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直播中我成了渣受(修真) 作者:莘泽

    &全球直播中我成了渣受(修真)——莘泽(51

    不不不不。

    直到这个时刻,老者才意识到事情似乎有些严重。

    千红枫将人摔在言洛的面前,师父,怎么处理?

    言洛蹲下身来,用修长白皙的手指捏起了对方的下颚,这些事情究竟是谁告诉你的?

    没没有人。

    下颚一瞬间剧痛无比,老者的瞳孔圆睁,大叫出声,我说我说!别杀我!别杀我!

    将人扔了出去,言洛这才站起身。

    手像是沾染了什么泥污一般无处安放,就在这时,言洛却是感受到一双手捏上了他的手指。

    手指相触所带来的温度,让言洛无法忽视,他微微垂下眼睫看向他。就瞧见他的手被千红枫执起,而另一只手正用抖开的步巾给他擦着指尖。

    认真的模样,像是在呵护着一件稀世珍宝。

    月光洒下,映照在两个人的身上,像是洒下一片霜色。

    苍明月别开眼睛,拢在长袖当中的手,倏然的攥紧。

    有些事情,不是她想的多,而是不得不想

    别耍什么花招,快说!

    被这么多人盯着,老者也不敢再有所隐瞒,将自己知道的全部吐了出来。

    一天前,有一个女人来找了我,那个女人给了给了我一大笔钱。我当时很纳闷,我就问她想要什么,她却让我听一个故事。而这个故事就是就是今天讲的这个

    你可看清了那个女人长了什么模样?

    老人看着苍明轩却是摇了摇头,我只知道是个女人,那个人来的时候穿着一个黑斗篷。老人又仔细的回忆了一番,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突然开了口,我想起来了,我记得那个女人手指之上带着一个桃花色的戒指。

    你确定是桃花?

    一直未开口的言洛突然开了口。

    老人见那人面色凛然,便知道此事的严重性,当即又回忆了一番后再次开了口,没错,就是桃花色的戒指,我不会记错。

    桃花色?

    如果言洛没有记错的情况下,仙瑶宫内分二十四宫,没宫的宫主皆是依照花命名额,而宫主

    所属便是桃花。

    这么说那个女人当真没死?

    【言洛:8爷,原本游戏里,仙瑶这个女人到死都没有出现,而现如今这个女人却是提前长出现了,这件事情会】

    【系统:叮咚,恭喜宿主完车五十环循环任务。奖励经验值1000。】

    【系统:叮咚,恭喜宿主开启新任务。天界来使,当前任务为重要剧情,是否接取任务。】

    天界来使?

    周遭的声音像是都消失不见,他的视线所及之处,便是面前的透明的面板。

    该来的事情还是来了不是吗?

    【88:宿主,快接啊。】

    【言洛:这项任务不接会怎么办?】

    【88:当前主线任务,不接取的情况下会扣除宿主两万的经验值。】

    【言洛:我目前的经验值有多少了?】

    【88:一万五不够的。】

    【言洛:也就是我不接也得接?】

    这下就连88也没有再回他。

    言洛的手指停在了面前的控制面板之上,按在了是的上面。

    师父?

    一声呼唤将他抽回了现实,言洛慢慢的回过头看向那个立在身侧稍稍拔高的少年,什么话都没有说,转身离开。

    师父?!!

    峰主??

    苍明轩的脚步向前跑了两步,便是眼睁睁的看见一身白衣的莲倾消失在面前。

    人一声不吭的走了,苍明月终于喘了一口气。

    她盯着红衣如火的千红枫,迈步走过去,挽上了对方的手臂,小师叔,你好不容易回来一次,又正巧在山下,不如你陪我逛逛街好吗?

    手臂被人一甩,苍明月一脸不解的仰头看着他,却是一眼就瞧见了对方的如墨一般深黑色的瞳仁。那双瞳仁里的颜色的是她看不懂的,也是不想懂的。

    她踉跄的向后退了一步出去,看着身侧的少年化作了一道烟色消失在眼前。

    小师叔!千红枫!

    风带着一股子凉意,将她的衣襟吹起,她站在冷风里,却是瑟瑟发抖。

    从第一眼见到他,她就喜欢上了这个少年,这个如火一般热烈的少年。可是,这个人无论何时,视线所及之处总是他的师父。

    她不急,她安慰自己她可以等。谁曾想,师徒两人一声不吭走了大半年,回来之后,她就变成了一个透明人,就连往日想要同她做做戏的千红枫都不愿意再动心分毫了。

    不甘心,她不甘心。

    明月!明月你去哪?

