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二十日,农历八月初七,宜祭祀,进人口。

    今天jiù shì 葫芦门选择的召开门派大典的日子,邀请了邻省同为武者门派的盟友白山宗前来观礼。

    白山宗宗主邓康义,亲自带着四位长老前来,并且zhǔn bèi 了一份丰厚的礼品,表面上的功夫,做到十足。

    “午时已到,开宗门祠堂!”

    因为没有hé shì 人选,张健作为掌门师兄,亲自担任主持人,主持这场宗门大典。

    所谓的宗门祠堂,不过jiù shì 在武馆的一个房间。里面放着一面牌位,上书葫芦门三个大字。这三个字是张健让蛇精写的,笔走龙蛇,透漏出一种古朴沧桑的气息。

    光是看到zhè gè 字,邓康义眼睛就眯了一下。这字上面似乎透漏着一股气势,让他也感觉到压抑,难道写这字的人,竟然是天级高手?

    “皇天在上,厚土在下,葫芦门二代门主刘方芳,代表葫芦门上下,今开山门,邀请四位同道加入我门派,担任护宗长老一职。请师父葫芦老祖保佑,请白山宗宗主邓康义见证。”

    “翟鹏宇。”

    “到。”

    “洪伟贤”

    “到。”

    “付山。”

    “到。”

    “李念辉。”

    “到。”

    “四位请上前一步,叩拜宗门牌匾。”

    四个人同时上前一步,双腿跪倒,恭恭敬敬给宗门牌匾叩了三个响头。从此他们jiù shì 葫芦门的人,与葫芦门荣辱与共。再加上有白山宗宗主做见证人。以后若是背叛宗门。必然受到所有武者所唾弃。

    “我翟鹏宇(洪伟贤)(付山)(李念辉)今天加入葫芦门。从此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同门如手足弟兄,必相敬相爱。凡敬我者,我亦敬之,助我者,我倍报之,祸我者,我必偿之。葫芦老祖在上。请门主刘方芳见证。”

    听到葫芦门这入门宣言,邓康义觉得有些刺耳。他本就对葫芦门有些想法,一直以来没能实现而已。现在发现葫芦门竟然这么快就成长起来,恐怕将来真的有可能跟白山宗分庭抗礼。

    幸好他提前在葫芦门埋了几颗钉子,将来必然能派上用场。等到他进入天级高手行列,jiù shì 葫芦门臣服之时。

    “翟鹏宇、洪伟贤、付山、李念辉为我葫芦门二代四象护宗长老,位列门主、两位护法之下。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请上香。”

    方芳嘴里说着,手中还拿着毛笔,在一本花名册上。写下四位的名字、wèi zhì 和入门时间。

    “刘金山……张源,你们十人入我葫芦门。为二代弟子,需谨记门规,忌同门相残……上香。”今天就连张源和李跃鹏都请假过来参加,张健让他们一起给拜入宗门。

    跟张源一辈的那九个人,jiù shì 葫芦门原本的八位暗劲巅峰高手加上前两天才刚刚突破的一位。最小的三十二,最大的四十九,而张源才十四岁而已。

    “李跃鹏……刘利刚,你等十人加入我葫芦门,为三代弟子,需尊进师长……上香。”

    这十个人,除了李跃鹏,其他九位jiù shì 那九个二代弟子的晚辈,他们每人可以保举一个人加入葫芦门。

    这加入葫芦门的花名册,和没有加入花名册,待遇可远远不同。加入花名册的,每年给的钱更多,想学的武功,只要门派有,只需付出一点点代价,甚至有的都不用付出任何代价,就能学习。但是不是宗门的人,就算是儿女也不能传授,否则废除武功,逐出门派。

    张健方芳他们都属于二代,所以真正的三代,才算是弟子。其中以李跃鹏为三代首席,当然,他们也都知道,李跃鹏jiù shì 张健的亲传弟子,将来说不定有机会成为门主继承人。

    接下来jiù shì 门主赐下武功秘籍,每位三代弟子,都可以选择一门武功学习,当然都不是最好的那种。最好的,除了李跃鹏,他们谁都接触不到。而李跃鹏早已经有张健传授,跟其他三代弟子一样,选择的都是只能说不错的武功秘籍。

    二代那十个人,选择的jiù shì 很好的武功秘籍,但是要说非常好,还算不上,就连张源选择的,也只是一门还算高深的掌法。

    邓康义眯着眼睛看到方芳拿出来这么多的武功秘籍,其中好多本,他也只是听过,并没有见过。

    或许其中的武功,他并看不上,但是不代表他宗门看不上。他身为宗主,学的自然都是宗门中顶尖的武功秘籍,但是那些普通弟子,可选择的武功秘籍就比较普通,甚至有些还不如葫芦门的。

    白山宗在武者门派中,怎么也是顶尖门派,葫芦门一个新兴门派,甚至没有他们白山宗支持,或许都发展不到现在zhè gè 局面,现在居然能拿出来比他们手中还好的秘籍给门下学习,他怎么能不妒忌?

    尤其是这次观礼,他还带来了不少礼品,其中他现在最满意的,jiù shì 蓝护法添加进去的两本武功秘籍。虽然不是大路货色,但是也不算很珍贵,白山宗大部分弟子都可以学习。

    现在送给葫芦门作为贺礼,相信他们等到明年他们白山宗召开武者集会的时候,葫芦门送的礼物肯定不会少了武功秘籍这一项。如此看来,这算是吃小亏,占大便宜啊。蓝护法果然有头脑,真不愧是自己最器重的帮手之一。

    zhè gè 仪式整整进行了将近两个小时,然后外面噼里啪啦开始响起鞭炮声。按说他们在市区,不是新年国庆,是不允许放炮的。但是门口早就有人等着,环卫什么的过来,马上过去迎接,该递红包递红包,该交罚款我们也不少交。

    这样一来,别人也就忍了。警告一下,按照最低档罚一点意思一下,然后责令他们马上清理干净就算过去了。

    一点钟的时候,大家乘坐车子,前往酒店聚餐。并没有在冰城最好最繁华的香格里拉大酒店,而是一家三星级酒店,这家酒店现在也属于葫芦门名下bsp;yè ,是孙康转给方芳的。

    “邓宗主,感谢你今天莅临。招呼有不周的地方,还望见谅。”方芳代表葫芦门说道。

    邓康义对这些到是没什么兴趣,但是当看到张健抱着两个大酒坛子走过来的时候,眼睛亮了一下。又是那种酒吧,能解丹毒,今天一定要多喝几杯!(未完待续……)

    ps:  恳请各位去《大武珠》推荐、收藏、点击

章节目录

灵葫空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四奶sina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奶sinai并收藏灵葫空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