抢不过校草就拿下校草 作者:时枷

    &抢不过校草就拿下校草——时枷(3)

    周岩真觉得李少辉就是欠揍,哧溜爬上他的床给了他一场爱的教育。。

    李少辉嗷嗷直叫,错了错了,我错了岩爹,岩粑粑,哎呀,岩爷爷,爷爷,我真错了。

    周岩满意了,这才下了床坐在椅子上翻开笔记本学习。

    宋召南笔记记得很详细,很多重点单词的用法和语法都有,甚至还有例句。

    果真是学霸。周岩忍不住咋舌。

    周岩窝在宿舍狂补了几天英语,又抽了两天背了背其他科,还没考试就觉着自己稳了。他本想告诉宋召南,但又怕自己毒奶挂了科也是够丢人的就作罢。

    但宋召南突然发了微信来问他复习的怎么样?

    周岩毫不谦虚的回了句,我觉着稳了。

    宋召南仿佛隔着手机看到了周岩骄傲的那副样子,忍不住笑了笑,回了一句,明天好好考,过不了就别说我给你的笔记。

    周岩发了一条拍猪头的表情包,不可能。岩爹这么聪明,南哥爱的笔记这么有用不可能过不了。周岩发完觉得有些撩骚的意思,但撤回又显得娘们兮兮的太矫情了,悔的他给了自己一巴掌。

    宋召南过了很久才回了一条语音,周岩把手机贴着耳朵,宋召南带着笑意的声音传了过来,知道那是爱的象征就好。

    周岩突然觉得耳朵有些烧的慌,揉了揉耳朵趴在桌子上,啊!真要命。

    期末考试完以后,周岩觉得自己应该是稳了,满面春风的回了宿舍。

    明仔和大勇正收拾东西,他俩是一个市的,老家离得远,坐火车二十多个小时才能到。

    周岩问道,你俩这么早就走?

    大勇他哥过两天结婚,我俩就提前走。明仔道。

    大勇难掩心中的高兴,等我回来了给你们带喜糖。

    周岩道,那你得在冰箱里冻着,两月别给我们仨整化了。

    大勇嘿嘿傻乐,成,我给你们冻的结结实实的,让你们一咬,牙都给崩掉。

    周岩和李少辉家在本地,不急着走,就开车把他俩送到了火车站。

    两个人开车又回了学校。李少辉他爸他妈正闹离婚,家里面一天天鸡飞狗跳,没个安生。周岩他后妈和他哥一天天阴阳怪气,看见也是够心烦的。两个人在宿舍又呆了一个星期。

    周岩他爸见周岩一直不回来,天天打电话催他回家。周岩没办法,收拾完东西,把李少辉送到家门口才折回去。

    回到家里,周正元还没从公司回来。徐美红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见周岩回来了道,小岩怎么舍得回来了?

    周岩没理她,拎着行李箱上楼洗了个澡躺在床上打游戏。

    过了没多久,家里阿姨叫他下来吃饭。周正元坐在餐桌上等他,周岩,你翅膀硬了,连家都不回了?

    周岩坐在周正元旁边,哪能啊?李少辉他爸妈闹离婚,他不愿意回家我总不能让他自己个在宿舍。

    周正元被周岩噎的说不出话来,徐美红见状给周正元解围道,小岩,你爸爸这不是想你了吗。

    周正元打断了徐美红,吃饭吧。

    周岩吃完饭就上楼打游戏,一天天躺在床上养膘,等到周正元去c市出差,就给李少辉打电话,两个人去了夜色。

    酒吧老板是周岩发小,见周岩来了带周岩找了一个角落里三个人坐在那说话。周岩酒量不行,喝了两杯就脸色泛红。

    周岩生的俊朗,身材也好,不一会就有好几个身材火辣的美女过来撩骚。周岩对这种类型不感冒,借口上厕所溜号。

    周岩喝的酒后劲大,走到厕所门口就有些踉跄。恍惚间他好像看见了宋召南,但离得远还没等看清楚就不见了。忽然想起来约他打拳的事,就掏出手机给他发了微信,问他在哪?

    那边宋召南打来了语音通话,我在酒吧,要来玩么?

    周岩有些头晕但意识还算清楚,我在夜色,刚刚那个穿白衣服的是你么?

    宋召南问他在哪?

    周岩道,厕所门口。

    接着宋召南就挂了。周岩洗了把脸感觉好一点,扭头正对上宋召南的目光。

    宋召南问道,去拳馆么?

