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与制作人]是与非 作者:入江流流

    {第一章}各取所需

    [恋与制作人]是与非 作者:入江流流

    婚姻,是什么?

    刚过完24岁生日的简诗觉得,应该是两个人相爱到一定程度,才会进入的下一个阶段。

    即使是匆匆忙忙地决定结婚……也最起码要谈一段时间恋爱吧。

    但现在的自己,就身着婚纱,和一个才认识一个月的男人并肩站在了神父面前。

    白发苍苍的神父问道:“简诗小姐,你愿意与你身边的男士结为夫妇吗?”

    简诗沉默了片刻,落在旁人眼里,更像是感动,她仰头答道:“是,我愿意。”

    神父颔首,转身微笑着继续问简诗身侧的男人:“许墨先生,你愿意与你身边的小姐结为夫妇吗?”

    “是,”男人的声音似清泉,温润柔和,坚定地答,“我愿意。”

    简诗双手紧紧抓着这件许墨不知道从哪儿定制来的奢华婚纱,耳边均是亲朋好友的惊叹祝福。而她身处的这座教堂,更是恋语市极少外借给新婚夫妇举办婚礼的教堂。

    年轻有为的脑科学教授许墨的这场可以称作有些奢靡的婚礼,显然是这个寻常的周末里,恋语市最大的新闻了。

    精心挑选的鲜花,沿着教堂的走道,一直铺至门口。而作为新娘的简诗身上的用度,无一不是精美别致。

    简诗却只是低着头,仿佛她不是这场婚礼的主角。

    直到神父说到“现在,新郎可以亲吻你的新娘了”,简诗的肩膀才微微颤抖了一下。

    心脏“扑通”、“扑通”地跳着,紧紧扣在一起的双手却被身旁的男人轻柔地分开,身体也跟着转了过来。

    因为身高的差距,简诗只看得到男人上下滚动的喉结,而这个小小的部位,也跟它的主人一样,优雅、克制、从容不迫。

    简诗知道下一步该做什么,她忐忑地抬起头,男人的灰瞳里紧张到微微出汗的自己,狼狈、局促、不知所措。

    她的眼神扫到台下,却发现亲友们已经举起了手机,准备记录下这一个难忘的瞬间。

    简诗都能感觉到一滴冷汗从脸颊滑落。

    下一刻,男人温热的手轻轻贴上自己的侧脸,拭去了那滴汗水。

    简诗感激地抬头看他,却看到男人英俊的面庞,离自己越来越近。直到,还带着些凉意的嘴唇,贴上了自己左侧的嘴角。

    他的左手也轻抚着自己的侧脸,似无意似有意般地遮挡住了他亲吻的地方。从台下看来,像是新婚夫妻之间一个青涩的吻。

    在和许墨结婚前,简诗没有谈过恋爱,更没有和异性有过这样的接触。即使现在男人的举动已经算是“作弊”,但简诗还是羞到满脸通红。

    台下的快门声响个不停,不知是谁家的婴儿小声地哭了起来,简诗稍稍晃了晃神,准备侧头看向台下时,唇瓣轻轻擦过了男人的薄唇。

    半搂着自己的男人刚才还沉稳的气息,忽然重了起来,简诗还没来得及反应,男人的唇舌便温柔地入侵了。

    他好像是极为擅长亲吻的,即使简诗对他还未萌生爱意,也在这种缠绵中,失了心神。

    她再也听不到台下的交谈声了,耳边全是嗡鸣声,还有……许墨在结束这个深吻后的低语:“抱歉,唐突你了。”

    男人的手上是刚才简诗亲手为他戴上的婚戒,做工精致,完全不像是一个星期前才仓促定制出来的成品效果。

    简诗抬起自己的左手,无名指上的钻戒在室内的灯光照射下,闪得……有些刺眼。

    她的初吻,在婚礼上送给了许墨。

    教堂宣誓和午宴过后,累了半天的简诗拆了头纱想窝进沙发里休息一会儿的时候,却被走进酒店房间的许墨拉着站起了身。

    许墨已经换好了常服,简单的白衬衫黑西裤,不得不说,这个男人有种把普通的衣物穿得好看的奇异能力,简诗都忍不住多看了两眼。随后便听到男人说道:“下午还有时间,去民政局把结婚证领了吧。”

    “按你之前说的,我们已经举办婚礼了,”简诗不解,“还需要领结婚证?”

    “小诗,”许墨亲昵地叫了她一声,笑道,“做戏做全套,懂这个道理吗?”

    简诗本就累极,实在没了再奔波的力气,她继续争取:“可以明天去吗?”

    许墨虽是笑着,简诗却从他的眼底看不到笑意,只听得到他的解释:“我很忙,未必能再空出时间,就定在今天吧。”

    这种时候,他的态度已是再明显不过了,本就不是正经夫妻,简诗不会在他面前使小性子,只好提醒道:“那你先出去吧,我换下衣服。”

    “好,”许墨点了点头,转身准备关门的时候,却看到新婚妻子正在吃力地解婚纱背后的绑带,他愣了愣,开口问她,“需要帮忙吗?”

