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与制作人]是与非 作者:入江流流

    {第十七章}浓墨重彩(H)

    [恋与制作人]是与非 作者:入江流流

    简诗飞快地爬起身,拿起那件粉色的浴衣就往浴室里走:“我、我先去洗一洗。”

    小姑娘的速度飞快,许墨连她的衣角都没有抓住,就看到她红透了脸,躲进了浴室里。而背靠着浴室门的简诗,小口小口地喘了很久的气,才算稍微平复了一下心情。

    随后,她才将脸埋进浴衣里,甜甜地笑出了声。

    他居然真的没有骗自己,他真的做到了。爸爸也平安地活着,自己还有什么不能坦诚相待的呢?

    简诗对着浴室的镜子,一点点地褪下了身上的衣物。直至看到镜子里光裸的身体,才微红着脸害羞起来。

    距离上一次亲密,已经过去了好几个月。但当时的他那般温柔,只是轻轻的触碰,都能让自己浑身软化。简诗将手搭在了自己的脖颈上,准备解开项链时,却不经意间又回想起了当时男人在那里留下吻痕时的场景。他的确是个能让人心动至极的男人,就连情事中的亲吻,都带着温柔的安抚。

    简诗忘不了。

    即使是曾经那般恨他、怨他,但只要被他触碰,满脑子都只会想起他与自己的那些温存。

    她也曾懊恼地想过:离开许墨,自己还能再努力地爱上别人吗?还能将这样本真的自己完完全全地展示在别人面前吗?

    ……简诗觉得自己可能做不到了。

    她早已经将心给了他,就算他是恶魔,她也愿做恶魔的仆从。

    许墨觉得自己本来是个极有耐心的人。

    或者说,他最喜欢的、也最有成就感的事,便是看着猎物一步步地走进他设好的圈套,最后才慢慢享受收获的喜悦。

    但简诗不是他的猎物。

    她是他藏在心底最深的秘密,是月光下最难捕捉的萤火虫,那样脆弱,又那样美丽。

    为了得到她的爱和宽恕,许墨头一次背叛了组织。

    代替简意之消失的,是他寻来的另一个替罪羊,再用“伪装”的evol加以修饰,算是极为冒险地将简意之换了出来。但因为组织里折磨人的手段大有人在,将简意之接出来时,许墨都有些认不出来他了。为了防止组织察觉,许墨只好将人送到加拿大休养,直到最近收到那边已经开始好转的消息,许墨才敢将这个消息告诉一直郁郁寡欢的小姑娘。

    许墨平生最不屑的便是解释,而今晚他对简诗说的那么多,竟然全是解释。他头一次发现,自己是那么想得到她的谅解。他还想看她亮晶晶的眼,还想要她亲昵的笑,还想要她纯粹的爱。

    即使只有一丝机会,他都不想放弃。

    许墨渐渐失了耐心。

    听着浴室里的水声渐小,听着女孩在里面换衣的轻声,他都心急如焚。

    但换好衣服从浴室走出来的简诗,看到的,还是一脸平静地坐着的清心寡欲许教授。

    她心里有点虚。

    自己在浴室里,害羞地期待了半天接下来可能会发生的事。结果,幻想中的对象好像看起来只想和她盖着棉被纯聊天?

    简诗攥紧了手,作为女孩子,还是要矜持一点好。

    “看起来很合身。”许墨站起身,满意地打量了一下娇小的妻子。

    简诗正想问他呢:“你怎么知道我的尺码?”

    “我们结婚这么久,如果连你的尺码都不清楚,”许墨的眼神,让简诗觉得他都快把自己看穿了,“我还真是个不称职的丈夫了。”

    女孩子呆呆地愣在那儿,许墨轻声咳了一下,越过她进了浴室:“好了,等我一下,马上就好。”

    马上就好,这几个字,在简诗心上挠了挠痒痒。这简直就像是在暗示她,看起来有多心急似的。

    她如坐针毡,随手拿起放在一旁的梳子梳起了头发。待会儿要泡温泉,头发得盘起来才行。

    对哦……要泡温泉。简诗低头看了眼自己身上的浴衣。

    好像泡温泉的话,身上就、就什么都不能穿了!

    简诗纠结得眉头紧锁,许墨这家伙,是不是早就想好了今天会有这一出!他是不是……就想看到自己手足无措的样子呀。

    还在苦恼的简诗,手中的梳子被身后的男人轻轻抽走了。

    “我帮你。”许墨蹲下了身,学着女孩刚才的样子,梳起了她的长发。

    他捏住了靠近发根的地方,将因为刚才洗漱而翘起的发梢一一梳顺后,才轻声问道:“要盘起来吗?”

    “嗯、嗯……”简诗埋着脑袋点了点头,“你还会这个?”

    “小时候,看母亲盘过。”许墨答道。

    简诗这才想起,这半年来好像从未听他提起过父母和家人。她正打算开口,男人温热的手指就贴住了她的嘴唇:“等回国,我带你去见他们。今天……就不提这件事,好吗?”

