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狗霸总和农药主播二三事 作者:周易十翼

    &菜狗霸总和农药主播二三事——周易十翼(35

    陆梓明脸色恢复平静,可是脸上的倦容是怎么也掩饰不了的,他摇摇头:现在还不知道。你们过来坐会儿吧。

    几人又等了不知多久,陆梓明的表情越来越难看,手术室的灯一下子灭了,陆梓明瞬间站起来:医生,我夫人

    医生摘掉口罩,脸上带着歉意:不好意思,陆先生,我们尽力了。

    陆梓明脸色瞬间变得灰暗,他定定的看着程如云的方向,眼底尽是疯狂。

    他低声道:阿云,你等等,你想要的我都会给你。

    程冉旭牙齿咬得紧紧的,指关节泛白,程然心里也很难受,他闭了闭眼,压住眼睛的酸涩。

    陆梓明沉默的处理了程如云的身后事,程家两兄弟见到了程如云的遗容。

    程如云还是那么漂亮,只是脸上多了些细纹,只是脸色太过苍白。

    陆梓明单膝跪地,俯身轻轻吻在了程如云的眉心,他在她耳边轻声道:阿云,等我。

    在站起来的时候,他身后的那个助理上前扶住了他有些颤抖的身体。

    程然看到陆梓明鬓角的头发瞬间变白了。

    他心里叹了一口气,他原本想在见大姨一面,可是世事难料。

    陆梓明让助理将程家兄弟带回去了。

    助理把他们送到家离开的时候,突然神色慎重的说:你们小心一些。

    这句话让程然背后一冷,心里有些毛毛的,他想问清楚,可是那人却快速的开车离开了。

    程然和程冉旭对视一眼,都紧皱着眉头。

    程冉旭心情很复杂,人死如灯灭,往事似乎都不再重要了。

    程然和程冉旭不一样,程然曾经是得到过程如云爱的,程冉旭得到的只有恨意,因此程然对程如云的离去更加伤感。

    晚上,陆梓明回来了,他把两人叫下来吃了一顿饭。

    程然最后的印象是陆梓明冷笑着的脸。

    等他再一次醒来,他已经被人绑了。

    这个熟悉的场景让他脑子瞬间爆炸,他哆哆嗦嗦的闭着眼睛。

    哥?

    哥?

    哥!

    声音越来越近,程然勉力睁开眼睛,程冉旭的脸出现在他眼前。

    阿旭

    程冉旭赶紧用自己的身体将程然推起来。

    是我,哥,你是不是

    程然皱着眉头,脸上的冷汗一滴滴的往下掉。

    他低声道:我犯病了。

    程冉旭脸色一变:哥?!

    程然努力睁着眼睛;没事没事,我现在还能撑得住。

    突然屋子里的光瞬间亮了。

    程家两兄弟忍不住闭了闭眼。

    你们俩的心情还不错啊?一道冷冷的声音从门口传来,一道身影慢慢进来。

    正是陆梓明。

    皮鞋踩在地板上的声音越来越近,陆梓明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们俩,突然他眼睛一眯,快速的扯住程冉旭的衣领,将人提起来。

    他阴狠道:就是因为你这么个东西!都是因为你!

    姨父!!陆梓明!你放开他!一见程冉旭被这么抓着,程然顿时急了。

    陆梓明没有理会他径自道:要不是阿云非要去见你,她的病情也不至于恶化,都是你的错!

    程冉旭紧紧抿着嘴,一言不发的盯着眼前这个中年男人,男人的脸和以前没有太多区别。

    在他的童年中,如果程如云给他施加的是动作暴力的话,这个男人便是向他施加的冷暴力。

    ☆、结局

    厌恶,憎恨,是这个男人在他面前所展现出来表情,他甚至毫不怀疑,如果不是被送走了,他会被这个男人杀掉。

    陆梓明说完便将程冉旭像是扔垃圾一样扔到地上。

    他拖过屋子里的唯一一张椅子,声音平静下来了:你们知道吗?我花了多大力气才把阿云的记忆封起来。

    可是不管用啊,有些事情一辈子都忘不掉。

    尤其是她去年得了癌症,药物刺激下,记忆恢复了。

    有一点好的。陆梓明看着倒在地上的程冉旭道:她不知道你的出生是怎样一件恶心罪恶的事。

    程然打断他的话:你到底要怎么?!这次让我们过来也是处心积虑的吧!

