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与制作人]是与非 作者:入江流流

    po18. {第十六章}兵不厌诈

    [恋与制作人]是与非 作者:入江流流

    “那你自便。”简诗甩下这句话,走到榻榻米的一旁跪坐了下来,开始埋头收拾她的行李。

    许墨一直拖着一个灰色的小行李箱,见她这样,也拉开了自己的行李箱收拾了起来。

    不一会儿,便有人过来敲门:“お客様、ご飯が必要でしょうか(客人,请问需要晚饭了吗?)”

    许墨抬头回道:“はい、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好的,谢谢)。”

    这种简单的对话,简诗能听个一知半解,她气鼓鼓地看了一眼许墨。他这种自然的回答,倒真像和自己一起出来的旅行的丈夫一样了。

    工作人员送餐进来时,被许墨笑眯眯地拉着聊了两句。为了等他一起吃饭,简诗眼巴巴地等了好几分钟,才动了筷子。

    虽然并不想和他说话,但一想到晚上还要和他挤一个被窝,简诗还是开口问他:“你跟别人聊什么了?”

    “先吃吧,”许墨给简诗夹了点小菜,“看你都等饿了。”

    简诗知道他在卖关子,加上自己确实饿了,也就安安静静地继续吃完了饭菜。工作人员进房间收拾时,顺便带进来了两套日式浴衣,递到了许墨手上。

    等到关上了门,简诗才喃喃道:“你要这个做什么?”

    许墨指了指落地窗外的温泉:“酒店房间自带的温泉,想不想试试?”

    如果他不提这件事,简诗本来是打算等他明天出门后,再自己抽时间泡一泡的。可是……现在看着他手中的浴衣,简诗还是犹豫了:“想是想,但你得出去。”

    “为什么要出去?”许墨抬手解开了外套上的牛角扣,“我们一起。”

    简诗脸都全部涨红了,赶紧去抓他的大掌:“不、不行……”

    小姑娘不知道是气的,还是羞的,小脸红扑扑的,可爱极了。许墨不禁低下头,轻轻亲了她一下。

    而这个吻显然给简诗的震惊更大,她用尽全身的力气推他:“许墨,你别这样,我不喜欢。”

    许墨将那两件浴衣放到了一旁,拉着简诗在榻榻米上坐了下来。3ω點ρǒ18.てǒм

    “小诗,我在你眼里到底是什么身份?”许墨离简诗所坐的位置有些远,中间甚至还能再坐一个人。但即使是隔着这个距离,女孩都看起来保持着绝对警惕。

    简诗只顾着低头看自己的手:“现在说这些,又有什么意义。”

    她没有回答,证明至少还有余地。许墨轻声道:“你不说的话,那就换我了。”

    他轻轻握住了女孩颤抖的手,安抚道:“你想知道的,今天我都会一一告知。”

    “组织将简教授作为目标的事,我的确知情,但没有经过我手。受简教授委托,和你认识,也不是谋划。简教授出事后,我想救他是真,想保护你也是真,但只有假结婚是我的私心。”

    简诗愣愣地看他:“你……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还不明显吗?”许墨拉着她的手稍稍使力,便将人抱进了怀里,他贴着女孩的耳侧低语,“我想娶你,想做你一辈子的伴侣,在神父前的宣誓,我都会做到。”

    “我、我不信,”回想起他的那些冷漠和残忍,简诗哭得泪流满面,“这些都是你拿来哄人的,我再也不会相信你了。”

    小姑娘哭成这样,许墨头一次手忙脚乱了起来,他不断地擦着掉落的泪珠,不住地解释:“是我不好,怎么怪我都可以。你一哭,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哄你了。”

    “不要你哄,”简诗抽泣着,说话都一抽一抽的,“你不要再对我温柔了好不好?你再这样,我又舍不得离开你这个坏蛋了……”

    许墨将人抱得更紧了些,轻吻着她的发丝:“那就不要离开了,嗯?”

    感受到女孩的顺从,许墨才将刚才中断的话继续说了下去:“这几个月,学校、研究所和组织里的事都很多,没有照顾好你的情绪,我很抱歉。”

    “哼,解释没说完,就开始找理由。”简诗被刚才的糖衣炮弹哄得一愣一愣的,但基本的逻辑思维还是在的。

    听到她类似撒娇的调侃,许墨只轻声笑了笑,说道:“毕竟,要在小半年的时间里,做一个新的身份出来,还是有些难度。”

    “什么……”简诗抓着男人有些扎人的呢子外套,屏住了呼吸。

    怀抱着失而复得的小妻子,许墨终于露出了由衷的笑容:“小诗,我已经把简教授送到加拿大休养了,明年开春后,我们去看他好不好?”

    简诗从他怀里探出头来,瞪着刚才哭红的眼睛,难以置信地重复了一遍:“去加拿大休养?”

