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与制作人]是与非 作者:入江流流

    {第十九章}灵动色彩

    [恋与制作人]是与非 作者:入江流流

    如此胡闹,竟是真的到了中午。

    “我饿了。”简诗对着刚才使坏的男人说道,顺便摸了摸自己扁扁的肚子。

    许墨突然有点愧疚。他太贪,居然贪到忘了给小姑娘补充该有的能量。他真心诚意地道歉:“抱歉,是我的错。”

    他抱也抱了,亲也亲了,自己也被吃得渣都不剩。这个时候道歉,根本不能抚慰简诗“受伤”的心灵:“不是你的错,难道是我的错呀?”

    伶牙俐齿的小姑娘,恨不得每天都和自己来一场辩论赛。许墨笑了,给前台打了电话叫了些简单的餐食进来。

    简诗倒是真的有点饿了,飞快地消灭掉了餐食,便给自己里三层外三层地穿得严严实实,顺便瞪了许墨好几眼:“下午我真的要出去采风了,不许干扰我。”

    早在半年前和简诗刚认识时,许墨便在网上看过简诗的作品。她并未用真名,只是将自己姓名的首字母“JS”作为笔名,在网络上发表过画作。但比较特殊的是,她从不画人,偏爱画景,且每幅画都是亲手在画布上作画后,才扫描至电脑上作为分享。那些画作,大多用色温柔。即使在许墨眼中,都是黑白,他也能从那些画作中看到作画的女孩,温柔坚韧的性格。

    简家家境优渥,但简诗从大三起便能靠稿费养活自己了。虽然没有出过个人画集,但在插画圈里也算小有名气。毕竟物美价廉的插画家,在市场上本就难寻。

    许墨叹了口气,看向一脸警惕的小妻子:“不是干扰,只是陪着你。”

    “我不要陪,”简诗认真地说,“你昨晚还说你来这边是有公事的,那你自己忙去就好了。”

    许墨哪知道小姑娘记性这么好,连昨晚自己找的借口都记的一清二楚:“现在没有公事了,陪你才是最重要的事。”

    “你又诓我!”简诗气得恨不得跺脚,“绝交一分钟!”

    一分钟后,同样穿戴整齐的许教授堆着笑脸牵起了女孩的手:“走吧,许夫人。”

    简诗偷偷在心里吐槽他:许夫人就许夫人,干嘛还要这样散发魅力,还嫌自己的迷妹不够多?

    许墨自然不知道这些的,只欣喜着能这样握住她的手,一起走进了银装素裹的京都。

    简诗来到京都,一是为了逃避之前对许墨的那种复杂情绪,二便是真的为了采风了。

    长期合作的编辑在看过她最新的几张插画后,给了她出来走走的建议:“不亲眼看看这世界,你的世界便仅限于画布中了。”

    简诗知道自己宅,所以干脆就选了出国。虽然准备的手续繁琐,中途还闹了些笑话,差点让简诗决定以后再也不跑这么远了。

    但当她看到大雪中的京都时,便一点都不后悔选择来到这里了。

    何须相机来记录这些美景,她的眼睛,便是最好的摄影机。

    她捕捉着每个路过的行人脸上的表情,或匆忙、或喜悦、或悲伤,但这也都是人类的情绪之一而已。

    她在随身的笔记本上描绘着清水寺的建筑轮廓,听着身旁的丈夫轻声介绍着它悠久的历史,呆呆地出了很久的神。

    寺庙可以重建,那文化和信仰呢?

    简诗并未得出答案,却被许墨牵着到著名的音羽瀑布前,尝了尝寓意着“恋爱成就”的泉水。

    泉水清甜极了。不知是因为是真的甜,还是因为是和许墨在一起,才觉得甜。简诗舔了舔嘴角的水渍,好奇地问他:“喝这个真的会感情顺遂吗?”

    身后还有许多游客等着,许墨却在女孩转身的时候,俯身吻在了她的嘴角:“最起码,现在是。”

