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与制作人]是与非 作者:入江流流

    {第六章}同床共枕

    [恋与制作人]是与非 作者:入江流流

    次日清晨醒来的时候,简诗看到的还是男人沉默的背影。

    与昨晚看到的不同的是,他茶杯里的茶水好似已经喝了一半了。

    听到女孩从床上坐起来的声音,许墨转过身,微笑着问好:“早上好,小诗。”

    “你……”简诗想将自己的疑惑问出口,又顾及到许墨昨天提到的监视器,只好走下床凑到他身边轻声问他,“你一整晚都没睡呀?”

    女孩毫无预兆的亲近,让许墨原本放在键盘上的手指都轻轻颤抖了一下,他也学她一般,附在她耳边说道:“嗯,我不怎么需要休息。”

    “那怎么行!”简诗着急了,“我要是熬夜了,第二天就一点精神都没有了,你快去休息一会儿,我去买早餐回来。”

    “不用去了,”许墨拉住准备往外走的女孩,“早餐店就在楼下,我买了些粥放在保温盒里,饿了的话就去吃一些。”

    简诗根本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还出门了一趟,呆呆地坐回了床边。

    既然早餐也买回来了,时间也还早,还是先劝许墨小睡一会儿吧。他再厉害,也是个有血有肉的人,这样透支身体下去,以后可能会留下病根的。

    以后?

    脑海中居然会想到“以后”这个词,简诗真觉得自己是不是睡迷糊了,才会这么想。

    她与许墨之间,会有以后吗?

    “我还不饿,你先睡一会儿吧,”简诗生怕许墨不同意似的,举起食指在他面前晃了晃,“就一小会儿,我给你看着时间,一个小时到了我就叫你起来。”

    小姑娘显然是对自己这种作息还没适应,许墨这才意识到,自己还没来得及跟她解释自己的生活习惯。他迟疑片刻,还是点了点头:“好,听你的。”

    男人的回答,显然是出乎简诗意料的。

    什么叫做“听你的”?说得好像……好像他们真是耳鬓厮磨的新婚夫妻一样。

    简诗看着男人也坐到床边,脱掉了灰色的拖鞋,下一刻,他的手便解开了浴袍的系带。

    “诶,你等等啊!”简诗慌慌张张地背过身,才用比蚊子还小的声音说道,“你睡吧,我出去喝粥了。”

    简诗还没来得及站起身,左手便被轻轻拉住了。

    男人温热的掌心传递着他的体温,无声地熨烫着她手心的皮肤。简诗整个人都有点烫,烫得听他说话时都有点朦朦胧胧的:“刚刚才说不饿的,小傻瓜。”

    “突然、突然饿了!”简诗顶了句嘴。

    拉着自己的大掌使了些力气,竟将简诗带回了软绵绵的床上。下一秒,她便面对面地对上了男人闭着眼睛的睡颜。

    许墨松开了手,仍是闭着眼:“不是说要给我看着时间吗,那就不要走了,就呆在这里,可以吗?”

    他的话里仿佛有万千魔力,牢牢地将简诗黏在了枕头上,一点想起身的力气都没有了。

    简诗也跟着闭上了眼。

    既是夫妻,总会要面对同床共枕这一关的。

    她得适应才行。

    简诗做了个短暂的梦。

    在梦里,她没有与许墨相识,父亲也还是平安地与自己生活在一起。她经人介绍,与一位普通寻常的男人相知、相恋,一切都如同自己以前规划未来时一样,平凡又简单。而她好像也的确对这段普通的感情比较满意,当那个男人在梦中向她求婚时,便满心欢喜地答应了。在即将走入婚姻殿堂时,她抬头看了一眼在梦中的丈夫,却发现那个面容模糊的男人,竟然变成了许墨的模样。他微笑着,执起自己的手:“小诗,你已经是我的妻子了,不许再看别人。”

    “我、我没有……”简诗呢喃着,挣脱着从梦境中逃离。一睁开眼,便发现自己紧紧抓着男人温暖的手掌,似乎保持这个亲昵的动作已经很久了。

    许墨并未入她的这个噩梦,但睡眠极浅的他在听到小姑娘的梦呓时,便已经醒了。女孩的手像是在寻找一个依靠般地摸索着,他心神一动,便半握住了她柔软的手掌。结果女孩反而越握越紧,最后倒变成了她紧紧地抓住他了。

    许墨将被握住的手掌轻轻抽了出来,抬手擦着简诗额头上的细汗:“做噩梦了?”

