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求速死(炮灰) 作者:云浮日

    分节阅读_30

    主角,求速死(炮灰) 作者:云浮日

    分节阅读_30

    么的清爽。

    凌晗有些别扭的抿了抿唇,他从来不知道,原来阎冷煌对于他的感情,居然是这样,但是他一直都以为阎冷煌对于自己的只是兄弟之情。明明书中他喜欢的是娄雪雁,在这里早在他对于娄雪雁不假辞色的时候,自己就应该发现这个问题的,但是他依旧还以为这里的故事会按照原著中的情节发展。

    不过就算发现了这个,他也猜不到阎冷煌居然喜欢的会是自己。

    昨晚明明他都已经说了不要了,却还是被按着强行侵犯,那种从身体内部蔓延而上的颤栗感,直到现在都似乎还停留在他的体内。

    因为之前他其实从一开始就骗了阎冷煌,现在又想要利用阎冷煌的手让自己回去现代,被发现以后他居然只感到了心虚,连现在这样被强行拥抱以后,他也无法让自己恨阎冷煌。但是一想到自己现在只能留在这里,再想到自己病床前面的妈妈,凌晗不由得感到了一阵绝望,自己这样没有办法回去,当时还不如就那样死了,不会让妈妈再为自己伤心那么久的时间。

    凌晗看着阎冷煌在自己的面前赤果的胸膛,还是忍不住一口狠狠地咬了上去,自己为什么要对眼前这个人付出感情,就是因为付出了感情才会有所保留,束手束脚的结果就是让剧情发展到现在这种不可收拾的地步。眼前的景色越来越迷糊,在嘴里感到血腥味的同时,他还是忍不住放松了力道。

    但是闷在口中的哽咽声再也制止不住,凌晗趴在阎冷煌的胸口上大哭起来。

    阎冷煌在凌晗咬住自己的时候就已经醒了,他还故意撤去了覆在身体上的灵力,否则凭着凌晗的力气,根本就不可能在他的胸口上留下伤口。

    听到凌晗的哭声,阎冷煌心中顿时一痛。

    但是就算是这样,他也不后悔留凌晗下来,没有了凌晗,他也不会再想活下去。

    凌晗感到放在自己的腰上的手动了动,将自己又搂紧了一点,另一只则放到了他的头顶,将他的头重重的按入自己的胸膛,“小晗,我不后悔自己做的事情,你如果恨我,就继续咬吧。”

    凌晗伸出虚软的手臂,一边哭一边重重的推了阎冷煌一下。

    他现在是有些生气,但现在既然这样已经成为了既定的事实,他就算恨阎冷煌也没有什么用,更别提他根本就没有这个心思。刚刚的想法也只是埋怨眼前的这个现状,但是他现在是真的还不想要和阎冷煌说话。不仅是因为阎冷煌在这最后的一步破坏了剧情,还有他昨天那样对他。

    而心中翻涌的也不仅仅是不能回家的空落落的感觉,还有被自己一直都认为是弟弟的男人抱了的羞耻感。

    ※※※

    来个白离和耀夜的小剧场补足字数_(:3」∠)_

    这是在两只还没有化为人形的时候。

    此时刚刚是晨光微曦的时候,草地上还沾染着未来得及散去的夜露,一大片的草地都有些湿漉漉的。

    一个只比两个巴掌大上一些的毛线球一样的白团子从微微拱起的草坡的上面咕噜噜的滚了下来,然后四肢摊开趴在下面,金色的大眼中明显的有水雾弥漫。

    一个黑色的小脑袋在上面探头探脑了好一会,用梅花状的小爪子捂着眼睛没敢看小白团滚下去的样子,然后它踩了踩草地,还是颠颠的跑了下去。接着用爪子小心的戳了戳小白团滚得毛发微乱的头顶。

    小白团鼓起脸颊,哼哼了一声转过头去,继续泪眼汪汪。

    辉夜在小白团的身边踏了踏爪子,碧色的大眼睛狡黠的转了转,然后就冲着小白团嗷呜叫了几声,意思是以后再也不会把它当成毛线球玩了。

    小白团长长的耳朵动了动,小爪子动了动,好一会才转过头,金色的大眼明晃晃的映着三个大字:真的吗?

