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与制作人]是与非 作者:入江流流

    {第十八章}笔酣墨饱(H)

    [恋与制作人]是与非 作者:入江流流

    落雪的季节,适合和爱人一起在暖暖的被窝里赖床。

    简诗也想试试这个美好的愿望,但在许墨怀里睁开眼睛时,她还是立马清醒了过来。

    自己身上整整齐齐地穿着睡裙,可是他的上半身……怎么什么都没穿啊?

    简诗其实是知道许墨不怎么需要睡眠的作息习惯的,但现在环抱着自己的男人,好像真的陷入了梦乡。

    新年的第一天,趁着许墨还没醒,简诗往他怀里蹭了蹭,极小声地说道:“新的一年,也请你多多关照啦。”

    话音刚落,环抱着简诗的手臂突然收紧了些,男人还带着些睡意的声音朦胧地传来:“是夫人要多关照我才对。”

    “你……”简诗有种做坏事被抓包的错觉,“你也醒着吗?”

    警惕焦虑了小半年,许墨在昨晚终于睡了个好觉,但怀抱着心爱的女孩,只要她稍微有一点动作,他都能立即感应到。自然小姑娘刚才说的那句话,他也听得一清二楚了。

    许墨笑道:“不,我没醒。”

    知道他在给自己找台阶下,但什么时候许大教授的语言表达能力低成这样了?简诗叹了口气,无奈道:“你听到了就听到了,还装睡,哪儿有睡着的人能这样说话的?”

    “嗯,听小诗的,”许墨睁开眼睛,亲了亲她的头顶,“现在醒了。”

    当简诗正准备问他今天的打算时,才发现刚才说自己醒了的男人,身上奇怪的变化。

    她突然有些紧张:“那个……你干嘛抵着我?”

    许墨一脸无辜:“你让我醒的,我自然醒了。”

    天知道他说的“醒了”,到底是指的什么。简诗欲哭无泪:“要不,你再睡会吧。”

    但这种时候男人怎么还会听她的,小姑娘乖乖地靠在自己胸前,刚才翻身时睡裙滑落露出的肩膀上,还有昨晚留下的吻痕。许墨越看越喜欢,也越看越心动。

    “累不累?”许墨看一眼女孩睡得还不错的脸色,还是问了她一句。

    “不累,”简诗顺口答了,但转念一想,这个问题好像不应该这样答,立马改了口,“我累!”

    自作聪明的小姑娘,傻得可爱。

    许墨搂着她坐起了身:“撒谎的话,会有惩罚的。”

    简诗怕极了他的“惩罚”,只好实话实说:“不累,昨晚睡得很好。”

    “我也是,”许墨笑她的出尔反尔,“睡得很好。”

    见他作势要亲自己,简诗害羞地转过了头:“我还没刷牙……”

    “待会儿再刷,”许墨吻她的侧脸,怕女孩担心,还补充了一句,“我帮你刷。”

    简诗羞红了脸让他亲。

    这个男人厚起脸皮来,应该是天下第一了。昨晚被折腾到零点,确实到了最后自己连刷牙都是他帮的忙。

    不不不,才不是要感谢他帮忙呢。自己连刷牙的力气都没有,不还是得怪这个黑心的大坏蛋!

    而此时,昨晚的罪魁祸首,正在找自己的小妻子讨要新年的第一个礼物。

    “第一次。”许墨一边引导着女孩抱住自己的脖子,让她自己学着将整个人都靠在他身上,一边轻声说道。

    简诗闭着眼,企图将自己那股情动稍稍逼

    Р○①8导航站▄:P○①⑧.c○M退一些,却还是无能为力:“嗯?你说什么呀……”

    “新年第一次,”许墨吻她,含糊不清地解释,“要你。”

    平日文质彬彬的男人,头一次说话这么直白,简诗整个人瞬间又红了一个度。她哆哆嗦嗦地答:“你不许说话了!”

    小姑娘以为自己板起了脸,好像气极了的样子,却没想到这样衣襟半解、面含桃花的自己,做出这种表情,更能让许墨心弦拨动。

    不说话便不说话。许墨沉默着将小姑娘抱到浴室,简单擦了擦脸,才开口提醒自己单手抱着的女孩:“抱紧我,我要松手了。”

    虽然不知道他说的要松手是什么意思,简诗还是怕自己摔到地上,赶紧双腿紧紧缠上了男人的腰。然后在内心悄悄感叹了一句——真细。

    脑科学教授都这么闲的?还有时间把身材练得这么好吗?

    小姑娘脑子里在想什么,许墨自然不知道。在确定她抱紧了之后,许墨才松开了手,他像是在准备做一个极其精细的实验,将修长的手在水里反复清洗了数遍,才用干净的毛巾擦干。

    “我、我快没力气了……”简诗本来就刚醒,现在又要在没有许墨的支撑下这样面对面地攀在他身上,才一会儿就没了力气。

    她越没力气,小小的身子就越往自己身上靠,许墨倒是坏心眼地希望她再没力气点。但当着简诗的面,他还是不能将这个想法说出口,只重新托住了她:“抱歉,夫人久等了。”

    简诗没有时间思考“久等”的含义,许墨就用足以扰乱她思绪的亲吻让她明白了她“等”的到底是什么。

    他的女孩,当然等的是一场足以让他表达所有感情的疼爱。

    简诗重新被压到榻榻米上时,终于鼓起勇气说道:“不、不趴着好不好?”

    许墨本就不打算再像昨晚那样放纵,但小姑娘一开口,他还是故意地做出了要把她翻个身的动作:“怎么了,不喜欢?”

