抢不过校草就拿下校草 作者:时枷

    &抢不过校草就拿下校草——时枷(4)

    宋召南看他跟个孩子似的,眼里盛满了温柔和笑意,这屋里有卫生间你可以在这洗澡。

    嗯。周岩从床上坐起来,拉开包把偷拿他爸的那盒茶叶翻了出来,来的时候不知道给爷爷买点什么,就从家拿了盒茶叶,不知道爷爷平时爱不爱喝。

    这么乖?还给爷爷带了茶叶,估计爷爷更喜欢你了。

    周岩得意道,你岩爹是谁?乖起来没有谁不喜欢的。

    宋召南低声道,不乖也有人喜欢。

    周岩没听清楚,什么?

    没什么,你先收拾着,我把我的东西放回去。

    宋召南把他的行李放到房间的桌子上,就去了厨房。

    宋清平知道宋召南今天回来,早早的就炖上了乳鸽汤。

    爷爷,你去歇着,我来做饭。宋召南洗罢手,接过了宋清平手中的勺子。

    那鸽子汤再有半个小时就好了,你别忘了做点周岩爱吃的菜。宋清平嘱咐道。

    知道了,爷爷。快去歇着吧。

    周岩收拾好了以后,拿着那罐茶叶就去了客厅,宋清平正坐在沙发上听相声。

    爷爷,来的时候太匆忙,就给您带了一罐茶叶来,我对这个也不怎么懂,您尝尝看好不好。周岩把手中的茶叶递给宋清平。

    宋清平打开一闻,好茶,爷爷最爱喝这个。

    爷爷喜欢就好。周岩四周看了看没见宋召南,便问道,南哥去哪了?

    厨房里头做饭,召南手艺很好的。

    周岩站起身,爷爷您先尝尝,我去看有什么能帮忙的。

    宋清平摆摆手,低头泡起茶来。

    厨房里头有些热,宋召南正系着围裙炒菜,脸上出了一层薄汗,一副居家的打扮但却十分性感。

    听爷爷说,宋同学是个手艺人?周岩倚在厨房门口笑道。

    宋召南闻言抬起头,低声笑了。周岩正对上他的目光,有些恍惚,宋召南笑起来真的是直男杀手,嘴角的梨窝若隐若现,眼睛弯起来的时候显得有些少年气,直直看向你的时候就给人一种满眼都是你的感觉。

    周岩虽然心里有些惊艳,面上却一点不改颜色,宋同学炒的什么菜?

    宋召南注意到了周岩的恍惚,抿唇悄悄笑了笑,辣子鸡,过来尝尝熟了没?

    周岩乐颠颠走过来,就着宋召南的手尝了一口,眼睛刷的一下就亮了,卧槽!可以啊!宋大厨,看不出来你做饭这么好吃,深藏不露啊。

    宋召南淡淡道,什么深藏不露,以后有机会天天给你做。

    周岩总觉着这话有什么不对劲,但还没等他想明白,宋召南问道,熟了没?

    周岩点点头,熟了熟了。

    熟了就出锅咯。

    宋召南关了火,把菜盛出来,麻烦周同学把菜端到餐桌上。

    周岩从宋召南手中接过来,好的,宋同学。

    等他们开始吃饭的时候已经快一点了,宋召南做了四菜一汤。

    饭桌上,宋清平问道,召南准备在家呆多长时间?

    宋召南道,一周吧,之后公司有一款新产品要上市,会有些忙。

    周岩听得有些愣神,南哥,你还没毕业就已经开公司了?

    宋召南笑了笑,我只是公司的合伙人,只负责化妆品研发和上市。

    那也够牛逼了,果真南哥不愧是学霸,还没毕业就已经开始创业了。

    哪有你说的那么厉害,吃饭吧。宋召南被夸的乐开了花,却依旧淡淡道。

    周岩吃了两碗米饭,吃完饭之后撑得摊在沙发上动也不动。宋清平有午睡的习惯,站起身在院子里溜达了几圈就回房睡午觉。

    周岩帮着宋召南把碗放到洗碗机里,又回到沙发上摊着。等不那么撑了,才站起身来。

    宋同学,你要不也睡会,上午开了一上午车,昨天晚上你睡得也不早。周岩道。

    宋召南点点头,两个人各自回房躺在床上,宋召南昨天晚上睡得晚,早晨又早起去接了周岩,再加上开了六个小时的车,又困又累,躺在床上没一会就睡着了。

    周岩上午在车上睡了很久,躺在床上睡不着就一直在愣神。宋召南也太牛逼了,和自己一对比就更显得自己垃圾。周岩想着想着就又睡着了。

    作者有话要说:  路过的好妹妹给个收藏?

