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求速死(炮灰) 作者:云浮日

    分节阅读_3

    主角,求速死(炮灰) 作者:云浮日

    分节阅读_3

    看来他必须要快点找到那些药材赶回来,要不然天黑下来就难办了。虽然他有百度地图可以指路,但是谁知道现在这没有一点自然破坏的古代,晚上会出现什么东西。

    凌晗又在火堆里面加足了柴火,然后站起了身深吸了一口气,朝着门口跑了出去。

    “孩子,外面天就要黑了,你出去干什么?”大娘的声音从凌晗的身后传来。

    “我去采药,很快就会回来的。”凌晗头也不回的答道,冲入了绵绵的细雨中。

    “真是个好孩子啊,明明不认识那个孩子。”大娘心中对凌晗的印象顿时好的不得了,“希望他可以赶在天黑之前回来,天黑了一个孩子在外面可不怎么好啊。”大娘一脸担心的看了看阴沉沉的天空,说道。

    ※※※

    凌晗片刻也不敢耽搁的赶往每一个标注的地点,生怕不能赶在天黑前回破庙。

    采完最后一株药材赶回破庙的途中,他被冒出地表的树根绊了一下脚,狠狠地摔在了地上,手掌都被磨破了一大块皮。裤子上也沾满了湿润的泥土。

    但所幸他还是赶在天黑之前回到了破庙。

    凌晗气喘吁吁地一屁股坐在地上,手里紧裹着他采集来的药材,磨破了皮的手掌泛着一阵阵火辣辣的疼痛。凌晗到这时才有空看自己手上的伤势,被蹭破的掌心翻卷起了好大一块死皮,露出下面带着血丝的皮下组织。

    凌晗看着自己破了皮的手掌心许久,接着咬了咬牙伸手要扯掉那个要掉不掉的死皮,然后顿时痛的嘶了一声。

    “孩子,你受伤了?不要动,大娘给你拿剪刀剪掉它。”对凌晗印象很好的大娘从自己的包裹中拿出剪刀,小心翼翼的将凌晗掌心的那块死皮剪掉。

    “谢谢大娘。”在他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的肚子突然咕了一声,凌晗的脸顿时就红了。

    “大力,把我们带的烧饼拿一个过来!”大娘立刻就转过头冲着人群中的青年喊道。

    “娘!”青年不怎么情愿的应了一声,但是极为孝顺的他还是从自己怀中揣着的油纸包中拿出了一个烧饼递给了凌晗。

    “谢谢大娘和大哥!”果然这个世上还是有好人的!此时的凌晗怀着真心的感谢,他快速的擦了擦自己的手,接过那个烧饼放入了自己的怀中。

    “哎,乖孩子。”大娘伸手摸了摸凌晗的头顶,十分慈爱的看了他好一会儿,才随着自己的儿子坐回了自己原来的位置。

    ※※※

    凌晗就着破庙外面小水池洗干净了自己采来的药材,然后他看着自己手中干干净净的药材,又开始犯难了,药材是有了……可是要用什么东西熬呢?

    凌晗想了片刻,然后将自己的目光默默地投向了供台上面插着许多燃尽的根香,两个成年男子巴掌大小的圆形香炉——为了完成拯救主角的伟大任务,就决定是你了。

    作者有话要说:  凌晗:铜鼎,为了完成拯救主角的伟大任务,就决定是你了。

    小智:就决定是你了,皮卡丘!

    ☆、第四章

    凌晗动作迅速的拿下了供台上面的香炉,将里面的细沙全都倒尽,然后把香炉放到水池里面洗干净,期间不免会碰到他手上的伤口。凌晗强忍着冷水刺激伤口的感觉,将香炉洗了三四遍,又灌进半香炉多的水。然后拿起三根长长的木头,搓了几根稻草将它们绑成三菱锥的样子状架在火堆的上面。最后拿过浸的湿湿的七八根稻草拧成一根将香炉悬挂在了三菱锥的中间。

    做完这些以后,凌晗才擦了擦自己额头上冒出的热汗,然后将自己洗净放在一边的药材用手掰成几节,扔进了香炉里面。

    呼了一口气,凌晗盘腿坐到阎冷煌的身边,从自己的怀中取出烧饼,刚想一口咬下去,他想了想又将烧饼掰成两半,将另一半放进了自己的怀中。要不是要刷主角的好感度,他才不可能这么委屈自己。

    几大口就解决完了自己手中的半个烧饼,凌晗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唔,还是好饿……他现在倒羡慕起生病晕倒的主角了。凌晗看了看蜷缩在自己的身旁,脸蛋烧得红彤彤的主角,然后伸手捏了一下他肉肉的脸颊,感觉手感不错的又捏了好几下。

