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与制作人]是与非 作者:入江流流

    {第五章}权宜之计

    [恋与制作人]是与非 作者:入江流流

    “小诗。”没等太久,还穿着白大褂的许墨就从研究所门口走了出来,像是临时从工作中抽身,胸前的口袋上还别着一支钢笔。在耀眼的阳光下,折射出一种奇异的光芒。

    简诗看向他的笑脸,想开口说点什么,又顾忌这是在人来人往的研究所门口,只好伸手拉住了男人白大褂的衣角,将他带到了无人的侧门附近。

    直到确认周围没有人后,简诗的嘴角抽动了一下,才缓缓地说道:“许墨,现在我有几个问题想问你,你不许骗我,要实话实说。”

    小姑娘皱着眉,神情严肃极了,许墨只颔首答道:“好,你问吧。”

    真等到要问出口的时候,简诗却不敢问了。她不知道会得到什么样的答案,也害怕会听到她意料之中的回复,但为了父亲的安全,她还是鼓起了勇气:“你是bs组织的人?”

    几乎没有任何迟疑的,面前的男人轻声说道:“是。”

    他的声音很轻,但带着不容拒绝的坚定,也给简诗的心上重重的敲了一下。

    简诗并不知道这个组织到底是从事什么样的研究和工作,她关心的只有下一个问题:“你们……你们为什么要把我爸爸带走?”

    “简教授?”许墨终于是明白了女孩的异常,他不知道女孩是从哪里得知自己归属于bs组织的绝密信息,但她既然问了,他便不会骗她。但她父亲被组织带走,他的确是不知情。

    “爸爸说他在bs组织里看到你了,”想起不知道情况如何的父亲,简诗担心得眼眶都是红红的,却还是倔强地与许墨对视,“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做?”

    “别哭。”许墨抬起手,想去擦在女孩眼眶里打转的眼泪,又在触碰到她之前缓缓垂了下来。

    他沉声道:“稍等,我打个电话。”

    拨通了电话的男人,并未走远,只是走到了侧门的阴影处,压低了声音通话。

    简诗耳力尚佳,竟也听了个半懂。

    男人现在的声线是前所未有的陌生,狠绝又严厉:“没有经过我的允许,为什么要擅自行动?”

    简诗听不到电话那头的回答,只能听着这个陌生的许墨继续说道:“Aphrodite的命令?我知道了,等我回来,当面跟我汇报。”

    这个电话简短地结束了,简诗也看着脸色并不算好的许墨从阴影处走到自己面前。她迫切地想知道他的答案:“所以……是你做的吗?”

    “不是,”许墨眼神复杂地看她,“但简教授确实正在bs组织中滞留。”

    简诗不知道该不该相信他的说辞,他回答得这样坦荡,好似他真是个无辜的局外人,但他刚才通话的措辞,明显地证明了他在bs组织内,绝不是个简单角色。

    “那爸爸什么时候能回来?”简诗听到自己颤抖着声音问道。

    “抱歉,”许墨低声说道,“这件事需要等我核实后,才能给你答案。”

    他的回答,让简诗失去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女孩隐忍已久的眼泪终于夺眶而出,她呢喃道:“我想救他出来,可是我什么办法都没有……”

    她不断地抽噎着,脑海中闪回着昨天和他相处的一幕幕,现在回想起来,都觉得细思恐极:“许墨,难道你接近我和爸爸,都是场阴谋吗?”

    男人的回答,来得有些迟。

    简诗只听得到他沉重的呼吸,和许久后才听到的回复:“不是。”

    “许墨,我好像没办法相信你了。”简诗仰起头,却不敢直视他的眼睛,只傻傻地盯着他胸前别着的那支钢笔。

    “小诗,”许墨又这样叫了一次女孩,口气也恢复到了原先的平静,“刚才我就答应过,不会欺骗你,实话实说。”

    简诗心里早就乱成一团,根本没心思去想他话里的含义。她只想回家,冷静下来后,再去找别的解决办法。

    转身准备离开时,男人的大掌却从身后牢牢抓住了自己的手臂。

    简诗听到他说:“或许,我能帮你。”

    “怎么帮?”简诗深吸了口气,强迫自己尽可能平静地与他交涉。

    女孩的眼底,有猜忌、抵触和怀疑,全是许墨不太喜欢的情绪。

    他却还是开口了:“bs组织对外来人员进出的把控很严,你想要进去组织调查或者救人出来,只有两个方法——加入组织,或者成为组织高层的家属。”

    “可惜,你不是evolver,达不到加入组织的门槛,”许墨继续说道,“所以剩下的唯一的办法,就是……”

    男人的话,突然中断了。简诗却着急极了,催促道:“就是什么呢?”

