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与制作人]是与非 作者:入江流流

    po18. {第九章}身体力行

    [恋与制作人]是与非 作者:入江流流

    他走得很快,让本来就喝酒上头的简诗有点跟不上。

    狭长的ktv走廊里,灯光很暗,简诗脚步凌乱地小跑着,走在前面的男人却突然停了下来,简诗直接撞上了他的后背。

    “好痛,”喝多了酒,简诗胆子也大了起来,小声抱怨了一句,“一会儿走得那么快,一会儿又不走了,我哪儿得罪你了啊。”

    “你还想再抽到什么惩罚?”许墨转身一把将人搂进怀里,强硬地问她,“我如果不在那里,你是不是真的会考虑和别的男人亲吻?”

    简诗从未这样与他亲密,但这个拥抱却能给她一种莫名的安心。他的话说得很重,简诗却一点儿都不生气,只软声答道:“没有,我刚才看你那一眼,本来是想问你愿不愿意陪我完成那个惩罚的。要是你不在,别人……我肯定不会考虑。”

    小姑娘说话温温吞吞的,全都是些服软的话。许墨才升起的怒气一点点地全部消失了,他弯下了腰,将小姑娘半抱了起来,径直进了下楼的电梯。

    “不是说买单的吗?”这样被他抱着,简诗浑身都酥酥麻麻的,使不上力气。

    许墨看着电梯显示屏上不断减少的数字,轻声答:“在你玩得开心的时候,我已经买好单了。”

    “那你……”简诗惊讶得抬起手,指向了自己的挎包,“你是不是早就算好了现在要带我回去?”

    “如果没有那个惩罚,或许你还能多玩一会儿。”许墨颠了颠快要滑下来的女孩,走到车子后座将人抱了进去。

    车子是简诗今天开来的这一辆,许墨晚上没有喝酒,将女孩安放后,他才绕到驾驶座上启动了车。

    闻着自己喜欢的香味儿,简诗都有点嫌弃身上的酒味儿了。她迷迷糊糊地闭上了眼,却发现车内只启动了空调,许墨却起身,关上了驾驶座门。

    “不走吗?”简诗趴在窗户边上,问那个站在门边解袖扣的男人。

    许墨摇了摇头,拉开简诗这边的车门:“往那边坐一点吧。”

    简诗乖乖地挪到右边,将左边的一大块儿地盘让给了许墨。

    “你、你坐后面干什么呀?”两人沉默着坐了几分钟,简诗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

    “在想一件事情。”许墨侧过头,在黑暗的车厢里,还是能将女孩脸上的神情看得清楚。

    简诗答道:“你可以回家再想嘛。”

    “那估计不行,”许墨直接侧过了身,长臂一揽,将简诗拥进怀中,“因为,我已经有答案了。”

    简诗在他怀里哆嗦:“什么答案啊。”

    “刚刚在想,要不要配合你完成这个惩罚好了,”许墨抬起简诗的下巴,勾唇笑了,“我的答案是,要。”

    来自许墨的配合,很快便来了。

    简诗这时才明白,为什么他不回家再“思考”。

    家里装着监听器的缘故,简诗一个人呆在家都不敢多出声,而现在当他的吻落下时,她细碎的嘤咛便从喉间溢了出来。

    女孩软软的声音,显然是这场亲吻中最好的助力。车后座空间还算宽敞,许墨吻着她柔软的唇,顺手将人抱到腿上坐好,这才稍稍稳住了快要化成水的小姑娘。

    她太乖了,也太可口。

    对于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会这样痴迷一个女人的许墨来说,这的确不算什么好事。但喜欢便喜欢了,也戒不掉。

    何况,许墨也不想戒。3ω點ρǒ18.てǒм

    他就是要爱她,就是要将最好的都给她。

    其中就包括,最好的亲吻。

    简诗却觉得,当男人带着凉意的嘴唇贴上来时,自己的一切便都已经不听使唤了。

    身体全都软绵绵的,不由自主地往他身上靠。唇舌也自然而然地缠绕了上去,在他的引导下游戏。

    整个人晕乎乎,又暖烘烘的。

    像是归家的旅人,终于寻到了自己的绿洲一般,紧紧地拥住了面前的男人。

    在这一刻,简诗才明白了,她还是没有骗过自己的心。

    她好像真的喜欢上——许墨了。

    察觉到刚才还不知如何回应的女孩的变化,许墨只抬起了她的手,轻轻搭在了自己的肩膀上:“要是还愿意继续的话,就抱住我吧,小诗。”

    怀里的女孩迟疑了两秒,双手攀上了男人的肩膀。

    简诗还未来得及说出自己的回答,所有的话语便被吞没在缠绵的亲吻中。

    她的男人,在身体力行地告诉她——他有多欢喜她的愿意。

    简诗不太记得这场亲吻是什么时候结束的了。她只觉得自己呆呆地坐在一路疾驰的车上回了许墨的公寓,下车的时候都是被他抱下来的,自己坚持要走,他都皱着眉不同意。

    窝在男人温暖怀抱中的简诗,用不太清醒的脑子想着一个复杂的问题:难道,这不是自己一个人的单相思?

