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求速死(炮灰) 作者:云浮日

    分节阅读_20

    主角,求速死(炮灰) 作者:云浮日

    分节阅读_20

    空,“我难道真的就一点都比不上他吗?”他在脑海中回想起自己母亲扑在自己病床前的样子,面色变得有些苍白起来。

    接着他又将自己脑中的情景换成自己以前怎么刷游戏boss都刷不过去的时候,再将游戏boss的脸努力想成是阎冷煌的样子。一想到阎冷煌,凌晗的心情瞬间失落了一点,但是凌晗快速的将这股失落用当时想要摔电脑的心情掩盖过去了,他有些咬牙切齿的说道:“我和他一同进的清虚派,这些年来,我却处处都不如他,每个人都在夸奖他的天资,说我是靠着他才进的清虚派!我不甘心,这么多年靠着他的给我的增进修为的东西,我也只刚刚跨进炼气二层……”

    李骏听到眼前的少年靠着阎冷煌的施舍,居然过了三年也还只有练气二层,他的心中顿时就对他充满了鄙夷。同时,他也终于想起了眼前少年的名字——凌晗,其实在阎冷煌和凌晗说话的时候,他就已经猜到了凌晗的身份,只是一直没有想起他的名字而已。对于基本上属于废物范畴的人的名字,他不认为自己有什么需要记在心里的。

    不过现在他倒觉得自己眼前的这个少年有点意思了,看着自己面前少年眼中所冒出的明显的愤恨,似乎还夹杂着嫉恨的眼神,李骏的眼中不由闪过一丝狡诈的神色,阎冷煌不是十分重视凌晗吗?如果他先在这一次的门内大比上狠狠地打击阎冷煌,再利用凌晗,让阎冷煌再受一次重创……李骏转动了几下自己手中的玉扇,唇角不由得微微勾起了一抹不甚明显的得意的笑容。

    他要看看,到时候阎冷煌还怎么嚣张下去!

    李骏转了一下自己手中的玉扇,说道:“阎冷煌也不过是依仗着他变异单灵根的天分,才让自己的修为上升的这么快,如果他和你是一样的五灵根,他可能还没有你上升的快呢。他不过是凭借着自己的天分,还可怜你一样的施舍给你让你增进修为的东西,唉,这实在是……”李骏用扇子拍了拍自己的手掌,好像是在为可怜惋惜凌晗一样。

    如果是真的嫉恨阎冷煌的炮灰,听到这句话以后,肯定心中对于阎冷煌的肯定会越发的愤恨,不满也会越发的深刻。但是从他现在的角度听来,只觉得李骏的这些话都十分的虚假,似乎是在为他说话,但是语气中那暗含着的对于他的鄙夷,仔细听还是能够听得出来的。

    凌晗立刻微低了头掩去自己眼中对于自己眼前的人一闪而过的厌恶。

    ※※※

    李骏明里暗里的带有技巧的刺激了凌晗一番,直到眼前的少年被他的话语骗的团团转以后,又和凌晗称兄道弟了一番,他才收回了手。原本他当然是不屑和这种人拉关系的,不过为了对付阎冷煌,他也不介意先虚假的应付自己眼前多的这个人一番,等到对付完阎冷煌以后,这个人还是该回哪去回哪去,而且也甚至可以将陷害阎冷煌的事情全都推脱到他的身上,简直就是一举数得。

    李骏心中越发的得意,看了一眼站在自己面前容貌俊秀的少年,说道:“现在天色这么晚了,送你们回青鸾峰的传送阵也已经关闭了。不如就由我送凌弟回去吧。”

    凌晗努力挤出一丝惊喜的表情,朝着李骏一鞠手,“那就麻烦李兄了。”

    “应该的。”李骏摆了摆手,将挂在自己腰间的白玉做的短萧朝着空中一抛,只见那柄在半空中轻吟了一声,接着上面一阵流光闪过,原本只有一指半长的短萧在空中迅速的拉长变大。

    李骏拉过凌晗的手将他带到自己的飞行法器上,在凌晗坐好之后,就御着自己脚下的萧朝着青鸾峰飞去。

    在李骏载着凌晗飞远之后,在他们原本站的地方的远处,慢慢的显露出了一个人的身影。

    阎冷煌面色沉沉的站在原地看着李骏和凌晗远去的方向,想到刚刚李骏拉着凌晗的手的画面,他的目光就不由得变冷了几分。

    他身上贴着敛气符,要是他一召出小舟,法力的波动虽然不会引起凌晗的注意,但是在他身旁的李骏就说不准了,毕竟他虽然修为比他低,但也是达到了八层靠近九层的水准,相差也并不是很大。

