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弟,老弟,过来,来,你这什么聪明豆给哥来点,哥有几个同学的孩子也差不多大。”

    满月酒第二天,张健被大哥拉住,非要什么“聪明豆”,zhè gè 可只有三枚啊,张健上哪弄那么多去。蛇精说了,里面不但有舍利子还有太岁,这种东西都是可遇不可求的。一枚给小侄子吃了,还有一枚给小叔家的堂弟吃了,剩下一枚张健是留作备用的。

    “哥,zhè gè 真没有了,给侄子的肯定是最好的,我这还有一些给小孩子吃了强身健体的药丸,你要不?”幸好张健早有zhǔn bèi ,弄了一些残次品洗髓丹,是蛇精研究用现有药材炼制丹药而弄出来的产物。

    肯定没有张健服用的那没洗髓丹那么神奇,蛇精说了,这种丹药,效果一般般,稍微岁数大一点的孩子吃了都没用,所以就连张健的妹妹江琪都没吃,倒是可以大哥拿去做人情。

    在京城待了不到一个星期,主要jiù shì 带几个孩子出去玩。话说这些景点真心没什么意思,第一次看或许有新鲜感,但是看多了,还有毛意思?你看看京城那帮人,有几个人有事儿没事去爬长城的?

    “爸妈,我们要huí qù 了,张源他们就要开学,huí qù 先突击一下文化课,要不开学怕跟不上。”张健跟父母说道。

    “嗯,huí qù 别顾着玩,你俩婚期不是都定了吗,下个月我和你爸就去去冰城,看看老家那些亲戚能请的都请来。”张健妈说道。

    “诶,您做主。反正我保证您面子必须撑住。”张健汗颜一下。老妈那是dān xīn 他的婚事。而是又多了一个在乡亲父老面前炫耀的机会。

    这边有车送他们去火车站,高铁,一下午就能到冰城。

    回到冰城,张健赶快下车,深吸了几口气。md高铁上居然有个哥们这么不讲究,把鞋给脱了。

    回家住了一晚,张健就开车把江琪送huí qù ,马上小学就要开学。张源也跟着huí qù 了。见见父母,下次jiàn miàn 肯定要十一才行,他还从来没有离开父母这么久呢。

    临走前,张健jiāo dài 方芳,郑强就放他回家,和父母住几天,然后开学之后,每个周末都要过来。但是李跃鹏,该怎么练,还怎么练。这小子如果不老实,狠狠的打!

    这年月。师父比当爹的都狠。师父教给你的是本事,学不会,学不好,要砸师父招牌的。而且李跃鹏还是九个响头的亲传弟子,只要不打死打残,他父母都不能过问。

    在煤岗住了三天,张健就开车回来。难得的是张源居然还有些开心,想要早点脱离父母的唠叨。张健心里暗想,看来方芳下手还是轻,回头得告诉她,管张源的时候,要更狠才行!

    这小子jiù shì 一个皮猴子,一天不jiāo xùn ,就能上房揭瓦。

    张家之所以回来的这么着急,还有一个原因,那jiù shì 蜘蛛怪终于进化完毕,苏醒了。张健等这一天等了多长时间啊,尤其是还关着那几个狼人呢,需要jìn kuài 审问。

    “蜘蛛怪,你总算是苏醒了。怎么样,实力huī fù 的还不错吧?”张健偷偷进入灵葫空间问道。

    “还不错,huī fù 了一半zuǒ yòu ,比刚出来的时候强太多了。现在jiù shì 对上先天地级高手,我也能单对单放倒他,还不会受伤。”蜘蛛怪得意的说。

    “不错不错,那普通的先天高手,你能催眠了吗?”

    “可以试试,就算有反噬,我也应该能够承受。要是异能者或许有些困难,异能者毕竟精神力比武者要强一些。”蜘蛛怪kǎo lǜ 了一下,回答道。

    “那行,我们明天就回冰城,你帮我审问审问那几个狼人,一定要问出来,白志刚现在变成什么样子,在哪,叫什么名字。”

    回到冰城当天,张健就带着方芳他们去了仓库,那几个狼人这些天根本吃不饱,水也每天只有一点点,都已经快虚脱了。

    尤其是达蒙,被蜈蚣精下了毒,现在就跟个烂泥一样,躺在墙角,根本站不起来。看到张健进来,他有气无力的抬起头,然后又低下去,好像根本没看见一样。

    “达蒙,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把你知道的,都老老实实告诉我,否则一会儿我的手下来了,你变成白痴,可别怪我!”张健对达蒙说道。

    达蒙半天没有动静,张健二话不说转身出去。一会儿把那五个小狼人先搞定,最后在弄他。万一失败导致蜘蛛怪受伤反噬,也不会因此让另外五个狼人逃脱一劫。

    从第一个狼人,到第五个狼人,蜘蛛怪几乎都是弹动蛛网的瞬间就催眠成功。张健问什么,他们就回答什么。

    可惜这五个狼人居然都不知道白志刚的消息,只是知道有个家族的朋友在冰城,现在叫什么,在哪都不知道。

    张健没想到,达蒙居然连手下都瞒着,很小心啊。那么最后一个,jiù shì 达蒙了,如果乖乖的回答还好,否则~~~

    张健进来之后,达蒙眼神惊恐的看着一只nǎo dài 大的蜘蛛在墙角开始结网,这是什么品种,亚马逊狼蛛吗?

    忽然他听到yī zhèn 阵悦耳的声音,好像此时沐浴在月光之下一样。不对,自己在仓库里面,怎么可能有月光?

    达蒙感觉nǎo dài 开始变得昏沉,他努力地想要保持清醒,但是此时身上还有蜈蚣精的毒,他的思绪开始变得混乱。

    这绝对不正常,这是精神催眠!达蒙开始拼命挣扎,脑子里好像多了些什么东西,要让他臣服。他绝对不会同意,他是纯血狼人,是沃尔夫家族的骄傲,怎么可能臣服!

    张健看到达蒙的耳朵里开始往外流血,他失望的叹了口气。没想到zhè gè 达蒙居然这么难以催眠,虽然他没有给蜘蛛怪带去反噬,可惜却把自己的大脑给搅乱了。

    蜘蛛怪停止弹动蛛网,zhè gè 狼人统领,现在已经变成白痴,什么都问不出来了。

    蜘蛛怪有些不好意思的面对张健说道:“主人,我失败了,没想到他的抵抗意志这么强。宁愿去死,也不愿意臣服。”

    张健还能说什么呢,zhè gè 他也没想到啊。

    “算了,或许是老天不想让我那么快找到白志刚。不过不要紧,我们还有机会。”(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灵葫空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四奶sina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奶sinai并收藏灵葫空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