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求速死(炮灰) 作者:云浮日

    分节阅读_29

    主角,求速死(炮灰) 作者:云浮日

    分节阅读_29

    ,根本不会有人怀疑到他的头上。

    绝谷谷口聚集的人越来越多,到了快要开启绝谷禁制的时候,修士就基本上不再增多了,凌晗扫视了一圈,就发现人数明显的少了许多。这些修士即使还活着,也赶不上绝谷开放了,也和已经死掉了差不多,毕竟没有一次开放绝谷的时候,可以在绝谷中见到上次未能从绝谷中出来的修士。

    绝谷的谷口终于再次开启,这次开启的时间比进入绝谷的时间多了一炷香,所有的人都出了绝谷片刻后,原本裂开了一道巨大的半圆形缺口的屏障才快速的愈合而上,没有了半点痕迹。

    凌晗和李骏一同坐上师门中一位师叔的可以乘坐上百人的飞行法器,快速的朝着清虚派的方向越去。

    此次清虚派来到绝谷的弟子快有三百人,但是现在一眼扫过去,却是连两百都不到了。大多数没有再出现的都是修为比较差的弟子,像是凌晗只有炼气四层却还完好无损的活下来的根本没有。

    对于凌晗,清虚派中的人大多都是没有什么好印象的,他先是靠着阎冷煌以最斑驳的五灵根留在了门派中,然后似乎和阎冷煌不和,又搭上了李骏,可以说是靠着阎冷煌和李骏,他才能够有现在炼气四层的修为。因此坐在飞行法器上的弟子,即使坐在凌晗的旁边,也没有意向和他交谈。

    看到李骏一脸温和的和凌晗说着话,所有的弟子都不由得替李骏不值。明明是一个大修真世家的公子,却没有一点的架子,又没有嫌弃凌晗的这样低下的修为,还这样温和的对待凌晗。一干弟子对于李骏的评价顿时又高了许多。

    因为绝谷离得清虚派比较远,即使乘坐着上品的飞行法器,也是飞行了快半个月,才到了清虚派的护山大阵前。

    在一众人全都进了清虚派之后,过了许久,阎冷煌才出现在了护山大阵前,因为那位师叔的修为比他高上许多,他并不敢离得太近,都是远远地缀着,和那位师叔保持着绝对安全的距离。

    阎冷煌在地上站定,然后拿出一块玉牌。到了筑基期以后,出入门派就随意的多了,每个步入筑基期的弟子都会被分发一块这样的玉牌,毕竟门派中的资源虽然很充足,满足炼气期弟子到筑基期的需求是没有问题的,但是到了筑基期以后,依旧还是将所有的时间都局限于门派里面,不到外面寻找机遇,这样的弟子是在修行的路途上走不远的。

    阎冷煌回到门派里面不久以后,娄道生就给了他这块玉牌。这倒是让他这次跟踪凌晗方便了不少。

    阎冷煌在护山大阵打开一个刚好容纳一人的破口之后,迅速的收回玉牌,闪身进了里面。然后回到了自己的洞府里面,将基本上没有什么物件摆放着的洞府好好地收拾了一番,然后将芥子空间里面的炼丹炉取出,手中也拿上了那本丹书。

    阎冷煌翻到自己早就已经做好标记的那一页,上面记载着如何炼制散灵果解药的丹方,阎冷煌将配制方法火候等等都仔细的看了几遍,然后将要用到的药草全都在地上铺开,其实这件丹方最重要的就是散灵果的伴生草,其余的都只是起到辅助作用,都是一些很常见的灵草,之前阎冷煌就已经必过凌晗,从灵草园的管事那边领到了许多。

    最后阎冷煌将除了种植在芥子空间里面的那株伴生草之外的全都拿了出来,和散灵果不同,散灵果只要在一处落根,那这附近就不会有任何和它同属性的灵草出现,不要说少些年份的散灵果,连其他的灵草都很少。但是它的伴生草不同,几乎都是三四株三四株出现的。

    靠着白离,阎冷煌又在绝谷中寻到了两处长着散灵果伴生草的地方,现在他的手中除了种下的那株,还有十株。幸好因为伴生草的这种特性,即使他练废了几炉都没有问题。而空间中的伴生草也被他用灵池中间的灵液催熟结果,又长出了一小片,因此他完全不用担心费丹的问题。