    程冉旭挪了下身子,他皱着眉头看着陆梓明。

    陆梓明挑了挑眉,眼底带着一丝恶意看向程然:他不知道?

    程冉旭也看向程然,程然咬咬牙,脑袋还疼着,上一辈的恩怨就不要牵扯到其他人,你以为你有什么好的吗?我都查出来了,那个人

    陆梓明冷笑一声:没错,是我杀的。他俯身朝着程然的方向:我事后就知道了,可是我没力量,我还要照顾阿云,我说过,我不会让人和人欺负她!

    程然闭了闭眼,眼前这个男人和许多年前那个温润如玉的青年差距太大了。

    程冉旭在一旁定定的看着程然,轻声道:哥,他为什么说我的出生是

    程然厉声打断他:你没错,不是你的错!

    陆梓明冷冷笑了声:看样子他还不知道那些事呢?

    陆梓明抓起程冉旭的衣领,将人拖到自己面前,一字一句的将当年的是跟他说了,任由程然在一旁怎么打岔都不行。

    程冉旭的眼睛越来越红,突然他猛的站起来,陆梓明手瞬间脱力,只见程冉旭一脚踹在陆梓明身上,陆梓明吃痛的佝偻着要倒在地上。

    程然也站起来,绑他的绳子已经被他用刀片切断了。

    他赶紧过去将程冉旭身上的绳子弄开。

    程然拉着弟弟的手:先离开,我会把事情完完全全的告诉你!

    程冉旭深深的看了一眼程然:好!

    两人刚逃出这个屋子,就发现整个屋子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

    一阵滴滴的声音在寂静的环境中格外的大。

    程然眼睛登时睁大!拉住程冉旭的手就朝房子外跑去。

    一阵剧烈的爆炸声从身后响起,程然和程冉旭都被剧烈的气流炸出去。

    之后他们二人就不省人事了。

    远在a市的谷西风心脏一阵收缩,他捂着胸口深深吸了一口气。

    不知为何他心里有种不安的感觉。

    一下午他都有些心神不宁的。

    在开会的时候,谷西风甚至把人的名字都叫错了。

    突然一道电话铃声响起,拿起一看,谷西风皱了皱眉,是一个陌生号码,这可是自己的私人号码,知道的人都不多。

    他接起。

    喂!您好,我们这边是b市xxx医院,请问您是程然先生的家属吗

    谷西风脑子里一顿天旋地转,赶紧派人订最快的机票直接飞到b市。

    与此同时,刚刚下课的谷东风也受到了这样的惊吓,他脸刷的一下就白了。

    在他眼中,他男朋友程冉旭是一个无所不能的人,怎么突然一下子就躺在医院里进行急救呢?!

    他眼眶红红的跑出学校,赶往机场。

    谷西风拳头捏得紧紧的,心脏碰碰跳,林特助在一旁很是担心。

    以最快的速度赶到医院,手术已经结束了,林特助去交钱了,谷西风则是守在程然病床前,程冉旭的病床在程然旁边。

    幸好两人跑得还算比较快,只是被余波波及了。

    伤的不算太重,就是背部有些灼伤,身上上有些擦伤。

    谷西风在问过医生后,心里猛的松了一口气,他将程然冰冷的手包裹在自己手中,心里万分庆幸。

    突然一阵吵吵嚷嚷从病房外传来,您好,我问下程冉旭在哪个病房啊?

    这声音莫名耳熟。

    谷西风看着一旁的程冉旭啧了一声,他光顾着担心程然了,居然忘了还有一个大舅子。

    谷西风心里有点虚,赶紧出门将外面问路的谷东风扯进来。

    谷东风一看到被裹成大粽子的程冉旭,眼泪瞬间就哗哗的。

    谷西风:不许哭,别吵他们!

    谷东风抹着眼泪,乖巧点头。

    程冉旭睁开眼就看到谷东风抹着眼泪看自己的画面。

    谷东风惊喜道:你醒了?!

    这声大的,原本还躺着的程然也醒了,谷西风给了他弟弟一个死亡视线,可是他弟弟已经沉浸在男盆友醒过来的喜悦中,完全get不到哥哥的凝视。

    程然眯了眯眼,谷西风赶紧上前给他挡住光,你怎么样了?想要什么?我去给你拿?

