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映雪涯 作者:落落五千

    &剑映雪涯——落落五千(18)

    她愿意是她的事情,如果仅仅为了江岩一个人,我也可以奉献出我的生命,但是若是要我为了他人而惹江岩不开心,我无论如何都是做不到的,对我来说,江岩是我的全部了。

    顾青妩反问到他,江岩的全部会是你吗?

    不是。映雪涯摇头,他有亲人有朋友也有我,现在他的朋友亲人都□□控,如果现在使用这把剑去寻苏月清,那傻子也猜的出来,苏月清会让他在拯救众人与拯救亲人之间做出抉择,我不愿意见他为难。

    所以你就替他做出选择了吗?

    不,映雪涯抬头,罕见地冲她笑了一声,这只是隐瞒。

    哈哈,顾青妩也笑了一声,我刚刚还为白玫舍己为人的精神感动,结果,说到底也只有她一人愿意舍己为人了。

    江岩在后头看着映雪涯嘀嘀咕咕地不知道在说什么,地上白玫的尸体已经开始僵硬,血液也凝结成了黑色的血块。

    忽然,他见映雪涯笑了两声,接着又回头了。

    江岩,这把剑是一把魔剑,诱惑了白玫自杀,需要远离。

    这是映雪涯第一次对江岩撒谎,江岩毫无保留地立刻相信了他。

    他哀叹了一声说道,这可真算的上是内忧外患了。

    白玫死了,为何而死?

    这个世界上有且只有一个人知晓,他却将她的死因隐瞒了。

    金月城里飘荡着哭声,好似群鬼,声音缠绕在一丝丝的风中,愈行愈远。

    江岩一开始只觉得茫然,后来,连茫然的感觉也没有了,他站在城墙之上,看着远处。

    金月城以及附近周围倒还是和谐的一片,朝着外头看

    远处的草地以及开始枯萎了,地脉的灵气开始枯竭。

    映雪涯!

    他心中闪过三个字。

    现在哪有时间给他去悲伤,再拖一阵子的时间,这条灵脉的地气全部都要输到魔界,而映雪涯

    他虽然才跟映雪涯相处几个月,但是让他想像日后没有映雪涯的日子,江岩想也不敢想。

    初生牛犊不怕虎,他才出来几个月,也开始恐惧未来了。

    他想拿着一条命去跟苏月清拼了,但是江家村人所有人的命都握在苏月清的手中。

    他又想再等一等,等之后再想办法,可是映雪涯的衰竭,已经容不下他再等了。

    正当江岩还在犹豫之时,临虚阁乐雅山等正道门派集结了三千弟子准备攻往江家村。

    照理说苏月清一个人,打不了三千高手,可他是与白玫约定过的,由白玫前去迎击正道人士,以保金月城地脉不灭。

    现在白玫已死,金月城也吵吵闹闹的,没有一个统一的意见。

    江岩映雪涯是外邦人,金月城居民再怎样吵闹,他们也无法插手。

    映雪涯的体重一日比一日轻了,再拖延一刻都是在害他的命。

    更要命的是,苏月清亲自前来找他的。

    江岩蹲在金月城里还没几天,大大小小的事情让他头都要爆炸了。

    首先是白玫死于魔剑之下,接着金月城的官员们准备驱逐江家村的人,江岩好歹靠着他曾经杀死了金锦天的名头,拖延了一会儿驱逐的时间。

    现在,苏月清又来了。

    白玫曾与我做过约定,她会替我迎击正道之人。

    江岩挖了挖耳朵,对着苏月清说道,她做过的约定与我何干?

    是没有什么关系。苏月清笑了一声,但江家村的人的性命在我手上,我现在操控着他们,只要我一声令下,这些人都可以死。

    江岩怒吼到,你不要欺人太甚!

    苏月清摇了摇头,怎么能说欺人太甚?所有魔族的同胞都因魔界而奋斗,而你们在这块土地上待了太久,都忘记的故乡的穷苦,若你们还能为家乡做出一些贡献,那我们依旧是同胞,如若不能,也只有死一字了。

    不可能!江岩抽出了他的剑指向苏月清,我现在立刻杀了你,就可以解放我的乡亲们了。

    苏月清冷冷地看着他,走上了前,握住了他的剑,不消一刻间,剑便化成了碎片四处飞散。

    你不是我的对手。

    那我也不可能是那些正道人士的对手。

    天不怕地不怕的江岩第一次感到了无助,就好像天地都要将他抛弃了。

    苏月清操控着一个小孩来到江岩面前。

    小孩的眼神中看不见任何的光彩,江岩知晓他被苏月清所操控,更深沉的恐惧蔓延开来,他问道苏月清,你要干什么?不要对孩子出手!

