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映雪涯 作者:落落五千

    &剑映雪涯——落落五千(19)

    现在的江岩思绪一片混乱,小孩在他眼前死去,白玫尸体显露在他的眼前,映雪涯又学会了骗人,一切的一切都让年轻的他不知所措。

    反倒是映雪涯安慰了他,没事了,你的家人们都没事了。

    但是你会有事啊!

    江岩瘫倒在了血泊之中,手上沾着的血凝固成了黑褐色,双手捂住眼睛,弄得脸上也是血腥,血红的一片

    滚烫的眼泪从双眼之中流下,划出一道道的血痕。

    没事的,我会一直陪着你的。映雪涯对着江岩说道。

    他本来就是由力量凝聚成的实体,一个男人的心血是他的心脏。

    力量一旦消散,他最差的结局也不过是消散在天地之间,但只要这块地方还在下雪,映雪涯的意识就永远不会消散,他是天地之间最纯粹的力量,也是天地之间最纯洁的雪花。

    江岩摇晃着直起了身子,握住了插在苏月清身上的思星天,他身体里尚存在着刚刚苏月清往他身子里输送的力量,让他的魔族血脉仍在沸腾。

    他问道映雪涯,另一个映雪涯是怎么回事?

    是这把剑跟我讲的方法,她让我分散身体的一部分力量组成新的映雪涯,再由这个新的映雪涯去迷惑分散苏月清的注意力,最后再一击将他杀死。

    也对,你本来就是灵力地气构成的躯体。江岩笑了一声,是我不该将你带下山崖。

    江岩,我只跟你说一句,我从来没后悔过。映雪涯说道,人类的感情是多么的真挚,多么的崇高,没有你,我可能至死也不会了解,映雪涯从背后抱住了江岩,谢谢你让我成为了一个人。

    江岩已经感受不到映雪涯环抱住他的力气了,刚刚他做出的抉择,将映雪涯的生命力击溃了一部分,现在的映雪涯光是维持着人的外貌就已经十分困难了。

    后悔吗?现在已经没办法后悔了,任留着这条地脉流通向魔界,映雪涯也会因衰竭而死,而而斩断地脉就相当于斩断了映雪涯与地脉的联系,没了力量的维持,他的躯体也会奔溃。

    江岩犹豫了一下,拔出了插在苏月清身上的剑。

    像是命令一样,他对着映雪涯说道,我不许你死,你要是死了,我也去殉情。

    他自顾自地说,也不准映雪涯开口反驳。

    沾满的血的思星天透露着一股莫名的邪气不过它本来也就是魔剑。

    此刻的江岩已经完全听不清楚外面在吵吵嚷嚷着什么。

    旁人眼里的他分外地恐怖,浑身都是血,手里提着一把剑,剑上冒着黑气。

    正道人士集结好了队伍在城门外等着,为首的枫楠认得江岩,他问道江岩,发生了什么?

    映雪涯跟在江岩的身后匆匆而行。

    江岩没有回答他,是映雪涯回答了枫楠的问题,没什么,你们可以回去了,苏月清被我杀了。

    枫楠不想探究映雪涯拿什么杀了苏月清,他皱了皱眉,又思索道,那此地地脉总需要恢复。

    映雪涯懒得回答他这个问题,越过了枫楠,跟着江岩走了。

    金月城离江家村的有些距离,普通的人不吃不喝也得走上三四日。

    江岩任由着血块凝固在他的身上,不去洗掉,就一直朝着江家村的方向走去。

    映雪涯跟着他,跟在江岩的身后,两天两夜,两个人一句话也没说。

    耳边只有呼啸的大风,夹杂着石子沙砾,刮得人脸疼。

    江家村已经不下雪了,只有寒冷的天气,将空气中的风冻得仿若刀片。

    江岩话也不多说,扬起剑,一闭眼,将剑插入地表。

    思星天登时爆发出强大的力量,整座雪涯都在颤抖,雪涯地脉随之溃散。

    结束了。

    江岩将剑直接就放置在了那里,也不□□,立刻奔向了映雪涯。

    雪涯,结束了。

    映雪涯微笑着看他。

    江岩紧紧地抱住了他,害怕他下一刻就会消失。

    我说过我会一直陪你的。

    映雪涯是这样说道,他也如此做到了。

    天地之间又忽然开始下起了雪。

    下雪了?

