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求速死(炮灰) 作者:云浮日

    分节阅读_4

    主角,求速死(炮灰) 作者:云浮日

    分节阅读_4

    个希望,终有一天,他会回到他的世界。

    ※※※

    凌晗是被饿醒的。他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就看到破庙外面的天空又暗沉了下来,这次倒不是因为下雨,而是天色已经暗下来了。

    身前的火堆的火变得有点小了,凌晗迷蒙的环顾了一下四周,神思顿时就清醒了过来,破庙里面就只剩下了他一个人!凌晗脸色惨白的站起身,仔细的检查了四周都没有发现阎冷煌的身影。凌晗的额角顿时就冒出了一层冷汗,早知道他就不该睡的,就算是不睡他也要跟紧主角!

    现在他该怎么办?凌晗突然想起他还有百度地图这个金手指,正想要调出自己脑中的地图,就看到一个小小的身影从破庙的门口跨了进来,正是他刚刚苦寻不着的阎冷煌。

    “你、你没走?!”凌晗眼神一亮,连说话都有些结巴起来,更是神情激动的上前一把抱住了阎冷煌。

    阎冷煌绷着一张小脸,被凌晗抱了一个满怀。

    凌晗比阎冷煌高一个头,他张开手紧紧抱住阎冷煌,刚刚好就让阎冷煌的脸埋到了他的胸口。

    阎冷煌感到自己的心头又是一暖,但是他口头上却说:“你怕我跑掉了吗?我们阎家人对于救命恩人都是以恩报恩,不会对恩人不告而别的。”同样的,对于仇人,也绝对是睚眦必报!

    “你和我弟弟一样的年龄一样大,你这么小,要是出去出了事怎么办?而且你也和我一样,在这里都没有亲人,我们刚好可以做个伴,我年龄比你大,你可以把我当成你的哥哥。”凌晗其实心中还是有点怕阎冷煌会不告而别,毕竟这是他唯一的希望了,他说什么都不会放走阎冷煌的。

    阎冷煌的耳朵有些渐渐地变红了,“我不会走的。”他不动声色的推开凌晗,然后示意凌晗看自己手上拿的东西,“我刚刚出去采了一些野果……还有那个大娘还给我们留了一张烧饼。”他说着又从自己的怀里掏出了被体温捂得已经有些温热的烧饼。

    凌晗看着阎冷煌,心中顿时有些羞愧,觉得自己还不如一个小孩子。他是真真切切的在为自己做事,而他仅仅只是为了让自己回家的目的才接近他。

    因此在阎冷煌将目光投向他的时候,他不由得转过了目光,然后轻咳了一声,“对了,其他人呢?”

    “他们都已经去了滢城了,我们明天一早就进城。”

    ※※※

    吃了饭后,凌晗将自己身上脏脏的衣服脱下来,然后示意阎冷煌也将他的衣服脱下来,接着就就着破庙前面的水池将两人的衣服洗净,期间又不免让他还没有愈合的手掌上的伤口受到了刺激。

    凌晗皱着眉头忍着痛,将两件衣服慢慢拧干,一回头就看到阎冷煌赤着光溜溜的上半身,胖嘟嘟的小脸端着一副严肃的样子,一双眼睛眨都不眨的看着他,那双琥珀色的眼瞳在月光下面就像是一坛还未酿好的上好酒液,带着这个年龄的孩子所没有的深沉。

    凌晗不由得看呆了一下,然后走过去摸了摸阎冷煌的头,“站在这里干什么,小心着凉。”

    阎冷煌没有吭声,虽然下意识的要躲开凌晗的手,但是最后他还是忍住了,任由凌晗在他的头上摸了两把,之后才随着凌晗一起走到火堆旁边坐下。

    凌晗忙活了一阵在火堆上面架起一个小木架,将自己和阎冷煌的衣服都挂了上去。

    阎冷煌环着自己小腿看着凌晗在破庙里面里面走来走去,等到凌晗终于坐到他的身边,他抬起脸,突然说道,“阎冷煌,父母……双亡。”说到父母的时候,他的声音明显的颤了一下。

    “凌晗,我的亲人也都不在这个世界上。”这也并不是撒谎,除了他,他的家人亲人的确都没有在这个世界上。

    两个人都心情莫名低落了一阵,没有再说话。

    直到穿上被烘干的衣服睡觉的时候也没有缓过来,两个人都过了许久才慢慢的睡了过去。

    ※※※

    第二天天一亮,两个人就一同上路了。

    顺着离破庙不远的小道一直走,大约两个时辰后,就可以看到以青砖砌成的滢城的城墙。高约三米的城门上方的石头牌匾上刻上的“滢城”两字的字迹都有些残缺了,下方守着城门的两个守卫也并不注意来往的行人,各自靠在自己那边的城墙边上,抱着手睡得昏天暗地。

