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辣文男主的妹妹怎么破? 作者:歪歪得正

    分卷阅读142

    穿成辣文男主的妹妹怎么破? 作者:歪歪得正

    限地拖延婚期吗?

    真的太天真了!

    他只不过是看不得她太难过才随口答应的。

    “婚期真的由我决定?!”她需要再次确认。

    “我是说真的,不是开玩笑。”

    “这样子啊”顾予浅还是有点犹豫。

    这会不会是缓兵之计?

    “我个人是比较希望马上结”

    “订婚我们先订婚,结婚迟点再说。”顾予浅来不及深思就听见男人说要结婚,慌乱中打断男人接下来的话,也答应了和费云帆订婚。

    “哎呀!”订婚或是结婚,对象都是费云帆。她这不是甩不掉他了吗?

    “既然我们都要订婚了,该准备的我会让人准备。可是买个未来岳父、岳母的礼物就得你我两人提前去选了。”

    “现在就去?”顾予浅试探地问道。

    “现在就去。最近有一间新开的旗袍店,我想带你去定制几套。”

    “好吧!”聊胜于无,总好过被困在家里。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费先生的眼光真好,顾小姐穿上这旗袍真的很好看,大方又不失俏丽。”旗袍店里的销售员卖力地讨好费云帆和顾予浅,当然她也没说假话。

    眼前这位顾小姐把旗袍穿出了独有的韵味。

    “把这件、这件,还有刚才那几件都包起来,还有我之前订的的那件也一起包起来。”费云帆大方地把订货单的黑卡一起交给销售员。

    “好的,费先生。谢谢,费先生。”销售员双手颤抖地接过男人手里的订货单和黑卡,心里早已笑开了花。

    哇!这张单她可是可以抽好些佣金啊!

    她这次赚大发了!

    销售员很快把所有衣物包裹好,放进一个精美的的袋子,然后交到费云帆手上。

    “我饿了!”顾予浅看向费云帆,完全无力去阻止男人擅自买衣的决定。

    既然他的钱太多,她就勉为其难帮他花一花!

    ρO18丶℃0m

    吃完午餐后,费云帆带顾予浅逛了几个好玩的地方。

    本来心情郁闷的顾予浅也因为费云帆的特意讨好而变得明朗起来。

    在两人逛完巴黎铁塔正准备要上车时,费云帆突然扑倒她。

    “嗖嗖。噗!”

    “哼。”男人突然倒在她的身上。

    枪声!神色轻松的顾予浅抱紧身上的男人,左手触碰到肩膀时,是湿成一片的。

    “费云帆,你流血了!”顾予浅整颗心提了起来,不由她多想,她连忙使用自己的力量把两人圈在一个人类看不到的光圈里。

    “你没事就好。”费云帆艰难地弯起嘴角,即便他疼得满额头是汗还是尽力安抚怀里的女人。

    “我当然没事,有事的是你。”顾予浅看不到男人身后的光景,心里很是着急。

    “我”来不及废话的费云帆晕倒了。

    “哇!好多血。”顾予浅突然力大无穷把男人抱起,纳到车上。看着男人苍白的脸,顾予浅突然觉得很心疼。

    她把手放在男人受伤的肩膀,片刻就让肩膀上的伤口不见了,她的手里则多了一颗弹头。为了不让费云帆醒过来,她把手放到男人头上,让他多睡一会儿。

    “法兰斯,你不应该再来招惹我!”掐指一算的顾予浅把手里的弹头往地上一扔,脸上的温柔笑容早就被冰霜取代了。

    顾予浅挥一挥手,费云帆和她就在原地失去了踪影。气疯了的顾予浅完全没有想过两人突然的消失会带来怎样的后果,她只知道要找法兰斯算算账。

    “人怎么不见了?刚才明明还在这儿啊!”一群黑衣人包围着费云帆的车子,不明白里面的人怎么就不见了。

    刚才他们不是打中了那个男人吗?

    怎么才眨一个眼,人就不见了?

    这一点也不科学好吗?

