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映雪涯 作者:落落五千

    &剑映雪涯——落落五千(14)

    面对着如此强大的对手,墨芸竟能与他平分秋色。

    这女人不对,现在江岩想改口称她女侠了,只有厉害两个字可以形容了。

    虽然苏月清的速度比起墨芸略显不足,但他绝对的力量完全可以轻松地压制住这点点的差距。

    墨芸清楚地明白,苏月清还未出全力,他还在留情。

    她只是觉得可笑,当初为何背叛,现在又何须留情?

    你若还是对我的师尊有两分情面,那就拿出全力,杀了我也好!

    墨芸厉声说道。

    苏月清长叹一口气,又从腰间抽出一把软剑,我要杀了你。

    来吧!

    墨芸的嘴角已经渗出了血丝,她的身姿却没半分动摇,握剑立在此地迎战。

    一击,只需要一击,胜负便可分晓。

    一击,也只需要一击

    苏月清将注意力全数集中在手里的两把剑上

    他在想,认真地于此一战,是否就是对好友的补偿。

    然后事实却出乎了他的意料

    如果墨芸全力迎战,她大可不必如此狼狈,但墨芸她却硬生生地扛了苏月清倾尽全力的一击,全身筋脉俱损!

    你!

    墨芸口吐鲜血,刚才身姿挺拔的人,如今摇摇欲坠。

    映雪涯箭步上前,扶住了即将倒地的墨芸。

    我没想到你居然是为了这个。

    没错,在场的所有人都没有想到,刚才墨芸全力的一招,不是打向苏月清,竟是直接朝地底深处打去,直接将此地地脉打碎。

    地脉灵气不能再流失了。墨芸说道,更不可能让你输送回魔界。

    狡黠之人,你跟墨竹青还是有些不一样的地方,苏月清回收了剑,那我也不必对你尊重了,我不会杀你的。

    为了打破地底灵脉,我可是堵上了我和我师尊的全部信誉,终于引你上钩了。

    此地地脉灵气近乎全部消失,此时毁坏地脉,已于事无补。

    别以为你说了这句话,我会把我的计划跟你讲!又是一口鲜血吐出,墨芸颤抖的手掏出了一颗鲜红的宝石那是墨竹青的心血。

    一口,她吞了下去。

    疯女人。苏月清留下了三个字的评价,便转身离开了。

    到底是谁疯还不一定呢!墨芸啐了一口血,抱着剑坐到了地上。

    不过他也说的没错,此地地脉灵气已然全失了,这里未来会变成荒漠。墨芸抬头看着枫燕,你有此地的灵气,你本身就是这里的地脉,如何?知道该怎么做吗

    墨芸问道枫燕,你是要当人,还是要回归大地?

    她盯着枫燕。

    说实话,枫燕现在还没搞懂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只知道这个女人利用了苏月清向她攻击的一剑,将这块地方的地脉给击碎,从而阻止了灵气再向魔界传输。

    他也明白,取决权在于自己。

    她又将目光转向了枫楠。

    枫楠摇头,人间之广,富饶之地何其多?但我的师弟枫燕只有一个。

    就猜到你会这么说,为什么不问一下枫燕自己的意见?

    枫燕点了点头。

    师弟!

    我本就是由这块土地所孕育,也该回归土地。

    是啊。

    墨芸倚靠再她的剑上淡淡地说道,你本就该回归这片土地。

    枫楠此刻却是暴怒,他的剑指向了墨芸,不准!我不准!

    不是你说不准就不准的。同辈,你都多大的人了,就不能成熟一些吗?

    还有他!

    枫楠忽然想到了什么,又移开了剑,重新指向江岩。

    映雪涯,你代替枫燕。枫楠说道。

    枫燕此刻有些无奈,印象里温柔的师兄为什么现在变成了这样?

    现场只有五个人,却显示出了一种五百人也不会有的乱哄哄的闹像。

    墨芸扑哧地笑了一声说道,开玩笑的,我跟你们。

    作者有话要说:  本文最终大boss苏月清

    ☆、眼熟

    墨芸淡淡地说到,既然此地地脉被毁,那魔头定会再去寻下一处。此后的事项,我已无力再去顾及,只能麻烦你们了。

    莫名其妙地被卷进这件事情的江岩对她所说的话有些不明所以。

    墨芸?枫楠的双唇微抖着说出这两个字,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你我也算旧识了。墨芸闭上了眼睛,我还有一些事没能跟你讲,现在我也懒得再讲了。