    苍明月没有顾及身后苍明轩的呼喊,一口气回了第三峰。

    推门而入,她整个人倚靠在了门框上,眼眶内湿润在来回打转,她仰起头,吸了吸鼻子,努力不让自己心中的这股子酸涩让她变得软弱。

    何必呢?

    一道声音突然在屋里响起,苍明月眉色一凛,抬手拔出了长剑,剑尖所指之处,便是声音来处。

    谁在那!

    黑影从暗处走了出来,苍明月的视线跟随着人慢慢的转移而出,这里是苍鸿剑派第三峰,你是谁?是怎么进来的?

    那人却是轻轻一笑,我是谁不重要,我怎么进来的也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为什么在这里。

    苍明月没有说话,只是再次握紧了手中的剑柄。

    那你说你为什么在这里?

    我来这里是为了你。

    为了我?苍明月像是听见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仰头看着对方,麻烦你说话的时候,注意一下言辞,本小姐可没工夫在这里陪你玩。

    玩?

    待人走出阴影,苍明月才发现对方穿了一件黑色的斗篷。他整个人笼罩在了斗篷里,让人看得不甚清楚,只能听见对方的声音低沉。

    她的脑海里突然想到了今日在说书那里听到的事情,她如果记得不错,那人说给他说这一番事情的女人也是穿了一件黑色的斗篷。

    你究竟想干什么?

    那人走在屋内就像是走在自家的屋里一般随性,苍明月就见他随便坐在了一处椅子上,用手把玩着一个茶色杯子。

    我来是想给你说个秘密。

    什么秘密?

    急什么?坐。

    他抬手一摆,就朝着苍明月招了招手。

    苍明月不明所以,却是狠狠的皱了皱眉头。

    有什么话就直说,本小姐可没时间陪你在这里玩过家家的游戏。

    如果我说是关于莲倾与千红枫的事情呢?

    听见这两个人的名字,苍明月一瞬间愣在了原地,你你想说什么?

    想听了?

    苍明月也不是一个矫情的人,既然对方并无伤害她的意思,她当然不愿意错过这样一个大好机会,当即不再客气的坐在了一侧。

    你都知道什么?

    那人轻轻一笑,你可知为什么你的小师叔会不喜欢你吗?

    像是被触及到了心底最深的秘密,苍明月整个人眉目紧锁,一拍桌子猛地站起身来,你到底知道什么!

    那人反倒是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水,慢悠悠的抿了一口水方才出口,我知道的远比你自己想象的要多。

    苍明月慢慢的坐下身,你今天来就是既然是为了这个,那不如就将你知道的全部告诉我。

    我这人从不做赔本买卖,你想知道的事情我可以全部告诉你,可我也有一件事情想请你帮忙。

    苍明月盯着对方的眼睛,半晌从长袖之中将手伸出来,合作愉快。

    第六峰莲华峰

    峰主,回来了。

    峰主,回来了!

    言洛推开门走了进去,挥退了所有的人。

    峰主?

    都下去吧,本座想一个人静静。

    待到身后再无声响,言洛这才转过身去,走向了院落之中另外一座宫殿。

    千倾殿

    言洛站在千倾殿的殿外,仰望着这座低调而又奢华的寝宫。

    月光洒下,将殿前玉阶照亮,就像是为他照亮了前进的路一般,鬼使神差的,竟是让他一步一步的走到了近前。

    游戏里所有的人恐怕都会因为,这座名叫千倾殿的宫室,是莲倾用来金屋藏娇。可是身为游戏设计者的言洛来说,千倾殿三个字确实另外一层意思。

    是金屋藏娇没错,可是到底是藏得哪个娇,就没人明白了。

    千倾,千倾

    是千红枫和莲倾啊。

    言洛蓦然的顿住脚步,垂下头去,轻笑出声。

    第89章 见鬼的师徒之情!

    仙瑶此人,在千红枫看就是莲倾心头的魔咒。

    就如在酒楼内,在听到了这人名字之后,那人的面色陡然一变。

    他追上山,想要拽着他的衣服领子质问,他是不是还喜欢着她,可是待走到院子前时,这股子念

    头却像是蚀骨的毒药腐蚀着他的心脏。

    他单单是想着他这个人,整颗心就像是被烧灼了一般难受。他做不到视而不见,可也做不出上辈子那种令人厌恶的事情来。

    此时的千红枫只觉得自己恐怕是疯了。

    只因为这个人,让他难受的要命。

    脚步渐移,一仰头就看见了立在月下染了一层霜色的人。

    微微扬起的嘴角,笑意爬满了清隽的容颜。

    他迫不及待的追上来,看到的竟是他心心念念的人对着故人旧居笑的欢畅?