    阎冷煌将所要用到的东西都摆在自己的身边以后,拿出了一堆火属性的木材,将炼丹炉热了起来。

    在忽明忽暗的火焰烫染下由玉白色变成橙红色的丹炉映着阎冷煌的脸明明灭灭,阎冷煌谨慎的按照着丹方中的步骤,用灵力引起一株灵草,抛入了炼丹炉中。

    从现在开始,直到炼出解药为止,他都不会离开他的洞府。

    过了三天三夜,阎冷煌终于炼制出了一瓶丹药,其中因为他炼丹术的不熟练已经报废了两炉,炼制出一瓶之后,阎冷煌又趁着手热又熟练地炼制出了一瓶,有了两瓶以后,他就不再继续炼制,那些药材还剩下三分之一,都被他全部收进了芥子空间的那间竹屋里面。

    ※※※

    “凌弟,一切都全都拜托给你了。”李骏伏过身,伸手似是十分信任拍了拍凌晗的肩膀。

    凌晗极力忍耐,才没有避开李骏的手,“李大哥,这件事就交给我吧,我现在就给阎冷煌送传音符过去,希望他真的可以看在我这个故友的面子上,赏脸来这里一趟。”其实在回到清虚派的第二天,李骏就下山拿到了那个定制好的茶壶。而今天阎冷煌才刚刚出关,他就迫不及待额找上了自己,原本对于李骏的虚假就不太感冒的凌晗此时的心中越发的厌恶起他来,只是他面上还不能表露出来,还只能笑着答应他。

    在李骏的话说完之后,凌晗的脑中就传来了“叮叮叮”的响声,凌晗并没有理会,只见他从乾坤袋中拿出一张传音符,对着它说了几句话,接着将它向着半空中一抛。

    直到看到黄色的传音符消失在房间中,李俊才站起身,朝着凌晗微微一笑,“那我就先走了,凌弟,一定要将好消息带给我。”李骏说完,就走出了凌晗的房间,并且还转身帮他关上了房门。

    凌晗在原地站了片刻,才转身走向自己的茶桌,在茶桌的边沿放着李骏刚刚带来的茶壶,这个茶壶的外表看和普通的茶壶并没有什么区别,但是他的内部却分成了两个部分,并且有活动的暗门。

    他将桌上自己原本的茶壶收入自己的乾坤袋中,然后将散灵果磨成的药粉倒入了少量到茶壶的上半部分,只用沸好的灵水轻轻一冲,原本嫩红色的粉末就混入了茶水中,原本一点点的甜香味也被放入里面的茶叶冲泡出来的汁水掩盖住了。

    等阎冷煌推开房门的时候,茶的温度就变得刚刚好可以入口。

    ☆、第四十五章

    凌晗坐在椅子上,看着紧闭着的房门,突然有些紧张起来,这是他在这个世界的最后一天,等到他被阎冷煌杀死以后,他就可以离开这里,回到自己的身体里面,但是就在这最后的时刻,他又有些莫名的犹豫起来。

    凌晗低下身体,摸了一下自己插到靴子里面的冰冷的短剑,心才平静下来,这是最后一次了,都已经走到了这里,也由不得他回头了。

    凌晗看着房门被阎冷煌推开,顿时就将自己脸上的表情收敛了下去,“坐,我们都有七年没有见了。”

    阎冷煌沉默的看了凌晗一眼,并没有说话,只是琥珀色的眼瞳中飞快的闪过一丝不甚明了的神光,然后坐到凌晗的对面。坐下以后,他的眼睛就一眨也不眨的看着对面正想要伸手拿过茶壶的凌晗。

    凌晗被阎冷煌的目光盯得动作不由得有些僵硬,这种感觉,让他有就像是被一只极富有攻击性的猛兽盯着的错觉。没想到只是七年不见,感觉自己面前的人就完全的变了一个样子,虽然七年前他也有时候会觉得阎冷煌很有攻击性,但是从来没有一次像现在这样猛烈。

    不过幸好只是片刻,阎冷煌就挪开了自己的目光。凌晗心下不由得松了一口气,但是却有一种莫名的不安的感觉。

    “一直都没有机会见到你,恭喜你晋入了筑基期。”凌晗笑着将那杯茶放到阎冷煌的面前,然后调转暗格,给自己也倒了一杯茶。

    阎冷煌伸手拿起茶杯,看到凌晗坐在对面,那双黑黝黝的眼瞳盯着他的动作,在他看过去的时候,就立刻低下头去啜饮自己手中的茶之后。他目光沉沉的看着自己手中的茶杯,然后没有半丝犹豫的一仰头将茶杯里面的茶一口全喝了下去。

    等等……这个剧情好像有些不对啊!

    凌晗呆愣着看着阎冷煌将一整杯茶都喝了下去,在他拿过茶壶又想给自己倒一杯的时候,凌晗忍不住伸手按住了阎冷煌的手。

    在看到阎冷煌朝他看来的琥珀色眼瞳的时候,凌晗心下顿时叫了一声糟,他究竟在干什么?