    “哼哼!不自量力的家伙!”一把幼童的声音从虚空中响起。

    “谁?谁在那里?”黑衣人四处寻找声音的来处。

    “如果不是主人要用苦肉计,才不会让你们弄伤。”幼童声再次响起。

    “谁在那里故弄玄虚?!”黑衣人很是谨慎地打量四周,为不明来源的声音感到焦虑。

    他们只是收钱办事,应该不会惹上什么不该惹的人吧?

    “主人说,你们袭击他是罪大恶极。可是也因为如此,他才用得上苦肉计,你们也算居功不小,所有主人说小惩大诫就好了!”

    “啊啊啊!”黑衣人突然一致倒地,全体抱住自己的头大喊大叫起来。

    “这只是一个小小的惩罚哦!惩罚你们痛上一刻钟!你们好自为之吧!”幼童的声音说完就消失了,徒留黑衣人倒在地上。

    “啊啊啊!”黑衣人感觉到自己大脑仿佛就要炸裂了,剧烈的疼痛席卷了他们的脑袋。众黑衣人也因为头痛欲裂而跪倒在地上,口中发出凄厉的惨叫声,额头是大滴大滴的汗水。

    一刻钟后,乏力昏死过去的黑衣人被收到投报而赶过来的警方一网打尽。

    警方也不知道是谁报案,不过那不是重点。这些黑衣人之中有警方追捕已久的通缉犯,即便不是通缉犯的也不是什么好人。现在因为一通电话,他们就抓到的通缉犯,而其他人也会因为身怀枪械而被关上一些年份,这次他们警方真的收获不浅啊!

    另一厢,一直在等待消息的法兰斯接到电话就跳了起来。

    “什么?!全部被抓了?!那么人死了没有?”

    “你就那么想杀死我吗?”幽幽女声在法兰斯身后响起。

    “啊!你是怎么进来的?”法兰斯也被突然出现的顾予浅吓到了。他这住处是没有几个人知道的,她是怎么找来的?

    “这个重要吗?”顾予浅平静地问道,看似冷若冰霜的她其实心底已经暴怒了。

    “你别过来!”法兰斯喝道。

    “你对我用药,我都还没找你算账;你既然还敢找人来刺杀我?是谁给你的豹子胆?看来我对你的纵容让你忘了我的手段。”看来她友善的外表让人以为她是病猫。

    “你想杀我?”法兰斯躲到书桌后面,拿出里面的手枪指向顾予浅。

    “杀你?我何必脏了我的手?动手的人不是有很多吗?”顾予浅悠闲自在地走到躺椅处坐下,仿若男人手里拿的是玩具枪。

    看着女子无惧的面孔,法兰斯心里越来越没有底。

    她究竟是什么人?

    他知道她是黑客,所以他想要招揽她,可是她偏偏不为所动。

    为了得到她的助力,他决定追求她,可是她却对他不肖一顾,他才会对她下药的,到后来的让人刺杀她。

    现在他们已经是仇人了!不是她死,就是他亡!

    “啊啊啊!”就在法兰斯要开枪之际,无法形容的疼痛袭击法兰斯全身。他疼得倒在地上抽搐,嘴里发出骇人的尖叫。

    彩妆达人哥哥,你别想偷吻我!(14)

    “这是对你的惩罚。其他的就让其他人做吧!”顾予浅说完就离开了。

    她才不会便宜他,既然他这么喜欢权力,那么就让他失去一切吧!

    法兰斯有多少敌人,她了如指掌。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她已经黑进他们的电脑,也留下很多礼物,都是法兰斯针对他们的一些证据,相信这些人不会让她失望的。毕竟这些人都被法兰斯压迫得太久了。