    千红枫压下了扬起的嘴角,挥袖转身。

    许是背后的目光太过炙热,以至于让言洛不得不转过身来。

    借着月色,就瞧见少年一身红衣的背影带着一抹凄凉萧瑟。

    枫儿?

    言洛出声唤住了对方。

    那本是迈出去的脚步倏然的顿住,他也转过身去看向对方。

    双目凝视,他竟是稍稍语塞。

    回来的匆忙,到是忘了告诉你,可以在山下多玩一会。

    千红枫的脸色似乎是因为他这句话更加阴沉。

    那一双本是好看的瞳仁里,溢出了少许阴鸷,带着赌气似的冲着言洛回了话,师父说陪我的。

    一句话脱口而出,千红枫有些后悔,没关系,我累了,就正巧回来了。

    欲盖弥彰似的一句话说出来更是尴尬,以至于千红枫在撇了一眼言洛后,甩袖离去。

    枫儿,你的住处在这里。

    脚步再一次顿住,想要再向前去却是一步也迈不出去。

    像是负气似的头也不回的走过去,却是在迈步上了门前青石台阶时,余光瞥见青石台上另外一道亦步亦趋的身影。

    师父?

    对上千红枫稍显疑惑的双眸,言洛一本正经的回应出声,枫儿说要陪的。

    这个陪不是这个陪啊!

    千红枫顿时觉得有些牙疼。

    这下子让人走也不是,不走更不是。

    他一个人默默的向前走着,寂静的第六峰上能听见对方清浅的脚步声。

    殿门被打开,那人的身影挤了进来。

    耀眼的灯光,艳色帐幔,屋内的暖意将言洛身上的寒凉瞬间驱散开来,舒服的轻哼了一声。

    好听的嗓音像是一个猫似的,抓挠着千红枫渐冷的心脏,一下又一下。

    他虽是背对着他,但他却是可以想象的到,对方此时的表情,一定是舒展了眉眼,眼梢带情。殷红的唇色轻抿,像是染了一层鲜血,妖娆夺目。

    千红枫一直都知道这幅皮囊的艳丽容资,可是直到这一刻,这一时,他才意识到这样的言洛竟是一举一动都是蚀骨的毒药。

    他轻咳了一声,默念了一遍清心诀。

    阿嚏!

    眼睛一瞬间睁开来,师父冷吗?

    言洛摇了摇头,是你这里太暖和,有些不习惯。

    莲倾以前怕冷不怕冷言洛不知道,但言洛本人却是个畏寒的,在没有暖气,又没有术法护体的言洛,只觉得自己那间屋子堪比冷窖。

    听到了言洛说起,千红枫才想起,每次进到他的屋里,的确很冷。

    想到此千红枫的眉头倏然一蹙,抬手拿起桌子上的杯盏,倒了一杯热茶塞进了言洛的手里。

    手指相触,凉意凸显。

    鬼使神差的,千红枫竟是拉起一只手,放在口中哈着暖气。

    耳廓似乎有些灼热,就算是身经百战的言洛也被千红枫的举动给惊住了。

    他的那些个情人,一个也没有千红枫贴心,一个也没有面前这人哪怕是百分之一的好。

    言洛的手想要抽回,他怕在这么吹下去,他怕自己整个人都烧起来。

    师父,热?

    嗯?

    我看师父的脸有些红。

    言洛飞快的将手抽出来,放在自己的脸颊上去感受。

    确实很烫,烫的一定红了。

    简直是丢人。

    言洛转过身去想要直接离开了算了,却是在迈出去一步的同时,被千红枫一把扯了过去。

    温凉的手背贴在了他的额头,言洛仅是一抬头便是瞧见了对方含着一抹紧张的双瞳。

    有些烫,师父可是发了烧?

    没没有。

    他怎么说,说自己对自己徒儿生了不该生的旖旎?说自己看着他实际想的是上了他?

    为师没事为师走了

    言洛不想在这里待下去,他怕再待下去会出事情。

    恋耽美

    &全球直播中我成了渣受(修真)——莘泽(51

章节目录

全球直播中我成了渣受(修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莘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莘泽并收藏全球直播中我成了渣受(修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