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味儿Alpha 作者:浮白曲

    &甜味儿Alpha——浮白曲(54)

    你那时可没想到,你以为的君子,会想着在战场上置你于死地吧?苏郁道。

    楚余温静默片刻,自嘲地垂下眸:你说得对。

    只是,你是不是太高看我了?我现在可不是什么大权在握的帝国元帅,一介戴罪之身,哪有什么资格给陛下加冕?皇座右侧的位置,恐怕轮不到我站。

    这个你不用多虑。我会去说服殿下,让他带上你。只是要委屈元帅戴一下精神力束缚环,打一针乏力药剂,才好使他放心。

    楚余温面无表情:这样,我有什么本事生擒他?

    苏郁道:束缚环我会替你解,乏力药剂的解药我也会给你。到时候打他个出其不意,更好。

    楚余温问:你有本事在他眼皮子底下瞒天过海?

    苏郁笑:这点权力,我有。

    当晚。

    晏微凉的寝宫内,两人温存在一张床上,楚余温对晏微凉说出了这样一段话。

    他愿意倾内阁之力帮我,却不知道我正是要借此蚕食他的权力,打探他的底细。然后都拿来送给你。

    苏郁聪明一世,却还是输给了他对你的在意。

    我之前以为,他更爱权势,对你只是求而不得的执念与微不足道的喜欢。我想茬了,他确实爱你,甚至可以为你放下权势,失去他该有的冷静决断。

    我们今天的布局仓促又浅显,苏郁本不该这么轻易地被下套。可他慌了,看起来冷静,其实慌得像失去玩具的孩子,慌张地答应大人的一切要求,就为了要回心爱的玩具。他确实很害怕失去你。

    楚余温说的这个:我们,不是指晏微凉和他的合谋。而是他和苏郁所谓的合作。

    那个计划真的太仓促,太浅显了。

    晏微凉不置可否,勾了楚余温的脖子去吻他。

    绵长的一吻过后,两人喘息着,楚余温将苏郁的计划和盘托出。

    晏微凉听罢,长睫低垂:我知道了。

    苏郁确实昏了头。

    他太心急了。

    十天前。

    苏郁再次进宫拜访晏微凉。

    晏微凉心知他此番前来所为何事,却故作不知,仍然如常冷淡地招待了苏郁。

    两人摆了盘棋局,一边对弈一边聊天。

    苏郁在他面前向来会自说自话找话题,聊着聊着就似不经意提起楚余温。

    楚余温这十年处处与陛下为敌,他心气高傲,陛下不想着报复回去?

    晏微凉语调微扬:哦?怎么报复?

    苏郁道:封印了他的力量,让他眼睁睁看着陛下登基,还得亲手为您加冕。他是个天生不甘被人掌控的人物,这皇冠,他主动给你戴是一回事,你迫使他给你戴,是另一回事。

    被迫向曾经的宿敌臣服,就是对楚余温最大的羞辱。

    晏微凉:嘁了一声,将手中的棋子随意丢进棋篓里,幼稚。

    不过。他转了个调,也很有意思。

    苏郁望着棋局,狐狸眼愉悦地上挑:陛下,这局你输了。

    晏微凉笑而不语。

    那可不一定。

    今早。

    楚余温饮了家中一杯水,便头昏眼花。

    这水中,加了罗兰亲自调剂的晕眩药剂。

    他明知这水有问题,但为了演一出计中计,于是故意喝下。

    楚余温浑身无力后被晏微凉派来的人扣上精神力束缚环,注射了乏力药剂,带到皇宫准备参与加冕仪式。

    在宫人为楚余温准备的小房间里,苏郁悄然出现,替楚余温解了药性,也将束缚环换成了一副假的。

    楚余温由此得知内阁在宫中安插的部分眼线。

    现在。

    就差一步。

    在晏微凉走到皇座前,准备接受权杖和皇冠的时候,苏郁和对面的楚余温交换了一个眼神。

    只要他们现在一起行动,制服住晏微凉

    苏郁将权杖交到晏微凉手中时,手指微动发出示意,楚余温收到讯息,立即上前一步。

    在苏郁的计划里,接下来就是晏微凉双手横握着权杖未来得及反应,他在跟前制住晏微凉的脖颈与肩膀,楚余温则阻止晏微凉可能有的防御。

    事实却是晏微凉早有预料般反手用权杖横于他的脖颈间,楚余温也没有动手。

    楚余温,你苏郁眸色有一瞬的惊讶,只见楚余温没有拦着晏微凉的去路,反而拦在了他面前,阻挡住他可能有的反抗。

    苏郁顿悟。

    你们早就串通好了,一起来骗我。

    晏微凉带着丝丝凉意的声音响起:苏郁,你也想造反吗?

