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与制作人]是与非 作者:入江流流

    po18. {第八章}念由心生

    [恋与制作人]是与非 作者:入江流流

    他的妻子?

    简诗傻了眼。

    她懵懵懂懂地被许墨牵进了教室,自然是被一众学生的各种注视下走进去的。许墨倒是像没发现这些似的,将简诗牵到前排的空位上坐下,便走上了讲台,准备授课。

    虽然之前两人在微信或者电话里交流过一些,但听许墨现场讲课,简诗还是第一次。她新鲜极了,端端正正地坐好,打算认真地听他讲课时,身边的女生红着脸跟简诗搭了话:“那个,请问你是许教授的……老婆?”

    结婚后,简诗这还是第一次以这种身份出现在外人面前,她扭扭捏捏了一下,才答道:“嗯……不过你怎么知道的呀?”

    女生笑了:“许教授牵你进来的时候就猜到了,加上你们婚礼的时候有很多媒体都报道了,上面也有你的照片哦。你那天婚礼涂的口红色号好好看啊,能不能告诉我一下?”

    简诗整个人当机了两秒。

    所以这不是暗恋许墨的女生故意找自己搭话的常见套路,而是化妆品爱好者之间的同好会?简诗努力地回忆了一下,才说道:“好像是娇兰黑管的520.”

    “谢谢小姐姐!”女生开心地道了谢,立马掏出手机在某宝上下了单,留下简诗一个人在座位上目瞪口呆。

    原来许教授的魅力,还不如一只口红呢。

    哼,男人。

    上课铃声总算是响了,许墨在清了清嗓子的同时,不解地看了眼在台下笑得开心的小妻子。

    有什么值得她这样开心?

    还没想清楚这个问题,许墨就得开始授课了。他很少帮同事代课,给本科生授课也是头一次   ,只要一开口,就得专心致志地进入状态。

    简诗在台下托着下巴,挺新鲜地听着许墨讲课,但听着听着,她的注意力就已经不在授课内容上了。

    唔,从这个角度看他,好像……比两个人在床上面对面躺着的时候,要更帅一点?

    简诗被自己脑海中的危险想法吓了一跳,赶紧将自己的目光从他脸上挪到了别的地方。但在偏离视线的时候,却突然想到刚才坐在自己身边的女生提到婚礼时自己涂的口红色号。

    其实那只口红,确实挺好看的。

    但简诗却因为这只口红,想起了自己一直刻意不愿意去回想的那段回忆。

    站在台上的那个男人,温文尔雅,翩翩君子。

    但婚礼上的那个吻,却是扑面而来的潮水,将自己吞没,迷失在他的世界里。

    简诗脸红了透,到了后来,她连许墨在台上讲了些什么都没听清楚了。在听到下课铃响了的时候,才傻乎乎地由着许墨把自己牵起来,走出了教室。

    “刚才,你好像走神了。”许墨晃了晃两人交握的手,轻声问她。

    简诗被晃回了神,却不敢对许墨说实话,她干笑了两声:“哪、哪有,我听得可认真了。”

    “好,那你说说,我最后给大家提的一个课后思考的问题是什么?”许墨挑眉看她。

    “我想想啊……”简诗其实什么都不记得了,但还是装作认真回忆的样子,皱起了眉。

    许墨抬手揉了揉小姑娘的眉心,笑了:“某个小傻瓜,看来是真的没在认真听讲,我最后根本就没有提问。”

    发现自己被耍了的简诗气鼓鼓的:“你又捉弄我!”

    教室里的学生们陆陆续续地出来,看到简诗在门口跟许墨拉拉扯扯,纷纷笑着跟简诗打招呼:“师母再见。”

    “诶,”简诗歪着脑袋愣了一下,才挤出了笑容,“再见……”3ω點ρǒ18.てǒм

    等到学生们都走远,许墨才俯下身帮简诗理了理耳边的碎发。小姑娘不好意思地偏过了头,许墨又微笑着将她的头扶正,正视她亮晶晶的眼眸:“师母?好像把我们小诗叫老了点,不太好听。”

    “我、我也觉得……”简诗磕磕巴巴地附和了一句。

    “但转念一想其中的含义,”许墨的指腹无意间擦过女孩细腻的皮肤,感受着她小小的颤栗,笑意更浓,“突然觉得,师母这个称呼也不错。”

    这样的话听起来,简直暧昧得让人站都站不稳了,简诗只想快点儿一个人呆着冷静冷静:“课也听完了,我真的要回家啦!”

    “可是小诗……”许墨为难地看着简诗,“我带的几个学生听说你来,晚上已经定好附近的餐厅了。”

    男人的口气无奈,简诗却只从他身后看到了一条狐狸尾巴晃来晃去。

    大狐狸许墨!

    简诗知道自己说不过他,只好点点头:“就这一次哦。”

    “嗯,谢谢小诗,”许墨握紧她的手,牵着她下楼,“学生们估计会很热情,可以喝一点点红酒,但别喝多了,记住了吗?”

