抢不过校草就拿下校草 作者:时枷

    &抢不过校草就拿下校草——时枷(5)

    翻过来覆过去的,周岩怎么都是睡不着。忽然想起来宋召南说有喜欢的人,什么女的?烧了什么高香碰上了宋召南这种二十四孝男朋友。要我是那女的,肯定嗷嗷扑上去,呸!想什么呢。周岩忍不住唾弃自己居然有这种危险的想法。

    周岩胡思乱想着,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就睡着了。

    ☆、第 6 章

    第二日周岩醒来的时候天刚刚亮,他又眯了一会醒了醒神才起床洗漱,接着换上了登山服。

    宋召南还没醒,时间还早,周岩就搬了个凳子坐在院子里发呆。

    小岩,这么早就起来了?宋清平问道。

    醒了睡不着就起来了。周岩扶着宋清平坐在院子里的躺椅上。

    我听召南说,你们俩今天要去爬山?

    周岩点点头,道宋爷爷,您自己在家行吗?

    宋清平摆摆手道,你看宋爷爷像不能动要人照顾的吗?

    周岩心想:还真像。嘴上却道,宋爷爷身体这么好,一点也不像。

    宋清平笑道,你们不用管我,倒是你俩,这山不好爬,可得小心一点。最近还可能有暴雨,看着天气不对就马上回来。

    周岩道,知道了,宋爷爷。

    小岩,去叫召南吧。我去买两个包子。宋清平站起身。

    周岩进屋敲了敲宋召南的门,进吧。

    周岩本有些不好意思,昨天的那一档子事实在有些丢人。进去之后站在门口不知道说什么。

    宋召南正在换衣服,周岩看着他的腹肌颇有些羡慕,忍不住道看不出来啊,南哥。你身材这么好?

    宋召南瞥了他一眼,是不错。

    啧,不知道便宜了哪个姑娘。周岩随口道。

    宋召南突然低下头笑了笑,他身材也好,我不吃亏。

    周岩脑海里忽然就出现了一个身材火辣的妹子拉着宋召南的胳膊叫老公。嗯...画面实在有些违和,他忍不住笑出了声。

    宋召南看他一副神游天外的表情,问道,想什么呢?这么入迷?

    周岩下意识道,在想叫你老公。

    卧室里突然一阵诡异的沉默,周岩干笑道,我的意思是你在追的那个人她叫你老公,不是我想...

    宋召南忽然道,我倒也想听他叫我老公。说罢意味深长的看着周岩。

    周岩道,呃...会有机会的。南哥你加油。

    宋召南唇角微勾,嗯,我会加油的接着又问道,你东西收拾好了没?

    周岩道,东西收拾好了,不过来的时候没拿我的水杯。

    周岩本想说走的时候买两瓶矿泉水,但还没说出口就听到宋召南道,用我的就好。

    两个人吃了早饭,把登山要用到的东西清点了一遍就开车出了门。

    领秀山离宋召南家不远,开车也就半个多小时。周岩坐在副驾上,忽然问道,南哥,爷爷经常自己在家吗?

    宋召南看了他一眼,道,家里有保姆,不过这几天她家里面有事情,所以我就先回来了。我本来打算的是忙完新品回来的。

    周岩看着山离得挺近,但真正到领秀山的主峰还是花了一个多小时。宋召南把车停在山脚下专门的停车场内,和周岩背着包拎着登山杖下了车。

    周岩站在山脚下抬头往上看,七八点钟的太阳不热但依旧照的人睁不开眼。

    宋召南道,走吧。

    两个人背着包沿着蜿蜒的山道拾级而上,石阶有些偏高,爬起来有些费力气。

    周岩看宋召南依旧云淡风轻的亚子,问道,南哥,之前爬过领秀山么?

    宋召南道,嗯,小时候和大福经常在这山上玩。

    大福?周岩瞬间脑补出了一场青梅竹马爱而不得的大戏。犹豫了一下问道,这个大福不会就是你喜欢的那个妹子吧!

    宋召南瞪着眼睛看着周岩,一时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周岩看着宋召南一脸震惊的样子,仿佛证实了自己的猜测,南哥,大福...是她的小名吗?

    宋召南面容扭曲。不是,他就叫大福。

    周岩仿佛看到一个,呃..极其朴素的女子扎着麻花辫拉着宋召南叫老公。宋召南摸着她的脸喊大福。周岩更加面容扭曲。

    宋召南看着周岩一言难尽的样子,实在没忍住就笑出了声。

    周岩问道,怎么了,南哥。大福不是你正追的那个妹子?