    苏郁失神。

    不是因为被抓住的意外。

    也不是对即将会受到什么惩罚而恐慌。

    他只是接受不了。

    一切都是为了引他动手而设下的局,算计的是他的感情。

    晏微凉骗他。

    联合楚余温一起骗他。

    为什么偏偏是和楚余温一起?!

    他突然想起那日棋局,他竭尽全力,孤注一掷,做着最后拼搏,就为了能胜过晏微凉。

    他想要这个人,他得付出全力。

    他赢时笑得开怀:陛下,这局你输了。

    晏微凉却从始至终漫不经心,输也输得毫不在意。

    甚至还对他温和地笑了笑。

    他被那一笑迷了眼。

    原来从那时候起,他就输了。

    满盘皆输。

    拖下去。晏微凉启唇,淡淡道,暂时关起来。

    苏郁完全被晏微凉毫不留情的利用打击得失了神,常含着光彩的眸子里也沉寂了一瞬。他安静地看了眼晏微凉,竟然毫不反抗地被带了下去。

    一旁观礼的苏阁老额头滴出冷汗。

    这个儿子向来是他的骄傲,从来不会在大事上拎不清,今天怎么背着他干出这种糊涂事!

    苏阁老差点气晕。

    现在不仅要想办法捞出苏郁,恐怕内阁都会被晏微凉狠狠削下一层皮肉。他最好是主动交出权力来换取苏郁的赦免。

    完全是天大的把柄落人手上。

    果不其然,晏微凉下一刻,寒凉的视线就扫向他。

    语气更凉。

    苏阁老,你怎么教儿子的?

    第66章 办法

    苏阁老闭了闭眼, 最后躬身:臣,教子无方。请陛下发落。

    晏微凉收回视线:继续。

    内阁的账待会儿清算, 加冕大典不能因为任何意外中断。

    只是个小小的插曲而已。

    苏阁老归位, 面色阴晴不定。

    再狡猾的老狐狸, 在小狐狸原形毕露后,也会失去冷静。

    晏微凉先是利用苏郁对他的掌控欲, 令苏郁丧失理智, 做出蠢事, 被他拿到把柄。再是利用苏阁老的爱子心切,逼迫苏阁老以内阁政权为筹码, 来换取苏郁周全。

    世上的一切都可以利用。晏微凉算计起楚余温尚且毫不留情, 连自己都可以一并搭进去, 又怎么会对苏家心软。

    对于这种突发状况,其他贵族皆是噤若寒蝉,不敢言语。

    谁也没想到加冕大典上会出这种意外。

    人人都以为不甘不愿的会是楚余温, 可最后动手的竟然是苏郁。

    苏郁可是追了陛下那么多年, 怎么会想要攻击陛下?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因爱生恨,得不到就毁灭?

    内阁一派更是大气不敢喘, 不知道向来冷静聪明的公子为什么会突然这样。苏郁做这件事的时候甚至完全没有跟他们商量, 完全是在自作主张。

    可苏郁再聪明, 楚余温和晏微凉若要联手算计起一个人, 能够不被下套的还真是少有。

    一出闹剧, 底下暗流涌动, 心思各异。皇座前的当事人却是面色平静。晏微凉的剑与秤都已交给一旁的礼官。他权杖杵地, 单膝下跪,红色披风拖曳在地上。一身正装,典雅高贵,纵然跪着,与生俱来的王者风范也不掩分毫。

    这一跪,是跪晏氏七百年祖先。

    楚余温站在晏微凉面前,低头注视半跪的青年,他今日盛装打扮,风华绝代。

    脊背挺拔,面容坚毅,倒让人忽略了那柔美精致的五官。

    楚余温知道这身美丽羸弱的皮囊下,嵌着百折不挠的傲骨,淌着沸腾不止的热血,跳着玲珑坚忍的心脏。

    他蓦然想起那一日,瑞安在他身前跪下,俯身低眉顺眼的温软模样。

    所有人都见过晏微凉冷淡坚硬的一面,他却见过这个人所有的热情柔软。

    回想少年委屈隐忍的样子,他目光温柔,又有点心疼。

    楚余温低头,捧着皇冠,覆上青年的乌发,亲手为他加冕。

    楚余温同样生性高傲,从不称臣。对着先皇,他也素来以嘲讽的语气,从未行过大礼。

    没有人能让他甘心追随,效忠,臣服。

    而今晏微凉起身,面向群臣,自皇位上落座。

    底下众生顶礼膜拜,俯首称臣。

    楚余温在皇座之右,单膝跪地。

    如果是要追随这个人,为他扫平一切,为他出生入死。

    那么有何不可呢?

