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溪 作者:乐园路

    第一百三十七章 我是你老婆,怎么就不行了?

    婆婆的话直击沈卉心脏,心口想被刀子剜了一样,闷疼闷疼的,桌子底下的手捏成拳,半晌后,毅然“嗯”了一声。

    难道下辈子就这样过无性的生活吗?

    丈夫的态度让沈卉总对生产后的那里有些忧虑。

    那里够紧致吗?如果丈夫进去,却享受不到以往性爱的美妙该怎么办?

    和婆婆告别后,头一回没着急抱儿子回家,而是在外面晃晃幽幽转了一圈。

    夏日的日头很烈,沈卉仿佛没感受到空气中的热气,在一间隐秘的小店外踌躇不定。

    店主在柜台早就注意到了门外这位奇怪的客人,观察了好一会儿后,出门去把她请进来。

    “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您的?”挽着低马尾的女店主温柔问道。

    沈卉纠结了一下,才别扭开口道,“我想买点……助兴的药。”

    这间小店是朋友推荐的,听闻店主人好不多话,她才考虑前来,如今一见,倒是属实。

    女店主脸色无异,温和继续道“请问是给您用,还是?”

    “……给我丈夫用的。”

    她继续耐心询问,“那他因为是哪方面的原因呢?时间短还是无法勃起?”

    “……”店主的话直白得让纵使经历过多年性生活的沈卉忍不住一阵害臊,好一会儿才道,“都不是。”

    “你给我几只那种蜡烛就行。”她快口说出要求,以免店主再问下去。

    女店主果然不再问,从架子上拿了一盒东西,“这是有催情作用的香薰蜡烛,如果在卧室里用,一次点一只就足够了。”

    一边说,一边把那盒蜡烛递给她。

    沈卉抿着嘴,默然接过。

    ***

    宋瑥行洗完澡,照例回房里拿出第二天要穿的衣服准备到书房睡觉,谁知刚进门,就闻到一股浓烈的玫瑰香气,而后,一具温软的女体抱住他。

    “瑥行,今晚陪我睡吧。”妻子的声音传来。

    宋瑥行也没多想,以为只是像之前那样单纯睡觉而已,就把沈卉稍稍拉开着距离,走回床上,“不看着子筅了?”

    “有钟姨。”沈卉跟着躺在一旁,夫妻俩你一句我一句说着话,好半晌,宋瑥行闻着这香味久了感觉脑袋涨涨的,才问了一句,“怎么突然要点香薰了?闻着我头晕。”

    沈卉闻言,不动声色观察丈夫的神色,只见他脸色泛起不自然的潮红,就当视线正要往下移到胯部的时候,他突然开口道,“开点窗吧,屋子里怪闷的。”

    说着,一边解开睡衣扣子,一边下床赤脚走去开窗。

    沈卉知道,这是药效发作了。

    宋瑥行不仅感觉到热,喉咙还干燥得很,开完窗并不马上回床,而是走向门口,“你要不要喝点水?我下去帮你拿一杯上来。”

    “我这里有,你喝我的吧。”

    沈卉夏天也喝温水,她的是水装在保温瓶里。

    渴极了的男人下意识就要接过,突然脑海里闪出沈溪的脸,已经伸到一半的手收了回去。

    “我要喝冷的,你的太烫了。”

    沈卉又拿出一瓶瓶装的矿泉水,“要知道你不爱喝热的,早给你准备好了。”

    宋瑥行扭开瓶盖一口接着一口往里灌,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妻子怎么会像预先知道一样,提前准备好瓶装水?她怎么能这么准猜到自己会渴?

    没等男人多想,突然间,身体像着了火一样滚烫,注意力全数集中在身体上,无暇再思索那些疑点。

    原本只是解开几颗扣子的睡衣,被他迫不及待扒拉脱下,扔到地上。

    沈卉见状,脸上的欣喜藏也藏不住,解开睡袍系带,露出只着红色蕾丝性感内衣的酮体。

    风姿卓越走过去,拉起男人的手,放在被胸罩挤得鼓鼓的乳房上。

    她掌住男人的手揉捏自己的胸部,对着男人耳边轻轻吹气,“瑥行……”

    就是这一声称谓,让原本迷离的眸子突然恢复片刻清明。

    女孩从不会称呼他的名字。

    宋瑥行抬起头,猛然往后退了一大步,嘴里吐出令沈卉心碎的话,“不,不要……”

    她捂着胸口上前,颤抖着声音道,“我,我是卉儿啊,是你老婆,怎么,怎么就不行了?”

    她解开胸罩,还在圆鼓鼓、白花花的两只乳房弹跳出来,她伸手去抓男人的手,想让他再揉揉自己的胸部,可这一次并不能如她所愿,男人反手到身后,躲开了。

    沈卉不可置信的睁大眼睛看向他,“你连碰也不想碰我了吗?”

    男人沉默。

    积攒在肚子里的火气正准备爆发出来,突然看到丈夫胯间的隆起,心里冒出一丝期盼。

    XIAοsHU0.UK

    第一百三十七章 我是你老婆,怎么就不行了?

章节目录

沈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乐园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乐园路并收藏沈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