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与制作人]是与非 作者:入江流流

    {第十四章}白色毛衣

    [恋与制作人]是与非 作者:入江流流

    被困在电梯里的次日,简诗再出门的时候,便发现之前困人的电梯已经停了下来,不再运行。她有点纳闷,却突然又收到了来自许墨的信息:“物业在加装断电应急平层装置,还要调试通话装置,这两天出门,就坐旁边那台电梯。”

    如果不是确定许墨早早地出了门,简诗都怀疑他就站在自己身后,掐着点给自己发信息。

    她苦笑着摇了摇头。

    想这么多,还不如出门散散心。

    许墨回家的时候,女孩的车已经停到了车库里,玄关处也摆好了她的鞋子,他知道小姑娘已经回家了,却没有在楼上的画室找到她。

    迟疑片刻,他还是敲了敲简诗的房门:“已经睡了吗,小诗?”

    女孩子的声音小小地传了出来:“没、没有。”

    她……哭了吗?

    许墨轻声问道:“怎么了,你的声音听起来好像很难受的样子。”

    “不用你管。”

    若是之前,许墨大可以拿出房间的备用钥匙,开了门进去哄她,但现在她对自己种种猜忌和疏离,他再这般逾越,估计小姑娘会马上收拾行李回家。

    他还是耐心地说道:“有什么不开心的事,说出来会比较好。”

    简诗只用被子罩住了头,趴在床上瑟瑟发抖。

    她是真的胆子太小了,但这也不怪她胆子小,实在是一出门就看到那种场景,的确是有点吓到她了。

    怕着怕着,简诗居然还迷迷糊糊地睡着了。醒来的时候,才想到许墨说他会等她联系他,但一看时间,却发现自己已经睡了两个多小时,估计他也早就去休息了吧。简诗走下床,还是站到门口,轻轻叫了一声:“许墨?”

    男人清润的声音立刻在门的另一侧响起:“嗯,我在。”

    “你……”简诗惊讶地捂住了嘴,“已经12点多了,你还不休息吗?”

    许墨是靠着她的房门坐在外面的,在膝盖上放着笔记本电脑,便可以正常办公了。听到小姑娘讶异的声音,他只是笑了笑:“忘记了吗,我不需要经常休息。”

    “你还是早点睡吧,”意识到自己自然而然地说出了那些关心他的话,简诗立马换了口气,“我也要睡了。”

    “好,”许墨应了一声,“有什么事就叫我。”

    简诗才睡醒,说要去睡觉全都是忽悠许墨的。她背靠着房门坐了下来,听着另一边安心的键盘敲击声,想着自己的心事,久久都未出声。

    “怎么还不去睡,已经很晚了。”许墨合上了笔记本,揉了揉太阳穴。

    简诗打了一个激灵:“你、你怎么知道我没睡?”

    “真不想让我知道,”许墨抬手敲了一下房门,“现在就不要回答我。”

    “我……”简诗就知道,自己玩不过他。

    “好了,”许墨柔声哄道,“现在,可以告诉我今天到底怎么了吧。”

    隔着厚厚的房门,他的声音却好像能穿越一切,暖暖地将自己包围。迟疑了一小会儿,简诗还是开了口:“今天才出门,就看到了一场车祸。被撞的那个人,流的血把地都染红了一大片,我有点儿害怕……”

    听着小姑娘胆怯的声音,许墨都能想象她缩在车里,被吓得小手微微颤抖的可怜模样。作为bs高层,许墨见过比车祸更惨烈的场面。但他的小姑娘不同,她只是个活得简简单单的女孩,被这场风波无奈卷入,扰乱了她全部的生活。

    “小诗……”许墨开口时,才发现声音都有些沙哑,“能让我进来吗?”

    简诗后背僵了一下:“怎么了?”

    门外的男人却没有回答。

    简诗站起了身,拉开了房门:“许墨,你……”

    疑问的话还未说完,便被轻柔地带进了男人温暖的怀抱。

    “怎么鞋都不穿,”许墨将抱在怀里的女孩打量了一番,温怒道,“已经入秋了,地上寒气重。”

    许墨将脚往前伸了伸,低头示意道:“站我脚上来。”

    “我……”简诗看着男人灰色的拖鞋,犹犹豫豫。

    许墨却笑了:“还是说,你想让我抱你去床上?”

    黑暗的室内,简诗只看得到他眼底一闪而过的紫光,像是摄人心魂的宝石。她深呼吸了一下,抬起左脚踩到了男人的拖鞋上。

    “嗯,继续。”小姑娘的体重,许墨早就掂量得一清二楚,她就是整个人压上来,他都不会皱一下眉。

    更何况,她也不会这般主动了。

    看着近在眼前的宽厚肩膀,为了尽快逃脱,简诗只是咬着牙双脚都站了上去。

    许墨捏了捏女孩肩膀上因为紧张而紧绷的肌肉,笑道:“好了,一团棉花能有多大的重量,放松点。”

    他抬起了右脚:“现在,我要走去床边了哦。”

    简诗不明白他为什么在走之前都要跟自己说一声,却在他抬脚的那一刻才突然醒悟到现在自己双脚都踩在他脚上,他每走一步,都会连带着在他身上的自己一起移动。

    毫无这种亲密经历的简诗,就这样红着脸倒在了许墨的怀里。

    许墨双手环抱着摇摇晃晃的小姑娘,还是低声提醒道:“不想摔倒的话,就抱住我。”

    他循循善诱,简诗合上了眼。

    明明是陷阱,自己还是迫不及待地往里跳。

    明明是假象,自己还是自欺欺人地相信着。

    女孩的手,轻轻抱住了男人的窄腰。

    简诗靠在他的肩膀上,低声催促他:“好了,你快点儿吧。”

    终于将他的小棉花紧紧拥住,许墨心底有多不舍,也只有他自己知道。但小姑娘催促的口气,也无形地暴露出了她的疏离。

    许墨就这样身上带着个小小的挂件,走到了床边坐下:“不用穿鞋了,直接睡吧。”

    简诗靠在床边,看着那个丝毫不打算离开的男人:“你呢?”