    晏微凉正式加冕,楚余温弑君获罪,苏郁刺杀被囚。

    帝国局势瞬息万变,风起云涌。在下区尚未反应过来的时候,帝都就已经平静下来,出了最终胜负的结果。

    曾经帝都三个最优秀强大的alpha,如今俨然是晏微凉一个人的胜利。

    星网上有人欢喜有人愁。

    一群omega嗷嗷叫着:啊啊啊三殿下成为陛下了陛下什么时候选后选妃陛下威武陛下最强陛下666

    另一批则是不敢置信。

    我不信元帅大人会弑君呜呜呜:元帅大人可是救了我们帝国的英雄啊,陛下从轻发落吧:我阴谋论一下元帅大人是不是因为功高震主才被

    当然,苏郁在帝都也是有粉丝的。虽然并没有楚余温和晏微凉的数量多,但他位高权重,长得也是一副好相貌,还是有追随者的。

    只是他这次是当众行刺新皇,实在无从抵赖。就算想为他辩驳也没办法,只能想方设法周旋求情。

    内阁最近为这事忙得焦头烂额,对晏微凉在朝堂上的一些举措都没空应对,也对内阁势力某些家族的遭遇都无暇关照。

    晏微凉也借此机会,悄无声息地将某些家族势力都替换成自己人。

    譬如,在内阁占有举足轻重地位的林家。

    林家是古老贵族,林家主也占了个内阁长老的名头。苏阁老最近忙着给自己儿子通门路,他正想着帮点忙,转眼自家儿子就开始找麻烦,让他自顾不暇。

    林家。

    逆子!林家主睁大眼睛,看着带兵制住一众族人的长子,你这个不孝子,是打算造反吗?

    孝?父亲爱我,我自然孝你。可你宠妾灭妻,逼死我母亲,一心只有你的二儿子,你跟我提孝顺?林深只觉得好笑,他用枪一指被绑在地上的微胖青年,青年身子抖如筛糠,立刻就晕了过去。

    林深扯了扯唇:这就是你喜欢的好儿子。你想把家业都给他,也不看看他这种货色,守不守得住。

    一旁的女人见儿子晕了过去,立刻喊道:我就知道!那个女人留下来的种迟早要成为祸患!老爷,我早就让你除了他。她对林深怒目而视,林深,你这么胆大妄为,等老爷禀告陛下,看你被怎么处置!

    林深淡淡道:你以为,我带来的这些人,是谁派来的?

    林家主身形一晃。

    早就听闻这个儿子和三皇子交好,现在三皇子成了陛下

    这些兵是陛下派来的。

    是陛下要除他。

    刚上位就排除异己,还是让自己的儿子动手,陛下真是,真是好手段啊!

    林深冷笑一声,不再废话:动手。

    从今以后,我就是林家家主。

    他等了这么多年,终于报了母亲的仇。

    罗家。

    自晏微凉称皇之后,罗琳就一直做着成为皇后的美梦。但这一切都在一个家族聚会后化为泡影,所有人都被药剂药倒,成为任人宰割的鱼肉。

    罗兰,你

    动手的竟然是罗兰。

    抱歉。罗兰颔首,我觉得,beta也是不可小瞧的,对吗?

    罗家对她不好不坏,只是把她当个透明人而已。罗兰并不在意自己的家族,也谈不上什么仇恨。

    是晏微凉要对罗家动手。

    罗兰不问缘由,直接照做。

    他们都不会违逆陛下的命令。

    同样的事情还在帝都很多家族发生。

    当日晏微凉披着黑袍去了姬家一趟,得到一份当年参与屠杀食用人鱼族的家族名单。

    帝都大部分家族都牵涉其中。

    每个家族里总有些无辜之人,晏微凉没打算抄家灭族赶尽杀绝。这个节骨眼,联邦虎视眈眈,他也不宜血洗贵族搅得这个帝都动荡不安。

    但该讨的绝对都要讨回来。

    晏微凉人鱼族的身份不能暴露。帝国不会接受一个异族成为统领他们的皇。他要报复那些残杀过人鱼的家族,却不能以给人鱼报仇为名目。

    晏微凉这些年所救的人,大多都出自于这些贵族。他们效忠于他多年,养兵千日用兵一时。他登位当了靠山,手下这些人无需再隐忍。曾经被家族忽视的人,现在都展开了报复。

    让他们得以复仇,再各自清理门户,也算是间接报了人鱼族的仇。还能直接将帝都大多势力,都变成他的人。

    从头到尾,无需他动手。

    帝国明月悬挂于天河之上,就算人间的血海炼狱是他一手铸造,他也依然,干干净净。

    清白皎洁,世人敬仰。

    我听说,你让你的父亲,不要用权力来换你。晏微凉打开地牢,看见坐在角落里的苏郁,语气淡漠。

    苏郁望他,仰头笑了声:你终于来见我了。

    恋耽美

    &甜味儿Alpha——浮白曲(54)

章节目录

甜味儿Alpha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浮白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浮白曲并收藏甜味儿Alpha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