    “算是吧,”简诗不知道这是不是噩梦,反正她被吓得够呛,“对了,都忘记看时间,我是不是睡过了?我记得昨天你还说今天你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的。”

    小姑娘眼圈还是红红的,却满脑子都是担心自己的工作,许墨低叹了一声:“昨晚已经处理完一部分了,即使睡过了也没关系。”

    “那就好……”简诗小声答道。她知道许墨作为脑科学领域的专家学者,已经算是行业翘楚了,但这种荣耀的背后,他所付出的,也绝对值得他现在所收获的一切。这么优秀的人,她不愿意因为自己而耽误他的工作和研究。

    因为小姑娘软软的语调,许墨觉得自己手掌下的皮肤,都变得更柔软了些。他们就这样面对面地侧躺着,他只要伸一伸臂,便能将才从梦魇中逃离的女孩拥进怀里。许墨相信这种拥抱,不管是从生理角度还是心理角度,都能有效缓解她的紧张程度。

    但他是不会这样唐突她了。昨天的那个亲吻,便已经是一种逾越。

    他总要等到她的愿意。

    “还要不要再睡一会儿?你脸上还有点黑眼圈。”许墨指了指简诗的脸颊。

    简诗这才意识到昨晚偷偷摸摸偷看许墨的自己,一觉醒来根本就没有洗漱,就又躺回了床上。这样邋邋遢遢的自己,居然还在许墨面前如此淡定自然地睡了个回笼觉,并且可能还顶着两个丑丑的黑眼圈,实在太可怕了。

    她连忙将自己整个人全部用被子严严实实地遮了起来:“我不睡了,马上起来洗脸。你、你先别看我了……”

    “为什么不看?”许墨隔着被子摸了摸她的头顶,哄道,“快出来,小心缺氧。”

    不用他哄,简诗也飞快地从被子里钻了出来,脸上是一时半会都褪不掉的红晕:“你你你你为什么没穿上衣!!!”

    她钻进被子的时候,就在朦胧的光线中看到了男人赤裸的上身。他和自己盖着同一条被子,虽然身体并未靠近,但只要钻进被子,便能将里面的风景一览无余,其中便包括许教授看似单薄的外表下,肌肉纹理分明的好身材。

    “穿浴袍睡觉不太习惯,”许墨微微笑了,“刚才你背过身的时候,我就直接把浴袍脱了。”

    ……原来是自己没注意。简诗捂着脸,默默地责备自己的坏记性。

    女孩子羞怯的反应,让许墨瞬间便猜到了她的感情经历。

    她可能……从未有过和异性这样的接触吧。

    而正是因为没有过这些经历,她便不会明白男人危险起来,到底会变成什么模样。凭着对自己短暂的相处经验,便傻乎乎地答应了假结婚的条件,甚至现在都对自己毫无防备。

    还真是个——傻姑娘。

    许墨轻声道了歉:“抱歉,下次我会注意。”

    “那个,”简诗还是捂着脸,“不用啦,我也要适应你,本来这就在你家……”

    “傻瓜,”许墨将女孩的手拉了下来,露出她红扑扑的脸颊,“这里现在也是你家了。”

    那一刻,简诗只觉得他离自己是那样近,近到连他身上淡淡的檀香木香水味儿,都盈满了整个鼻腔,让人安心极了。

    简诗傻乎乎地愣了一会儿,才吞吞吐吐地答:“……好。”

    许墨在床上陪简诗睡这个回笼觉已经有了一个多小时了,想到她还没吃早餐,便坐起了身问:“今天上午我不用去研究所,但还有些工作要在家处理。现在饿了吗,我把粥端过来?”

    他就这样极为放松地靠在床边,柔软的眼神中,只有小小的自己。简诗都不敢再多看一眼,只好缓缓起了身:“我自己去吧,还没洗漱呢。”

    于是,许墨就看着小姑娘飞快地跑进浴室,折腾了好一会儿才出来。

    再出来时,女孩原本身上的粉色睡衣也换成了白色的露肩长裙,有些翘起来的碎发也被打理服帖,一头青丝软软地垂下来,刚好盖住了露出的圆润肩头。

    一张小脸被清水洗过,可能是因为赶时间,才涂上的化妆水都还残留着几滴在脸颊上等着被吸收。昨天被自己吻过的唇瓣,如娇嫩的玫瑰花瓣,透着淡淡的肉粉色,纯情又勾人。

    这样特别的她,好看是好看,就是……

    许墨站起身,从衣柜里拿出了一件浅灰色的男士针织外套,轻轻地披到了简诗身上:“在家的时候,也要注意保暖,肩膀着凉了,以后会很难受的,知道了吗?”

    “现在还是夏天呢……”简诗还想解释,却在抬头对上男人的眼神时,默默住了嘴。

    许墨只低头看这个披着自己外套的小姑娘。

    衣服好像太大了点。袖子长了一大截,肩膀那一处也松松垮垮地贴着她的肩头。以许墨的视角来看,倒真有点像小姑娘被这件外套包裹了起来一样。

    许墨的眼里是淡淡的笑意,他俯下身,轻声说道:“小诗,早上好。”

    {第六章}同床共枕

章节目录

[恋与制作人]是与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入江流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入江流流并收藏[恋与制作人]是与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