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与制作人]是与非 作者:入江流流

    po18. {第十五章}裙下之臣

    [恋与制作人]是与非 作者:入江流流

    简诗直到回了家,人都还是懵的。

    她喝了杯许墨递过来的温开水,才稍微回了点神,抬头看向正在脱外套的男人,问他:“许墨,你是不是疯了?”

    “这是我们这个月,说的第一句话,”许墨挑眉看她,“你就打算问我这个?”

    简诗不解:“你怎么会出现在那里?”

    “路过,”许墨拿过她手里的水杯,将她未喝完的水喝尽,“正好看到你和那个男人,相谈甚欢。”

    “他是我大学的学弟,恰巧碰到了。”简诗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想和他解释,但一开口,这些话便不由自主地说了出来。

    许墨这次是真的路过,而正是因为是偶然,才会在看到她和别的男人接触时那般难以平复。

    他就站在街的对面,看着落地窗后巧笑嫣然的女孩。

    她看向坐在对面的那个男人的眼神,是没有防备的。不会像看到自己时,变成一只全身戒备的小兽。

    他们聊了多久,许墨便在外面看了多久。

    直到女孩起身准备离开,许墨看到她被那个男人触碰时,他才再也压抑不住心里的那种波动了。

    她是他的。

    也只能是他的。

    即使她恨他,他也要将她留在自己身边。

    “你喜欢他?”许墨将水杯放到餐桌上,走到简诗所坐的沙发一侧坐下。

    简诗迅速往另一侧挪了挪:“不喜欢,他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但他倾慕你,”许墨笃定道,“他看你的眼神里,藏不住这种感情。”

    简诗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脑子坏了,居然顺口接了一句:“那你呢?”

    “我?”许墨轻笑了一声,似乎是有些讶异女孩的大胆,“我对你如何,你应该清楚。”

    两人很久没有像现在这样聊过,简诗只觉得自己一点长进都没有,一到他面前,浑身上下都被能瞬间看透。她有点儿生自己的气:“我不清楚!”

    “既然这样,”许墨站起了身,“那我现在告诉你。”

    那个穿着柔软的白色毛衣的男人,轻轻地俯身,吻在她的额头。

    “小诗,”下一个吻,落在鼻尖,“你是我妻子。”

    最后的吻,属于他久违的唇瓣:“我也是你的……裙下之臣。”

    许墨做了一件,他素来不齿的事情。

    他将苦苦念了数月的小妻子,紧紧抱住,吻了她千千万万遍。

    挣扎,他便抱得更紧些。

    泪水,他便也一一吻去。

    他要的,只是这片刻的亲昵。

    但越亲呢,怀中的小姑娘竟也开始了回应。她轻启了唇,给了他肆虐的机会。而小小的手,也抓紧了他身上的毛衣,似乎在为自己的不知所措,找一个支点。

    有了简诗无声的默许,许墨更发了狂地吻她,直到要将她抱至身上时,才被小姑娘轻轻推了开来。

    “你、你干什么……”简诗抬手摸了摸自己红肿的唇瓣,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他疯了,自己是不是也跟着疯了?被这般亲吻,自己也会动情,也会想要他吗?

    许墨胸前的白毛衣上,还留着女孩刚才的抓痕。他低头笑了:“不得不承认,我今天的这种情绪,应该称作——嫉妒。”

    嫉妒?

    简诗难以置信。

    一个处心积虑的男人,一个用甜言蜜语麻痹自己的男人,会因为这些小事嫉妒?怎么可能。3ω點ρǒ18.てǒм

    “Ares也会嫉妒?”简诗轻声说着,却字字清晰。

    这个名字,从女孩口中说出。许墨只觉得像是把之前那些矛盾和伤疤重新撕开,但他现在,也终于能给她一个回答。

    许墨将准备离开的女孩拉回怀里,给了她一个暴虐的吻。他看着简诗气极了地站起身,闭眼回味着刚才交缠中被女孩咬破的血腥味,沉声道:“我本就无愧于你,吻你,是我的权力。”

    简诗的背影未停:“明天我要去日本采风,等我回国,我们就办离婚吧。”

