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来jiù shì 意气之争,并非生死仇恨,输赢也就那么回事儿。但是葫芦门四个人,对方一个人,难免有些想法。尤其是葫芦门还输了,本来他们都已经计划好,赢了之后怎么嘲讽zhè gè 罗永浩的,现在别人没嘲讽他们就算给面子了。

    “罗先生功夫不错啊,不如我们也切磋一下,十招为限。十招之后,我们掉头就走,不再麻烦罗先生,如何?”张健拦住想上前的妙手空空,他也jiù shì 轻功暗器比较厉害,但是这种密林中,他的暗器也必然受到极大影响。

    黑暗中传来罗永浩的声音:“可以,希望你说话算数。”

    张健直接出手,几步就冲到罗永浩身边。罗永浩zhǔn bèi 还是跟刚才一样,lì yòng对方看不清,绕着树走,然后趁机偷袭取胜。

    但是他发现,才三招,他就被牢牢的固定在原地。别说绕树,就算是想往旁边移动一下,必然会被对方踢上一脚。

    这是什么功夫,腿法这么快,根本不给他fǎn yīng 的时间,怎么躲?

    张健上来jiù shì 他新练成的如影随形腿,不过三招,就掌控住局面。然后一脚比一脚力量增大,在第七招的时候,狠狠的一脚将罗永浩踢飞出去。

    罗永浩的后背撞在树干上,落地之后踉跄两步,嘴角流出血迹。他眼中充满了骇然之色,zhè gè 人好大的力量,好快的动作。如果最后不是对方收了一下,他今天必然要死在这里。

    罗永浩在想,如果现在对方要求他加入门派。他能不答应吗?如果不答应。恐怕jiù shì 个死啊。哪知道对方并没有对他多说一句话。冷哼一声,转身就走。

    这种人就算是弄到葫芦门,对门派来说也不是什么好事儿,首先跟其他长老都不duì fù ,然后脾气古怪,这些都是张健不能容忍的。

    反正名单上还有三个人,不差他一个。等到下个月,先天丹先出炉。葫芦门那八个暗劲巅峰,怎么也能有一半突破成功吧?到时候一个冰城,这么多高手足够了,一人都可以镇守一个县。

    年底破境丹也会出炉,方芳晋级到玄级之后,配合她那剑法和刚柔阴阳剑,在玄级高手中,肯定也是顶尖的,葫芦门就算没有张健,也依然能站得住脚。

    只不过剩下的这三个人。只是普通的先天黄级高手,而且岁数也不小。张健开始觉得他们潜力已尽。不太想招揽呢,现在看来,随便弄一个凑数吧。

    四个人又从河间,坐火车赶往魔都。可惜他们来的不是时候,别人已经离开魔都,出去云游访友,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张健他们扑了个空,又开始瞄上下一个老者,在渝中。

    “请问邓老先生在家吗?”张健在一座三层独栋楼房面前喊道。

    倒不是说zhè gè 邓老先生过的多么奢华,而是这边的乡村,这种建筑多得是,多半都是自家盖的。二楼三楼住人,一楼当车库,甚至可以用来养家禽牲畜。

    “你们找我爷爷,他上山采药去了。”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走出来说道。

    张健看到zhè gè 小伙子,就皱了皱眉头。他都二十多了,那他爷爷肯定七十往上,就算招揽成功,又能为门派出多少力呢?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病倒,自己这边还要想尽bàn fǎ 医治,貌似很亏啊。

    “一般邓老先生进山采药,多久能回来?”张健问道。既然已经来了,还是看一看的好,说不定当年别人结婚早,要是不到六十,还是很有招揽的价值。

    “不知道,有时候三五天,有时候个把月。”

    擦,这弹性也太大了。张健心中暗暗吐槽,表面上还不能说出来。

    “那小xiōng dì ,等你爷爷回来,可否转告他一声,冰城葫芦门有意请他出山,如果有兴趣,可以给我们打电话,这是联系方式。”张健掏出一张自己的名片,递给小伙子。

    “哦~~你们是练武的吧?那就没必要留名片了,爷爷说了,这辈子也不会离开渝中,几位还是请回吧。”

    擦,这老头很倔啊,一辈子不走,这肯定是有什么事。不过别人既然发誓,那没bàn fǎ ,总不能逼迫别人打破誓言。如果这老头真的破誓,那葫芦门还真不想要。武者最重承诺,言而无信的人,在江湖上是很难立足的。

    第二位又失败了。还有最后一位,在岭南居住。

    四个人再次转道岭南,这次总算是见到了对方。而且看到这位之后,张健眼睛一亮。这位岁数倒也不太大,五十多岁,而且看起来精神非常好,正处于先天黄级巅峰,随时有可能突破玄级,非常值得招揽。

    “蔡先生,我们是冰城葫芦门的,我叫张健,是葫芦门的二护法。我们想请蔡先生出山,到葫芦门担任长老一职。”张健抱拳说道。

    “hā hā哈,张先生,不好意思,我们蔡家虽然到我这一辈,只有我一位先天,但是家中还是有许多好苗子,不想离开岭南。”

    “蔡先生,您的家人跟弟子都可以带到冰城,我们会妥善安排。而且我葫芦门功法秘籍众多,或许可以酌情传授一些给你家中晚辈。”张健jì xù 劝说。

    蔡先生摇摇头,说:“张先生,不只是他们,我这老头子,岁数也大了,不想离开这里。冰城太冷了,不适合我们这种岭南人。”

    “蔡先生,如果说我们葫芦门,或许能bāng zhù 你突破玄级呢?”张健抛出一枚重磅炸弹。不只是蔡先生,就连铁掌仙他们三位,也是感觉血液上涌。

    刚才张护法说什么,能bāng zhù zhè gè 姓蔡的突破玄级?这怎么可能,除非是天级高手内力灌输,或者是极品的破境丹,难道葫芦门能炼制出来破境丹?这里面只有妙手空空知道,但是他没跟其他人说,还装出跟他们一样惊讶的表情。

    蔡先生的眼睛亮了一下,然后又变得灰暗。他摆摆手说道:“你zhè gè 虽然对我很有诱惑,但是算了吧,我还是不想离开这里。再说没有你们的bāng zhù ,我也未必就不能进入玄级。”

    说这句话的时候,蔡先生充满了自信。也确实,现在他气血充盈,身体也非常健朗,要说水到渠成的突破,还真的非常有可能。

    最后一个人也没能招揽成功,名单上的人都走访遍了,张健只得带着三位高手,乘坐飞机返回冰城。(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灵葫空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四奶sina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奶sinai并收藏灵葫空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