    阎冷煌虽然想要追上去,但是出于警惕,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

    ※※※

    其实阎冷煌从比赛场地出来以后,就找了一个没人的地方,往自己的身上贴了敛气符,然后凭借着对于凌晗身上灵气的感知,快速的就找到了凌晗的位置。

    凌晗在那里坐了多久,他就站在一旁看了多久,直到凌晗站起来走向那个竹林。阎冷煌明显的注意到,凌晗是每走一段路就会停下来似乎是休息片刻,然后向四周看看又继续朝前走去。

    在眼界中出现了李骏的身影之后,阎冷煌眼中顿时浮现出无法掩盖的疑惑,这一次,就像是上次瞒过他去见娄雪雁一样,时间掐的简直就像是刚刚好,几乎没出什么差错。简直就像是凌晗先前就知道他们会出现在这个地方,然后找过去的一样。一次可以说成是巧合,但是两次的话,根本就无法再用巧合来解释了。

    听到后面凌晗对于他的一些偏见一样的话语,阎冷煌也并不觉得这是凌晗的真心话,因为他本人并没有听出凌晗对于他厌恶的感情。

    那究竟是为什么,凌晗会做出这样种种的举动?阎冷煌站在原地思索了许久,依旧还是找不出头绪,但是他也不可能去询问凌晗,这种事情,凌晗也绝对不可能告诉他。

    阎冷煌想起凌晗从比赛场地出来以后坐在那张椅子上面,脸上露出的夹杂着郁郁不乐和后悔的表情,那时他几乎要忍不住伸手摸上凌晗的脸,但是他还是硬生生的忍住了这股冲动。

    不过现在他可以确定,凌晗的确是有什么事情瞒着他了。

    但就是这种让他琢磨不定的事情,才让他心中越发有些慌乱。

    阎冷煌站在原地抿了抿唇,放在袖子中的手掌握拳慢慢收紧,不管是怎么样,就算凌晗是真的像今天他故意一般表现出的那样厌恶他,他也不可能对凌晗放手。对于失去亲人的他来说,凌晗已经成为了他现在的全部。没有人,也没有任何事物,能从他的手中夺走凌晗,即使是天道也不行!

    阎冷煌又在原地站了好一会儿,才转身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

    因为天所有的人都参加了比赛,因此门内大比在第二天的时候都会停赛一天,然后让所有没有在场比赛被淘汰的参赛者抽签安排比赛对手,当然在比赛人数为奇数的时候,是会出现可以不用参加一场比赛就直接晋级的情况的。

    这一次的情况恰好就是这样,阎冷煌看着自己手中空白的纸条,将他交给记录数据的管事之后,他就准备回到自己的房间休整,昨天的时候他消耗了太多的灵气,用两天的时间,应该可以恢复七八十。

    ※※※

    凌晗第二天躺在床上直到日上三竿了才睁开眼睛,今天是休赛抽签准备对赛的时候。他知道阎冷煌抽到了空签。想到阎冷煌因为为自己挡下了那么多的攻击而所受的伤,他心里松了一口气。感谢小说中的这个情节,让阎冷煌至少有了回转的时间,并且之后的几场比赛,阎冷煌所对上的弟子的修为也远远地比不上他,这样到和李骏对赛的时候,阎冷煌应该可以恢复他最好的状态了。

    后几场阎冷煌和其他弟子的对赛他是不准备去的,不仅仅是因为书中的炮灰在场比赛的时候觉得自己在娄雪雁的面前丢了脸面,因此心中惴惴而不敢去看比赛的这个情节的需要,也是因为他在那天对阎冷煌放了狠话之后,不敢这么快就去看阎冷煌的脸,他需要一个缓冲期,才能够再次摆正自己的心态面对阎冷煌。

    再下一次见面,他们就并不是朋友了。

    凌晗心中一闷,坐在床上用手抹了几把脸,然后又向后一仰躺了下去,只感觉全身都很无力,不想起来穿衣裤,他在床上变了几个姿势,闭上眼睛脑袋放空,迷迷糊糊的又睡了过去。

    直到肚子空荡荡的被饿醒,凌晗在床上又赖了许久,最后不得不起床穿衣。

    他不像阎冷煌那样还有人给他送饭,自己动手去拿才能将肚子填饱。

    虽然他没有去看阎冷煌的比赛,但是小说中的情节他却是翻了几遍,这几场比赛明显不是重头戏,作者只用了几段短短的篇幅就涵盖过去了。即使是这样,凌晗还是翻来覆去的看了好几遍,就像是自己在看他在比赛一样。