    飞奔归家的顾予浅想到家里还躺着一个因为自己而受伤的男人,顾予浅就觉得心里就很自责。

    都是因为她,他才会受伤的。

    人家的目标本来就是她,他一定是察觉到不对劲才会用身体掩护着她的。

    即使这是他的苦肉计,她也得乖乖应下,谁叫他傻到命也不要这一招感动了她。

    在家等着顾予浅的费云帆早就清醒了,但是他没有张开眼,呈现在外的还是昏睡的状态。

    “云帆、云帆,我给你报仇了。”知道男人已经无大碍了可是又无聊得紧的顾予浅开始在男人身边碎碎念。

    “云帆,你睡着的样子也好帅!”顾予浅趁着费云帆睡着的时候仔细观察男人的脸庞。

    “嗯,秀色可餐!”不知想到什么的顾予浅骤然冒出一句,然后开始动手动脚的脱去男人的衣物,只给他留一件底裤遮掩下体。

    “哇!六块胸肌!怪不得每次都把人家弄得腰酸背痛。”每次都男人骗上床,然后就被操得手脚发软,累得她直接昏睡,她根本没有留意到男人的傲人身材。

    “昏迷了这里会有反应吗?”顾予浅好奇地用手指碰碰男人还在沉睡的肉棒。

    “哇!昏迷了还会有反应你这人到底有多色哦?”顾予浅无语地望着底裤处已经鼓了起来。

    她完全忘了是自己在撩拨这个男人的。

    “嗯原来越摸会越大的?原来男人是不可以随便摸的!”顾予浅扯下最后一件衣物,摸上苏醒的大棒子,玩心大起地揉捏着手上的肉棒。

    “嗯啊”昏迷中的费云帆发出诱人的呻吟。

    “”听他那惑人的呻吟声,顾予浅觉得自己的骨头就要酥了。

    这男人其实很迷人的,是她喜欢的类型。

    她之所以抗拒是因为他的男主身份。

    不过现在说什么也太迟了,他们的关系曝光了!

    顾家老爸因为不放心顾予浅独身到法国去,可是又拗不过自家女王范十足的女儿,所以只好私底下托人保护她,然后她和男人来往甚密的事就被捅到顾家老爸面前去了。

    结果,顾家老爸暴跳如雷,立马让保护的人来找她,要她速速把男人带回香港见见面。

    她的第六感告诉她,顾家老爸在那一刻是在欢呼的,毕竟他想嫁女儿想疯了!

    本就是打算带费云帆回香港,然后和他订婚的,所以两人的事情即便这个时候曝光了也无大碍。反正她就只是订个婚而已。

    结婚了离婚的人不少,更何况她和他只是订个婚,到时找个藉口和他分开就好了。

    “嗯啊”男人的呻吟打断了顾予浅的沉思。

    望着男人兴奋万分的大肉棒,顾予浅暂时把恼人的烦恼抛诸脑后。

    “就不知道强上男人是怎样的滋味?”顾予浅好奇极了。

    “你试试不就知道了。”一把沙哑的男声响起。

    顾予浅闻声急忙放开手里的肉棒,有种被抓到干坏事的尴尬。

    “不别放开你握着正好舒服你撸撸它”

    “嗯对了就是这样嗯嗯”

    不知道为什么,顾予浅觉得自己的脸好热,可是手上的动作则是越来越快。

    单单听他那把低沉如大提琴的嗓音,她觉得她自己已经湿了。

    “浅浅,我想要你。”被欲望折磨的满头大汗的费云帆向顾予浅求爱。

    “你现在可以吗?”顾予浅好笑地看着男人还虚弱的身躯。

    按照常理,他的伤口已经被她治好了,除了少量失血会有一点点累,基本上都不应该有什么大碍。无论如何,他是受伤了,也可能因此受到惊吓。

    “你不是要强上我吗?就趁现在啊!”费云帆很用心地建议着。

    “好。”顾予浅爬起身,拿起床单绑住费云帆的手。

    毕竟她要强上的人太会折腾人了,还是把他绑住比较安全。

    费云帆看着把自己绑得死紧的顾予浅,决定不告诉她自己是脱绑能手。

    在男人紧紧追随的目光下,顾予浅揭开自己的衣物露出白皙柔弱无骨的姣美身躯,胸衣和内裤也被她丢到一旁。

    “浅浅真好看。”男人目不转睛地上下扫视他心爱的女人。

    分卷阅读142

章节目录

穿成辣文男主的妹妹怎么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歪歪得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歪歪得正并收藏穿成辣文男主的妹妹怎么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