    映雪涯点头,是的,下雪了。

    地脉的恢复需要漫长的时间,而映雪涯会与这块土地同在。

    作者有话要说:  下章完结

    ☆、大结局

    映雪涯死的时候是在夏天,他给了江岩足够多的缓冲时间,让他做好心理准备。

    可是当那一刻真正来临之时,江岩还是感到了无比地悲伤。

    映雪涯是为江岩而死的,他当初为了杀死苏月清,分散出了一部分的力量,剩下的力量也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渐渐减弱。

    为了能够让映雪涯活得的时间更长一些,江岩把自己的家搬到了雪涯之上。

    由于灵脉的削弱,山底下已经很久不下雪了,山上倒是还会飘着几片雪花,这些由灵气组建而成的雪花,延长了映雪涯的命。

    即便如此,映雪涯还是日渐衰竭。

    他开始无法走路,无法起身,最后连睁眼都变得困难起来了。

    江岩一直守在他的身边,什么闯荡江湖什么名誉财宝,他都已经不想去想了,脑子里只有映雪涯的安危。

    他在祈祷着奇迹的出现。

    终于有一天,天气变得好了一些。

    天空中悬挂着暖融融的太阳,映雪涯起身想要去外面走一走。

    江岩的下巴上长了一些胡茬,他已经好几天没有睡觉了。

    见到起身的映雪涯,江岩的心中又惊又喜。

    江岩我想出去走走。他说道。

    江岩蹲下,背起了映雪涯,就往雪涯周围走去。

    但今日的映雪涯莫名有些任性。

    映雪涯的体重,江岩已经感受不到了,他现在变得比一颗雪花还要轻。

    他让江岩在它们初遇的地方停下。

    江岩,停下。

    江岩听了他的话,将他放下。

    他已经明白了映雪涯想要说什么,但他害怕听见。

    江岩,我的躯体即将奔溃了。

    江岩颤抖着双手摸上了映雪涯的脸,他忍住了眼中的泪,对他扯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那你安心去吧,我不会殉情,我会好好地活下去,我会

    若是感情能够轻易地抑制住,这就不叫感情了。

    江岩的泪水还是夺眶而出,可我不想你死。江岩抱住了映雪涯,为什么你要死?为什么?我不想你死!

    映雪涯何偿想呢?

    他也不想。

    不,我不会死的,我意识会存在于这片天地之间一直伴随着你。

    他伸手,想抚摸江岩的脸,在触碰道江岩的面庞之时,又化作了晶莹的雪花,随风飞散他的躯体开始奔溃了。

    映雪涯?

    忽然乌云遮天,纷纷的大雪不知从何处涌现。

    江岩眼也不敢眨,盯着怀抱中的人。

    映雪涯的躯体一点点被风吹散,最后与无穷无尽的大雪融合在了一起。

    江岩的哭声已经停止了,他已经没力气再哭了。

    他站了起身,看着雪涯之上又开始飘起的雪花。

    又闭上了眼,听着伴着雪的风声,每一阵风声,又恰似映雪涯呼喊他的名字江岩。

    江岩睁了眼,他好似明白了什么。

    他慢慢地蹲下了身子,抱住了积落在地面上的雪花,忽然露出了笑容,雪涯,你在这里呀。

    雪忽然地变大,地面上的雪也越来越厚,不仅雪涯之上开始下雪,就连山脚下的江家村也开始下起了纷纷扬扬的大雪。

    无尽的大雪将另一篇天地连接。

    就在此时,江岩目及之处,出现了一个人

    穿着一身喜庆火红,倒是反衬着这幅雪景更为悲哀。

    凡是都是命运。

    命把雪涯带走了。江岩对着那红衣男子说道,师父你为什么现在才出现?

    天机不可泄露。

    师父,你能预知未来,那能告诉我,我还能再见到雪涯吗?