    凌晗刚想要抽手,就被阎冷煌一把抓住了,他惊诧的看向阎冷煌,后者深邃的俊美脸庞上没有一丝的表情,原本琥珀色的眼瞳已经变了暗金色,但在他按住他的手的时候,微微地荡了一下,“为什么要阻止我?这个不就是你的目的吗,小晗。”

    凌晗感到阎冷煌在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握住他的手的手掌又收紧了。

    凌晗的思绪顿时有些混乱起来,他不明白,为什么接下来的剧情这样诡异的转了一个弯,而且……阎冷煌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今天要发生的这些,他都已经知道了?

    凌晗有些呆愣的看着阎冷煌的脸越来越近,直到被吻住嘴唇,凌晗才一下子惊醒过来,但是还没等他后退,他的头部就被阎冷煌伸手固定住了。微张的嘴唇也被阎冷煌的唇舌攻占进去,淡淡的茶香混合着灼热的唇舌,一下子席卷了他的口腔。

    “唔。”凌晗感觉自己的浑身都开始有些发软,原本是被突然被阎冷煌热吻住所以呆住了,现在是被原本给阎冷煌喝的那茶中的散灵果发挥了效用,凌晗觉得自己的四肢都没有了力气,凭着不知何时出现在他的身旁的阎冷煌搂着他腰部的手,他才没有滑落到地上。

    虽然他放的散灵果的份额很少,虽然他的修为很低,但就像这样被阎冷煌吻住,现在全身都开始发软,为什么阎冷煌却像是一点事情都没有?

    更让他想不通的是,为什么现在阎冷煌会这样吻住他,而且……抵在他腹部上面一些的那个部位慢慢的变得灼热起来,现在更是已经硬硬的抵住了他。凌晗的面色顿时变得有些奇怪起来,他如果到现在都还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那他就太迟钝了!

    他明明都是基本上按着剧情走的,而且剧情的发展轨迹也没有变,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小晗,你是我的,无论怎样,你都别想离开我。”阎冷煌轻缀了凌晗的嘴唇几下,将凌晗一把抱起来,走向门口,在他看向房门的时候,房门顿时就无风自开。

    阎冷煌横抱着凌晗,走了出去,然后召出飞行法器,将凌晗抱了上去。

    ※※※

    凌晗无力的被阎冷煌压在他洞府里面的石床上,身上的衣物早就被扔到了地上,白皙的身体上布满了浅浅淡淡的吻痕,一双蜜色的大掌搂住他细韧的腰肢,将他翻了一个身,又密密的覆了上去。凌晗原本混沌的意识变得更加的迷蒙不堪,又被烙烧饼一样的翻来覆去的做了好几次,才昏沉的陷入了黑暗之中。

    凌晗只觉得自己在黑暗之中昏昏沉沉的漂浮了许久,远处突然传来了熟悉的嬉笑声,他抬头看去,就看到他的弟弟笑嘻嘻的背着手站在那里,声音清脆的叫了他一声哥哥。

    凌晗微微地笑了一下,正想走过去,他的弟弟却朝着他摇了摇手,示意他看向他自己的身后。

    凌晗疑惑的转过头,只见他的身后站着一个比他高了一个头多的男人,他穿着一身的古装,颀长的身形可以直接去做模特。长长的黑发系成一束披散在他的脑后,额头上只落下几缕额发,一张脸更是刀刻一般的深邃,那双琥珀色的眼瞳深深地看着他,带着他无法看懂的情绪,凌晗退了一步,却马上就被那个男人抓住了手臂,然后被他紧紧地抱进了怀里。

    紧的几乎让他呼吸不过来。

    他转过头,原本站在远处的他的弟弟的身影不知何时不见了踪影,四周越来越暗,只剩下他和这个抱着他的男人。凌晗想要挣脱这个男人,却怎么都挣不开他的怀抱,甚至动都不动不了一下。

    凌晗一惊之下,终于醒了过来,一睁开眼睛,就看到和自己梦中别无二样的俊美脸庞。阎冷煌的一只手紧紧的抱着他的腰肢,另一只手则按着他的脊背,将他牢牢地锁在自己的怀里,力气有大的吓人,怪不得他动不了一下,还做了那样诡异的梦。

    他和阎冷煌的身上只盖着一层薄被,但他清楚的感觉到自己和阎冷煌被下的身体什么都没有穿,而阎冷煌的一条腿还挤入了他的两腿之间。

    身后的那处虽然感觉还是怪怪的,但并没有什么其他的东西……昨晚他被做晕过去以后,阎冷煌肯定是为他清理了身体,否则他的身体不会这

    分节阅读_29

    分节阅读_29

章节目录

主角,求速死(炮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云浮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浮日并收藏主角,求速死(炮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