答应的好好的,结果一回头,一个个又都不认识了。再说了,这是挂着省里的名头,我那些市里的guān xì ,不太够用啊。”

    “我还不是只是一个市局副局长?”黄志航说道。

    “那怎么一样,你现在可是带括号的高配副厅,管着冰城这块的警察机关,那些省里的头头脑脑,多少也会给你个面子,再说了,只是让你到民政系统查查档案,又不是什么太难的事儿。”

    “就你会说,行了,明天我正好去厅里开会,回头顺路去帮你问问,查不查的出来,明天一准给你回话。”

    第二天下午,张健在武馆练习腿法呢,黄志航电话打过来,说晚上一起喝一杯,再聊聊。

    我擦,难道这事儿不好办?昨天才喝过,今天又来。

    咦,怎么还有个外人,看起来岁数不大,难道zhè gè 人能咱查到zhè gè 龙江慈善协会?那还真要好好请人家一顿,不过黄哥请客的zhè gè 馆子,档次是不是太低了点。

    “来来来,张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省档?案馆的秦馆长。秦馆长,这位是我xiōng dì ,张健,市政?协的委员,其实jiù shì 做生意的。”黄志航给两人介绍一下,看得出来,很捧张健。

    张健赶紧伸出双手,热情的说道:“秦馆长,你好你好。”

    秦馆长并没有张健想象的那么倨傲,也赶紧伸出双手,跟张健握住,同时嘴里说道:“副的,副馆长。张先生好。”

    “hā hā哈,秦馆长,你就别谦虚了,谁不知道你是下来挂职的,挂职能挂到档案馆去,我还是第一次见。hā hāhā hā。”黄志航大笑着说道。

    “见笑了,坐,靠着祖上的余荫,沾点光而已。对了,张先生想要查一个协会?”秦馆长岔开话题问道。

    “对对对,龙江慈善协会,秦馆长能帮忙查到?”张健兴奋的说。

    “能,并且我也已经查到了,但是zhè gè 协会,不太好办啊。”秦馆长有些迟疑,似乎不知道怎么开口。

    “秦馆长,你我岁数都差不多,就别吞吞吐吐的了,有什么说什么,我只是想找它定点捐钱,没别的什么意思。”张健不满的说。

    “你知道前些年,咱们省1号进去了的事儿吧?”秦馆长小声问道。

    张健很诧异的点点头,当时那位可是入局了啊,算是前些年比较少见的下台的大领导。这件事全国人民都知道,张健怎么可能没听说过。

    “你的意思是,zhè gè 协会,跟他有关?”

    秦馆长点点头,然后掏出烟,递给张健他们两个一人一根。点燃抽了两口过后,他才kǎo lǜ 好怎么说。

    “他有一个公子,你们可能不知道,zhè gè 在当时没怎么报导。zhè gè 龙江慈善协会,jiù shì 他创建的。当初这位公子,可没少从里面捞钱。”

    啥?当时的龙江第一衙内创建的,那现在他老子进去了,他肯定也跑不了,这协会还真就烂了,没人敢接手啊。

    “那协会的领导可还有jì xù 担任的?”张健试探的问,必须找个领导把他接收进去了,他要加入协会才能完成任务。

    “什么意思,你还不明白。zhè gè 协会,不能掺乎,要不别人会以为你跟他还有什么guān xì ,谁敢跟你打交道?”秦馆长有些焦急的说。

    张健赶紧掏出烟盒,给他们都续上一根烟,然后自己也点上一根,说道:“我只是想了解了解,秦馆长,你就跟我说说呗,不行就当听个xiào huà 喽。”(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灵葫空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四奶sina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奶sinai并收藏灵葫空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