    周岩搂着宋召南的肩膀,道,今天让你见识见识你岩爹的厉害。

    周岩喝了酒没办法开车,跟着宋召南去了停车场。

    宋召南扔给他一个头盔,接着跨上了一辆摩托车,单腿撑着地,县得腿又直又长。周岩虽然对摩托车不太了解,但宋召南的这辆车属实漂亮,线条流畅。他跨坐在摩托车的后座,宋召南开车有些猛,周岩紧紧扣住他劲瘦的腰肢,风吹起他的头发和上衣的下摆。

    周岩感觉到了自由。他当时真的就是这么想的,自由。

    宋召南说的拳馆离酒吧不算特别远,下了车周岩的酒也差不多醒了。

    进去以后,宋召南递给他两只拳套,周岩伸出手套上,宋召南低着头细细的把拳套给他缠好。周岩看着宋召南低垂的眉眼有些恍惚。

    宋召南给自己也戴上。接着两个人上了擂台,周岩笑道,上了擂台我可就翻脸不认人了,叫声岩哥哥就轻点。

    宋召南抬眼冲他一笑,压着声音道,岩哥哥,你下手可要轻点。

    周岩被宋召南突如其来的骚闪了腰,半晌才道,好,哥哥轻点。

    宋召南攻势很猛,周岩被迫防守仍旧有些吃不消。宋召南明显是放了水的,不然周岩被迫挡了这么久,不可能一点不疼,不一会两个人满头大汗。晶莹的汗液顺着下颌线滑到脖颈,流入衣衫,周岩忽然想起来了那篇挨千刀的帖子。

    宋召南趁着周岩分神,一个过肩摔把他摁倒了地上。

    宋召南的膝盖压着周岩的大腿,一只手拽着他的胸口的衣服,另一只手摁在他的肩窝处。呼吸交缠,四目相对,怎么看怎么都有些暧昧。

    但周岩没感觉出来,他完完全全被自己让宋召南摁地上这件事震惊了。

    宋召南松开周岩,坐在他身旁,怎么,吓傻了?

    周岩捂住眼睛道,看不出来你这么厉害。

    宋召南轻笑一声,这不是岩哥让我了么。

    周岩没忍住笑出了声,早知道你这么厉害,我就求求哥哥让让我了。

    宋召南道,现在说也不晚。下一局就让让你。

    话就在嘴边,但周岩愣是说不出来。

    宋召南看着周岩犹犹豫豫的样子,故意道,怎么?岩哥不好意思?

    周岩腾的一下坐起来,怎么可能?他清了清嗓子,好哥哥,你一会可得让着点我。

    宋召南眸色一深,好,哥哥让着你。

    周岩站起身向他伸出手,来,好哥哥,再来。

    宋召南搭着他的手,趁着劲站起来。

    这一回周岩持久一些,但还是被宋召南摁在了地上。周岩气喘吁吁,南哥,真看不出来你这么厉害。你怎么练的?

    宋召南却道,挺晚了,我送你回去吧。

    周岩一下子站起来,坏了,我把李少辉丢酒吧了。

    他慌忙拆下拳套,从桌子上拿起手机。果真,李少辉给他打了二十多了电话,还发了微信骂他见色忘友,不知道跟哪个女的出去玩了。

    周岩给他回过去,一接通李少辉上来就问周岩,岩哥结束了?

    周岩不明所以,什么结束了?

    你不是跟哪个漂亮妹妹开房了去么?李少辉啧了一声。

    去你妈跟人开房去了,我和宋召南在拳馆打拳。周岩甩了甩有些发麻的手腕。

    你和谁?宋召南?你俩什么时候搞一块了?岩哥,你真她妈弯了?李少辉的声音有些大,周岩不好意思的看了宋召南一眼,见他正在整理手套,便放下心来。

    什么跟什么?你岩爹钢铁直,宁折不弯!挂了,有空再约。周岩走到宋召南旁边,明天有空么?

    宋召南摇了摇头,明天要去芜津,我爷爷住在那,我可能要在那呆上一周陪陪他。

    周岩有些失望,那你回来了告诉我,我在家无聊死了。

    宋召南沉吟片刻,你要和我一起去么?

    周岩有些意外,我能去?!

    宋召南笑了笑,我爷爷巴不得多几个人陪他,只不过我爷爷住在乡下,怕你会无聊。

    周岩摇摇头,芜津旅游景点多,我一直想去那爬领秀山。

    宋召南道,那正好,我爷爷就住在领秀山附近。你把你家地址和手机号给我,我明天开车去接你。

    周岩拿出手机将地址发给宋召南,明天开车去么?

    宋召南点了点头,开车去方便一些。你今天晚上收拾好东西,带两件外套。如果你想爬山的话就带双登山鞋。

    宋召南把周岩送到了酒吧门口去开车,两个人从酒吧门口道了别。

    周岩站在门口五颜六色的灯牌下,冲着宋召南笑,明天见。

    宋召南眼里全是温柔的笑意,明天见。

    周岩回到家里已经十二点了,他洗完澡拿了两身衣服和几条内裤,又拿了一套登山服装了一双登山鞋到包里。想了想还是下楼往包里塞了一盒周正元珍藏的茶叶。

    收拾完之后周岩躺在床上忍不住想,谁能想到他和宋召南居然要一块出去玩了,前段日子踹他车骂他傻X来着,这就要一块去看爷爷了,这世界可真奇妙啊。

    作者有话要说:  路过的好妹妹给个收藏叭~

    ☆、第 4 章

    周岩订了六点的闹钟,他磨磨蹭蹭到六点半才起了床。闭着眼睛刷完牙洗完脸,宋召南就打来了电话,我到你们家楼下了。

    周岩突然就清醒了,慌忙拉开衣柜道,等我两分钟换身衣服。周岩随便拿了一件白色的短袖浅色的牛仔裤穿上,整个人清爽又阳光,照了照镜子又自己忍不住臭美,岩哥可真不是一般帅啊~