    辉夜又嗷呜的叫了几声,然后低下头蹭了蹭小白团的头,小白团眯着眼睛,也蹭了蹭辉夜。

    然后两只瞬间又和好如初,在草地上嬉戏玩耍了起来。

    到底以后辉夜还有没有将小白团团成一团玩,那就只有天知道了……

    ☆、第四十六章

    凌晗再次醒过来,只觉得自己的眼睑都肿肿的,最后的记忆就是自己在阎冷煌的怀中哭累了就又睡了过去。他从阎冷煌的石床上面半坐起来,腰部顿时就传来了酸痛的感觉。凌晗皱了一下眉头,朝着四周看了看,立刻就看到自己的乾坤袋被放在了床头,他从乾坤袋里拿出一套干净的衣服穿上,然后才走下了床。

    阎冷煌开辟的洞府就像是他以前住的房间一样,除了必要的东西,什么多余的物件都没有,干净极了。

    凌晗感到有些口渴,就走到桌边倒了一杯茶喝下。酸软的腰部已经不支持他再走太多的路,他在桌边坐下,忍不住揉了一下自己的腰,然后抱着一丝侥幸将意识沉入自己的脑海。脑中的任务栏和百度地图的选框都变成了艳红色,怎么都点不开了,但是下面奇异的又出现了一个奇怪的选框。

    “故事发展轨迹已经改变,是否联系创/世神?”

    下面是两个选项:【是】【否】

    已经过去了十年多的时间,凌晗回想起那个自己看不清面目的男的,记忆是更加的模糊了,他只记得那个男人长得异常的高大,并且看不清面目……再联系这个选框,难道那时候他见到的,是创/世神?

    凌晗迟疑了一下,还是选择了【是】

    凌晗只觉得自己的眼前一晃,面前的世界就变成了白茫茫的一片。

    远处都是一团团的白光,一道高大的身影从白光之中显现了出来,他身穿着一件纯白的长袍,袖口处用细细的金丝勾勒出繁复的花纹。脚上也踩着一双纯白色细金边的短靴子,慢慢的从远处走了过来。

    他的脸隐藏在白光之中,根本看不清楚,如果硬要细看,只能被白光照的两眼发黑,凌晗次见到这个不知身份的人的时候就这么干过,现在他对于他的脸没有了半点的兴趣。他现在最关心的就只有一件事情,等那人走到他的面前,他就忍不住问道:“我还能够回到自己的身体里面吗?”

    那人停顿了一下,带着威压的低沉的男音这才说道:“很抱歉,不能。原本在这本书中结束的时间,就是你回到身体里面的最佳契机,现在你的身体已经完全的死掉了……我很抱歉。”

    凌晗居然在此时感到了自己有些如释重负,至少妈妈不用再面对着他的身体伤心了,这样就足够了。

    那人又沉默了一会儿,说道:“虽然回不到你自己的身体了,但是你还是有可能回到你母亲所处的那个时空。你还是可以再次见到你的家人。”

    凌晗猛地抬起头,几乎想要伸手抓住站在他面前的人的衣袖,“我要怎么做才能够见到他们?”

    “在这个世界,达到大乘期的修为,就能够拥有撕裂空间的能力,可以在各个空间任意穿梭。如果你愿意,我会将你现在的身体的资质改变,以后的一切都要靠你自己了。这个路程可能会很漫长,很艰辛,你还愿意选择这一条路吗?”

    凌晗尽力抑制住自己激动地心情,但是声音还是有些颤抖,“我愿意选择这一条路。”原本他以为自己再也没有希望再见到自己的家人,现在给他的这个选择就算是只有一丝的希望,他也不会放弃。

    那人似乎是赞赏一般的笑了一下,然后手中浮现出一层的金色迷雾,等到迷雾退去以后,他的手中就出现了两件东西,一枚古朴的戒指,还有一个手掌高的牛奶杯。“这枚戒指,也算是我赠送给你的,而这杯子里的东西,你喝下以后,原本的灵根就会慢慢地改变。我能在这个世界做的改变也只能限制在这么多,以后的一切都还是要看你自己。”那人说完,手轻轻一抬,那两样东西就飘飘悠悠的飞到了凌晗的手中。

    等到凌晗手接到这两样东西以后,那个高大的身影就逐渐消失在了白茫茫的亮光之中。

    凌晗感觉自己的眼前一阵模糊,就变回了阎冷煌洞府里面的样子。他低头看向自己的手,只见自己的手中紧紧地握着一个瓷白色的牛奶杯,里面盛着满满一杯乳白色的液体,看上去十分的粘稠,比酸奶还要浓稠了许多。握着杯子把手的地方也咯得厉害,凌晗将牛奶杯放在桌子上,摊开手掌,就看到自己的手掌中心静静地躺着一枚乌黑的,雕刻着木兰花的古朴戒指。