    “嗯,”许墨抬手摩挲着女孩柔软的侧脸,微微笑着,“幸好提前有所准备,要不然我的小诗就真的见不到爸爸了。”

    男人温暖的手,贴在自己满是泪痕的脸上。温暖的笑容,也在自己面前一点一点地将这个寒冬解冻。简诗欣喜若狂,又还是想着当初的芥蒂:“那你之前还在别人面前……那样说。”

    “果然是个小傻瓜,”刚才还在轻轻抚摸的大掌,顿时抬手刮了女孩的鼻梁,“俗话说,兵不厌诈。”

    简诗捂着自己本来不是很挺的鼻梁,气哄哄地看他:“你诈我?”

    “也不能这么说,”许墨垂眸看着女孩,“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们的未来。”

    心里暗自欢喜的许墨以为这段解释后,女孩会回到原来无忧无虑的快乐模样。却没想到,他话音刚落,怀中的女孩又止不住了眼泪,甚至哭得比刚才更凶了。

    “许墨你个大骗子、大坏蛋、大猪头,”当所有的防备卸下后,简诗一口气将自己满肚子的怨气都撒了出来,“你有什么安排,有什么打算,你跟我直说就好了嘛,干嘛搞得神神秘秘,让我天天猜来猜去。我又没你许大教授聪明,哪会每件事都跟你想到一起……”

    “是是是,”许墨知道自己现在哄也没用了,干脆让小姑娘骂个够,“我是大骗子、大坏蛋、大猪头。嗯,在网上是不是还有个说法叫做,大猪蹄子?”

    这个称呼从许墨嘴里说出来,格外有趣。本来还生着气的简诗,没忍住直接笑出了声。

    许墨满意地抬了抬女孩的嘴角:“终于笑了,看来我这个大猪蹄子也有点作用,能逗小诗开心了。”

    “你……”简诗小声说道,“你不是大猪蹄子。”

    许墨眯起了眼睛:“你说什么?我没听清。”

    豁出去了,简诗将头埋进他胸前,耳朵都是红的:“你不是大猪蹄子,你是……我老公。”

    头顶上传来男人低哑的声音:“还是没有听清,小诗,再说一遍吧。”

    就知道他早就听清楚了,简诗捶了他一下,撒娇道:“我不说了,你故意逗我。”

    许墨将赖在自己怀里的女孩轻轻抱到了腿上坐着,才轻声唤她:“简诗。”

    男人突然正经的语气,以及很少这样直接叫自己名字的称呼,让简诗有点惊讶:“嗯?”

    “我是不是从来都没有告诉过你,”许墨将女孩的手放到自己心口,“我爱你。”

    那一刹那,简诗觉得自己的人生,像是被一根叫做许墨的火柴点亮,意味着新生和征程。

    她的世界,五彩缤纷。

    “许墨,”简诗抬头,第一次,主动吻了这个让她又爱又恨的男人,“你应该早就知道的,我也好爱你。”

    爱你爱到,即使你有可能做出伤害我、背叛我的举动,都舍不得放下这段错误的感情。

    许墨加深了这个吻,右手托着她的后脑,轻轻地将人压到了榻榻米上。她的主动,使这个情人间宽恕的吻变得浪漫又动人。

    他似乎是等了这个吻很久很久,但等待的时间越长,许墨才越确定这个女孩就是他想要去呵护和深爱的人。而不是因为从8岁起便只能看到黑白世界的自己,第一眼见到这个带着缤纷色彩的女孩,有的那一瞬间的心动。

    许墨需要确认,他想要的,绝不是通过她来看这个原本是彩色的世界。

    他要的是,知心的爱人、温暖的家和忠诚的爱情。

    即使简诗不是那个彩色的蝴蝶,她也是许墨眼底最美的那一副黑白泼墨山水画。

    那般动人,也那般迷人。

    简诗被这个漫长的亲吻,折磨得神志都昏昏沉沉。

    直到感受到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的那些反应,简诗才赶紧坐起了身:“你、你不是说要泡温泉的吗?那你先去……”

    许墨知道是自己失态,吓到了她,跟着她坐起身后,才摸了摸她翘起的碎发,柔声提醒她:“我记得刚才我就说过了,我们一起。”

    “我不要……”简诗还没说完他的拒绝,男人温暖的食指便封住了她的双唇。

    他弯起了嘴角:“你想试试,拒绝我后的惩罚?”

    要不是坐在榻榻米上,简诗肯定腿都软得站不住了。

    果然温柔只是他的表面,许墨这家伙,扒开外皮,里面肯定是黑心的!

    po18. {第十六章}兵不厌诈

章节目录

[恋与制作人]是与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入江流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入江流流并收藏[恋与制作人]是与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