    她关上了房门。直到收拾好了行李,准备入睡前,简诗还是将门轻轻拉开了一个缝。

    客厅的灯还是亮的。而那个男人,低垂着头,也不知在思考些什么。

    去日本采风的决定是几个月前定下的。

    简诗当时想来个说走就走的旅行,结果却发现不管是办护照、还是定行程和交通、住宿,都要提前几个月做好准备。无奈,只能定在了12月底。

    出发的次日,正好是12月31日。简诗带着简单的行李,上了直飞京都的飞机。

    而到了日本,她才发现作为一个英语和日语都不太过关的人,她也能在这个陌生城市正常生活和交流。

    去酒店放下行李后,简诗便奔向了她这次的第一个目的地——安井神社。

    已至深冬,简诗穿的是厚厚的羽绒服。走到神社前的水池前净手时,卷起羽绒服的袖子还有些艰难。在挽袖子时,简诗却看到了自己左手上的婚戒。

    本来之前便想摘掉的,但许墨再三叮嘱为了确保她的安全,不能摘掉,加上有了已婚的身份,也能少了一些不必要的麻烦,简诗也就一直这样戴着了。

    三天后返程,就能真正将它摘下了吧。

    简诗认真地净完手,从口袋里拿了些零钱出来,却不小心被婚戒上的钻石闪到了眼。

    这颗钻石的大小倒是可观。

    看来当时那个男人,真是花大价钱来哄骗自己了。

    跟着一队旅行团的人流,简诗终于走到了那个不算大的石洞前。

    一旁的中国导游介绍道:“这里是祈求良缘和斩断恶缘的石洞。如果想祈求良缘,要从石洞的里口爬到外口,如果想切断恶缘,就要反过来从外口爬到里口。”

    简诗并不是这个旅游团的成员。而这个旅游团好像大部分是些与她年龄相仿的年轻女孩,听到导游的介绍后,纷纷站到了里口,打算祈求良缘。甚至还有的,红着脸拉上了身边的男伴,准备两人携手一起祈缘。

    她微笑看着大家在石洞前祈求完愿望后,等人流散尽,才缓缓在外口蹲下了身。

    虽然有点迷信……但是试试看,说不定会有用呢?

    简诗正准备双手撑地时,身子却直接被身后的人抱了起来。异国他乡,简诗的第一反应便是呼救,但很快便听到了熟悉的声音:“小诗,是我。”

    “许墨?”简诗背对着他,迟疑地问,“你怎么来了?”

    许墨将女孩转了个身,弯下腰拍了拍她白色羽绒服上的灰尘,才答道:“我们是同一趟航班,你没注意到我而已。”

    “你……”简诗瞪大了眼,“你跟踪我?!”

    “这应该不算,”许墨笑道,“我只是恰巧知道你的行程而已。毕竟某个小傻瓜每天在客厅研究各种攻略,我要是不知道,才会觉得奇怪吧。”

    简诗懊恼地垂下了头。好像说来说去,都是自己露了馅?她转身就想走:“那你玩你的,我忙我的。”

    “既然都遇到了,就一起吧,”许墨拉住了她,笑得坦诚,“我也没有做攻略。”

    感情许大教授这是想来一次分手旅行?简诗不吃他这套:“没做攻略就自己去搜,一抓一大把。”

    小姑娘如此绝情,许墨也正了神色:“不许去那个石洞。”

    “为什么不行?”简诗也梗直了脖子,“我就是要去,这还是我的必去景点!”

    “因为,”许墨揽住她的腰,将娇小的妻子严严实实地抱住,“你去了,也斩不断我们之间的缘。”

    一对璧人站在斩断恶缘的石洞外口前,搂搂抱抱,连路过的游客,都大概知道了这是怎么一回事。就连被紧紧抱在怀里的简诗,都看到了一旁的小朋友,给了许墨一个鼓励的眼神。

    所以……这是被误会吵架了吗?

    简诗推了推他:“好了,有话我们出去再说,别站这儿挡着别人参观。”

    许墨从善如流:“嗯,走吧。”

    而当简诗发现自己已经被男人自然地牵走时,已经走了老远了。她气红了脸,就知道自己敌不过这只老狐狸!

    夕阳西下,两人执手的影子,在青石板路上交缠着,似一对难舍难分的情侣。

    而这对影子的女主人,却鼓着脸,丝毫不愿搭理影子的男主人:“你还要牵多久?”

    许墨侧过头,露出了一个可以称作无辜的表情:“这边的路我不太熟悉,这是防止我们走散而采取的有效措施。”

    简诗扶额。反正不管怎么样,他都能有个无懈可击的好理由吧。

    两人就这样一直走到了简诗预定的酒店门口。

    简诗从兜里掏出房卡,示意许墨他可以走了:“我到了,还是谢谢你送我回来。”

    站在一旁的男人丝毫没有要走的意思:“嗯,不客气。”

    她刷开了房门,那个比她高大许多的男人也跟着闪了进来。简诗不解地看这个动作灵活到不可思议的男人:“你干嘛?”

    “今天是跨年夜,实在订不到酒店了,”许墨双手合十,竟有点像简诗今天在神社善款箱前祈福的模样,带着些天真的傻气,“小诗可不可以收留我一晚?”

    简诗眼前一黑。

    她能说不吗?

    好像……不能。

    po18. {第十五章}裙下之臣

章节目录

[恋与制作人]是与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入江流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入江流流并收藏[恋与制作人]是与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