    简诗大学的时候参加的聚餐活动也不算少,了然于胸地说:“记住啦,你就放心吧。”

    *两个小时后*

    “小诗?”提前去前台买好单回来的许墨走回餐厅包厢的时候,就看到脸蛋红扑扑的小妻子,趴在桌子上眨巴眨巴眼睛地看着自己。

    小姑娘声音甜腻地答:“许墨你回来了呀!”

    两人相识以来,她从未这样对自己说过话。许墨知道问她估计问不出什么来了,转身将目光投向坐在另一边的几位学生:“她怎么回事?”

    许墨带的是院里几个资质不错的博士生,除了一、两个比许墨年纪大些的学生外,其他基本都是许墨的同龄人。但他们可不敢把这位许教授当作同龄人来看待,虽然平时授课时温言细语,但做起研究起来能严格到变态级别。

    一个女生弱弱地出声:“刚才您在的时候,师母没喝太多,但她一看到您出去了,就灌了一大杯红酒下去。”

    看着许墨的脸越来越臭,另一个男生也补充了一句:“她动作太快了,我还没来得及拦住,她就已经喝完了。”

    许墨还想说些什么,小姑娘的小手已经轻轻揪住了他的衣摆,嗓音里撒娇意味比之前更甚:“许墨……”

    于是,几位学生们惊讶得张大了嘴,看着许教授脸上瞬间阴转晴,走到师母身边,扶住了她摇摇欲坠的上半身:“怎么了,小诗?”

    简诗醉是醉了,但她还是记得聚餐的下半场该干什么:“吃完饭了就去唱k呀!”

    学生们下巴都快掉地上了。

    科研狂魔许教授愿意出来吃个饭都不容易,叫他去唱k?估计是下辈子的事吧。

    但许墨只是微笑着吻了一下女孩的头顶,答道:“好,知道了。”

    因为酒量不好的简诗已经醉得晕乎乎的,许墨让学生订了正好在餐厅顶楼的ktv.

    “能自己走吗?”在简诗摇摇晃晃地站起来的时候,许墨还是轻声问了一句。

    简诗还记得转身去拎上挎包:“当然能,你别小瞧我。”

    小姑娘脸红红的,娇憨可爱,许墨只想快点带她回家藏起来。但她坚持还要多玩一会儿,许墨也只能依着她。他低叹一声,将她的挎包接了过来,搂住了小姑娘的腰身:“好了,走吧。”

    “许墨……”这样亲密的姿势,简诗也有点扭扭捏捏起来。

    “害羞了?”许墨笑了,附唇到简诗耳边,用只有两人才能听到的音量说道,“小诗,你这样子,我也很难控制自己。”

    为了快点儿忘记刚才许墨和自己之间的那些暧昧,简诗一进ktv,就飞快地点起了歌。自己一个人唱开心后,就拉上许墨的几个学生玩起了真心话大冒险。

    简诗的手气居然在这个醉酒之夜好得可怕,几乎每一次都没有中招,当她还打算继续玩下去的时候,坐在自己身旁的男人终于握住了她的手。

    “嗯?许墨,你也要来玩吗?”简诗侧过头问他。

    几位学生有点慌了,他们玩的惩罚项目是用卡牌抽的,师母看起来还能开开玩笑,但要是许教授来玩……他们都不敢继续了。

    “你……”许墨本来想让她早些结束回家休息的,但看到小姑娘明媚的笑脸,还是松开了手,“没什么,你继续吧。”

    简诗遗憾地转过头:“那好吧,我们继续来!”

    如果让简诗知道这把她中招了,她绝对会乖乖听许墨的话!

    但哪有什么后悔药吃啊,当简诗抽到了那张大冒险卡片时,她只想快点逃离现场。

    “师母,你抽到什么了啊……”一个男生看着简诗惊讶的脸,好奇地抽出了她手中的卡。

    下一刻,他就顺口将大冒险的内容念了出来:“请亲吻场内的任意一名异性。”

    一瞬间,原本热热闹闹的ktv包间里,鸦雀无声。

    简诗鼓起勇气看了一眼许墨,希望他给自己解解围,却看到男人眼里有趣的笑意。

    “果然是大冒险。”许墨轻飘飘地回了一句。

    简诗被这个惩罚吓得酒都醒了半分,对许墨求助无效,身边最熟悉的异性也只有他,难道真的要在这么多人面前……

    “没事儿,师母,我们再抽一次。”刚才拿过简诗卡片的男生笑着把卡牌打散,重新递给简诗。

    虽然这是很明显的作弊,但也只能这样了。

    简诗深吸一口气,打算伸手重抽的时候,身边的男人拉着带她站起了身。

    “你们先玩,我们买完单再回来。”许墨提起女孩的挎包,对学生们叮嘱了一句。

    简诗还想看看自己能抽到什么卡,不太愿意走:“你自己去好不好,或者我抽完了去找你?”

    “不好。”许墨冷冰冰地甩给简诗两个字,拉着人就往外走。

    po18. {第八章}念由心生

章节目录

[恋与制作人]是与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入江流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入江流流并收藏[恋与制作人]是与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