    身上的婚纱是早上化妆师帮忙穿的,为了确保最好的穿着效果,化妆师把婚纱的绑带系得极紧。简诗本来就看不到后面,双手背到身后胡乱地摸索着解开的方法,确实有些慌乱,但听到许墨的问话,她还是拒绝了:“我自己来吧。”

    女孩的疏远在许墨的意料之内,他走过去抬手帮她抽出埋在婚纱里多余的绑带,又引导着她的手放到绑带打的那个结上,才轻声道:“好了,有什么事叫我一声,我就在门口。”

    直到听到门被合上的声音,简诗才将红透了的脸抬了起来。

    刚才男人纤长的手指因为要抽出绑带而探入了婚纱内,无意间擦过了她露出的后背。而这几根手指也跟他的嘴唇一般,带着微微的凉意,却丝毫不能让人冷静半分。

    明明知道他只是好心帮自己的忙,甚至可以说他是为了怕自己耽误时间才行了个举手之劳,简诗还是心跳加速了好一会儿。

    换好衣服后,简诗才把脸上的浓妆卸了。在最后的清洗步骤时,她轻轻捏了一下自己脸颊上的肉,察觉到痛感才清醒了过来。自己稚嫩至极,而许墨却看起来游刃有余。

    简诗对着镜子露出了一个微笑,再次在心底默念了一句:不要沉沦,更不要深陷。

    因为……这本就是一场各取所需的交易罢了。

    许墨靠在房间门口,静静地等着。

    没等太久,门便开了。

    女孩洗净铅华的一张小脸上,笑意盈盈:“好了,我们走吧。”

    许墨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走在了她前面带路:“民政局离这边车程大概一个小时,你可以在车上休息。”

    “……好。”男人的步伐迈得极快,简诗几乎是小跑着才跟了上去,直到他为自己拉开副驾驶座的车门,也未曾将步伐放慢半分。

    简诗靠着舒适的车座,正欲闭眼休息时,准备启动车辆的男人却突然说道:“今天的婚礼,还喜欢吗?”

    “许教授精心准备,我肯定喜欢。”简诗侧过身子,看了他一眼,才别过了头。

    “是吗……”许墨垂眸启动了车,驶向了目的地。

    一直找机会想休息的简诗却靠着车座,沉沉地入睡了。自然也就没有听到男人声音极轻的最后一句低喃:“你喜欢,就好了。”

    简诗醒来的时候,车内的冷气还呼呼地吹着,她的面前是块小巧的挡光板,遮住了照射到她脸上的阳光。她揉了揉眼睛,才注意到车内显示的时间,竟然已经是——17:00整了。

    “我居然睡了这么久!”两人出门时刚好是下午两点,按照一小时的车程来算,抵达民政局也应该是下午三点才对。

    简诗满是歉意地看向在身旁坐着看书的男人:“你本来就赶时间,我还耽误你这么久,不好意思。”

    “没事,”许墨放下书本,抬手将挡光板升了起来,才淡淡道,“精神好点了吗?”

    “好多了,我们快点吧,待会儿别人要下班了。”简诗作势要下车,却发现自己身上的安全带还没解开,尴尬得又定在座位上。

    “冒冒失失的,”许墨轻笑了一声,俯身给女孩解了安全带,才绕到一旁给她开了门,“下来吧,小诗。”

    男人的绅士态度,让简诗犹豫着开了口:“许墨,你不用这样对我好。”

    “是吗?”外面阳光还盛,许墨眯起了眼,“我们是夫妻,理应如此。”

    即使是假夫妻,也应如此。

    也许是因为快要下班了,又也许是因为今天许墨盛大的婚礼热度正当时,工作人员给许墨和简诗的办证速度格外的快。才一会儿的功夫,两个本子就到了简诗的手上。

    “你的这个,给你吧。”简诗一边往外走,一边对仍是走在她前方的男人说道。

    “不用了,”许墨提醒道,“你一起收着,真到了要再用的时候,也方便找。”

    简诗愣了愣,才答道:“也是。”

    领完证的两人一起回的是许墨的公寓,这是简诗第一次来这里,但她大包小包的行李,却比它们的主人更早到了家。

    她弯腰提起许墨提前派人送来的行李,拘谨地问:“我可以住哪个房间?”

    许墨伸手拿过了她手上看起来有些沉的行李,径直推进了他的主卧,还不忘回头回答她的问题:“就这里吧。”

    虽然没有来过这里,但简诗也能从布局设施中看得出这就是他起居的主卧,慌慌张张地跟了上去:“这样……不合适吧。”

    在女孩也进了主卧后,许墨才反手关上了门,低声问她:“哪里不合适?”

    简诗正想张口解释,却被突然逼近的男人捂住了嘴。

    淡淡的消毒水味儿,盈满了简诗的鼻腔。

    而他的声音却冰冷至极:“不要说话,房间里有窃听器。”

    {第一章}各取所需

章节目录

[恋与制作人]是与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入江流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入江流流并收藏[恋与制作人]是与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