    他平静的声音里,头一次有了那么明显的情感波动。

    简诗猜了个大概,顺从地点了头。

    未来那么长,她还有很多很多时间,来慢慢了解他。

    依照着模糊的记忆,许墨将女孩的长发轻挑了起来,眼神却落在了她细腻的后脖颈上。像一块无瑕的美玉,温润可人。

    许墨手中的梳子,掉落到了木质地板上,碰撞出了一声闷响。而他的眸光里,只有乖顺地跪坐在他身前的小妻子。

    带着潮气的吻,一点一点地印上了自己露出的后颈。

    而被这样温柔对待的简诗,在迎接第一个吻时,就已经软软地靠进了许墨的怀里。

    “抱歉,”男人纤长的手指拉开了简诗才系紧的腰绳,“明天再陪你泡温泉,可以吗?”

    简诗不知道他真正的想法到底是什么,只闭着眼微微颤抖着:“那、那今天呢?”

    小姑娘在期待些什么,许墨从她的每一个眼神中,都能看出她的情意。他将衣衫半解的女孩搂进怀里,认认真真地解释:“现在,先做正事。”

    平日清心寡欲的许教授,说起这种情人间的蜜语时,都正经得好像在公布最新的研究成果。

    而男人手上的动作,却丝毫未停顿。

    日式浴衣穿着的步骤繁琐,许墨解开时,也确实费了些功夫。但当他摸索到衣物下女孩光洁的皮肤时,眼神里顿时少了丝清明:“怎么里面……”

    小妻子的浴衣下,竟是什么都没穿。

    简诗哪好意思解释自己除了浴衣外什么都没有带进浴室,只好弱弱地答:“本来泡温泉就不让穿的……”

    看来

    Р○①8导航站▄:P○①⑧.c○M

    她是做好准备了。

    许墨将人抱到身上坐好,才去抬她的下巴:“小诗愿意跟我一起泡温泉了?”

    “我……我才不愿意呢。”这种亲密的姿势,简诗还是嘴硬。

    知道小姑娘就是这样的脾气,许墨不继续逗她,将人抱起来放到铺设了柔软棉絮的榻榻米上趴好。在她困惑时,许墨低声提醒她:“不能回头。”

    简诗眼前是白色的床单,只听得到自己身后男人脱去衣物的窸窣声。

    她静静等待着他,却听到许墨清润的嗓音:“小诗,外面下雪了。”

    因为这次预约的房间外面就是专属温泉,所以落地窗旁的窗帘并未关上,简诗软软地趴着,仰起头看向了窗外。

    竟是真的下起了雪。

    简诗是在网上看到过京都的雪景的,美得不知该用什么语言来形容。这次来之前,天气预报上并未提到会有雨雪天气。而这场雪,竟是这次旅行意外的收获了。

    她还未将那美景尽收眼底,身上还凌乱着的浴衣终于被男人飞快地扯去。下一刻,女孩柔软的臀便被男人滚烫的大掌轻轻地揉捏,耳边全是他温柔的诱哄:“放轻松些。”

    简诗乖乖照做。

    那等待他许久的娇娇,终于被温热的唇舌扰乱。

    “许、许墨……”还保持着趴着的姿势的简诗,因这突兀的情动,紧紧地抓住了面前的床单。

    他就那样吻着那片因为他而变得与众不同的地方,大掌柔柔地在自己身子抚慰。甚至……还寻到了那个最敏感之处,轻轻地拨,细细地抿。不需片刻,简诗便咬着嘴唇到了顶峰。

    许墨抬手,拭去了唇边的水痕。

    她这样娇,自己还需更温柔,才能让她愿意将全部交给他。

    但他做不到了。

    简诗还未从情潮中脱身,便被男人不算温柔的动作,重新拉进了他的世界。

    他结实的手臂,撑在自己身上。而每一次律动,手掌也会微微地使劲,在床单上摩擦着挪动。

    “诗诗,”许墨将自己全身的重量撑起,只俯身去吻她的耳珠,“明天我们去看雪吧。”

    那个正在狠狠疼爱自己的男人,极尽温柔的口气,轻轻地与自己约定着明天的行程。

    简诗想答话,却在开口的瞬间,将隐忍已久的娇吟逸出了口。

    “要看你自己看……”简诗上气不接下气地答。

    “那可不行,”许墨加快了身下的攻势,密密的吻落在女孩光洁的后背上,“你如果不看,我们明天就一整天都呆在酒店里……”

    难道他明天还想……!

    简诗捂住了嘴,被动地送上巅峰后,才无力地求饶:“我、我陪你看,你别欺负我了。”

    但这种时刻的求饶,显然是男人最好的鼓励。

    他要做无形的画笔,在她的世界,留下磨灭不掉的浓墨重彩。

    许墨被小姑娘无意间的收缩,磨得皱起了眉。而简诗也终于在这场情事中,听到了男人失控的喘息:“许墨,你……”

    “不能回头,”许墨喘着粗气,遮住了女孩的双眼,他微微启唇,“诗诗,再那样叫我一次,好吗?”

    即使看不到他,简诗都能想象她的男人脸上浮起的红晕,被情欲支配得快失了理智的迷人模样。

    她软软地唤了他一声:“老公。”

    如果简诗知道,这个称呼能让疼她爱她的男人变成失控的野兽,她绝对不会受他的蛊惑。

    因为……即使他收了些力气,但自己腰上的指痕直到回国,都没有完全褪尽。

    {第十七章}浓墨重彩(H)

章节目录

[恋与制作人]是与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入江流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入江流流并收藏[恋与制作人]是与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