    ☆、第 5 章

    周岩醒来的时候天色昏暗,他坐起来发了会呆,接着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好家伙,已经晚上快七点了。

    他走到洗手间里洗了把脸,去了客厅。宋召南正端着盘子进来,见他出来问道,睡醒了?

    周岩点点头,接过来他手中的盘子放到餐桌上。

    本来想做好饭了再叫醒你,没想到你自己倒是挑准了时候下来的。宋召南打趣道。

    周岩笑道,这可不就是赶巧了么?宋同学睡了多久?

    差不多三个小时。宋召南说着转身去了厨房里头拿碗。

    周岩揉着眼睛跟在宋召南身后,把熬的小米粥端到客厅,盛好了以后宋召南去院子里叫宋清平吃饭。

    周岩看着宋召南忙里忙外跟个小媳妇似的,忍不住笑。南哥,以后谁要是做你女朋友可就太幸福了,会做饭会刷碗还会挣钱。

    宋召南突然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我也这么觉得。

    周岩觉得宋召南眼神略有深意,他感觉有些不知所以。

    吃饭的时候,宋清平一直讲些宋召南小时候的糗事。

    我告诉你啊,小周。别看召南现在看着模样周正,小时候跟个猴子似的,又黑又瘦。我一直害怕啊,召南长得太丑以后找不着对象。

    周岩有些不敢相信,真的假的,那南哥怎么吃的现在长这么帅。

    宋清平道,可能是孙子随爷。

    宋召南和周岩忍不住笑。

    吃完晚饭以后,宋清平出门去找他的那些老朋友下棋,宋召南便带着周岩在附近溜达。

    两个人走到广场上,找了个长椅坐下。天色昏黑,暖黄色的路灯打在宋召南的侧影上,衬得他异常温和。

    周岩看着他柔和的侧影,突然问道,南哥,问你个事情?

    嗯,说吧。宋召南转过头来看向周岩。

    就是,南哥你为什么没女朋友?周岩有些不好意思,因为他觉着自己和宋召南认识的时间并不算长,打听他的私事不太礼貌。但周岩实在太好奇了,宋召南这种二十四孝男友没有女朋友实在有些奇怪。

    宋召南又用那种似笑非笑的眼神看了眼他,我有喜欢的人,正在追。

    周岩用一种我懂得眼神和宋召南对视了一下,南哥这种完美男朋友追个人那不是容易么,分分钟就搞定了。

    宋召南低头笑了笑,哪有那么容易,要慢慢来。要等他慢慢喜欢我。

    周岩有些惊讶,不容易?怎么可能不容易?你知道多少妹子前赴后继想要跟你处对象吗?

    宋召南道,她,不一样。我要慢慢来,等他一点一点走进我,喜欢我。

    周岩看着宋召南提起喜欢的人时温柔的笑意,突然有些发怔。她,和别人有什么不一样?

    宋召南依旧笑着,哪里都不一样。所有人当中唯有他一个人不一样。第一眼看见他就觉得他与别人不一样。

    周岩哦了一声,没有说话。

    宋召南突然道,周岩,回去吧,明天不是想去爬山么?要早点起。

    周岩腾的站起身,嗯。我们明天晚上要在山上露营吗?

    宋召南思考了一下,恐怕不太可能,山上晚上有些凉,家里也没有帐篷和睡袋。这个季节山上也不太安全。

    周岩有些失望,那好吧。

    宋召南看周岩垂头丧气的,和家里那条撒娇的金毛一样,耷拉着耳朵可怜兮兮的,忍不住道,等过一段时间,我们可以去祁山露营。

    周岩耳朵刷的一下就支愣起来,那可说好了,你什么时候有空?

    宋召南道,忙完新品以后就有空了,到时候我给你打电话。

    周岩乐颠颠的点头,两个人踏着夏日的晚风回了家。

    回到家里,宋清平眯着眼睛正坐在客厅的椅子上,听到他们俩回来的动静便醒了。回来了?

    宋召南道,爷爷,困了就先睡,不用等我们。

    宋清平摆了摆手,年纪大了,不困也想歇着。

    宋召南扶着宋清平回房间,周岩坐在沙发上等着。

    两个人回去之后洗了个澡。周岩躺在床上,没有丝毫困意。想了想给宋召南发了微信,宋同学,睡了没?

    宋召南那边也是秒回,没有。睡不着?

    周岩回了个可怜兮兮的表情包,都怪下午睡的太久了。周岩等了一会,宋召南没有再回。紧接着,他的房门就被敲响了。

    周岩打开门,宋召南正穿着一身灰色的家居服站在门外,我带你去屋顶看月亮?

