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健不屑的撇撇嘴,就这两下子,居然能忽悠到现在。要不是蜘蛛怪又被张健送回到郑蕾身边,刚才就能搞定他。

    不过没有蜘蛛怪,张健照样能给他一个shēn kè 的jiāo xùn ,也借此立威,告诫冰城那些同行,冰信地产的生意,不是谁都能插一脚的。

    第二天,果然曲主任又亲自带队过来,给冰信地产西城两个项目部同时下发了一份整改通知书,言明没有达到上面的要求,不准开工。

    张健接到韩志超电话的时候,刚刚练了一遍腿法。居然还真敢来,昨天狠话没吓到他啊,zhè gè 曲主任肯定是收了好处的,那就一起把他拿下。

    “曲主任,我们又jiàn miàn 了,这次来是有什么事儿啊?”张健在项目经理的办公室,看到正坐着喝茶的曲主任。

    “喏,这是整改通知书,他们不敢签,你签收一下吧。”曲主任把一份文件递到张健面前。

    “哦,那我看看,诶呀,怎么回事儿?”张健手刚拂过整改通知书,马上又触电一般的弹开,因为那份整改通知书已经着火了。

    曲主任也愣了一下,然后马上松手,往后退了一步。看到整改通知书在燃烧,他赶紧用脚狂踩,可惜还是烧了一半。

    zhè gè 张总给点着的?不可能啊,没看到他手里有打火机啊。那这通知书怎么就着了呢?这可怎么办,半份整改通知书,他们完全有理由拒收。自己要是huí qù 再弄一份,领导问起怎么说。前一份不小心烧了?

    “这通知书没了?老韩。老康。今天不放假,jì xù 干活吧。”张健回头冲着韩经理他们时候。

    项目经理愣了一下,然后fǎn yīng 过来,走出办公室,大声的跟其他项目部管理人员说:“这都几点了,还不赶紧干活,今天达不到计划进度,zhè gè 月的奖金都别想要了!”

    曲主任现在jiù shì 傻子。也明白肯定是张健搞的鬼。但是张健怎么搞的鬼,他没想明白。

    “老韩,送曲主任出大门,不是说我们工地文明施工不太好嘛,万一落下来一个饭盒扣在曲主任nǎo dài 上怎么办?”张健讥讽的斜眼看着曲主任。

    曲主任用手指着张健,气的浑身发抖。他带来的两个手下,从来就没遇上过这种情况,建筑公司还有敢跟他们建委顶牛的?

    曲主任离开的时候,张健在他身后放了句话:“这件事你掺和不起,再敢掺和。你zhè gè 位子就要换人了!”

    曲主任心头狂震,zhè gè 张健说话太狂了。但是他调查的冰信地产这两年崛起的速度,真是比垄断国企也差不多,资产两年翻了百倍,从两千万到二十亿,这的确不是他能招惹起的。

    “行了,告诉老康,正常施工就行,保证安全质量为先,工期耽误两天无所谓。我先走了,你在这儿盯一会儿。”张健拍拍韩志超的肩膀,然后开车离开。

    对于韩志超没让项目经理打这三个人一顿,张健有些遗憾。就算把他们打了,也是白打,张健保证他们绝对不敢告自己。把车停在路边,张健拿出魔镜。

    “魔镜魔镜,告诉我那个王林建在哪儿?”王林建jiù shì 那个王老板的名字,跟王首富名字很像,可惜能力差了不是一点半点。

    咦?刚被人从屋里赶出来,这是谁家啊?看着王林建走下楼,然后走出小区。张健看到小区牌子的时候,赶紧用手机上网查一下。

    我擦,居然是建设厅的家属院,这么说赶他出来的,很可能jiù shì 他那个当厅长的表叔啊。这小子果然跟别人没那么亲,碰壁了吧。

    既然如此,那张健就给他加把火,让他表叔亲自收拾他好了。

    “喂,石主任,我张健啊,hā hā哈,你好你好。”

    王林建刚刚从表叔的小区开车离开,这次一直不喜欢他的表婶也在家,就差指着他鼻子骂了,说绝对不会再帮他,说什么烂泥扶不上墙。

    擦,我这是烂泥扶不上墙吗?我这是不想劳累好不好。能随便就赚到的钱,干嘛要累死累活的找一帮人真正干。

    王林建的表叔也曾经想要帮衬他一下,随便动动嘴皮子,给他接两个工程就能让他一年衣食无忧。可惜王林建第一次去工地,就受够了,于是本来人员齐备的建筑公司,人就越来越少,他觉得用不上别人,就给开了嘛。

    现在那个公司彻底变成一个皮包公司,就连一份像样的标书都做不出来。不过那又怎样呢,靠着他表叔的牌子,他还不是混的有模有样的,天天吃香喝辣,跑车美女一个都没少。

    嘀铃铃铃~~

    “喂,表叔,什么,让我huí qù 一下。好好好,表叔,我这就huí qù 。”

    王林建正在想中午去哪吃饭,叫哪个朋友呢,结果表叔居然亲自给他打电话,让他中午回家吃饭,还是表叔好,有血缘guān xì jiù shì 不一样,虽然已经出了三代。

    王林建赶紧下车买了点水果,虽然表叔家不缺,但是这是态度问题。肯定是表婶跟表叔说自己来过,然后事儿她没答应,表叔过意不去。既然表说叫自己huí qù 吃饭,那肯定是答应帮忙了。

    冰信地产,张健,你的报应来了!

    王林建进屋之后,有些傻眼,他怎么也在?坐在沙发上跟表叔聊天的,不是张健是谁。还有旁边那位,好像也是跟表叔一样的气质。

    “林建呐,过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你是石贺石叔叔,你表叔我的老朋友,老同事。”

    “石叔叔好。”

    “zhè gè 就不用我介绍了吧,他说跟你是朋友,我才特意把你叫回家陪着喝杯酒。”

    “不用介绍了,昨晚我们还在一起吃饭来着呢,是不是王老板?”张健笑着问道。

    “啊,是是是,昨天晚上还是张总做东,我还说明天我做东回请张总呢。”王林建不是傻子,现在已经看出情况不对。

    王林建一顿饭吃的索然无味,甚至有些战战兢兢。生怕张健什么时候开口在表叔面前告他一状。在吃饭他们聊天的时候才知道,原来zhè gè 张健不是一般的大老板,是那种巨富啊,前几天居然捐了六个多亿。

    你妹的六个亿你都捐了,差我这点?不过以后肯定不能从冰信地产刮油了,否则都不用张健整他,表叔就能抽死他!(未完待续……)

    ps:  各位去给《大武珠》投个推荐票呗

章节目录

灵葫空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四奶sina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奶sinai并收藏灵葫空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