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振北他们huí qù 之后,把张健在酒桌上说的话,包括表情都分析了一遍,认为张健肯定还有压榨价值。能让张健多捐一些,对他们来说jiù shì 硬邦邦的政绩。

    而且他们到现在也没搞懂,为什么张健削尖nǎo dài ,也要钻进龙江慈善协会zhè gè 口袋里面,但是没guān xì ,只要你给钱,不jiù shì 想要个会员名额啊,会长给你都没问题。

    隔了一天,石贺通知张健去一趟省政?府,说是有领导想要跟张健见jiàn miàn ,聊一聊一些小问题。

    张健心里暗骂一句,对你们来说是小问题,但是对别人可jiù shì 天大的问题。算了,过去看看,他到底想要干什么。

    结果让张健十分诧异的是,真的就聊了聊小问题,比如这笔钱怎么捐助,是否有人监管,使用方向是否有限制等等。

    张健已经得知,他们这些领导把这笔钱的使用方向都规划好了,自然不会得罪他们。只要是用在实事儿上面,张健也懒得管了。

    办公?厅给了张健一个账户,jiù shì 慈善协会的zhè gè 账户。张健也没犹豫,直接把钱转进去,然后让慈善协会给打了个收据,捐款就算完成了。

    然后张健要求加入协会,他们以为张健是想监管这笔钱,这很正常,任谁捐了这么多钱,都要监管一下,哪怕是李嘉诚也一样。

    有钱jiù shì 好办事儿,所有事儿都是特事特办,不到半天,一个任命书就送到了张健的手里。现在他不但加入了zhè gè 龙江慈善协会。还成了协会的理事。

    什么叫理事呢。jiù shì 别人想让你理的时候,你才能理一些事儿,别人不想让你理的时候,你jiù shì 想理,也没bàn fǎ 理。

    当然,如果成为常务理事,那么jiù shì 想什么时候理,就能什么时候理。想理什么事儿,就能理什么事儿。

    张健也是一个懒散的性子,就推脱了常务理事,紧紧担任一个普通的理事。但是就算如此,张健认为,他只要开口想要过问什么,会长也要给面子,这第一笔巨款,怎么说也是张健捐的。

    下午回家之后,张健满心欢喜的认为。任务肯定完成了,错拳擦掌的zhǔn bèi 抽奖呢。结果进入灵葫空间一看。任务竟然没完成!

    我擦,这是怎么回事儿,一个亿美元我捐了啊,也加入了龙江慈善协会,zhè gè 公章清清楚楚,绝对没错,这灵葫空间是不是出毛病了?

    “器灵,你出来,我问你,为什么任务还没显示完成,我都做完了啊!”张健怒道。

    “宿主您好,加入龙江慈善协会没问题,这一条完成了,慈善达人要求的捐助一个亿善款,宿主并未完成!”

    张健傻眼了,不可能啊,我这转账绝对没错,而且收据也让专人验过,都是真的,这难道跟政?府打交道,还能被骗了不成?

    诶呀我艹!该不会真的被那帮家伙给骗了吧,这笔钱难道被他们补了窟窿?

    张健马上怒气冲冲的折返协会那个办公室,这么大一笔钱,就tm两个人管理,张健开始还觉得有些奇怪呢,他们说是暂时的,马上会招人,现在看来很有问题。

    “张总,你怎么又回来了?”石贺本来坐在办公室里面,听到秘书汇报,张健又回来了,赶紧走出来迎接。

    “石主任,我想问问,我那笔善款,现在怎么处理的?”

    “张总,你该不会是想把钱再要huí qù 吧,这不太好吧。”石贺脸色一变,以前还真有这么干的。

    “那倒不会,捐出去的钱,就不再是我的,但是按道理,我是有资格过问一下的,我想问问,这笔钱你们怎么处理的!”张健语气开始变得有些冲,石贺也莫名其妙,你不是说不过问吗?

    张健要过问,石贺还不能不说,这要是张健出去一宣传,那么不用说,背黑锅的肯定是他石贺,仕途肯定迎来滑铁卢。

    石贺叫秘书去问问,不到十分钟,秘书脸上有难色的在石贺耳边小声说了一些话。他们以为张健听不到,但是张健无风耳发动,清清楚楚的听见了这些话。

    我擦!还真tmd出问题了!

    石贺秘书说的,这笔钱已经被转移到几个账户中,分别都是大领导管理的账户,然后都以财政厅的名义,拨给一些急需钱的单位。

    不用说,这笔钱被挪用了,而且除了少数几个人,没人知道这是善款。也jiù shì 说张健本来捐出来的这一个亿,名头变成财政厅的拨款,善款就没有了。

    “石主任,当初我是不想出风头,就没把这件事儿放在心上,但是你们转头就把钱的名义给改了,甚至直接挪用,这不对吧?”张健斜着眼看着石贺。

    石贺大吃一惊,这他也是才知道的,怎么张健就知道了,他比自己知道的还早?

    “张总听谁说的,善款怎么可能被挪用,我们说好的,专款专用,都是用来改善民生环境的,绝对不会做其他事儿。”石贺尴尬的说道。

    “既然石主任不想跟我说实话,那也行,我去找省?长,问问他这件事儿怎么解决。我这么大一笔钱,想要回报家乡,结果呢?哼哼!”

    张健抬起屁股就要离开,石贺赶紧拉住张健,然后眼神示意秘书把门关上。

    “张总,张总,你坐下,咱们慢慢聊。来尝尝我zhè gè 烟,新品种,不对外出售的,你喜欢回头我给你弄两条。”

    张健明白,石贺这是要稳住自己,然后必然会想bàn fǎ 把钱弄回来,戴上帽子拨出去,这样就不会再有问题了。

    石贺秘书在外面把门关上,然后马上跟办公?厅财务说,钱都打到哪个账户上去了,赶紧追回来,晚了肯定出事儿。他直接把这件事儿汇报给秘书一处的处长,也jiù shì 省?长大秘。

    张健自然知道,只要他这么一追问,这钱肯定就能拿回来,然后他指想完成任务,只要任务完成了,别的他都不管。你可以用善款给你做政绩,但是你把善款当成普通财政拨款,那wèi dào 不就变了吗?

    石贺的秘书又敲门进来,然后在石贺耳边说了几句话,张健偷听以后,顿时就无语了。(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灵葫空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四奶sina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奶sinai并收藏灵葫空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