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那个领导虽然进去了,但是他儿子还在外面,据说当时蹦跶的还挺欢,想要四处活动,想把他老子捞出来。没有他老子照顾,他是个屁啊。结果自然失败了。

    最后这小子也进去了,经济案,没用多久,就出来了。但是他出来了,他老子还关着呢。以前那些酒肉朋友,现在一个个畏之如虎,纷纷划清界限,就差割袍断义了。

    想想当年他日子过得多滋润,龙江第一衙内啊,凡是龙江好吃的,好玩的,不管多贵,他都有份。但是现在他兜里那钱,比普通上班族也差不多。倒是还有一些当年并没有被牵连的他爸爸的老部下,还照顾着他,但是也就能让他像普通工薪阶层一样生活,想jì xù 玩乐,没门!

    他当年把好好一个龙江慈善协会给搞的乌烟瘴气,每年从省里弄到大笔的政?府拨款,然后能有一成真正落到实处,其他的都被他以各种名目,转移到自己的皮包公司,然后就变成他自己的钱,想怎么花就怎么花。

    再后来领导换了,他随着他父亲的jiǎo bù 也进去了,zhè gè 慈善协会,也就迅速黄摊子。谁敢接手,谁有能力接手,里面烂账超过十个亿!那是十年前的十个亿啊,放在现在至少翻倍还多。

    有人能抹平zhè gè 帐吗?有,省领导。但是他们不给抹,就让他慢慢的烂掉吧,也给后来的领导家属一些警示。你现在要往那捐款,不用说。捐多少,都是填窟窿。最tm恶心的是,zhè gè 慈善协会和一般的公司还不一样,算是半官方的机构。

    张健真的是bsp;mò 了,我去你大爷的,十个亿以上的窟窿,这tm当初的领导都是瞎子吗?这让老子给填上吗?是十个亿,不是十块钱!

    再说了,这是填窟窿,又不是花在实处。要是真的花在实处。张健反正都要捐一个亿美元。在多一个亿,他也能承受,反正他现在钱也花不完,在家乡留个好名声也不错。但是这一个亿美元下去。打个水漂都比这响。

    但是这tm任务张健手贱已经给接了啊。他从来没想过。会这么难。现在当务之急,是赶紧把zhè gè 龙江慈善协会的牌子huī fù ,然后自己才能捐款并加入进去。

    “啥?张健。你没发烧吧,这十个亿的窟窿,填不上是不可能huī fù 这牌子的,你现在坚持要他huī fù ?”黄志航看白痴一样看着张健,那个秦馆长也是傻愣愣的看着张健,这货不是发烧说胡话吧。

    “秦馆长,黄哥,你们说我要是把zhè gè 窟窿填上,他们能否把zhè gè 协会给huī fù 了。我想加入zhè gè 协会!”张健艰难的说。

    “xiōng dì ,xiōng dì ,不是我说你,这事儿,你jiù shì 有能力填上,别人肯给你机会填上吗?你凭什么填zhè gè 坑,别人肯定以为你跟那个领导有guān xì 。”秦馆长劝说道。

    “拉倒吧,那位当省1号的时候,我还在中学呢,有个毛guān xì 。我事业做起来的时候,他在里面关着呢。”张健摆摆手说。

    “你这肯定不行,要我说,你可以想想bàn fǎ ,让他们把zhè gè 协会取消,然后你重新再注册zhè gè 协会,或许能行。”秦馆长给张健出了个主意。

    “取消,这能行吗,十个亿的烂账,现在不是还拖着呢吗?”张健yí huò 的问。

    “事在人为!”

    第二天,张健就在想,让谁去给省里的1号或者2号递话,让他们大笔一挥,把以前那个协会取消,或者把帐给抹了,还不能牵连进那件事情里面。

    白尚文不行,白志刚肯定已经回到冰城了,白尚文的一举一动,说不定已经在白志刚的监视之中。

    张健要是真的让白尚文为他做事,这是把白志刚往急了逼,到时候说不定那货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儿。

    张健上次被狙击枪打中nǎo dài 一次,绝对不想在被打一次。万一这次别人瞄的心口怎么办,张健肯定也会被一枪撂倒。

    孙康一直以来生意都沾了偏门,不太hé shì ,倒是孙大富好像很hé shì ,他的省人?大代表也通过了,正在帮着自己活动省政?协委员呢。

    “孙哥,有个事儿请你帮个忙,你能在省政?府说上话吧?能就行,我想加入龙江慈善协会,对对对,我找到了,被封存起来十多年的一块半官方的牌子。你跟他们说,如果能让我加入进去,我愿意捐一个亿美元的善款,不问他们干什么用。”

    张健委托孙大富去帮忙办这件事,跟他说一定要快,自己是急脾气。孙大富把这话递上去的时候,那个老牌副省?长都听傻了。啥玩意儿?现在这事儿,还有人敢掺乎?

    但是这可是一个亿啊,尤其是zhè gè 副省长,民政zhè gè 口子,jiù shì 他分管,这一个亿美元的善款,能做好多事儿呢。他反正马上要退休了,临退休能博得一个好名声,对他来说也是一份ān wèi 。

    他去跟省?长说,有人想加入zhè gè 协会,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看zhè gè 牌子响亮吧,是不是把当年的那个帐给抹了,这大家都知道的事儿,钱都被当年那个小子败光了,现在那个窟窿肯定堵不上,不如就算了。

    2号一听有一个亿美元的善款,也亲自去找1号,这件事儿还要商量商量,他有些不太好拿主意。

    1号也有些头痛,这一个亿美元的善款,确实能做很多事儿,在他当班长的时候卷过来,对他的政绩来说,也是一种支持。但是那个协会,真的不太好办。

    后来张健也等急了,就让孙大富帮忙催一下,这要再没有结果,那就算了!果然,这句话传过去以后,那1号跟2号就在会上联手通知大家,把那个协会卖掉算了。卖掉怎么卖,左手卖右手,捣腾一下,然后那个窟窿就这么抹了。

    这种情况,要是没人追究,那就没问题,要是真有人抓住不放,那么大家一起扛。各位到时候把这一个亿美元的善款分摊到各自分管的口子,大家都有政绩拿,谁还有意见?1号跟2号联手了,谁还能反对呢,最后就这么过了。

    然后他们通知孙大富,让你那个朋友把钱捐过来吧,我们肯定给弄一个特别盛大的仪式,省里有的荣誉,都能给他。听说他岁数不太大是吧,那就弄个五?四青年奖,你要是多捐一点,我们帮你活动国家级的荣誉。(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灵葫空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四奶sina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奶sinai并收藏灵葫空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