    凌晗将戒指戴到自己的左手的中指上,在凌晗戴上戒指的同时,戒指的表面就闪了一下,然后就像是长在了凌晗手指上的肉里,怎么都拔不出来了。

    凌晗弄好戒指,这才将自己的目光放在了桌面上的牛奶杯的上面,牛奶杯的杯沿还配着一把勺子,凌晗原本是想直接将杯子里面的东西全都喝掉的。但是无论他怎么倾倒,里面的液体就是流不出来,就像是全部黏在了那里一样。

    凌晗不得不拿起杯子边配着的勺子,舀了一勺送进自己的嘴里,一股香甜的味道顿时就在口中弥漫开来,在喝下这口以后,原本酸痛的腰部也顿时没有了感觉,凌晗终于不用侧着身体坐在椅子上,他坐直身体,将勺子再次探向牛奶杯,但是却怎么都舀不出来里面的液体了。

    就在他纳闷的时候,忽然就觉得自己的身体内部涌起了一股几乎要烧灼他全身的灼热的感觉,瞬间就席卷了他的全身,就像是在身体的内部灼烤着一把火焰,凌晗下意识的快速的坐倒在地面上摆开打坐的姿势,按照炼气诀的修行法门,将自己身体中的灵气运行的方向顺着特定的道路顺着经脉运行灌入气海,又从气海导出,反复循环之下,那种难以忍受的感觉顿时就减轻了许多。

    凌晗面上的表情也顿时就平缓了下来,静心沉入了修炼的无知无觉的境界中。

    不知过了多久,凌晗才睁开了眼睛,他感觉自己的身体轻盈了一些,没有了以前的滞重感。

    体内的灵气也纯净了许多,原本在他的气海中都是混杂的五色灵气,现在感觉似乎木灵气多了些许,难道是那些斑驳的灵气都转化为了木灵气?

    既然给他这两样东西的创/世神这么说了,那看现在的情况,他以后的很有可能会变成木系单灵根。不过依照这种缓慢的速度和那不知何时才能够吃完的牛奶杯中的东西,他可能要花费很多的时间,但是对于这种结果,他已经很满足了。

    凌晗坐在原地默默沉思了片刻,这才看到不知何时阎冷煌站在了自己的面前。他眼神带着一丝的小心翼翼,见他看向他,他立刻拿起桌子上面放着的牛奶杯,故意挑起话题一般的问道:“这是什么?”

    凌晗偏过头,没有理他。得知自己还有机会回家以后,他原本沉重的心情顿时就好了起来,但是依旧还是在生阎冷煌的气。

    凌晗像是没有看见阎冷煌一样的站起身,一把夺过阎冷煌手中的牛奶杯,捧在自己的手里,然后走到床边继续坐下,用手擦了擦阎冷煌握过的地方,然后将牛奶杯收进自己的乾坤袋中。原本他还想试一下自己手上的戒指又没有储物功能,但是现在他并不想做太多的动作。

    阎冷煌微微苦笑了一下,在对凌晗做了那样的事情以后,他就已经猜到了这样的后果,但是他只能做这样的选择。阎冷煌在原地站了片刻,还是走向凌晗坐的地方,刚刚坐在凌晗的对面。凌晗就憋气一般的看了他一眼,然后脱掉鞋子,躺倒床上,干脆的露给他一个背部。

    躺了许久,自己的身后没有一点的动静,并不是阎冷煌离开了,凌晗可以感觉得到,他就一直坐在那里,沉默的看着他的背部,他终究还是忍不住心软了,“这个月都不准和我说话,也不准再碰我。”然后他继续侧躺着,原本紧绷着的背部曲线却逐渐的放松了下来。

    阎冷煌心中一动,不敢置信的看向凌晗的方向,原本他以为自己永远都不可能会被凌晗原谅,但是现在凌晗的这个反应,自己是被接受了吗?他想要开口询问,但是又因为凌晗之前所说的话,他只能将自己心中的疑问默默地咽了下去。原本他就不是什么多话的人,一个月不说话对他来说,也并不算太难。

    阎冷煌转头看了一眼自己放在桌子上的饭菜,沉思了片刻,然后从自己的乾坤袋中拿出一张空白的符纸,在上面快速的写了几个字,然后在上面注入一点的灵气,符纸就飘飘悠悠的荡到了凌晗的面前。

    凌晗看着在自己面前飘飘荡荡的闪着金光的符纸,上面只写着两个字:“吃饭。”

    凌晗:“……”

    ☆、第四十七章br

    分节阅读_30

    分节阅读_30

章节目录

主角,求速死(炮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云浮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浮日并收藏主角,求速死(炮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