    宋召南笑的上气不接下气,大福是我养的一条狗。

    卧槽?周岩觉得自己刚刚的脑补实在过于沙雕。

    宋召南倚在山道旁的树上笑的眼泪都快流出来,周岩,你脑子里每天都在想什么?

    周岩被他笑的脸上挂不住,宋召南,你如果再笑,我就要和你切磋一下武艺。

    宋召南强忍住笑意,好了,我错了岩哥。不笑了不笑了。

    周岩轻哼一声,知道错了就好。说罢转身往上走。

    两个人说说笑笑也没觉得累,等爬到半山腰时,宋召南道,从这歇一会吧。

    周岩点点头,两个人坐在凉亭里休息。

    宋召南从包里拿出登山杯递给周岩,喝点水吧。

    周岩接过来宋召南手中颇具分量的杯子,喝了几口又还给他。

    宋召南接过来含住了那片湿润的杯口,喉间的凸起上下起伏。

    妈的,怎么也不擦一擦再喝。周岩觉得脸有些热,把眼神从宋召南身上移开道这山上的景色挺好哈。

    宋召南低声嗯了一声,山顶的风景更好些。

    周岩突然站起身,走吧,南哥。

    宋召南跟着站起身往山顶爬,山路陡峭,虽说周岩也算身强体壮,但到了山顶时依旧有些累。

    两个人站在山顶上,谁都没有说话。

    山顶的景色和山脚的景色完全不一样。周岩能看到整座城市的全貌,和模糊的人影。远处云雾缭绕,满眼都是热烈的绿色。

    周岩突然就觉得自己太小了。

    宋召南忽然道,饿了么?

    不说还没觉得,一说周岩觉得还真挺饿。

    宋召南带着周岩往山下走。

    南哥,咱这是去哪吃饭?

    宋召南道,去了就知道了。

    周岩没再问,跟在宋召南身后。

    宋召南带着周岩来到了一个院子外,院子里摆了几张桌子,有些和他们一样穿着登山服。

    周岩问道,农家乐?

    宋召南沉默了一下,算是吧。

    两个人进去,一个穿着围裙的大姐就迎上来,召南可有些时候不来了?也不想着看看我和你王哥。

    宋召南笑着道,之前有些忙。琳姐,这是周岩。

    小周是吧,长得可真方正。快往屋里坐,我让你王哥给你们炖鸡。琳姐拉着两个人往屋里走,把两个人带到一间小屋子里。

    琳姐给两个人拿了茶壶和杯子,你俩现在这喝点水,我去让你王哥炖鸡。

    琳姐,你先去忙。我俩不急宋召南道。

    行,那我先去忙。

    琳姐走后,周岩犹豫着问道,炖鸡很吃吗?

    宋召南笑道,王哥炖的鸡多少人排队都吃不上。

    那我可是沾了您的光了。宋同学,这我多不好意思。周岩挑了挑眉。

    别不好意思,等会周同学付钱就好了。宋召南道。

    啧,你看你岩哥浑身上下哪儿像差钱的样子?周岩甩了甩额前的头发。

    宋召南装模作样上下打量了周岩一眼,道,岩哥不差钱,岩哥浑身上下就写着土豪两个字。连头发丝儿都是24K纯金的。

    周岩笑道,您这夸我呢?

    宋召南一本正经道,那可不,我必须得夸您啊。我得抱紧岩哥这金大腿,死都不撒手。

    周岩戏精起来也是骚,那你可得用点心,把我伺候高兴了市中心那套房子就是你的了。

    宋召南笑道,岩哥,我要怎么伺候您才能高兴?

    周岩翘着二郎腿,拿起杯子喝了口水道,当然是在床上放开一点,让岩哥快乐快乐。

    哦?怎么才算是放开?宋召南慢悠悠的道。

    当然是叫的声音..周岩紧要关头刹了车,啧,差点就被和谐了。

    是要□□的声音大点么?嗯?宋召南突然凑在周岩耳边哑着嗓子轻声道。

    周岩觉得耳朵突然就烧了起来,一下子弹开,装着一副镇定的样子道,什么□□?大家都是二十一世纪三好青年,能说这种□□色情的东西么。

    那应该叫什么?叫老公声音大点么?宋召南轻笑道。

    周岩心跳的有些快,转移话题道,哎呀,这个鸡怎么还没做好?突然觉得有些饿。

    琳姐正好端着托盘走进来,好了好了,今天来的人多,做的慢了些。

    周岩站起来慌忙道,不慢不慢,我也不是特别饿。

    宋召南帮着琳姐把盘子里的菜端出来放到桌子上,你俩先吃着,还有一个汤马上就好。

    宋召南先往周岩碗里夹了个鸡腿,尝尝这个没有名字的炖鸡。

    周岩咬了一口,汤汁瞬时间就爆出来,肉质鲜嫩。卧槽?好吃!

