抢不过校草就拿下校草 作者:时枷

    &抢不过校草就拿下校草——时枷(6)

    宋清平回房间之后,周岩和宋召南也回房间先洗了个澡。

    周岩洗澡的时候总喜欢想些有的没的,他知道自己对宋召南确实有一些不该有的心思,而且进展属实有些快。他倒是很快接受了自己是个GAY的事。

    果真,上梁不正下梁歪。周岩嗤笑道。

    知道了自己的性取向是宋召南,周岩倒是发愁宋召南对他有没有点什么想法。不过岩爹是谁啊,搞个对象能搞不上?

    不过真和宋召南两个人坐在餐桌上吃饭的时候,周岩倒是有些犯怂。毕竟周岩没追过男生,更没追过宋召南这样一看什么都不缺的人。

    周岩心想,不行,我得做个详细的计划。便暂时放弃了,周岩不知道自己今天究竟失去了一个多么好的通奸机会。

    当然这是后话了。宋召南看周岩眼珠滴溜溜的转,不知道在想什么东西,周岩?

    周岩回过神儿来,怎么了?

    宋召南道,刚刚看见你在走神。

    周岩哪儿敢说出来自己刚在意淫他,干笑道,我在想那个啥,就李少辉一会儿约我打游戏,我想忽悠他暑假回来打扫宿舍。

    宋召南点点头,没有说话。周岩觉得自己刚才随口撒的谎有些不符合他的水平,岔开话题道,南哥,我们明天干什么?

    宋召南沉吟片刻,道本来打算是在这儿待上一周,但公司有急事,而且李嫂后天就回来了,我想我们明天下午走吧。

    周岩道,这么快?

    宋召南道,对不住,周岩。本来打算在这儿多待几天,陪陪爷爷,再带你多转一转。

    周岩摆摆手,暗想回去更好下手,道,没事儿,等以后有时间再来。

    宋召南笑了笑,好,以后有时间再带你来。

    两个人各怀心思的回了房间,周岩给李少辉发微信,儿子,爸爸明天晚上就回去了。

    李少辉那边秒回,爸爸,你终于要回来了,我已经在酒店呆了两天了。

    周岩笑道,咋了,儿子,你爸妈都不要你了?

    李少辉可怜兮兮的道,哎,我现在是爹不疼娘不爱。

    周岩道,儿子,等岩爹回去了就好好疼爱你。

    李少辉娇羞道,哥哥,你可要轻一点。

    一想到李少辉这个狗比娘们兮兮的样子,周岩乐的眼泪都出来了。

    第二日周岩起了大早在宋召南家院子的小菜园里除草,宋召南一出门就看到周岩跻着拖鞋弯着腰在菜园里溜达。

    周岩见宋召南睡过来,指着地上一小堆草道,快夸我,我拔了好久,不过爷爷不是经常拔草么,怎么还这么多草?

    宋召南蹲下身随手拨开看了看,一本正经的道,夸夸岩岩,岩岩可真厉害!把爷爷专门种的韭菜拔干净了。

    周岩一声卧槽就在嘴边,生生忍了下去,瞪着眼睛一脸不敢置信,这是韭菜?

    宋召南从地上随手拿了一根,往他鼻子下面挥了挥,强忍着笑意,问道韭菜味儿了吗?

    周岩这时候真想给自己的一双手颁个奖,最佳贱手。

    周岩干笑道,那什么,不正好么,中午就吃它了,省得爷爷在摘了。

    宋召南绷着嘴巴点点头。

    周岩白了他一眼,你要是想笑就笑吧,我就当听不见。

    宋召南实在没忍住笑出了声音,周岩同学,能告诉我你现在的想法吗?

    周岩四十五度望天,我在想如何杀人毁尸,逍遥法外。

    宋召南忍住笑声,对不起,我不该笑。说罢,两个人都笑了。

    清晨的阳光洒在两个少年身上,阳光下两个人浑身都泛着金光,眼里也都是光。很久以后两个人都还在后悔:这么好的机会怎么就不表白呢?

    中午用韭菜掺着鸡蛋和虾仁包了三鲜馅的饺子,韭菜嫩的很,周岩本着负责到底的想法吃了两大盘。

    下午六点的时候,两个人起身回去。宋清平有些不舍,一个劲儿的往他俩车上塞东西。

    宋召南没办法推辞,最后载着一只刚杀的老母鸡回去了。

    路上有些堵车,两个人换着开,紧赶慢赶到A市的时候也马上十二点了。

    宋召南直接把车开到了他家里,一栋小复式,在市中心。

    周岩进门之后,宋召南从橱柜里给他拿了一双男生号码的粉色的拖鞋。

    周岩突然就对宋召南的审美产生了怀疑,南哥,有没有别的了?