    答应我,回归魔界,与我们共创魔界盛世,否则,背叛家乡的人便是无用之人,死不足惜。

    小孩子举起了一把匕首,按在了自己的心脏之上,隔着一层布,血从布上渗透了出来。

    苏月清看着那个准备自杀的小孩子,问道江岩,答不答应?

    江岩颓然地跪下,几乎是要哭了,答应了,雪涯和这里的百姓都要死,不答应,我的父母亲人也要死,你让我如何是好?

    两者选其一罢了。

    苏月清的声音没有任何起伏。

    ☆、计划

    江岩从未感觉有如此无助过,他该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少年,如今却陷入了为难。

    不管做出怎样的选择,都是有人要死的。

    选择了映雪涯,代表着他会抛弃他的家乡,他的亲人,他要背弃他们,他无法做到。选择自己的亲人,他要放弃他所爱的人,他同样无法做到。

    思绪了一会儿,江岩眼中闪过一丝狠厉的光,再一抬头,他的剑已随着他的脚步上前而出鞘。

    一丝一里一毫,差一点点就能砍断他的脖子,不用背威胁。

    苏月清一步上前,江岩握剑的手被他踩在脚下,骨头几乎都要裂开了。

    江岩被疼得呲牙咧嘴,他都听得见自己的骨头被踩成碎片的声音,还有自己的自尊与骄傲,都在这场选择里荡然无存。

    映雪涯不在他的身边,他难以做出抉择,他的右手血肉模糊,与地板黏在了一块儿,散发出令人作呕恶心的气味。

    苏月清比他还要忙一些,他觉得自己这位同胞处事不决,犹犹豫豫的太软弱了。

    他也没时间再跟江岩耗下去。

    苏月清刚刚从路上抓来了一个人,大概事江岩的亲戚或朋友,魔族之人不讲究感情,虽然苏月清以前也曾经有过友谊亲情,但在为了魔界大局,他将这些东西全部舍弃了,现在的苏月清眼里只有他的目标。

    碍事的人,就算是自己的同胞,他最多也只能原谅他们一次。

    脚上还沾着血,手上又要沾上另一个人的鲜血。

    江岩已经疼得看不清眼前的景色了,忽然又一道鲜血喷溅到了江岩的脸上。

    脑中什么思考都停止了。

    他杀死的人是一个小孩,一个胖滚滚的小孩,是一个刚开口会叫自己哥哥的小孩子。

    连痛哭尖叫也没了,脑子里一片空白,直到小孩的脑袋咕咚一声滚到了他的面前。

    眼神是浑浊的,虽然行动被控制,精神上被控制的人依然可以看得到自己在做什么。

    小孩年纪还小,尚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死,是因为大哥哥放弃救他了吗?

    江岩不敢想。

    脑中的思考在此刻完全停止,他也不想当大侠了,他也不想去冒险了,他不想再痛苦了。

    如果

    如果他听从父母的话安安分分的在村子里,不上雪涯,不出村子,或许他就跟那些变成了行尸走肉的乡亲们一样,被控制,被抛弃。

    右手已经疼到没有知觉了,现在他必须做出取舍

    是雪涯与这条地脉上的生灵,还是与自己朝夕相处的同伴?

    江岩做出了抉择。

    把你的脚挪开,把我的手治好,我选择我亲人朋友。

    苏月清笑了笑,蹲下身子摸了摸他的头,如此选择,是正确的,我之同胞。

    苏月清将他的手与自己的手交叠在一切,空前强大的力量从指尖流向自己的四肢百骸,江岩在此刻一直在思考一个两全其美的方案这段时间先拖住苏月清,不要多久,他肯定可以想到对策的。

    苏月清又是何许人?他都历经过了三代魔尊,实力强大,非常人可及。

    苏月清输送给他的力量忽然就紊乱了起来,冲击着江岩的心脉,让他将血都咳了出来。

    小家伙,不要妄图挑战我。

    又是一阵魔气送入,江岩的精神开始变得混乱。

    恶魔的低语在耳边响起

    痛苦吗?悔恨吗?那就放弃你的思考吧。

    放弃是一个远比坚持更容易的一个词语,只要放弃

    江岩被苏月清的魔气折磨的几乎都要精神奔溃了。

    就在此时,一阵微凉的风从门外吹入,夹带着雪花,这是世间最纯净的力量。

    雪涯?

