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闹 作者:猛呛一口水

    &胡闹——猛呛一口水(42)

    喜欢吗?

    喜欢你个大头鬼,以后不准这么弄了。

    这话萧衡也就听听,当然是不信的。

    廖昀不是很服气,凑到萧衡耳边:下次有种,直接用后面。

    把我做到身寸出来。

    行,小伙子相当有志气。

    ****

    大四学年开学之前,为了庆祝开学,萧衡打算带廖昀出去玩。

    廖昀:开学有什么好庆祝的?

    萧衡:没有,但我就是想带你出来玩。

    某家陶艺馆,廖昀捏了个泥人,样貌丑陋,五官模糊,体态肥胖,取名:小小衡。

    萧衡比较狠,捏了一只猪,活灵活现,肥头大耳,手艺高超,非常形象,取名:廖小昀。

    廖昀:想坐摩天轮。

    萧衡:那走吧。

    天色黑下来,他们已经在摩天轮上了。

    都说天黑以后,摩天轮上看到的夜景最好看。可是走到售票处的时候天还没黑,好像来早了呢。

    然而功夫不负有心人,事实上他们排了两个小时的队。排到他们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看着窗外的夜色和玻璃大楼的霓虹灯,廖昀忽然就想到他们的老年生活了。

    萧衡啊,你说,我们就这样,一直一直到老去,会不会太枯燥啊。

    萧衡反问他:你会觉得枯燥吗?

    当然不会,我只怕跟你呆着的时间不够长,过不够呢。

    萧衡握起廖昀的手,将一枚戒指戴在廖昀的无名指上:我也是。

    廖昀看了看手上的戒指,亲了萧衡一口:说真的,你要不要考虑养条狗啊,我看你跟楼下的阿旺,相处的还可以,非常投缘。

    不要,那只是乍见之欢。我跟狗,只能留一个,你想都不要想。

    廖昀觉得萧衡话里有故事:怎么,你害怕狗啊?

    是有一点,但是我最害怕的,不是狗。

    是啥?

    一定要说吗?

    一定要说。

    我还是要面子的。

    不,你不需要。

    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萧衡看了一眼玻璃窗外的夜色,拿出征服星辰大海的勇气,把老脸搁在地上,揭开那段不堪的乡间回忆。

    当时我在姥姥家,住的是平房,家家户户都有人养狗那种。

    但是我的邻居,他比较有脾气。他一个人,养了三条大狼狗,还散着养,没栓绳。嗯,当时我年纪小,觉得是大狼狗,后来求证过了,其实是小奶狗。

    然后我就,一路被那三条狗追着跑。他们一边叫一边跑,我也......

    最后我一路狂奔冲进姥姥家,把房门一关,插销锁上。以为安全了,终于松了一口气,然后抬头发现,我的正前方,有一只雄赳赳气昂昂的大公鸡,它对着我的脚面就叮了一口。

    叮着一口还不够,它就对着我的脚面一直叮,追着我叮。

    我当时穿的是凉鞋,哇的一声就哭出来。

    所以我最害怕的小动物,是大公鸡。

    夜空中星星眨眼,廖昀笑得像个傻子一样。

    作者有话要说:

    嗯,快乐就是快乐,别瞎想。

    第64章 番外合集

    【毕业典礼】

    开学第一天,廖昀就想逃学。

    廖昀:一堂课竟然要两个小时,这谁顶得住?

    萧衡:你原来也是这么过的。

    廖昀:不行了,人老了,上课好累。

    萧衡:由俭入奢易,由奢入简难。

    廖昀:其实也不是,如果讲课的老师是你,别说两个小时,二十个小时我也能坚持。

    萧衡:......二十个小时......你真看得起我。

    开学第二天,廖昀依旧想逃学。

    开学第三天,廖昀还是想逃学。

    开学第三百六十五天,廖昀毕业了。

    逃学失败。

    毕业典礼上,萧衡一起陪廖昀坐在礼堂的后排听校长致辞。

    校长风趣幽默:离开学校,踏入社会,你们会面临各种各样的选择。你们的人生副本,才真正进入hard模式,在这种时候,你们一定要......

    廖昀抬头对萧衡眨眨眼睛,凑到萧衡耳边轻声说:我不要踏入社会,我们毕业就结婚好不好?

    热气呼在耳边,痒痒的。如果不是在毕业典礼上,萧衡现在就想亲他。

    萧衡克制地拉了拉廖昀的袖子,投去一个警告的眼神。

    校长继续致辞:在学校的时候,你们的身份始终是学生,有学校做你们的后盾。但是一旦离开学校,你们就是独立的社会人,没有任何人会是你们的后盾。所以做事,要三思而后行......

    廖昀继续贼心不死地凑到萧衡耳边:我觉得那个老头儿说的不对,就算离开学校,哥哥你也会罩我一辈子的。

    凑到萧衡耳边吹气就算了,廖昀还不着痕迹的,添了萧衡一下。

    廖昀此刻只管点火,丝毫没有考虑后果,他觉得萧衡隐忍的样子,有趣极了。

    秋后算账,来的不迟。

    随着毕业典礼接近尾声,主持人宣布典礼结束,会场的人渐渐散去,鱼贯而出。

    典礼彻底落幕,放幻灯片的大屏幕也黑了,最后一个收拾器材的人也走掉。

    楼管走进来将礼堂的灯关掉:你俩怎么还在这儿?