    “嫁给我,”许墨终于把这个解决办法说了出口,“成了我的人,组织不会动你,也不会轻易动你父亲。”

    嫁给自己面前的这个男人?

    这个建议,直接让简诗楞得好一会儿都没回过神来。

    她看向男人的灰眸,却读不懂他眼底的情绪。他平静如水,自己的心里却波澜不平。

    “……好,”简诗的头皮被夏日的阳光晒到发烫,却也越晒越清醒,她认真地答,“那就拜托你了。”

    许墨扬起了嘴角,却只有一丝弧度:“只是权宜之计,不做真夫妻,你可以放心。”

    他既然给了承诺,简诗也想尝试着再相信他一次:“嗯,我知道的。”

    女孩的脸,在阳光下微微泛着被晒出的红晕,许墨将人拉进了阴凉处:“你先回家,如果要出门的话,提前联系我。这段时间注意安全,婚礼的事我来安排,有什么要求想好了就直接告诉我。”

    简诗只低头看他那双不染尘埃的皮鞋,低声答:“好。”

    许墨只用了一个星期的时间,便筹备好了那场轰动全城的婚礼。

    而简诗如同一个牵线木偶般,听从他的安排,遵从他的指示。

    只为了,能救出父亲。

    女孩的梦境,逐渐模糊,变成了一团团灰色的泡沫。

    同时也身陷梦境中的男人,眉头却越锁越紧,最后缓缓地睁开了眼。

    许墨站起身,看向依然陷入沉睡中的新婚妻子。她好像睡得很好,也许是新做了一个甜蜜的梦,连嘴角都是微微翘起了。

    这好像是他今天第一次看她笑。

    明明在那件事发生前,她是很喜欢笑的。但在那之后,她就好像没有笑过了。

    其实也不是没笑过。只是像以前那般真实、快乐的笑容,渐渐消失了。

    他揉了揉太阳穴,瞥了一眼时间,已经是凌晨两点了。

    看来女孩的这个梦,将他困住的时间,远比他想象中的长。

    许墨确实是还有些未完成的工作,在走向不远处的写字台前,他还是犹豫着转过了身。

    他以为自己可以平静地完成今天早就安排好的所有程序,然后进入所谓的婚姻生活的。却在婚礼仪式时女孩柔软的唇瓣擦过的瞬间,忘了自己的一切想法。

    那一刻,许墨的脑内,几乎是一片空白的。

    只剩下一个冲动——吻她。

    他也的确这样失控了,失控到向受到惊吓的女孩道歉时,都不愿直视她的眼睛。

    但她的味道,真的也如他想象中一般香甜。若无这些条条框框约束,也无这些横亘在他们之间的理解和误会,他更想成为她真正的丈夫。

    “小诗……”许墨蹲下身,眼眸里是女孩静谧的睡颜。

    比白日更为滚烫的唇,轻轻印在了简诗光洁的额头上。

    如软软的一片云,擦过天空,不留一丝痕迹。

    男人站起身,走到电脑前,开始了他真正落下的工作。

    他敲击键盘的声音极轻,大部分的推算都在纸上完成,安静的卧室内,只剩下笔尖在纸张上发出的沙沙响声。

    在迟疑了良久后,简诗终于将眼睛微微睁开了一条小缝。

    写字台的灯光微弱极了,只看得到男人高大的背影和宽厚的肩膀。他似乎是极认真地在处理手上的工作,连手边泡好的那杯茶水变凉了,也未喝上一口。

    那个在透明茶杯里上下浮沉着的……好像是白茶。

    缩在被子里的简诗,后知后觉地猜测到了许墨的喜好。难怪那天他只喝了那杯铁观音一口,是不是因为他只喜欢白茶呢?

    而自己,应该不是他的白茶吧。

    也许自己只是那杯他品尝过一口的铁观音,还算可口,却并不合他口味。

    但这样一个优秀又复杂的男人,却因为自己的请求,成为了自己法定意义上的丈夫。

    简诗其实是在梦境结束后的那一秒,和许墨一同醒来的。

    她并不知道自己的那些回忆,已全部被他知晓。只是梦到那些曾经快乐、心动和痛楚的回忆后,简诗对许墨的感情,愈发复杂了起来。

    她只好选择继续装睡,在听到男人站起身准备离开的声响时,莫名地松了口气。

    结果等来了那个温暖的额头吻。

    简诗庆幸着室内的灯光太暗,好让她脸颊上的红晕能藏起,不被察觉。但她还是抑制不住心里的悸动,直到确认许墨不会回头后,才小心地睁开了眼。

    她就这样忐忑地开始了新生活。

    既希望着这样大胆的决定真的能带给父亲平安,也希望着……能看到许墨淡漠外表下,不为人知的真心。

    {第五章}权宜之计

章节目录

[恋与制作人]是与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入江流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入江流流并收藏[恋与制作人]是与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