    后面都有人开始起哄了,简诗脸皮可没他那么厚,像只受惊的小兔子跑得老远,才回头看那个走得慢慢悠悠的男人。

    “许墨你真的……”话未说完,简诗却突然发不出声音了。

    那个被她注视着的男人,站在皑皑白雪中,微微向她笑了。

    他穿着深色的呢子大衣,里面是烟灰色的高领毛衣,明明是那样温暖的颜色,却因着这些若即若离的距离,而增了一分朦胧感。连他的笑容,都像是梦中的泡沫。

    简诗却第一次有了想在画作中添加人物的冲动。

    在满目的白色中,他是唯一的灵动色彩。

    也是她将穷尽一生,去描绘的幸福。

    “到了。”许墨握了握女孩的小手,提醒道。

    简诗点了点头,放轻了脚步,才走进了她今天的目的地——源光寺。

    已经是停留在京都的第三天了,两人回程的机票就在中午,简诗便起了个大早,来了她最想来的这个地方。

    因为时间还早,游客三三两两,并不算多。

    而京都的这场初雪,却已经断断续续地下了数日了。

    当简诗端坐在本堂左侧的圆窗前时,甚至觉得自己能听到落雪的声音。那般轻,也那般柔,一点点地融入泥土,化作养分。

    她想回头看看许墨,却发现本该在自己身旁的男人已经走到了另一旁的正方形窗前,透过窗户眺望远方。

    简诗想起来之前在网上查询到的这两扇窗户的解释:自己面前的圆窗叫“顿悟之窗”,代表禅、智慧和整个宇宙世界。而许墨面前的正方形窗叫“迷惘之窗”,代表人间世界的执迷不悟、逃脱不掉的生老病死和四苦八苦。

    她愣愣地看向那位有些熟悉、又有些陌生的男人。

    他……也会迷惘吗?

    思至此,简诗才意识到,自己好像根本不了解许墨,他喜欢什么,或者讨厌什么,她根本无法从他的一言一行中获得信息。每次接触时,他都用那样的温柔待自己,像是没有忧愁。但一个人又怎么没有这些烦恼呢?

    她只知道他似乎是爱她的,却又将这份克制的感情隐藏得无影无踪。

    她该多了解他一些的。

    世间苦寒,若她连爱都给他不多,那他该去从哪里找庇佑之处呢?

    许墨却是真的陷入了沉思。

    他已经不止一次的思考过自己和简诗的未来了,却总是没有得到最好的解决方案。他唯一庆幸的是,她懂得自我保护,也懂得在这个复杂的世界里,留住那一丝童真和初心。

    在组织里,他并不负责直接经手那些让人嗤之以鼻的事,但见得多了,许墨也曾反思,这些所谓的先进和文明,到底能给现有的社会带来什么。难道每个人都成了evolver,便真的能实现文明的飞跃吗?

    而当他遇见简诗,这个想法便越发清晰起来。

    小姑娘只是个普通人,碰到好事会开心,遇到坏事会难过,但也不会怨天尤人,不会觉得自己没有evol而不满,也不会羡慕evolver的那些便利或神奇的超能力。她努力地活着,努力地活成她想要的样子。

    而组织却想抹灭掉这些努力的普通人,或者将他们改造为evolver.

    许墨头一次的犹豫,头一次的踟蹰,均是因为这个牵动他心的女孩。

    他不愿她被抹灭,也不愿她去接受那些非常人能忍受的改造。

    简诗看向窗外的雪景,脑海中最新画作的草稿却已经打好了。

    这趟简短的旅程,她竟未留下一张影像记录。但她用眼记,用心读,用自己的一切来留住这一刻的美好。

    从前几天许墨向自己解释完那些误会的夜晚起,有独处的机会时,简诗也问过自己:如果他不解释,自己会去查明真相吗?

    虽然自己没有能力,也没有什么胆量,但自己还是会尽最大的努力去试试看。毕竟,她还是不愿相信,对自己那样温柔的男人,会做出那种残忍的事。

    启程前往京都前的那个晚上,简诗鼓起勇气再次提到了离婚。但其实在说出口后,她便后悔莫及。

    她何必拿那些话伤人呢?

    明明她自己也不愿,许墨……应该也是不同意的吧。

    简诗眼底全是泪水,直到眼泪将眼前的风景淹没,变得愈发模糊。

    微微颤抖的身子被男人从身后拥住,耳侧是让简诗心安的温柔:“小傻瓜,怎么哭了?”

    “我是不是很坏啊,”简诗抽泣着,“老是不问你为什么,就误会你。还说那些话让你伤心……”

    小姑娘在窗前看了那么久的风景,安静得像是一幅画,原来是在想这些?许墨摸了摸她的头顶,笑着哄她:“确实是个小坏蛋。”

    简诗可以自己说自己,但听到男人的肯定,她又有点儿不开心:“不许你说我!”

    “把我的思绪扰乱,做什么事都会想着你,”许墨拉着女孩站起身,“这样还不坏?”

    “唔,”明明就是在对自己变相告白,虽然听起来挺甜蜜,但简诗还是有点气气的,“又不是我让你想我的。”

    下一刻她便听到了许墨的回答:“是啊,我的心,连自己都无法控制。”

    就像初遇时,他便从未想过,在这个名叫简诗的女孩面前,他的原则均不是原则,他的人生也均不是原来的轨迹运行了。

    有爱人的人生,才算真正的人生吧。

    {第十九章}灵动色彩

章节目录

[恋与制作人]是与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入江流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入江流流并收藏[恋与制作人]是与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