    凌晗在路上走的时候,无聊翻看了一下自己的好感度进度条,居然发现好感度的进度条又延长了10!他根本就不知道这些好感值是从哪里来的,凌晗根本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有听到“叮”的一声。这莫名得到的10的好感度,简直就像是捡来的一样。

    凌晗早晨起来还有些低落的心情顿时就因为这10的好感度阴云转晴,走进城门的时候脚步也欢快了许多,就在他刚刚跨过城门的时候,他的脑海中响起了提醒音:

    目标:进入玥城,扮演小乞丐,和主角一起被王府管家收养。

    提示:必须在三个月之内。

    怎么又是三个月?凌晗一脸纠结的翻出自己脑海中的百度地图,上面在提醒音响了之后,就浮现出了玥城的标志,离现在两人所处的滢城,还有好一段的距离。

    并且上面还明显的标示出了路线,还有所需要走的时间,居然步行需要一个半月才能到。除了步行,两个人明显也没有能力和财力买其他的代步工具。

    ☆、第六章

    姬焱坐在一把展开的巨大的黑色铁扇上,长及腰部的头发只用发簪松松的束在脑后,额前披散下来的长发遮住了他一半的脸颊,只露出另一半显露着漫不经心的表情,眼睛半眯的面容。

    他身着清虚派门下一众弟子统一的淡蓝色衣袍,腰间则坠着一个乾坤袋和一只青碧色的玉葫芦。

    姬焱在半空中打了一个哈气,然后从腰间拿起那只玉葫芦,用手指勾起葫芦口的活塞,仰头朝自己的口中灌入一口葫芦中倒出的清液,慵懒的眼眸中顿时露出一抹满意的神色,“好酒!”说罢,他又仰起头喝了一口酒,似是回味一般的眯了眯眼眸,之后才满意的收起玉葫芦,以手半支着脸颊,从清虚派主峰的上空飞过。

    铁扇又飞了一会儿,上面突地流光一闪,直直的坠向主峰正中的一个院子里。

    扇尾在快要撞到地面的时候快速的向上一勾,飞旋了半圈后停在了离地面半米高的空中不动了。

    姬焱不慌不忙的从铁扇上走下来,然后白皙修长的手指轻轻一勾,那柄铁扇就快速缩小飞入了他的手中。

    姬焱随意的将那把扇子往自己的怀里一塞,就推开面前的门走了进去。

    门后是一个很大的空间,房间的两边对称着各自摆放着五把椅子,每两把椅子中间都摆放着一个高高的茶几,而正对着房门的房间尽头则摆着一张雕花梨木太师椅。

    一个头发花白的身影背对着姬焱站在太师椅前,背着手不知道在看什么。

    姬焱慢慢走到离那个身影三步远的地方,朝着他一鞠手,“师傅。”

    头发花白的身影似乎这才意识到有人来了,转过身朝着姬焱点了点头,“你来了。”

    姬焱在他回应之后,就立刻收回手,随意找了一张椅子坐下,“师傅,你急着召唤徒儿来有何要事?我好不容易才从云崎师叔那边讨来了上好的清酒,正准备在洞府里面好好地痛饮一番呢。”

    面对着姬焱的枯瘦老者眉角微微抽了一下,却没有对姬焱如此不尊师重道的行为露出什么不满来,藏在花白胡子下面的嘴唇动了动,“南方的慕容家出了一个单灵根火属性的直系子孙,希望可以让他入到我们清虚派的门下修炼。前几日我刚刚收到慕容族长的灵鹤传书,因此准备叫你去把他接过来。”

    慕容家世代都和清虚派交好,是一个修仙氏族,而每一代慕容弟子只要资质合格,就会被送到清虚派潜心修炼,以修成大道。

    “单灵根?”姬焱脸上漫不经心的表情顿时一变,那只半眯着的眼睛也惊诧的张开,那张原本看上去平淡无奇,仅仅只称得上是清秀的面庞顿时就被终于露出全貌的杏仁状眼眸衬得明丽起来。