    她也没想太久,便被轻柔地放到床边坐好,许墨转身进了卫生间,出来的时候,手上多了一条浸湿了的毛巾。

    许墨在简诗身边坐下,单手抚上了女孩的侧脸,轻声哄她:“眼睛闭上吧。”

    他的命令,简诗自然愿意服从。但闭上眼后,脸上突然感受到的湿润触感,还是让简诗轻颤了一下。

    许墨轻柔地帮女孩擦着泛红的脸,擦完后,还在她颤抖的睫毛处落下了一个吻:“下次不要再喝那么多了。你这么可爱的样子,我一个人看到就好了。”

    唔,真是犯规呀。简诗只觉得,被他擦过的地方,比刚才更烫了。

    被许大教授苦口婆心地教育了一通后,简诗满脸通红地去洗了个澡。这次许墨没有像之前那样到了房间外等着,而是等到简诗打开浴室门的时候,自然地走到她身边刷起了牙。

    往牙刷上挤着牙膏的简诗在看到许墨时愣了愣:“你、你怎么进来了?”

    许墨将自己的牙刷伸了过去:“正好,帮我也挤一下。”

    他口气自然,像是两人已经是这般默契的关系一样,简诗却动作僵硬地给他的牙刷挤了一大条牙膏,然后手一抖,才挤上的牙膏就掉进了台盆里。

    简诗尴尬了:“额,手滑了。”

    许墨打开了水龙头,将掉下来的牙膏冲掉后,又继续用眼神示意简诗:“没事,再来一次。”

    “好……”

    这次,简诗总算是顺利完成了这个任务,两人并肩站在双台盆前,慢慢悠悠地刷起了牙。

    刷着刷着,简诗的眼睛就开始偷瞄镜子里的许墨了。

    怎么会有人刷个牙也能跟喝红茶一样优雅呢?

    看着男人薄唇上沾到的牙膏泡沫,简诗的记忆就又飘回了他在黑暗的车厢里搂着自己亲吻的场景。

    被自己喜欢的男人亲吻,听他在耳边的低语,软软地赖在他怀里,真的是件顶顶幸福的事情了。

    刷完牙,简诗又悄悄瞟了一眼镜子里的男人,却和他的目光不期而遇了。她眼神飘忽地准备换个东西看,却被许墨轻轻拉住了手腕:“想看的话,就转过来看吧。”

    “我、我不看了!”他总是能这样把自己逗得脸红心跳的,简诗直接越过了他,小跑着爬上了床。

    直到听到浴室里哗啦啦的水声后,简诗一整天乱糟糟的心情才有时间整理起来。

    她其实是知道自己酒量不好的这个事实的。

    可是一看到有陌生女孩子跟许墨搭讪,她就莫名的生气。但她又有什么身份生气呢?自己与许墨之间,本来就不是……真正的夫妻,甚至连恋人都算不上吧。

    她郁闷,又不知道怎么排解这种情绪,只好把带着苦涩的红酒一口口地往肚子里咽。也许喝得多一点,她的快乐也会多一点吧。

    但简诗没想到,她意料之外的快乐,竟也这样来了。

    来自许墨的关心,他温柔的吻和轻柔的抚摸,全都是他只赠与自己的礼物。

    简诗甜丝丝地傻笑,甚至笑出了声。丝毫没注意到带着沐浴后的水汽钻进被子的男人,直到许墨在她身后轻声说道:“什么事情这么开心?”

    女孩甜蜜的笑容顿时僵在了嘴边,随后立即将自己缩成一团,躲在一旁闷声答:“没什么啦,你洗好了吗?”

    “嗯,”男人的声音温润如水,“你用的那款沐浴露,比我之前选的味道好像要好闻一些。”

    简诗哪知道他大晚上提这个是什么意思,她只想快点结束这羞羞的一天:“你喜欢的话,就、就一起用嘛。好了,我要睡啦,你也早点休息,明天还是工作日呢。”

    “好,听你的,”许墨轻笑道,“小诗,你转过来,我有话跟你说。”

    “什么呀……”

    简诗乖乖地转身,却在转过来时被男人轻轻拥进了怀里。

    “今天在教学楼下,跟我说话的两位学生,其实是在问我带不带本专业的研究生。我说,没有时间。”

    察觉到怀中的小姑娘听到这句解释后,变得乖顺的反应,许墨只抬手轻抚了一下她的长发:“小诗,下一次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可以直接跟我说,不要再自己一个人难受了,好吗?”

    许墨久久没有等到女孩的回应,胸前的睡衣却湿了小小一片。

    他将人抱紧了一些,低声哄道:“是我不好,没有及时跟你解释,不会再有下一次了。所以不要哭了,听话。”

    躲在他温暖的怀里,简诗轻轻点了点头。

    她在这个似真似假的温柔中,沉沉睡去了。

    而于她而言,真也好、假也罢,只要拥有过他这一分温柔,她也值得。

    po18. {第九章}身体力行

章节目录

[恋与制作人]是与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入江流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入江流流并收藏[恋与制作人]是与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