    宋召南从鞋柜里拿出一双和他脚上一模一样的蓝色拖鞋自顾自换上,就两双,买一赠一。

    周岩叹了口气,换上了那双43码的粉色拖鞋。又转念一想,这不就是情侣鞋吗?粉色就粉色吧,还怪好看的。

    宋召南把两个人的包放在沙发上,对周岩说,周岩,客房被我改成了影音室,你是睡沙发还是跟我一块睡床

    周岩像模像样的考虑了一下,道,我跟你一块睡床吧,咱俩这关系用不着不好意思。

    宋召南挑了挑眉,问道,咱俩什么关系?

    周岩噎了一下,总不能说是单方面意淫的关系吧?干笑了两声,道,大家都这么熟了,当然是好兄弟了。

    宋召南笑了笑,道,嗯,好兄弟。你先洗我先洗?

    周岩总觉得这话儿哪不对,但说不出来,我先我先。

    宋召南道,拿着你的包,浴室在楼上。

    周岩拎着两个人的包跟在宋召南身后。

    卧室很大,床也很大。这是周岩进了卧室之后的第一想法。

    宋召南推开浴室的门,帮周岩把水放好,道,这里面什么都有,你先洗,有什么事就喊我。

    周岩强压着心中的喜悦,点点头,南哥,你先忙吧。洗完了我叫你。

    好。

    周岩脱下衣服,站在镜子前欣赏了一下自己性感的躯体,满意的点点头。

    宋召南家的沐浴露味道很好闻,有一种雨后竹林的味道。周岩打了两遍沐浴露,想让自己和宋召南的味道一样。周岩绝得自己有点变态,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认识的时间并不长,怎么就喜欢上了?按理来说,应该先喜欢李少辉才对。

    周岩想不明白,索性不想了,哼着歌儿冲身上的沐浴露泡沫。

    洗完澡之后,周岩突然发现自己没拿换洗的衣服,犹豫了片刻,把浴室的门打开了一条缝儿,就在那条缝隙里四处看了看发现没人,慌忙跑到床边打开包,从包里翻出了内裤套上。

    刚套上一天腿,周岩就听到了门响。他慌忙转过身,背对着门口穿另一条腿。

    宋召南一进门就看到周岩正往上提,眸色一深。

    周岩装作一副不在意的模样,接着从包里找睡衣。

    宋召南站在周岩旁边看着他,闻着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味道,宋召南眸色更深。周岩被盯得浑身燥热,慌忙套上睡衣,南哥,我洗好了,你也洗个澡吧。

    宋召南点了点头,从衣柜里拿好衣服走进浴室。

    人一走,周岩就泄了气一屁股坐在床上,听着浴室里哗啦啦的水声,忍不住想,啊!太丢人了!周岩,你怎么就净干些丢人的事儿?

    宋召南洗着澡,突然就想到周岩身上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味道,小腹一紧,真想换个方式让他身上带着我的味道。

    宋召南这个澡洗的有点久,等他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周岩已经窝在床边上睡着了。

    他坐在床边,盯着周岩安静的睡颜,修长的手指划过他的眉毛,高挺的鼻梁,鼻下凹陷的沟渠,停在了柔软的唇上,他轻轻按了按,俯身在那处柔软的地方烙下一个轻轻地吻。

    晚安,我的心之所向。

    ☆、第 8 章

    第二天周岩醒来的时候,看了看手机已经快中午了。他揉了揉发胀的脑袋,起身下床。浴室里牙膏都给挤好了,周岩洗漱完之后换好衣服下楼,正看到宋召南在厨房里忙活。

    周岩放轻脚步走到宋召南身后,突然喊道,南哥!

    宋召南脸都没转,淡定道,怎么?还活着。

    周岩嘿嘿直乐,做什么好吃的?

    宋召南道,炖鸡汤。

    爷爷给的老母鸡?

    宋召南点点头,将周岩推出去,外边凉快去。

    周岩知道自己是个做饭废物,在这也帮不上什么忙,索性在沙发上躺尸。

    周岩拿起手机看到李少辉给他发了五十多条微信,周岩懒得回,给他回了个电话。

    李少辉估计是真的闲,这边刚拨出去响铃还没两声就接了。

    岩爹李少辉试探着问道。

    乖儿子,是你岩爹。周岩道。

    李少辉道,岩爹,你终于舍得找我了。你不知道你的儿子自己在酒店多么孤苦无依啊!

    乖儿子,你爹这不是忙着给你找个娘么?等你爹把人搞到手了,我和你娘两个人都疼你。周岩道。

    卧槽?岩爹?你什么时候搞上了妹子?