    “没有……”简诗说话声越来越小,“我想看着你。”

    她想看看,她爱的男人,在这场征伐中,到底会用什么眼神来看自己。

    第一次亲密,自己傻乎乎地中了药,回忆全都是断断续续,未曾将他看清。而昨晚更是全程都被他死死压在身下,只能听着他的喘息,一点点地在内心中描绘他动情时的模样。

    不,她要亲眼看。

    看他偏白的皮肤,染上和自己相仿的微红。

    看他修长的脖颈,因为自己的挑逗冒出微微的青筋。

    看他漂亮的眼眸,全是自己,也只有自己。

    许墨抬手脱去了女孩身上的衣物,吻上了昨天他留下的吻痕,似安抚,更似挑逗:“好,想看的话,你就看吧。”

    满足了小妻子的愿望,许墨才将柔柔的眼光重新投到了她身上。

    该是满足他的新年愿望的时候了。

    当修长的手指在身下作祟时,简诗才懂了刚才男人洗了那么久手的原因。

    她变成了专属于许墨教授的实验品,且,仅限于情事。

    而这个男人,温柔地吻她,耐心地跟她解释着他现在所做的事:“这里,怎么一碰就变成这样了呢?”

    凌乱的水声,柔软的内壁将男人的两根手指紧紧缠住,似乎很是欢迎它们来此做客。

    但简诗早就失了理智,她得了许墨的指点,趴在他胸口,伸出小舌一下又一下地舔舐着男人坚硬的胸膛。

    小姑娘不回答,许墨便替她回答:“因为你喜欢,对吗?”

    简诗害羞,又不敢顶嘴,只好作恶般地咬了一口男人的乳首。

    “嘶——”许墨这次是真的没想到她的胆子会大成这样,抬起她的下巴便狠狠吻了下去。

    已经亲密过两次,他早就知道小姑娘最喜欢被触碰到哪里。手指或轻或重,转眼间便染上了甜腻的香味。

    “以后还敢不敢,”许墨眯起眼睛,哑声问她,“嗯?”

    而随着这个反问字,简诗眼前终于泛起了白光,娇呼一声彻底软在许墨怀里。

    女孩大口喘着气,整个人软得倒真像团小棉花了。

    许墨突然想起之前要抱她时碰的壁,抬手捏了一下他的小棉花:“以前被我抱的时候,怎么那么不开心?”

    简诗还没从那场极致中回过神,自然是他问什么就说什么:“肯定是讨、讨厌你啦。”

    男人沉默着,没有回答。

    简诗纳闷,抬头看他,却在一瞬间天旋地转,整个人便坐在了蓄势待发的男人身上。

    “那现在呢?”许墨抿唇笑了,在女孩失神的片刻,重重地闯入了她。

    现在?简诗哪还记得回答他。

    她在至深、至幻中,想到了曾经在网络上看过的战神模样。

    传说中的战神Ares,五官英俊深邃,却暴虐嗜战。

    而面前抱着自己沉溺的男人,却用她最爱的那双眸子凝视着她,像是在无声地说爱她。

    简诗是见过许墨作为Ares的模样的,而就是见过当时他的冷漠,才愈发觉得现在这番疯狂和热情,是那样珍贵。

    她心甘情愿被他征伐。

    许墨却想做他心中女神的战马,被她驯服,为她洒血疆场。

    他一次次将她抛至快乐的边缘,又一次次看着眼含热泪的女孩娇呼着重新回到他的身旁。

    直到她愿意成为他的主宰,红唇轻启,在清晨的阳光下,媚眼如丝:“老公,给我……”

    简诗哪知,他早将他的一切,好的、坏的,快乐的、悲伤的一切一切,均双手奉上了。

    “乖一点,”许墨抬手轻轻遮住了女孩的唇,身下却愈发疯狂起来,“不要出声哦。”

    最后的最后,简诗还是没有做到。

    在难以自抑的娇吟过后,她红着脸去亲男人的薄唇:“对不起呀,我错了……”

    许墨却在她温柔的吐息中,再一次被这柔软却强大的爱捕获。

    他俯身抵住她汗涔涔的额头,轻声问她:“还记得吗,去年11月15日你在做什么?”

    简诗不知道为什么他会突然提起这个,强行打起精神想了一会儿才答道:“不记得了。”

    “那天,我问你要不要一起出去吃饭,”想起当时的囧事,许墨倒是先笑了起来,“你说,你宁愿饿死,都不跟我去。”

    被他提醒到了,简诗也挺不好意思的:“抱歉,我当时真的……”

    许墨吻她小巧的鼻尖,又亲呢的用自己的鼻尖蹭了蹭,才笑道:“那天其实是我生日。”

    “我……”简诗感觉自己身体都僵了几秒,鼻子顿时酸了,“对不起,我不知道。”

    而也就是这一刻,她才知道,自己当时说的那些违心的话,不仅是伤了自己,更是伤了他万分。

    怀里本来还娇娇软软的小姑娘,突然眼泪又快掉了下来,

    Р○①8导航站▄:P○①⑧.c○M许墨只好俯身抱起了她,给了她一个极为漫长的亲吻。

    在重新扰乱她的呼吸后,许墨才低声道:“既然小诗这么愧疚,那择日不如撞日,今天就把那天欠我的生日礼物补回来吧。”

    “可是,我现在什么都没准备。”

    简诗慌乱极了,在脑海中仔细搜索能送他的礼物有些什么时,男人温柔的嗓音重新响了起来:“将你送给我,我最喜欢。”

    之后,当浑身乏力的简诗被一脸餍足的丈夫从温泉中抱起时,她满脑子都只有一个念头。

    那就是——以后也不跟黑心狐狸一起泡温泉了!

    {第十八章}笔酣墨饱(H)

章节目录

[恋与制作人]是与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入江流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入江流流并收藏[恋与制作人]是与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