    周岩点头。

    宋召南家屋檐下面有一个梯子,两个人顺着梯子就爬上了屋顶。

    周岩坐在屋顶中间的凸起部分,宋召南挨着他坐下。

    附近都是一些村庄,没有遮挡物,抬起头来就能看到深蓝色的天空。

    月明天星星少,周岩和宋召南坐在屋顶上,望着远方谁也没有说话。

    晚上虽不热,但蚊子却多。不一会两个人就被咬了满身是包,周岩不住挠腿。宋召南突然笑了,下去吧。这儿的蚊子太多了。

    周岩也笑了,忍不住想,什么事啊这是?大晚上两个人专门喂蚊子了。

    两个人被咬的满身包,轻手轻脚的回去了。

    宋召南从他房间的抽屉里拿了瓶六神花露水去给周岩送过去。

    周岩一边喷着一边又忍不住道,这管事么?

    宋召南笑了笑,国货老品牌six god,应该有用。

    说完两个人都没忍住笑了,因为房间不太隔音,宋召南压着嗓音,笑声低沉又性感,周岩是个声控,这事他谁也没告诉过。这个时候听到宋召南低沉的嗓音,实在是有些心神荡漾。

    两个人都睡不着,周岩便问道,南哥,打王者么?

    宋召南道,我没下载这个,你等我一下。宋召南打开手机下载,但信号不好,安装更新又有点慢。

    周岩道,要不咱们先看个电影?

    宋召南从房间里拿来笔记本,问周岩,看什么电影?

    周岩道,看什么都行。

    霸王别姬可以吗?宋召南问道。

    怎么想看这种老电影了?周岩楞了一下。

    前段时间看了这个电影的影评。宋召南道。

    周岩什么也没说。

    宋召南直接打开播放器,点开了以后,周岩有些疑惑,怎么开头就唱戏啊?

    宋召南仔细一看,打开的不是张国荣的电影,是一部戏曲。他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放错了。

    周岩忍不住乐。

    电影不算很长,周岩看的很认真。两个人依偎在床头,用一台笔记本看电影,周岩满心都是程蝶衣,宋召南满眼都是他。

    他知道了周岩泪点其实并不高,每次红着眼强忍泪水的时候格外惹人疼。

    电影看完以后,周岩有些沉默。

    宋召南,你知道吗?我妈最讨厌这部电影。周岩突然道,没等宋召南回答他接着说因为她就是程蝶衣,但她太软弱了,程蝶衣唱乾旦,她唱坤生。程蝶衣爱上了师兄,她爱上了师妹。但是啊,她太懦弱了。她怕自己落得个程蝶衣那样的下场,就和我爸爸结了婚。我爸爱她,但是她不爱男人。你知道怎么有的我么?周岩突然落下泪来。

    宋召南抱紧他,周岩。

    周岩接着道,我是她找的代孕。她对我没什么感情,对我爸也是,所以她的师妹车祸去世以后,她就服了药。你说她怎么这么令人恶心?人在的时候非要和男人结婚,人不在了抛家弃子就又去找人家。我又是什么?既然不爱我,为什么非要把我带到这个世界上。

    宋召南给他擦着眼泪,周岩,这不是你的错,跟你也没有关系。

    周岩沉默着,紧抱着宋召南。

    宋召南沿着他凸起的脊柱轻抚着。

    过了没一会,周岩松开了手,王者峡谷见么?

    宋召南明白周岩袒露了太多心事有些后悔,好啊。不过我没怎么玩过,岩哥带我的话不要骂人。

    周岩比刚刚放松了一些,不骂人,岩爹带飞。周岩眼里还含着泪,笑起来宋召南心里泛起疼。

    好,岩爹牛逼。

    宋召南之前玩过一段时间,不过段位并不高。两个人差的多,只能打匹配。

    周岩依旧打野,宋召南亦步亦趋的跟在他身后给他辅助。

    周岩今天打游戏很刚,莽的不能再莽。好在宋召南游戏意识好,周岩倒是没怎么阵亡。一路带飞,没十五分钟就推了敌方水晶。

    宋召南放下手机,道,周岩,很晚了,你先睡觉吧。

    周岩明白宋召南是想给他空间静一静,道,嗯,我睡觉了。你也早点睡,明天要早起爬山。

    晚安,周岩。

    晚安,南哥。

    宋召南走了之后,周岩躺在床上有些懊悔,他实在不应该和宋召南说这么多的。两个人认识的时间不长,这件事连李少辉都不知道,就这么对宋召南讲了,万一宋召南告诉了别人,虽然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毕竟不光彩。这都什么事啊?

    周岩悔得肠子都青了,但说都说了,宋召南也不像那种大嘴巴的人。啊!死了!

    恋耽美

    &抢不过校草就拿下校草——时枷(4)

章节目录

抢不过校草就拿下校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时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枷并收藏抢不过校草就拿下校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