    江岩说着却流下了泪来,我的选择不是你。

    他的声音冷冷清清却带着莫名其妙的坚定,江岩,你要知道,无论你做出怎样的选择,我都会支持你的。

    苏月清起身,对着江岩说道,杀了映雪涯,否则,下一个死掉的人还是你的亲人。

    心如刀割,江岩起了身,看向映雪涯,映雪涯不动,只是用一双冷冽的眼看着苏月清。

    自己的亲人,自己的恋人,两方抉择江岩想要两全其美,他谁都不想失去,亲人也好,恋人也好,他的终极梦想是带着映雪涯去人世间游荡,而雪涯之下他家的烟囱每日会飘起淡淡的白烟。

    算了。江岩忽然笑了一声,就当我懦弱胆小好了。

    说罢,竟是拿剑往自己的脖子上砍去。

    映雪涯眼疾手快,一步上前把江岩踢倒在了地上。

    江岩!映雪涯斥责道他,你把我从高岭之上采摘了下来,就想先我而去吗!

    他的一番话倒是将江岩喊醒了。

    他一双眼漏出了迷茫,最后又变得坚定了起来

    他看向了苏月清,苏月清,事成之后,我一定要杀你。

    苏月清嘲笑了他一声,你以为你会是第一个杀死我的人吗?

    就算我无力杀你,也会在你的尸体上补刀。

    说罢,闭眼,一刀温柔的剑刺穿了映雪涯的胸口,江岩对着映雪涯,只说了最后两个字等我。

    被刺穿的映雪涯并未流血,只是他的身体化作了一缕缕的飘雪这是构成他身体的力量,这股力量被刺穿之时,就已经消散。

    映雪涯的身体逐渐奔溃,他对着江岩说道,江岩。

    只是喊着他的名字,江岩现在开始意识到自己是真的胆小,自己是真的懦弱,就连自己杀死的恋人,死去后的最后一眼也不敢看,就怕自己以后会伤心。

    我会来陪你的。

    直到声音暂歇,江岩才敢睁眼。

    眼前只有飘雪,再无其他。

    苏月清皱着眉头上前

    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没有心血?映雪涯的核心为何会消失不见?

    他正欲思索,心血去向,却未注意到危机将近。

    狂奔的大雪涌入门中,裹挟着思星天一剑刺穿他的心脏!

    中计了!苏月清懊悔地说道,他看向江岩,江岩此刻也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苏月清抬手想要操控江家村的人全部自杀,可是力量却在不停地散逸。

    大雪渐渐凝结成了一个人的模样

    映雪涯!

    映雪涯转头对江岩笑了笑,江岩,我替你杀了他,你就不会苦恼了。

    他丝毫没有为江岩刚刚的抉择而生气,而是在欣喜,欣喜自己计划的成功。

    作者有话要说:  40章以内就可以完结了。

    ☆、为难

    映雪涯转头冲着江岩笑。

    自己的血,小孩子的血,还有刚刚死去的那个魔头的血,腥臭又温热地将整个房间浇灌地湿漉而粘稠。

    江岩上前抓了一把映雪涯,想将他拉回自己的身边。

    抓住了他的手腕,感觉就好像在抓着一团云一样,甚至半分力量也没用到,映雪涯就像飘一样,飘到了江岩身边。

    不敢开口问,江岩只是捏着他的手越捏越紧。

    江岩,我痛了。映雪涯用另一只手,拂开了江岩抓住他的那只手。

    我来晚了,让你伤心了。

    江岩不说话,只是抱紧了映雪涯,安慰映雪涯也安慰到自己,没事了,大魔头死了就什么事也没了。

    不对。映雪涯推开了抱住自己的江岩,地气仍在流失。

    他指了指插在苏月清身上的剑,对着江岩说道,拿着这把剑,将此地地脉斩断,唯有如此,才能阻止地气流向地方。

    那你?

    映雪涯愣了愣,开口想说什么,又将嘴闭上,扭头避开了江岩的视线。

    江岩,我希望可以和你永远在一起。

    江岩又上前抱住了映雪涯,我们肯定会有其他办法的。

    但我的确撑不了太久了。映雪涯的话很温柔,却又像一把刀,刀刀入心。

    抱歉,我骗了你一次。映雪涯对他说道,我本来不想让你为难,但好像不管把不把真相与你说,你都会为难。

    思星天本来指定了你做斩杀苏月清的人,但你要是持有思星天,苏月清肯定会拿你的家人做威胁,所以我骗了你说这把剑会迷惑人心。

    不对这把剑是魔剑!白玫死了!

    那也是我骗你,白玫为了思星天的完成而主动殉剑。

    江岩呵呵地笑了一声,按住了映雪涯的肩膀,怎么你也会骗人啊?

    恋耽美

    &剑映雪涯——落落五千(18)

章节目录

剑映雪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落落五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落落五千并收藏剑映雪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