    在他要继续捏第十下的时候,阎冷煌的眼皮动了动,长长的睫毛动了动,似乎就要睁开的样子,凌晗立刻就收回了自己的手。

    但是阎冷煌只是动了一下,就没有任何动静了。

    凌晗却不敢再捏了,他开始专心的看着自己面前的香炉,不知过了多久,里面的水终于沸腾了起来,整个破庙里面顿时开始飘荡起浓郁的药香味。等着香炉里面的药沸腾了一会儿,凌晗站起身,小心翼翼的解开绑在三根木头架子上面的稻草绳,将香炉拿了下来放在了一边。

    等到香炉不怎么烫之后,凌晗才半抱起阎冷煌,用手轻轻地拍着他的脸,“快醒醒,起来喝药了!”

    ※※※

    阎冷煌只觉得自己的意识浮浮沉沉的,浑身烫的他想要呻/吟出声,但是身体就像是压了一块重重的石头,怎么都动不了。

    然后他又觉得自己的整个人轻飘飘起来,好像整个灵魂都要挣脱这沉重的身体而去。

    他是不是就快要死了?不,他还不想死——他还没有报仇,没有向那些人面兽心的豺狼报仇,怎么可以死在这里?

    就在这时,他迷迷糊糊的听到了一个声音,那个声音虽然听上去很是迷蒙,但是好听极了。这一道声音就像是突破云层的一缕阳光照射在阎冷煌混沌的意识里面,阎冷煌的意识渐渐地清晰起来,他动了动手指,睁开了眼睛。

    出现在他面前的那张脸明显是不久之前盯着他看的那个人。和他一样还没有长开的脸,脏兮兮的脸上,那双黑亮的大眼睛尤其的引人注目,透彻的就像是一汪春水。

    “醒了就好。”黑亮的大眼睛弯了起来,“来,喝药了。喝了药你的病就会好了。”

    阎冷煌目光木然的看着眼前的凌晗,为什么这个人要帮他?他们并不认识,而且之前他对他的态度也称不上友善。小孩抿起了唇角,然后微转过头,露出一副拒绝的样子。

    他为什么要对自己好?难道是看到了自己衣服里面的那块玉佩吗?

    小孩抓紧了自己的手,那块玉佩是他爹娘留给他的唯一的东西,也是他们阎家的传家之宝。但是真的想要那块玉佩的话,他之前烧得那么严重,什么都不知道,估计早就被拿走了吧?那眼前这个人就更没有必要对自己好了。

    连相处了多年的亲姑父都能够为了他们的家的家产而对他们全家人痛下杀手,而眼前这个人连人都不认识他,他不相信这个世上还有这样的好人。

    想到自己的家人,小孩虽然极力忍耐,但是眼眶还是顿时就红了一圈。

    凌晗看着阎冷煌转过了脸,连一声都没有吭,顿时就觉得自己的热脸贴上了冷屁股,脸上的笑容顿时就僵了一下,但是看到阎冷煌微微颤抖的身体,还有自己偶然间窥到的小孩泛红的眼角,他的心一下子就软了下来。

    如果是他刚不久遭遇了自己亲人的背叛,导致自己家破人亡,他应该也会像阎冷煌一样,对靠近自己的人表达出排斥的心理,不可能相信那个无缘无故对自己好的人。

    凌晗正想要再接再厉劝小孩喝药,大娘的声音就传了过来,“孩子,你就喝了那碗药吧,为了给你煮这碗药,他费了不少的心思,连手都摔破了一层皮。”

    阎冷煌的耳朵动了动,过了好一会儿他才转回了头,琥珀色的眼瞳眨也不眨的看着依旧带着温和的笑意看着他的凌晗,声音有些冷硬,“你……你受伤了?”眼睛往着凌晗半抱着自己的手伤瞟了瞟,小孩抿着嘴唇,从凌晗的怀中挣脱出来,端坐在地上。然后用自己的手捧起凌晗的手,翻开他的掌心,注视了凌晗那只破了皮泛红的手掌心许久,抓着凌晗的手的两只小手不由自主的收紧了半分。

    凌晗的脑中顿时就响起了“叮”的一声,凌晗不动色的在脑海中翻看起来,果然发现那个好感度动了,虽然只有可怜的3,但是至少这算是一个明显的突破口了。

    看着终于变动了的好感度,凌晗立刻像是打了鸡血一样,想要乘胜而上,再刷刷主角的好感度。

    “我没事,你快点喝药吧,再不喝药就凉了。”凌晗将自己的手从小孩的手中抽出来,捧起放在一边的香炉,放到阎冷煌的手里,“现在温度刚刚好。”期间他故意让自己那只受伤的手心碰到了香炉,顿时就“嘶”了一声。

