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映雪涯 作者:落落五千

    &剑映雪涯——落落五千(9)

    我明白,我的出生来源自一个男人的一滴血。

    一滴至纯至洁的心血吸收了天地之间的力量,让我诞生。

    眼前的风景从来没有变化过,那时的我尚不明白呼呼作响的是风,飘飘扬扬的是雪。

    我坐在这里,看着不变的一切。

    听着风,看着雪。

    我已经习惯于长久的孤独了,或者说,我从来没有离开过孤独。

    有人向我伸出过手,询问我是否要离开。

    我因为看见了未来会发生的事而拒绝了他们。

    他们的躯体逐渐变得僵硬,然后声音消失了。

    我不知道这叫死亡,我只知道我还需要继续等待。

    我不明白死是什么,本能告诉我这是一件不好的事。

    那时的我还不懂害怕的含义,却在隐约之间有了惧怕的感情。

    这种感觉是新奇的。

    所以当江岩朝我伸出手时,我接受了。

    我想

    对,他伸出的手赋予了我人类的欲望。

    我想感受更多新奇的感觉,哪怕最后会为他而死。

    他看着我在哭。

    我有了活下去的欲望。

    可我的躯体在崩坏

    烈日将我身上的冰雪浇融,从指尖开始,我的手变成了灰烬。

    但我还有意识,我想跟他讲,我的意识不会散弥,天地之间还会有我的存在。

    可崩坏的躯体发不出任何声音。

    我只能看着他,看着他朝我走来,看着他紧紧地抱住我,看着他怀里的我躯体融化,看着他哭。

    我想和你永远在一起,可是遇见你就是我诅咒的开始。

    真矛盾啊。

    明明是夏天,可气温却开始降低,降到最后,竟飘起了飞雪。

    我的躯体彻底奔溃,意识融入到了飞雪之中。

    我在半空中,我在看着他,一直看着他。

    江岩,别哭,我还在这里呢。

    他或许是意识到了身边的雪是我。

    温柔地捧起了雪,塞在了怀中。

    之后他就一直在雪涯上呆着。

    而我是伴着他的雪。

    ☆、倚老卖老

    江岩一向心很大,但映雪涯说的话,却好似锣鼓一般,敲击在他心间回荡。

    他怕吗?

    死谁都怕的,当映雪涯一次又一次地将死挂在嘴边,江岩这才注意到了他的反常。

    雪涯?江岩带着疑惑的语气问道他。

    映雪涯刚想说出他看见的未来

    一道惊雷从窗外打过,落在了地面,看着吓人。

    未发生的预言,是无法说出口的。枫燕悠悠地说道,注定好的事情,也无法反抗。

    天色忽变,阵阵闷雷之后,天空飘起了雨滴,打在窗外的地面上。

    再重新做一次自我介绍吧,枫燕起了身,对着江岩他们说道,我叫枫燕,乐雅山的修士,下山来闯荡江湖的,不介意的话,可以让我跟你们一起走。

    虽然还有一大堆事情搞不清,弄不明,江岩还是问道了一个无关的问题,乐雅山很穷吗?

    枫燕摇头,乐雅山不穷,我下山时被骗了六百两的银票,就靠着剩下一点点碎银子才走到这里的。

    江岩还想说些什么,又见枫燕痛苦地捂住头闷声说道,六百两银子我可是攒了六十年,还没来得及花都给奸商给骗走了。

    这节哀顺变?

    江岩又仔细地打量了枫燕两眼,可公子你怎么看也不像七八十岁的老头子?

    我修士修习的第一样术法就是驻颜术了,不过这不重要枫燕抬头看着江岩,你们是偷跑出来闯荡江湖的吧?带上我一个怎么样?我能打架能算命。

    这。。。江岩有些小声地说道,我们刚好也要去乐雅山

    乐雅山有什么好去的?枫燕拍着桌子站了起来。

    周围的人都被他的动静吓到,纷纷转头看他。

    江岩急忙拉下他,对着周围的人说道,不好意思,这人喝多了。

    豆大的汗滴从额头上流下,江岩有些无语了,怎么他闯荡江湖路上,遇到的都是一些奇葩!

    我听说乐雅山是第一大派,想去见识见识世面。

    枫燕缓缓地坐下,又叹了一口气,你光知道乐雅山是天下第一就够了,真去见了,恐怕他它不是你想的那般。

    枫燕这么一说,反倒是让江岩更感兴趣了。

    莫非是表面上是名门正派背地里干着肮脏的勾当知晓了师门不堪的少年从师门叛逃寻找真正的净土?江岩一口气把画本里讲烂的一个故事梗概给说了出来,他一双兴奋的眼看着枫燕,我不对,本少侠或许可以帮你揭露名门正派当中不为人知的黑暗!