    她的模样看起来就是要说遗言,可听她讲了一大堆有用没用的话,也没见她气息变弱,反而两只眼睛炯炯有神地在发光。

    我本就是因墨竹青的一个善念而存活下去的普通人,现在要把他的善念归还于他而已,不必为我伤心,也不必为我难过。

    她絮絮叨叨地说了很多事情,大到临虚阁副掌门的交接问题,小到她徒弟的日常起居.. .. .. 总而言之,是把能讲都都一次性讲了个透。

    江岩觉得悲伤,虽然墨芸一直都是笑着对他们唠叨着芝麻绿豆大的小事,但肉眼可见地,她的活力减弱了,她说的话就好像是回光返照也像是一场大火燃烧剩下最后的余烬。

    墨芸的身上浮现出了淡红色的光彩,不是很明亮,却能让人看清她身旁的尘埃。

    墨芸睁眼之后,又慢慢地将眼睛闭上。

    我说过,你们不会有事的。我说到做到。

    她的呼吸缓缓地减弱。

    四个人围在她的身旁,半晌无言。

    所以

    最先开口说话的是枫燕,这附近,哪里有好一点的大夫?

    ?

    她没死吗?

    枫燕摇了摇头,没呢,受重伤了而已。

    枫楠也点头说道,她根本就没有说她要死了吧?

    可无论怎么听,她说得都像是遗言啊!

    虽然死不了,但她一辈子也离开不了这里了,我很感谢她。枫燕说道,墨竹青的心血与地脉相关联,她将墨竹青的心血融于自身之中,将担负起修补改变此地地脉之责,而我也能继续成为枫燕,不必归回大地。

    原来她说的方法是这个,你也不用死了。江岩有些欣慰,虽然枫燕这个人头脑看起来不太好的样子,但要让他去送死,江岩也会觉得难受。

    可江岩不知道,与地脉共存,感知土地的情感,理解土地的悲伤,从来也不是一项轻松的活儿。

    这块土地已经完全地荒芜了,不能找到一滴水,也寻不见一棵草。只有黄沙与荒漠。

    只有魔教城里头还有一点点的居民尚未撤离。

    江岩很疑惑,明明前几天来的时候,人还很多的,为何今日就变得如此少?

    枫楠不说话,用手拂开了地上掩盖的厚厚的一层黄沙。

    原因在这里。

    显示在人眼前的是一具明晃晃的白骨。

    地脉消散,若是习武之人,或许只是心性被影响,但要是普通人,在地脉被吸收之时,连带着上面生活的普通人的灵气也会被吸走,苏月清在两天前,加大了吸收灵气的幅度,普通人没习过武,又来不及逃,只能死去了。

    听着枫楠的解释,江岩感到了恐怖,但他还有一点不明白。

    我也只算得上是有武功的普通人,为何我的心性未受到影响?

    枫燕看了一眼映雪涯,或许是他在你身边。

    映雪涯自从墨芸重伤昏迷后就一直没说过话,不过他的话本来也就少。

    雪涯?

    映雪涯点了点头,我一直在保护你。

    如果要问江岩此刻的感受那肯定就是感动多于自责的。

    虽然出村的时候他就发誓要好好保护映雪涯,现在却调个头,换他来保护他。

    如果是以前那个自尊心过于强的江岩或许还会觉得有些丢脸,但现在的他被墨芸好好一顿教训,明白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对于被保护这件事,他已经可以接受了。

    自己弱就承认了,让别人保护就要感谢,这没什么大不了的。

    他回了映雪涯一句话,多谢你,雪涯。

    映雪涯点了点头不再说话。

    保护别人其实是一件挺辛苦的事情,映雪涯从来没有耗过这么大的劲儿去保护一个人。

    但话又说回来,保护其他人的感觉,映雪涯觉得挺不错的。

    他们一行人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件还算完好的房子,把墨芸背了进去。

    墨芸的身体刚刚承受了苏月清的致命一击,五脏六腑经脉俱损,只有她吞下去一颗心血在吊着她的命。

    魔教地界的灵气已经枯竭,修道者也不能运用周遭灵气进行修复自身,她也无法离开这块地方。

    枫楠苦笑了一声,她说了那么多悲情的话,结果连后续的处理也没搞好。

    现在该如何是好呢?