    但是阎冷煌只是皱着眉头小心的从他的手中拿过香炉,好感度却并没有被刷新。

    阎冷煌捧着香炉,仰着小头颅,只在喝进口的时候动作顿了一下,之后就一口气将香炉中的药给喝完了。药真的好苦……每次生病的时候,娘总是会在喝药之后给他一颗甜甜的糖或者是梅子。但是现在娘不在了,他也不能够再对谁撒娇,哄许久才不情不愿的喝下药。他现在能靠的只有自己,只有喝了药,他的病才能好,他才能够让自己好好活下来。

    凌晗看着阎冷煌一口灌下那一香炉的药,感觉自己的口中都苦了起来,这次他没有想着要刷好感度,而是自觉地从自己的怀中拿出那一半烧饼递给阎冷煌,“吃吧。”

    阎冷煌看了他一眼,没有再拒绝,从他的手中接过那半边烧饼,就低下头狼吞虎咽的将烧饼塞进自己的嘴巴里面。这一路上他身上没有带钱,都是跟着这一群人中的一些人,在山间挖一些可以吃的野菜还有一些草根填饱肚子。昨天好不容易在一个隐蔽的地方发现了一颗奇怪的果树,上面仅仅就只结了三颗果子,他没几下就吃完了。那种果子带着他从没有尝过的甜香味道,似乎那种奇异的香味到现在都还留在他的口中。

    但是无论果子有多好吃,都不填肚子,而今天吃的这个烧饼,算是他这一个月来次吃上的粮食。

    阎冷煌吞咽下最后一口烧饼,因为吃的太快,喉咙被卡住了,旁边适时的递过来用香炉装着的清水。

    阎冷煌接过清水,喝下一口将自己喉咙口的烧饼咽下去以后,他将自己琥珀色的眼瞳转向凌晗,“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你就和我弟弟的年龄一样大,他不久前生病……。”凌晗没有说下去,几个月前他的弟弟是生了一场大病,幸好发现的早,并不严重,才没有对他的身体造成什么损伤。他想起自己的家人,脸上不由得带上了一丝的想念。

    阎冷煌冷着脸抓住了凌晗的手,凌晗的脑中又是“叮”的一声,这次居然增加了10的好感度。

    凌晗不由得有些发愣,回想了自己所说的话,然后瞬间有些无语,虽然他是想要阎冷煌误会自己的弟弟不在人世了,可以消除他的一些警惕。

    但是难道是因为同病相怜的原因,所以好感度才给的特别多吗?

    ☆、第五章

    喝了药,阎冷煌又在火堆旁边睡了一晚,第二天起来,病一下子就好了七七八八。

    倒是凌晗为了保持火堆最合适的温度,怕它半夜熄灭了又让阎冷煌着凉,几乎一夜没睡,和大病初愈以后面色红润的阎冷煌对比,倒像是他在生病一样。

    阎冷煌心里不说,但是看着凌晗一脸明显的倦色,因为被至亲之人害的家破人亡而变得冷硬,变得对他人都不轻易相信的心,似乎被什么轻轻撞了一下。

    凌晗刚刚把自己的手背放到阎冷煌的额头上测试温度,就听到自己的心里又“叮”了一声,凌晗心下一阵暗喜,但是面上还是不动声色的将放在阎冷煌额上的手收回来,放在自己的额头上对比了一下,然后露出了真心的微笑,“果然吃了药是好的,你的病差不多好了。”

    将自己的手放下后,凌晗开始查看自己脑中的好感度进度条,上面果然又增加了5。

    阎冷煌没有出声,只是看了凌晗一眼,又过了好一会儿,他才仰着自己小小的头颅面无表情的问凌晗:“你昨晚都没睡,现在要睡一会儿吗?”

    凌晗也确实是困了,他没有推辞,合着衣服在阎冷煌的身旁睡了过去。这是他在这个世界睡得觉。没有熟悉的家的味道,旁边也全都是陌生的环境和陌生的人,但是躺在还是小孩子的主角身边,他却感到,原本刚刚被投入这个世界时有些无措的心情顿时安定了下来。

    或许是因为这个孩子是他回去的唯一的希望,只要紧抓着这

    分节阅读_3

    分节阅读_3

章节目录

主角,求速死(炮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云浮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浮日并收藏主角,求速死(炮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