    单灵根弟子向来就是各个门派竞相争夺的对象,不要说是单灵根,就算是属性相长的双灵根,也是不可多得的修真奇才。

    “不错,此子名叫慕容铮,今年刚刚满十一岁,是慕容族长的嫡孙。”枯瘦老者抚了几把自己胸前的胡须,笑眯眯的说道。

    “徒儿一定会把他好好地带回来。”姬焱站起身,不再是吊不啷当的样子,而是慎重的说道。他明白一个单灵根的弟子对于一个门派来说是多么的重要,而且近百年来,整个苍南大陆被发现的单灵根的苗子连十个都没有。而其中三个都在苍南大派点苍派门下,他们清虚派不过属于修真门派中二流的中上水平,但是如果有了一个单灵根的弟子,那他们的门派就可能一跃成为二流中的大门派。

    这个弟子对于他们门派来说,意义着实非凡,姬焱再不拘,也不会拿自己一个门派的利益作玩笑对待。

    似乎是对于姬焱的态度十分的满意,枯瘦老者又抚着自己的胡须,笑着点了点头,“那如此,一切就拜托你了。”

    “是。”

    ※※※

    另一边,凌晗将放在自己脑海中的意识收回来,站在原地露出一丝苦恼的表情。阎冷煌见凌晗站在原地不动,也绷着一张小脸,面无表情的站在凌晗的身旁。

    反正要扮乞丐,那就干脆直接从现在开始扮起好了!虽然说骗人不好,但是他们现在身上也的确连一文钱都没有,而且也根本不会有人聘请两个这么小的孩子去工作吧?总不能什么都不做,活活饿死在路上吧?

    凌晗在心中纠结了片刻,便觉得索性豁出去算了,反正这个世界上又没有人认识他。打定主意,他将阎冷煌拉到一旁没有人的角落里面,然后将两只手放在阎冷煌的肩膀上,由上到下俯视阎冷煌的眼睛,“你想不想吃热腾腾的包子?”

    阎冷煌疑惑的看了他一眼,停顿了片刻以后,点了点头。

    “想不想吃香喷喷的烧饼?”

    阎冷煌又点了点头。

    “想不想穿干干净净的衣服?”

    阎冷煌继续点了点头。

    “想不想睡软绵绵的床铺?”

    阎冷煌快速的点了点头。

    “很好,那我们就出发吧!”

    出发?阎冷煌小脸猛地一变,听着凌晗说了这么多对于他们来说不可能的事情,难道他是想要当掉他脖子上的祖传玉佩吗?

    阎冷煌冷着脸甩开凌晗紧抓着他的手,小手握住自己胸前被藏在衣服下面的玉佩,警惕的向后退了几步,琥珀色的眼瞳顿时像狼一样的看着凌晗,似乎只要凌晗有什么动作就要扑上去撕咬他一样。

    “你怎么了?”凌晗对于阎冷煌一瞬间的转变有点反应不过来,他就像是又竖起防备的小狼,朝着他亮出了稚嫩的爪子。

    “虽然你有可能接受不了去扮乞丐,但是我们现在身上都没有钱,只有这个办法能够挣到钱了。挣到钱以后我们就可以去玥城,那边比起滢城来说富裕了许多。说不定我们两个可以被哪个有钱人收留,赚钱养活自己呢。”

    “你不是想要当掉我的玉佩吗?”阎冷煌琥珀色的眼眸依旧有些紧张的看着凌晗,手指紧紧地抓着自己衣服下面的玉佩,娇嫩的手掌心都因为握得太紧,被坚硬的玉佩勒出了两道红痕。

    “那个应该是你爹娘留给你唯一的东西,我绝对不会让你把它当掉的。”而且这块玉佩也是主角的一个宝贝,只要阎冷煌不小心划破了手将血滴在上面,就可以发现这块玉佩是一个戒子空间,并且滴血认主以后,谁都不可能从主角身边抢走它。

    不得不说阎冷煌果真是主角光环罩体,身边随便什么东西都有可能是秘宝之类的,金手指开的简直就是要逆天。就算他想要赚钱,也不能把主角的金手指给卖出去啊,少了任何一样东西,都可能被判定为篡改剧情,他不可能冒这样的险。

    ☆、第七章(后半部分为更新)

    听到凌晗的话,阎冷煌这才放松了身体,琥珀色的眼瞳带着歉意看向凌晗,“是我误会你了。”

    凌晗明白阎冷煌这个时候还没有完全的信任自己,好感度28的进度还在那里挂着呢。自己现在对于主角来说,大概只不过是

    分节阅读_4

    分节阅读_4

章节目录

主角,求速死(炮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云浮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浮日并收藏主角,求速死(炮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