    意识到自己坐在了她的床边,许墨站起了身,将一旁的椅子拉了过来:“等你睡着了,我再回去。”

    简诗还想再和他争两句,却在对上男人坚定的眼神时,放弃了。

    她慢吞吞地躺回了被子里,眼睛还是睁着,看了天花板好久,才对身边沉默着的男人说道:“许墨,你不需要这样对我这么好。”

    许墨半撑着脸,整个人极放松地靠在她的梳妆台旁,轻声道:“这是我自己的决定。”

    这样的决定,让简诗难受得有些喘不过气来。

    他这样和自己相处,到底图的是什么呢?

    而父亲的“消失”,到底是什么含义?

    许墨他……是否参与了这件事,为什么在自己面前闭口不谈?

    简诗有无数个问题想问他,到了嘴边,还是换了说法:“我不喜欢你对我好。”

    她是用了这辈子的狠心,才说出了这句话。

    但刚才还坐在一旁的男人,突然重新站起了身,居高临下地看向自己,眼神里是化不开的灰:“可是,我喜欢。”

    这晚算是不欢而散了。

    简诗也那句狠话撂下后,也终于正式和许墨划清了界限。除了共处一个屋檐下,平日见了面也不会与他多说一句了。有时候,她都觉得自己像是一个租客,行色匆匆,不问世事。

    而那个被自己刻意忽视的男人,却永远都是用一双温暖的眸看向自己——像是时光依旧停在从前。

    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同居生活中,从夏入了秋,又从秋转了冬,简诗也看着许墨在单薄的衬衫外,套上了黑色的长风衣。再后来又换成了灰色的呢子大衣,内搭的那件白色毛衣看起来柔软极了,将男人原来那些冷冽的气质淡化了不少,看起来英俊又优雅。

    这样的他,应该是许多女人的理想型吧。

    可惜,自己却不是他的理想型。

    回忆着今早出门时看到的男色诱惑,简诗坐在咖啡厅的餐桌前,轻咬了一口新出的甜品,满足地眯起了眼睛。

    果然冬天吃冰冰的甜品,比夏天还要好吃!

    简诗兴冲冲地又舀了一勺,准备往嘴里送时,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你是……简诗学姐?”

    “诶,”简诗扭过头,看到自己隔壁桌上的清秀青年,一个名字脱口而出,“你是沈羽!”

    被简诗瞬间认出的沈羽有点儿害羞地摸了摸后脑勺:“学姐你还记得我啊?”

    简诗大学毕业也有三年多了,但这个总是容易害羞脸红的小学弟她倒是印象很深。其实最重要的原因,还是因为在毕业前,他捧着那束红玫瑰到寝室门口向自己表白的场景,实在令人难忘。

    虽然最后简诗还是把这个与自己并不合适的学弟给拒绝了,但事情已经过去了三年,两人现在见面,也没有那么尴尬。

    “哈哈,”简诗干笑了两声,“你的油画可是系里公认的厉害,想不记住都难。”

    原来是记住了画,不是记住了人。

    沈羽有点丧气,还是开口问她:“我坐过来说话?”

    只是坐在一起说说话,简诗还没有迂腐到觉得需要和异性保持那么远的距离,她点头:“好啊。”

    两人是同系的师姐弟,除开当初那次告白失败的意外外,两人之间还是有许多可以聊的话题。

    简诗一直窝在家里,平日也疏于和同学、朋友联系,这次遇到个能聊到一起的,倒也挺开心。

    直到简诗起身准备离开时,沈羽都还有些念念不舍。

    他其实是知道简诗已婚的事实的,毕竟当初那位许墨教授世纪婚礼的新闻那般铺天盖地,同样在恋语市工作的他自然也看到了。沈羽知道那样优秀的一个男人,一定会给他曾经倾心过的女孩幸福。

    可是刚才他无意间问起简诗的婚姻生活时,女孩却生硬地转移了话题。

    她是不是过得不够好?

    沈羽还想追问,却在看到女孩眼底波动的眸光时,及时住了嘴。

    他自己又有什么身份,能这样关心她?

    但看到简诗转身准备离开时,沈羽还是抬手轻轻拉住了简诗的手臂:“学姐,你……”

    简诗不知道他还有什么要问自己,困惑地准备开口时,刚才还拉着自己的手被大力扯开,下一刻她就被牢牢地拉进了另一个怀抱里。

    她的面前,是早上才看到过的白色毛衣。

    近在咫尺时,她才发现这件毛衣果然跟她想象中一样,柔软细腻。

    像天边的云,也像落下的雪。

    搂着女孩的男人,却紧锁着眉:“不要碰我的女人。”

    {第十四章}白色毛衣

章节目录

[恋与制作人]是与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入江流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入江流流并收藏[恋与制作人]是与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