    等他下了楼,李嫂正好做完了早饭。周岩想了想如果自己告诉周正元挨骂的可能性,道李阿姨,我和朋友去芜津那边玩几天,我爸出差回来了你告诉他一声。

    李阿姨有些犹豫,因为自己毕竟只是个保姆,但依旧没有拒绝,只道,路上小心些。

    周岩从餐桌上拿了两个包子,知道了,李阿姨,我走了。

    周岩出了门就看见那辆熟悉的大奔停在家门口,他拉开车门坐进去,递给宋召南一个包子,吃个包子吗?宋同学。

    宋召南伸手接过来,两个人吃完了包子才开车从周岩家门口离开。

    B市离芜津不算远,开车的话五六个小时就到了。但周岩害怕宋召南疲劳驾驶,南哥,你开仨小时,剩下的路换我开,你一个人开太累了。

    宋召南没说行不行只道,你先睡一会。

    周岩昨天晚上睡得晚确实有些困,那我先睡会,你到点了喊我换我来开。

    嗯,你睡吧。

    没一会宋召南就听见了周岩均匀的呼吸声,他看了看熟睡中的周岩,趁着红灯伸出手在他头上揉了两把。周岩头发又细又软,跟这个人看起来一点都不像,触感实在太好,宋召南没忍住就有揉了两把。

    宋召南车技好,车子开得稳。等周岩醒来的时候已经快十二点了,他睁着眼有些茫然的看了眼宋召南又四周打量了一下终于回过神来,到哪了?

    睡醒了?

    周岩刚睡醒反应有些迟钝,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宋召南说什么,他点了点头,你来了多久了,要不换我来开,你也睡一会。

    宋召南扭头看了他一眼,周岩的头发被他揉的乱糟糟的,整个人和宋召南家里养的那条大金毛差不多。再有半个小时就到了。

    周岩伸着懒腰点点头,忽然又反应过来,我睡了这么久?你怎么没叫醒我?

    宋召南有些好笑嗯,看你睡得香,怕叫醒你了,岩爹暴走打我。

    岩爹有些不好意思,我怎么可能打你。心里默默又补了一句,我他妈也打不过你啊。

    你往窗外看,那就是领秀山。宋召南忽然道。

    周岩扭头往窗外看,因为离得有些远,能够看到山的轮廓。郁郁葱葱,高耸入云。周岩眼里突然就染上了愁绪,咱们过两天就去爬山好不好?

    好,你想去哪我们就去哪。

    宋召南家离领秀山不算特别远,独立一个院子,门外种着一些周岩叫不出来名字的花。

    下来吧,到了宋召南把车停在门外。

    两个人拎着包下车,周岩跟在宋召南身后进了门。

    院子很大,打眼一看全是些花花草草,蔬菜瓜果。

    宋召南的爷爷宋清平躺在一颗老梧桐树下面的躺椅上,摇着蒲扇听京剧。

    见宋召南来了,慌忙起身,召南回来了?

    宋召南放下手中的行李,快步走到他身边搀着他的胳膊,嗯,爷爷,带了我的一个,,朋友来。

    周岩慌忙笑道,爷爷好,我叫周岩,是南哥的同学,来跟南哥在这玩几天,您可不要嫌我烦。周岩模样俊俏周正,是老一辈人爱看的脸,笑着的时候更是招人稀罕。

    宋清平年纪大了,爱热闹,宋召南父母去世得早,宋召南又在外地上学,家里冷冷清清,见着人来更是开心。不烦不烦,想玩几天就玩几天,爷爷巴不得你们多呆些日子。不过你们年轻人忙得很。

    宋召南掺着宋清平的胳膊,进屋去吧,外头太阳烈,当心一会晒得您头晕。

    周岩拎着两个人的包,跟着宋召南进了屋。

    客厅很大,进门是一个玄关,上面摆着一些不知真假的古玩,墙上也挂着许多周岩看不懂的字画。很多家具都旧了,充满着年代感,但又别有一番风味。宋召南扶着宋爷爷坐到当门的椅子上,爷爷您先休息会,我和周岩把东西放下。

    宋清平摆摆手,你们先收拾着,我去给你们做饭。

    宋召南带着周岩去了客卧,被子是最近才晒的,温暖又软和。客卧里除了桌子凳子就没什么别的东西了。周岩把包放到床上,坐在上面,嘿!还挺软,又躺下在床上滚了滚。

    恋耽美

    &抢不过校草就拿下校草——时枷(3)

章节目录

抢不过校草就拿下校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时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枷并收藏抢不过校草就拿下校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