    枫燕有些莫名其妙,可能跟你想的又有些不一样吧。他顿了一下才说道,山上无聊过头了,我想找人比个剑都得先跟师父打报告,然后师父跟门主打个报告,在会议讨论之后,才能跟人打个架这都十天过去了!

    呃好像是跟自己想象中的乐雅山有些不太一样,枫燕也比自己想象中的更豪迈。

    他一拍胸脯说道,我,枫燕,要做天下第一的剑客,乐雅山上连练剑的对手都没,自然是要下山闯荡!

    那你接下来要去哪里?

    去南边的魔教地盘。

    干嘛去?

    不好的预感在胸中升起

    传说魔教教主有一把魔剑绝情天,我要上门踢馆,打败魔教教主,为民除害,扬我声威!

    可是你能打得过他吗?

    枫燕一拍了在旁边很久不说话的映雪涯的肩一把,这不是有这位小兄弟在吗?

    等一下江岩有些疑惑,这关雪涯什么事?

    用光明正大的手段,我们肯定赢不了,但是有了雪涯小兄弟的帮助,我就有三层把握。

    但你是正道人士,对吧?

    枫燕压低了声音说道,为了消灭邪恶,顺便沽名钓誉,用一些特别的手段也是可以的。

    我记得沽名钓誉是一个贬义词,可看着枫燕兴奋的模样,他也不好扫了他的兴致,只好把求助的目光投向映雪涯。

    映雪涯的模样看起来是在思索,他想了一会儿后,点头说道,我觉得枫燕的想法不错,他看着江岩,你不是要当大侠吗?杀了魔教教主,保证你能够声名远扬。

    映雪涯是怎么回事?这句话听起来就不应该是他说的!

    英雄所见略同!枫燕一把跳起,握住了映雪涯的手,不愧是半神之躯,智慧与力量都是无人可以匹敌的!

    找到了饭票的枫燕十分开心,吹起人来都不带打草稿的。

    倒是旁边的江岩看着不爽了,既然雪涯说去魔教,那便去,但在那之前,你先放开雪涯的手。

    枫燕一声抱歉,将映雪涯的手松开。

    这么一来,我们出去住宿不得要两个房间?枫燕捏着下巴畅想着美好的单人间的未来。

    但现实中江岩的抠门倒是狠狠地打了他的脸。

    江岩本是北方出生的人,去一次南方晒晒太阳,他也不是不乐意,只是

    他穷惯了,能露营就绝对不住客栈。

    映雪涯倒无所谓,他本来就喜欢亲近自然,住在荒郊野岭也无所谓,但枫燕不行。

    身娇体贵的小公子住不得帐篷,他怕蚊虫叮咬又嫌帐篷太小。

    就你这样还想当个屁天下第一剑客,连点苦都不乐意吃,早点滚回乐雅山吧!

    我钱才花光,你总得给我一些时间来适应适应不是?枫燕啃着野鸡腿讲到,我需要一点时间习惯贫穷的生活。

    。。。

    虽然他说的话有几分歪理,但给人听着就是不爽,特别的不爽!

    这也算一个人的本事吧,年纪挺大的,但是为人处世还是一样的糟糕。

    吃你的鸡腿!

    枫燕咽下了一口鸡腿,模糊地说道,我虽然年纪是你们的几倍,但我不喜欢别人将我看作老人,你们也不必尊老爱幼,就平常心看我好了。

    说完又抹了抹嘴,一脸慈祥地看着他们。

    别装了,映雪涯淡淡地说道,我虽然不知道你究竟有多大,但我的年龄绝对在你之上。

    他抬起眼看向枫燕,我想问你,你知道墨竹青是谁吗?

    ☆、我们魔教是正派!

    墨竹青?枫燕的神情在霎时间变得严肃起来了。

    他严肃的神情令江岩紧张这究竟是怎样一号人?

    枫燕的脸色紧绷了半天,也不见他弹出一个字,让本来就紧张的人更加紧张了。

    寂静无声,只听得见人心跳的声音。

    过了许久,他才挠了挠头说道,我好像有这么一点印象,但你让我说,我又一下子想不起来。

    江岩恨不得把这人砍了,哪有这样捉弄人的坏家伙?

    他只得把目光投向映雪涯,映雪涯也学着枫燕的模样挠了挠头,枫燕,我与你一样,同样对这个名字有印象,但我忘了他是谁。

    江岩悲从心来,难不成傻蛋会传染的?映雪涯怎么也跟枫燕有学有样的?