    周岩心想哪里有什么妹子,嘴上却道,电话里说不清楚,你一会儿把你酒店的地址发我微信上,等我有空了就过去找你。

    李少辉可算找到了爹,乐不开支,好的好的,岩爹。我这就把地址房间号发您微信上,您先忙。

    周岩笑道,乖儿子,挂了。

    挂断电话之后,周岩坐在沙发上刷了一会儿手机,实在是无聊,周岩起身往厨房走。

    宋召南见周岩过来,用勺子在锅里夹了一块鸡肉吹了吹放在他嘴边,尝尝熟了没。

    周岩就着宋召南的手张开嘴咬了一口,虽然宋召南吹了吹但还是有点烫,周岩龇牙咧嘴的道,熟了熟了,还怪好吃的。

    宋召南看他那副眼馋的样子禁不住嘴角微扬,拍了拍他毛茸茸的后脑勺,洗洗手去餐桌上等着,马上就好了。

    周岩忙不迭的洗手,乖巧的坐在餐桌上等着投喂。

    宋召南把汤盛到碗里,接着又炒了个麻婆豆腐,西红柿鸡蛋,小油菜,红烧肉。

    周岩坐在餐厅眼巴巴的等着,宋召南端着汤过来时清楚的看到他的眼睛刷的亮了。

    南哥,不是说马上就好了吗?怎么这么久?周岩可怜兮兮道。

    宋召南道,怕你不够吃,我又炒了几个菜。说着把汤放到餐桌上转身又往厨房走。

    周岩像个小尾巴似的跟在宋召南身后,帮着他把菜端过去。电饭煲里的米饭一直闷着,宋召南拿了只大碗盛满,放在周岩面前。

    宋召南道,尝尝看咸不咸。

    周岩饿的肚子咕噜直叫,也没在客气,夹了一筷子红烧肉放到嘴里,含糊不清道,南哥,好次啊!!!

    宋召南看着周岩跟只小仓鼠似的一直不停的往嘴里塞东西,两腮鼓鼓的可爱到犯规。

    宋召南把放的不那么热的鸡汤搁在周岩面前,慢点吃,别噎到了。

    周岩占着嘴说不出话来,只点点头。端起了面前那碗鸡汤一饮而尽,颇有些喝酒的架势。

    宋召南知道他饿惨了,昨天中午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吃饭,便也不说话等他先吃饱。

    周岩狼吞虎咽的吃了两碗米饭,靠在椅背上抽了两张桌子上的纸巾擦擦嘴,啊!舒服

    宋召南看着他一副餍足的样子,极淡的笑了笑,吃饱了?

    周岩瘫在椅子上懒洋洋的点点头,南哥,你可真是个宝藏男孩,不知道以后会便宜谁?

    宋召南装作随意的说,便宜谁都是便宜,那就便宜你了。

    周岩心猛地一跳,强压住心中的激动,笑嘻嘻的道,那都这么说了,这以后可就是我的了。

    宋召南挑了挑眉,没再说什么。

    周岩站起身把桌子上的碗筷收到一起,宋召南道,放着吧,少爷。别勉强自己,我们家碗可不多。

    周岩清楚自己几斤几两,悻悻的放下手中的碗,那就给你个机会表现一下吧。

    宋召南笑道,谢谢您嘞,少爷。说着端起碗往厨房走。

    周岩再次成为了小尾巴,跟在宋召南身后,宋召南洗碗的时候,周岩就在倚在洗碗池旁边和他说话。

    南哥,你什么时候去公司啊?周岩装作无意的问道。

    下午吧,我先把你送回家再去公司。宋召南道。

    周岩想了想道,南哥,你还是先把我送到李少辉那儿吧,他自己在酒店我过去陪他两天再回家。

    宋召南洗碗的手一顿,装作随意的道,你和李少辉关系很好?

    周岩想也没想的道,那当然了,我和他从小就认识,多少年的交情了。

    宋召南嗯了一声没有说话,气氛有些尴尬,周岩又是个没眼力见的,接着道,我俩还穿过同一条秋裤,不过他腿比我短,穿着长哈哈哈,出去打球的时候红秋裤就从裤腿里露出来了,你是不知道啊,他失去了多少妹子啊。说着周岩又忍不住乐。

    宋召南没什么反应,周岩觉得有些尴尬,干笑了两声也没有说话,厨房里只有水流声和碗筷碰在一起的声音。

    周岩也不知道宋召南怎么就突然不说话了,小心翼翼的戳了戳他的腰,南哥?你不开心

    宋召南面不改色的瞎咧咧,没有,只不过觉得自己长这么大了没有一个朋友,觉得自己有点失败。

    周岩一听顿时觉得有些心疼,南哥,你不是还有我吗?

    宋召南转过身盯着周岩道,你会一直陪着我吗

    周岩想也不想的道,会啊。

    宋召南突然间就笑了,眉眼弯弯,眼睛里带着温柔的笑意注视着周岩。

    周岩一下子愣了,回过神顿时心跳加速,口干舌燥的,周岩生硬的掩饰道,朋友一生一起走,嘿嘿!

    宋召南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心情好的不得了,哼着一段不知名的曲调洗碗。

    恋耽美

    &抢不过校草就拿下校草——时枷(6)

章节目录

抢不过校草就拿下校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时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枷并收藏抢不过校草就拿下校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