    宋召南笑道,好吃你就多吃点。

    吃完饭周岩摊在椅子上,手扶着肚子对宋召南道,宋召南!你搞大了我的肚子可是要对我负责的。

    宋召南摸了摸他的肚皮,那可不行,我是个有家室的人。我给你五千块钱自己打了吧。

    周岩瞪大了眼睛,你个天杀的,你如果不对我负责的话,我就杀了你。

    宋召南唉声叹气道,你给我点时间,我离婚之后就和你在一起。

    周岩乐的直不起腰。

    一会要和我去看看大福吗?宋召南问道。

    周岩依旧扶着肚子,好啊,大福在这儿吗?

    宋召南点点头,走吧,和琳姐说一声我们就走。

    两个人跟琳姐和王哥告别,琳姐道,有空了再来,自己注意身体。你的腰不好,自己平时多注意些。帮我向你爷爷问好。

    宋召南道知道了,你和我王哥也注意身体。

    路不好走,小南要多注意一点。琳姐突然道。

    宋召南微笑道,我明白的,路不好走也得走,既然决定了就不怕难。

    去吧,你和小周路上慢点。

    琳姐望着周岩和宋召南的背影,轻声叹了口气。

    ☆、第 7 章

    周岩跟着宋召南兜兜转转,到了一条溪边。

    周岩四下望望,没有一个人影,问道,南哥,咱们来这儿干嘛?

    宋召南走到一棵树旁边,道,周岩,大福就在这树下面。

    周岩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走到那棵树下面,强笑道,那个,大福,你好啊。我是南哥的朋友,以后我就帮你陪着他了。

    宋召南深深的看着周岩,没有说话。

    周岩又絮絮叨叨的对着树下的大福说了一大堆,宋召南嘴角带笑听着。

    周岩忽然问道,南哥,大福怎么

    宋召南坐在溪边的一块石头上,前两年,这边儿刚开发,很多人都在这儿旅游。这附近离边境线进,很多贩毒的走私的绑架的人都在这活动。有次我带着大福在这儿溜达,就正好碰见了。那群人都是些亡命之徒,他们老大想要抓我回去当压寨夫人,大福为了救我被那些人开枪打死了。说着宋召南笑了笑。

    周岩看着宋召南嘴角的那缕笑意,止不住心疼,鬼使神差的抱住了他。宋召南,都过去了,

    宋召南身体一僵,良久伸出手抱住了周岩的肩膀。

    周岩,这是你先招惹我的。宋召南闭上眼睛想。

    周岩其实是有些后悔自己有些冲动,不知道怎么想的就抱住了宋召南。但当宋召南的手抱住他的肩膀时,他一切思绪都烟消云散,耳边心底都是宋召南有些急促的呼吸和不知道是谁的心跳声。周岩知道自己摊上事儿了,但他并不害怕,只是有些担心。

    回去的路上,周岩有些沉默,宋召南正盘算着怎么拿下周岩也没有说话。

    上山容易下山难,周岩虽然之前爬过山但仍然有些吃不消。宋召南倒是脸色一点都没变。

    周岩忍不住问道,南哥,你一点都没觉得累吗?

    宋召南心想着机会来了,嘴上淡淡道,小时候没事就喜欢在山上玩,就不觉得累。

    说完伸出手,你拉着我点,这段路不好走。

    宋召南一脸坦荡,周岩犹豫着伸出了手。

    宋召南抓着周岩的手,专门挑了一条不好走的山道儿。

    山路陡,周岩只能紧紧抓着宋召南的手才能往下走。

    下山之后,宋召南强忍着不舍松开周岩的手。周岩突然就觉得手里少了点什么。

    两个人到家的时候天儿刚暗下来,又是一个月明天儿,两个人披着满身的月光回到家,宋清平正坐在堂檐下的凳子上,见他俩回来了,慌忙起身,回来了?快歇歇,我把菜热一热。

    宋召南道,爷爷,您先歇着,我一会自己热就行。

    宋清平年纪大了,犯困,那你和小周先歇歇,一会记得吃饭。

    周岩道,知道啦,宋爷爷。您先歇着吧,我和南哥自己热一热就行。

    恋耽美

    &抢不过校草就拿下校草——时枷(5)

章节目录

抢不过校草就拿下校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时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枷并收藏抢不过校草就拿下校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