    萧衡拽着廖昀,抢先说:我们想多怀念一下母校,等下就走。

    楼管有些为难:你们带着可以,但是到点了,按照规定,必须关灯断电。

    廖昀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但是萧衡将他拽的死死的,客气的对楼管说:没关系,您正常关灯断电就行,我们待一会儿就走,打扰了。

    楼管阿姨仿佛很能理解毕业学子此刻这种依依不舍的心情,合下电闸,就离开了,放任他们二人在此瞻仰母校。

    萧衡将礼堂的们关掉,礼堂内一下子黑了不少,光从很高的窗户透进来,照在萧衡充满禁欲气质的脸上,廖昀觉得大事不妙。

    萧衡把廖昀抵在墙上,身体紧贴着他,腿抵着腿,凑近:感觉到了吗?刚刚,你的杰作。

    隔着布料,萧衡描绘的形状,廖昀感受的很清楚。

    萧衡不给廖昀说话的机会,唇齿相接,将廖昀的双手禁锢在头顶,一边亲吻,一边描绘着廖昀的欲/望。

    此起彼伏的呼吸声在礼堂中回响,廖昀已经深陷其中。

    忽然感觉到,萧衡的一只手,正在解他的裤子,廖昀紧张起来:草......这里不行。

    萧衡咬住他的耳朵:刚刚你点火的时候,就该知道不行。

    萧衡继续他的动作,廖昀丝毫没有招架之力,此刻越是紧张禁忌,反而就越想要,可是理智偏偏告诉他这里不行。

    廖昀眼睛里蒙着一层水雾,嘴上说着不行,身体却很诚实。

    对上廖昀求饶的眼神,萧衡退了一步。

    于是,礼堂的洗手间中,廖昀被萧衡捂住嘴巴,爽的死去活来。结束以后,道儿都走不动,需要萧衡扶着,做他坚实的后盾。

    【结婚证】

    萧衡打算把廖昀介绍给父母的时候,原以为这个过程需要费些周折。

    没想到老父亲跟老母亲早已对他不抱希望,甚至觉得,他能找个人安安心心过一辈子就是最好了。无论男女,总比自己孤孤单单一辈子强。

    所以父母亲,很开心的接受了廖昀。

    还在晚饭的时候,当着廖昀的面儿,从头到脚数落了萧衡一通。一切有的没的玄之又玄的,都是缺点,还望廖昀多多担待。

    临走的时候,老母亲拉住廖昀的手:阿姨一见你呀,就觉得你是萧衡的福气。你可能不知道,萧衡他这次回来,整个人都变好了很多。

    早些年的时候,你是不知道,我这娃娃可怜的紧哇,整天苦大仇深的样子,还以为他铁了心一个人孤独终老呢。

    萧衡拦着妈妈:还说这些干嘛,天色不早了,我们着急回去呢,你们二老也早点休息。

    但是萧衡和廖昀并没有直接回家,他们去公园遛了几圈,吹吹风。

    走在鹅卵石铺成的小路上,廖昀:那段时间,是不是很不好过。

    廖昀指的就是萧衡妈妈提到过的,萧衡刚失恋那会儿。

    萧衡不以为意:有啥不好过的,这不也过去了吗。

    廖昀还想说些什么安慰的话,被萧衡打断了:反正现在我有你,就都值得。

    两人继续往前走了几步,廖昀也不再提这个话题。

    廖昀踢着脚下的石子:喂,咱们这样,父母都见过了,算不算结婚了啊。

    萧衡点点头:算呀,按照你的愿望,毕业就结婚。

    提到这句话,廖昀不禁联想到那天在学校礼堂发生的一切,至今回想起来,依旧脸红心跳。

    晚上,廖昀洗完澡,和往日有些不一样。

    今晚的眼神,过于热烈煽情。

    廖昀凑到萧衡跟前,不带情/欲,虔诚的一吻落在萧衡的嘴唇。

    你能不能,在我身上留点什么?

    萧衡笑了一下,用手拉开他的睡袍,指着那些点点红痕:还想要什么,这些,还不够吗?

    我说的不是这个。

    我整个人,完完全全都是你的,无论怎样都是你的。我需要一些仪式感,所以你能不能在我身上留点什么,一点点就行。

    廖昀从桌子上拿起一把水果刀递给萧衡。

    从后背抱住萧衡,贴的很近,将水果刀递到萧衡手里:求你了,我想要。

    廖昀就那样直勾勾盯着萧衡,萧衡回望一眼,亲吻廖昀。

    萧衡接过水果刀,轻轻在廖昀的锁骨下面划了个五角星。

    渗出的血液被萧衡轻轻舔掉,腥甜的味道在口腔中蔓延:从今往后,你就是我标过星的人。

    结婚证有什么好羡慕的。

    恋耽美

    &胡闹——猛呛一口水(42)

章节目录

胡闹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猛呛一口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猛呛一口水并收藏胡闹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