    就这样过了十几天,凌晗终于等到了阎冷煌和李骏对赛的日子。

    ☆、第三十三章

    凌晗一早就起床洗漱,吃过饭以后,他就坐在桌边等待李骏的到来。

    李骏这个人有着极强的自尊心和自信心,依仗着他从家中老祖赏赐的法宝,他对于今天可以战胜阎冷煌有着极大的信心,并且他又想要凌晗对于他的实力更加的信任,因此便决定要让凌晗去看他和阎冷煌的这一战。在今天打败阎冷煌之后,他还准备许诺凌晗种种好处,让凌晗可以彻底的为自己所用。

    很快,房门外面就传来了李骏的声音,“凌弟,你在吗?”他一边说一边走到房门外面,用指节敲了几下房门。

    “在。”凌晗说着站起身打开房门,然后朝着李骏微掬了掬手,“李兄。”

    两人稍稍寒暄了一会儿,李骏便说道:“今日是我和阎冷煌的比赛,想要邀请凌弟你去观赛。我知道凌弟你的心中十分的嫉恨阎冷煌,我刚好手中有着可以战胜阎冷煌的法宝,到时候凌弟观赛的也好消消这几年来所受的闷气。”李骏的话并没有说完全,但是其中得意的意味,凌晗可以很清楚的听出来。

    凌晗适时地露出了一副又惊诧又惊喜的表情,“那我自然是要去看看的。”看看你最后到底会败得多么惨烈。

    凌晗又恭维了李骏几句,然后随着他坐到他的短萧上,朝着龙腾峰飞越而去。

    ※※※

    李骏和阎冷煌的比赛时今天的第二场,凌晗和李骏赶到龙腾峰的时候,场比赛刚刚开始。

    两个穿着清虚派主峰弟子服饰的青年相对面着礼节性的对对方掬了掬手,然后左边那个就快速的从自己的怀中抽出一张纸符,口中呢喃了几句就将纸符扔向对面的青年,这一切的动作都在一瞬之间做完了,纸符在飘荡到对面脸庞微圆弟子的半途中就化为了一片盘龙一般的火焰,朝着圆脸的弟子吞噬而去。

    圆脸的弟子面色一变,向后退了几步,随即手中扔出一件物事,在空中快速的变大,成为了一个防盾,火龙扑在巨大的防盾上面,立刻就四处炸开,化为了一片绚丽的火花。

    两个人对战了许久都不分胜负,看着是左边那个弟子占了上风,那个圆脸的弟子一直都在防御那个身材消瘦的弟子的攻击。但是到最后的时候,圆脸弟子眼中的眸光突地一闪,只见那个身材消瘦的弟子身后的地面无声无息的破开了一个大洞,一条翠绿色的碗口粗的藤蔓破地而出,等那个身材消瘦的弟子反应过来自己背后的突袭已经来不及了。藤蔓已经将他的全身都捆绑了起来,大力的让他动一下都困难。

    确认那名身材消瘦的弟子的确没有半点反抗之力了之后,“当当当”的钟声又响了起来,娄道生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我宣布,这一次比赛的优胜者是林晋。”

    圆脸的弟子脸上顿时就露出了喜悦的表情,手轻轻一摆,那截粗长的藤蔓就放下了被绑成粽子的身材消瘦的弟子。身材消瘦的弟子虽然面上十分的失落,但还是朝着圆脸的弟子掬了掬手,才下了台。

    过了一会儿,站在凌晗身旁的李骏的乾坤袋中就亮起了一团白光,接着他身形一闪就出现在了台上,与他同时出现在台上的是面色一片沉静的阎冷煌。

    阎冷煌一上台之后,先是朝着凌晗所站的地方望了一眼,然后才将自己的目光放在李俊的身上。

    李骏因为阎冷煌眼的明显的忽视他,后来看向自己的目光不像是将自己当成可以势均力敌的敌人,而像是只是上来过个场的,顿时心中又憋了一顿闷气。但是一想到他刚刚眼看的凌晗其实早就在心里嫉恨他以后,他心中又觉得自己已经胜了阎冷煌一筹。等到一会儿他将阎冷煌打的毫无招架之力,阎冷煌这张冷冰冰的脸不知道会露出什么表情来。

    李骏心中冷笑了两声,面上却没显露出来,按照礼节朝着阎冷煌一掬手,然后手中的玉扇转动了几圈一下子展开,他拿着扇子朝着阎冷煌一挥,一道道夹杂着火气的月弯形的风刃在空中划出一道道残影向着阎冷煌砍去,空气都被这风刃中夹杂的火气灼烧的似乎有些扭曲了。

    分节阅读_20

    分节阅读_20

章节目录

主角,求速死(炮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云浮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浮日并收藏主角,求速死(炮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