    他们一路往南边走去。

    越往南边走,天气就越加的热,本来映雪涯一天一个样地长大,但走到了南方温暖之地后,他又开始停止长大了,相貌维持在十八岁少年的模样。

    江岩心里也在暗自庆幸,万一他再长大点长成了老爷爷怎么办?

    看见了映雪涯的这番变化,枫燕也确定了自己的答案,映雪涯应是以风雪之力为食长大的。

    江岩白了他一眼,你就胡说吧!他明明每天都有在吃饭的!

    江岩说的到也没错,但他并非专门修习仙法之人,自然也无从了解枫燕这句话的真正内涵。

    他们停停走走,一路上遛了十几天,轻轻松松地就到了魔教。

    嘛

    说是魔教

    城门牌匾上写了大大的魔教两个字。

    这个跟江岩想象中的魔教好像有些不一样??

    除了城门上那块破破烂烂的牌匾写了魔教两个字,其他的地方根本就看不出来这是个魔教邪道!

    而且,就像画本里画的那样,魔教的名字不应该叫做崇邪教五毒派之类的名字,怎么就大大方方地把魔教这两个字写在了城门上?

    更何况,就光从外面看,这座城门完全没有邪教的模样。

    老百姓在城门底下来来往往地走动,也没有骷髅头蝎子蜈蚣蝙蝠人骨之类的玩意儿装饰城门。

    枫燕,你说这就是魔教吗?江岩问道他。

    枫燕点了点头,又一边点头一边说道,跟我二十年前来旅游时的模样没有半点变化,魔教啊魔教,停滞不前了。说完,还可惜地把头摇了摇。

    不是,这样的魔教有讨伐的必要吗?

    江岩恨不得立刻就拉着映雪涯走,此时一个声音传来。

    枫燕,好久不见啊?

    江岩枫燕映雪涯三人同时回头,只见一个憨厚的乡下汉子,肩上扛着一把锄头,笑容可掬地朝他们走来。

    你们认识?江岩内心莫名其妙地升起了一股亲切的感觉,就好像看见了自己家乡人一样。

    枫燕却是眉头紧锁,一甩袖,淡淡地说了一句,教主,好久不见。

    。。。

    教主?

    这教主的穿着打扮倒是跟这里很是相配,江岩瞪大了眼睛又仔细地打量了枫燕口中的教主一番头发油光发亮,大概是有半个月没洗了,古铜色的肌肤上还沾着些许的泥土,皮肤被晒地有些开裂了,被汗水浸透,又渗出了些血丝是劳动者的模样。

    我们魔教安安心心地过日子,你们怎么就不肯放过我们呢?

    教主叹了一口气,二十年前你被我打跑,二十年后还要上门挑战,枫燕,你太自不量力了。

    枫燕冷哼一口气,只吐出四个字,邪教当诛!

    说罢,他拔剑出鞘,剑锋指向魔教教主,二十年来,我一直铭记着我落败的屈辱,发誓要向你讨回来!

    等等!

    江岩惊得下巴都要掉了,明明这样看起来我们比较像反派!

    他欲上前阻止,先跟枫燕这家伙划清界限,可枫燕是乐雅山上正儿八经的修士,又不是江岩这样的半吊子可以比得上的,只见一阵扬尘,剑锋就将教主手上的锄头砍断。

    虽然他们相处了有一些日子,但是江岩从未见过这样子的枫燕,他的眼神都好似跟剑融在了一起,身与心都化作了剑光的锋芒,目标只有眼前那个看起来憨厚老实的人。

    不行!江岩眼神一暗,他们什么情况都没有搞清楚好像就被拉进了两个教派的争端之中,正道就好像反派,反派倒与正道相似,他将自个儿的佩剑也拔了出来,准备先上前阻止枫燕,把事情弄个明白。

    他刚想上去,映雪涯却抓住了他的袖子说道,你打不过他们。

    映雪涯淡淡的声音不大,连在他身边的江岩也只能听清楚个七八分。

    但他的声音却落入了教主耳中,教主一掌握住了枫燕的剑,将他整个人拖着,来到了映雪涯的面前。

    汗水的臭味,让江岩这般的糙汉子都有些难以忍受,但映雪涯的神情却无半分变化。

    教主详细地端详着映雪涯的脸,被他拖着的枫燕刚缓过劲来,准备再来一招定胜负,却被教主无情地一踹,踹出了七八丈。

    枫燕还是带了一个不得了的人物过来了呢。

    枫燕挣扎地向前,教主回过头对他微微一笑,左手凭空生出了一把剑插在了他的右手上,枫燕,别来挑战我,你赢不过的。

    恋耽美

    &剑映雪涯——落落五千(9)

章节目录

剑映雪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落落五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落落五千并收藏剑映雪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