    众人陷入了迷茫之中。

    墨芸的身体虽然受了重伤,但她的精神却随着她体内的那颗心血的灵气往土地渗下。

    精神世界的景象说实话与现实世界的模样并无不一致的地方。

    都是黄沙与荒漠,见不到活物的影子。

    墨芸在这样的世界里行走着。

    看见这样景象,墨芸的神情变也没有发生变化,她只是继续走着。

    灵脉的修复需要一个关键点就是几个时辰前,她破坏的那个地方。

    但此地精神的世界里,到处都是一样的景象,到处是荒土,到处是死寂。

    魔教地界唯一的灵气只在三个人的身上墨芸,映雪涯,枫燕。

    墨芸已将自己的灵气融入了一点点到灵脉之中了。

    靠着这些灵气寻找灵脉的破碎点。

    然后的事情可比寻找破碎点难多了,先要把通向魔界的灵脉修正导回人界,然后再慢慢地导入其他地界的灵气,自己墨芸本人也必须融入整条地脉之中,帮着它们慢慢修复。

    其中光阴,没个几百年可是很难完成的。

    墨芸漫无目的地走。

    她知道自己的身体已经陷入了沉睡之中,无法与外界沟通的她也无法将自己的计划与他人诉说。

    只能再这荒芜的世界游荡,探索着被自己破坏的关键点。

    忽然有一阵风吹过

    墨芸奇怪,精神的世界中也会有风出现吗?

    飘扬的风,带起了一阵的黄沙,黄沙之中有一个人影。

    墨芸莫名其妙地觉得眼熟。

    ☆、好久不见

    其实她跟墨竹青也只有一面之缘。

    当年她病得快死了的时候,墨竹青给了她一滴他的心血,让她活了下来,从此之后,就再也没见到过墨竹青的人影。

    她很感激墨竹青给了她新生,也一直想要找到他。

    所以当她第一眼看见那个人影的时候,她觉得熟悉,第二眼看见他的时候,她已经可以确定,那个人就是墨竹青了。

    精神世界里的墨芸无法流下眼泪,但她的整个人带着她的一颗心都在颤抖着。

    师尊。她喊出了声音。

    这也是墨芸第一次在墨竹青的面前喊他师尊。

    沙暴渐渐地平息下来,想了无数次的人,终于出现在了她的眼前。

    师尊,她又喊了一句。

    墨竹青迷惑地转头问道,你是谁?

    墨竹青不认识她。

    这可以理解。

    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墨芸才七岁,现在的她已经出落成可以独当一面的大姑娘了,墨竹青不认识她自然是可以理解的。

    师尊,我是当年被您用一滴心血救下了一个孩童。

    墨竹青点了点头,是这样的机缘啊。

    虽然在精神的世界里看见了墨竹青,让墨芸十分兴奋,但她也明白,此处应当属于地脉与自己精神重叠之处,师尊会出现在这里是十分异常的。

    但现在的她,完全冷静不下来。

    她只想将自己两百年来的感激全部诉说给他听,还想告诉她的师尊,她改姓墨了,临虚阁内由她继承了墨竹青一脉,无数的话想说,但最后还是吐出了四个字,好久不见。

    墨竹青冲她笑了笑,嗯,好久不见了。

    墨芸一步一步地走向前,就好像走向了一样最珍贵的宝物,走得快了,担心宝物会逃走,走得慢了,又害怕宝物会消失。

    师尊,你究竟在哪里?

    我在这里。墨竹青如是说道,我在这片大地的每一个角落里。

    其中的意思,墨芸不敢相信,但也必须承认。

    她的师尊已经死了,如果不是死了,那他的现状就是与墨芸她一样,陷入了昏沉之中。

    这块地方的灵脉本来是要消失的。墨竹青淡淡地说道,但月清不晓得我也在这里。

    墨竹青的身上散发出淡红色的光彩,就像他的那颗宝石一样绚烂夺目。

    这是我最后的力量了,墨竹青对着墨芸说道,灵脉的修复,还是需要你来帮忙,而我只能将我的力量融入大地之中,一百年一千年,让这片土地休养生息,而你,将永远被这条灵脉束缚,你会后悔吗?

    墨芸摇了摇头,不,只要师尊在这里,我就拥有不会后悔。

    哈哈,墨竹青笑了一声,不愧是我的好徒弟!

    就要在接触到墨竹青时,墨芸停下了自己的脚步。

    她自言自语地说道,这样也好。

    她看着墨竹青消失,幻化成了红色的光芒,落在了地表。

    土地开始湿润,抬头一看,天空中飘起了雨丝。

    灵脉开始有了力量,墨芸的责任是守护这股力量,并让它成长。

    恋耽美

    &剑映雪涯——落落五千(14)

章节目录

剑映雪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落落五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落落五千并收藏剑映雪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