    程然苍白着脸张了张嘴,谷西风将耳朵凑近。

    程然微微抬身,轻轻吻在他的脸侧。

    这柔软的触感让谷西风瞬间愣住了,他呆呆的看向程然。

    程然苍白的脸上绽放出一抹微笑,还好,还能见到你。

    谷西风很想将程然紧紧抱住,可是他身上太多伤,他只好紧紧握住他的手。

    程然很疲惫,很快就再次入睡了,谷西风轻轻掖了掖程然的被角,起身出去了。

    林特助已经在外面等着了。

    谷总,我已经全都打听清楚了。说着他把一堆截图给谷西风看。

    这些资料是有人故意放出来的,里面的名字都是化名,我让人去查了查,这个资料的真实性极高,而且里面有个人我觉得和程少爷很相似。

    发消息的那个微博号已经被封了,微博也被删掉了。我猜应该是那边出手了。

    谷西风滑动着手机,脸色越来越阴沉,最后他看完后狠狠一拳砸在墙壁上,眼神阴厉。

    他看向林特助:你去找人细查!查清楚这事的真假!我不要模棱两可的答案!

    林特助被谷西风狠厉的声音吓了一跳,赶紧答道。

    林特助匆匆离开,谷西风捏着手机,脸色沉沉的,他不敢想象如果上面说的都是真的,那他的小然竟然经历过这么多。

    心里顿时缩成一团,酸酸涩涩。

    一想到小小的程然被人关在仓库里,还经历了那样的事,他恨不得把那些人碎尸万段!

    他吸了一口气,恢复平静,开门进去。

    第二天的时候谷爸突然给谷西风打了一个电话。

    谷西风:爸?

    谷爸站在窗边,问道小然怎么样了?情况还好吗?

    谷西风:恢复得还行。

    谷爸沉默了一会儿,谷西风有些疑惑:爸?

    谷爸叹了一口气,儿子,你让林特助别查了。

    谷西风瞳孔一缩,爸?

    谷爸缓声道:我都告诉你。

    事情还得从十几年前你被绑架那次说起

    故事很长很长,谷西风站得腿已经发麻了,可是依旧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他心里愧疚害怕痛苦交织在一起。

    原来一切都源头都是他。

    他幼年时被绑架,那个救了他的叔叔就是程然爸爸程逐风。

    他成功获救,可是当时在毒贩集团卧底的程逐风却因此身份泄露,在一次毒品运输中程逐风被抓了起来,被他们施虐。

    在之后他们还顺藤摸瓜找到程家,绑架程如云和程然,在之后就是程逐风复职,拼尽性命复了仇。

    谷西风滑坐在地上,手机里谷爸的声音还在继续着。

    为什么程然家里只有程母的照片,程逐风的照片早被烧毁了,就是怕被逃走的毒贩打击报复。

    程家再也经不起一次那样的事了,离乡背井的苦只能自己咽下。

    谷家也失去了联系,一直到程然十八岁。

    谷家帮了程然一次,可是却太晚了,程母去世了。

    西风,咱们家欠他们家的太多太多了,在你说你有喜欢的人,并把他的相片给我们看的时候我就知道了。

    有些缘分是天注定的,西风,你要好好待小然啊。

    谷西风这边刚挂了电话,那边林特助就发了一条信息:

    那个,谷总,这里有条语音,你要不要听一下。

    谷西风垂着眼点开。

    那道声音很熟悉,熟悉得让人想要落泪。

    谷西风有钱有势,对我很有帮助。

    放出来的声音不算小,至少他旁边的人听清楚了,那人原本苍白的脸更白了。

    谷西风听到响声,连忙扭头就看到程然扶着墙壁摇摇欲坠的样子。

    他赶紧起身扶住程然。

    小声斥责:你怎么出来了,外面多冷!

    程然没理会他,他紧紧抓着谷西风的袖子,声音紧绷:你都听到了!你没什么想说的吗?

    谷西风叹了一口气将人抱起来:我有什么想说的,那句话没毛病啊,我的确是有权有势,不仅如此,我还有颜有才,而且不需要你开口我都会帮你的。

    被突然抱起的程然受到了惊吓,紧紧捏着谷西风的衣服。

    谷西风继续道:况且,你是不是真心喜欢我,我还不知道!

    程然哭笑不得。

    谷西风笑着将人抱进病房:等你身体好了,咱就去结婚,好吗?

    好。

    作者有话要说:  完结撒花,亲们保佑咱能追到人啊!

    恋耽美

    &菜狗霸总和农药主播二三事——周易十翼(35

章节目录

菜狗霸总和农药主播二三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周易十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周易十翼并收藏菜狗霸总和农药主播二三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