    或许可以。

    江岩惨笑了一声,或许我当一个普通人就可以轻松一点。说完捡起了地上的那颗心血,喃喃自语道,雪涯,我会等你的,无论多久,我都会等你。

    灵脉构成的力量之躯,只需要等待力量再次充盈便可组成,上百年也好,上千年也好,他都会等下去的,江岩亲吻了一下那颗心血,又将它放了回去。

    映雪涯变成了雪陪伴着他,他也会化作江中的岩石,陪伴着雪涯上的雪。

    江岩将自己的佩剑插入了江中那块裸露的岩石之上,自己站在剑的旁边。

    他想要守护雪涯,不让人来犯。

    汹涌的无名江因风雪的肆虐更将汹涌,江岩持剑坐下,闭上了眼睛。

    呼啸的大雪将落满了整个人间,将世界连成了一体。

    就在北方,也有一块地方,终日飘扬着大雪

    无尽雪原,这个地方的气候比雪涯更加的恶劣,非是高手,无法穿越。

    而就在无尽雪原的另一头,又藏着另一块的天地。

    红发男子朝着西北方向望去

    大雪掩盖不住他如同火一般的红。

    他说道,此刻,又有异数诞生了。

    作者有话要说:  这篇小说是为了奠定一下《剑越飞雪》这篇文的世界观。

    也是作为《剑越飞雪》的开端,很多伏笔会在这部小说里面解释。

    be是为了重逢的惊喜。

    《剑越飞雪》大概30万字左右,到完结再放出来,我打算好好地打磨修补。

    下一章是番外。

    ☆、番外

    我明白,我是为了江岩诞生,也将为他而死

    我睁开眼时,眼前所见既是荒芜一片。

    何为荒芜?

    我并不懂这个词的含义,这是我脑海里意识到的第一个词。

    就在我有了自我意识的那一瞬间,我就看见了我最终最后的结局。

    有一个人会向我伸出手。

    只要我握住了他的手,我就会为他而死。

    我同样不明白何为死?

    我终日地坐在这里,感受着天地自然的一切。

    我明白,我的出生来源自一个男人的一滴血。

    一滴至纯至洁的心血吸收了天地之间的力量,让我诞生。

    眼前的风景从来没有变化过,那时的我尚不明白呼呼作响的是风,飘飘扬扬的是雪。

    我坐在这里,看着不变的一切。

    听着风,看着雪。

    我已经习惯于长久的孤独了,或者说,我从来没有离开过孤独。

    有人向我伸出过手,询问我是否要离开。

    我因为看见了未来会发生的事而拒绝了他们。

    他们的躯体逐渐变得僵硬,然后声音消失了。

    我不知道这叫死亡,我只知道我还需要继续等待。

    我不明白死是什么,本能告诉我这是一件不好的事。

    那时的我还不懂害怕的含义,却在隐约之间有了惧怕的感情。

    这种感觉是新奇的。

    所以当江岩朝我伸出手时,我接受了。

    我想

    对,他伸出的手赋予了我人类的欲望。

    我想感受更多新奇的感觉,哪怕最后会为他而死。

    他看着我在哭。

    我有了活下去的欲望。

    可我的躯体在崩坏

    烈日将我身上的冰雪浇融,从指尖开始,我的手变成了飘雪。

    但我还有意识,我想跟他讲,我的意识不会散弥,天地之间还会有我的存在。

    可崩坏的躯体发不出任何声音。

    我只能看着他,看着他朝我走来,看着他紧紧地抱住我,看着他怀里的我躯体融化,看着他哭。

    我想和你永远在一起,可是遇见你就是我诅咒的开始。

    真矛盾啊。

    明明是夏天,可气温却开始降低,降到最后,竟飘起了飞雪。

    我的躯体彻底奔溃,意识融入到了飞雪之中。

    我在半空中,我在看着他,一直看着他。

    江岩,别哭,我还在这里呢。

    他或许是意识到了身边的雪是我。

    温柔地捧起了雪,塞在了怀中。

    之后他就一直在雪涯下无名江上的岩石呆着。

    而我是伴着他的雪。

    恋耽美

    &剑映雪涯——落落五千(19)

章节目录

剑映雪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落落五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落落五千并收藏剑映雪涯最新章节